Samaritan

Hey。

【wondersteve】车

黑鸦:

bg约会小组联文,江苏作文题车,怕会被禁,试试,bg车不喜勿入


  戴安娜几乎要把史蒂夫扛起来带到房间去,她已经没有心思去研究自己怎么会再次回到这个时候,他们刚刚为前线附近那个陷入战争已然一年多的小村子取得胜利,在查理的歌声中与彼此共舞,然后她看到了人生中第一场雪的时刻。
  明明早就已经过了几十年,她几乎都把查理唱的那首歌给忘记了,可此刻,却如同神明拉扯着时间,戴安娜重新回到了这个时候,史蒂夫和她一同来到旅馆的房间里,关上门。
  戴安娜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她更是清清楚楚地记得这一晚之后会发生什么,一些她记得清清楚楚,有时却也恨不得忘掉的事情。
  但此刻,她全部的心神都投注在了面前这个人身上——史蒂夫,她见过的第一个男人,接触过,亲吻过,拥抱过,争吵过的第一个男人。他们靠得近极了,两人的鼻尖几乎要碰上对方的,在寒冬中炙热的呼吸扑打在对方皮肤上,交缠在一起。
  戴安娜显得比史蒂夫更加焦急,她的呼吸如同与最强壮的亚马逊女战士缠斗了一番般的急重,她乱了心跳乱了呼吸,她想狠狠地拥抱住这个在她生命中消失了几十年的男人,却又想认认真真地将他的面容看得仔细,印在脑海里,刻在心上。
  他们没有说话,耳边除了彼此的呼吸声还有从楼下传来的琴与歌声。查理换了一首曲子,琴声变得缓慢起来,是一首关于爱的曲子,隔着厚厚的木板变成了闷闷的声音散在昏黄的灯光,大部分歌词内容已经听不大清楚了,戴安娜唯能清楚捕捉到几句有关于爱的歌词。
  【we know something about love】
  戴安娜披在肩头的大衣落在了地上,从窗户缝隙中透进的寒风将戴安娜的鸡皮疙瘩吹起,但她并不在意身体的寒冷,她只感觉自己的灵魂如同在最炎热的烈日下暴晒,而面前这个人就是一汪清凉的泉水。戴安娜微微踮起脚,吻住了史蒂夫的嘴唇,她看到对方如同他们初见的大海一样的看眼睛惊讶地微微睁大,随后眼神中便带着无法无天的宠溺,看着她,闭上双眼。
  情爱是人与生俱来的天赋,接吻更是从婴儿时期就学会的技能,即使两人都洁白得如同这第一场雪,可当嘴唇接触到嘴唇时,就像磷与空气产生自然的爆炸一般,无师自通便纠缠在一起。
  查理的歌声变得更加朦胧,但两人也无心去听歌词的内容,只知道楼下的人似乎很快活,而他们也一样。
  他们只是唇舌交缠便觉得身体开始火热起来,急切的汗水从额头滑落,似乎空气都变得有些粘稠,包裹着他们熏染着他们。
  史蒂夫将自己的外套也脱掉,他尽力保持着亲吻着戴安娜的状态,但戴安娜反倒是推开了他,她的眼里有晶莹也有渴求,女人一把将史蒂夫推到床边,后者敏捷地撑住床铺才避免不被压倒。戴安娜单膝跪坐在床铺边缘,唤了声他的名字后捧起他的脸亲吻着他。
  与其说亲吻,到后面竟带上了几分撕咬的意味。史蒂夫顿时有些慌乱,不知该作何回应,亲密接触总能带给彼此对方此时的心理感受,史蒂夫自然是能感受到,戴安娜急切的亲吻中带着恐惧,带着悲伤,没有满满的情欲,倒像是为了确定他还在这里一般。
  他不知道戴安娜发生了什么,但他只是回搂住戴安娜,错开她的嘴唇将她拥入怀中,此刻才回应刚刚戴安娜的呼唤。
  “我在这里,戴安娜,我在。”
  戴安娜自然是被史蒂夫忽然的拥抱惊地愣了半晌,但随后便吸了吸鼻子,微笑着侧头去亲吻史蒂夫的颈脖。史蒂夫猛地一个战栗,稍稍放开了拥抱戴安娜的手臂,戴安娜便从他的怀中挣脱出来。
  高挑的亚马逊女战士就站在他面前,昏暗的灯光从她背后照射过来,将她漂亮的身姿映得恍若神祗。
  而她接下去的动作更是让史蒂夫瞪大了双眼。
  戴安娜双手伸到背后,不知做了什么动作,贴身的铠甲便落到了地上。史蒂夫听她说过她自己的出生,女王捏了一个人形,而上帝吹了一口气。神的产物比起普通女人而言自然是完美得更加接近神明。戴安娜的身体坦荡地展现在史蒂夫眼前,他却更多的想要虔诚膜拜。
  戴安娜上前几步,真正将史蒂夫推倒在床上,她爬上床跪坐在史蒂夫身体两侧,弯下腰,发丝散落在床铺和史蒂夫脸上。
  “戴安娜……”
  史蒂夫恍若叹息般唤出戴安娜的名字,便如同燎起干燥草原的星星之火,之前的亲吻拥抱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平静波涛,而此刻的接触才是惊涛骇浪。两人忘情地接吻,如同这一秒便是终止。史蒂夫也快速地剥去自己的衣物,与对方赤裎相见。
  接下来的行为便顺水推舟地进行着,两人都不过二十几岁的年龄,擦枪走火本就是正常,更何况,带着感情的欲念,自然是更让人无法自持。接吻时仿佛要将对方吞吃入腹,抚摸时却又尽了全力的温柔和撩拨,恨不得在对方每一寸肌肤上都留下自己的指纹和痕迹。
  戴安娜有些不知轻重,她将史蒂夫压在身下,抚摸和亲吻都像尽力全部的力气,除了撩拨起欲望之后,还带来了疼痛。史蒂夫哭笑不得,只好翻过身将对方制住,如同教导般温柔地从对方的脸颊,抚摸到她的胸前,惹得戴安娜身体为之一颤。
  史蒂夫再俯下身给予肌肤亲吻,就像给予渴水的鱼儿清流,又像为上帝的花朵浇灌,每一个亲吻都显得虔诚无比。而戴安娜的颤动正是对他最好的回应,他的嘴唇攀过每一处柔软,直至撩拨到彼此都无法再忍耐这温柔却轻慢的动作。
  戴安娜翻身,床铺开始吱呀地发出声响。
  楼下的歌声已经停了下来,初雪消弭了声响,一切都变得安静极了,没有炮火,没有飞机轰鸣,有的是时而窗外的鸟叫,或是冬季少有的虫鸣,还有房间里被压抑得极小却又被情欲放大的喘息。
  两人都用尽全力地去感受对方,无关是否初次,情与爱排在前的是情,他们都怀抱着炙热而浓烈的感情去体会到爱所带来的或是温柔,或是狂野。
  戴安娜希望主动,便让她成为惊涛骇浪里的勇猛舵手。若是她累了,就由史蒂夫掌舵,他更温柔,也更细心,却也好似有无穷尽的体力,在大海中驶着船只带着戴安娜感受澎湃的浪潮。
 
  “醒醒,戴安娜。”
  有人唤醒了沉睡的她,戴安娜睁开眼睛,弯着身体看着她的正是史蒂夫。
  戴安娜半睡半醒地唤了声他的名字,刚要起身便被史蒂夫止住。
  “我要走了,戴安娜。”史蒂夫在戴安娜的额头上亲吻着,蓝色的双眼与戴安娜对视,眼中既是不舍也是满足。
  戴安娜仿佛想起了什么,没有了史蒂夫的制止想要起身却像被床铺黏住一般,无法动弹。
  “你要去哪里,史蒂夫,不!”
  穿戴整齐的男人在戴安娜嘴角落下一吻后直起身,眼神中有着遗憾却没有不舍。
  “你知道我要去哪里戴安娜,去我该去的地方。”


  【醒醒,戴安娜。】


 

评论

热度(109)

  1. ZQ爸爸的沙尔黑鸦 转载了此文字
    哇!我媳居然是个专业发刀子的人!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