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aritan

Something Just Like This.(短一發完)

阿鏡:

Diana坐起身,熹微的晨光穿过纱质窗帘落在床前的地板上;这里不同于她成长的天堂岛,但她已经习惯工业世界的建筑与世界。


 


那柔软的床垫和蓬松的棉被叫人沉迷,就连亚马逊的公主都忍不住有些留恋,她的右脚落到木质地板上,试图站起时横亘在腰间的手臂却阻止了她的离开。男人整个儿的陷在了枕头和毯子之间,只露出了毛绒绒的后脑勺,沉沉的睡着让她不自禁放缓了动作。


 


Diana轻柔抬起他的手臂,微微倾身从地板上抓起掉落的抱枕,想趁着空隙溜开,但是就在成功前睡着的男人却收紧了手臂重新箍住她的腰,让她先前的一番尝试全部付诸流水。


 


就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唇边的笑意,她再度试了试,而不断的失败似乎说明了些什么。


 


“你根本就醒着,Steve,别装了。”Diana伸手推了推他裸露在外的肩膀,男人却极有毅力的贯彻着伪装;她干脆转移了攻击目标去挠他腰间的痒痒肉――没有多少人知道的,SteveTrevor的弱点之一。


 


“――敌袭!敌袭!”在憋了一会儿之后对方似乎终于忍不下去了,猛然抱住了Diana的腰嘴里大叫着,带着她倒回了床上。床垫晃了晃接住了大笑着的两个人,“别闹了,让我起床,Steve!”她咧开嘴要挣开,Steve压低了声音用上了不知道哪儿的口音恶狠狠的开口,“不,现在你是我的俘虏了,公主,要怎么样可是我说了算。”


 


他的体温贴在她的身上,炙热又安全,牢牢地环抱住她;面对蹩脚暴徒的威胁她眉毛挑起,腰一扭腿一夹就坐到了男人身上。


 


“……喔噢。”Steve很快就认清了不利的战况,举手投降,张大了他无辜的蓝眼睛,摆出可怜兮兮的表情,“好吧,看来我是你的了。”


 


他奇怪的腔调逗乐了Diana,她看着这个自动宣称属于她的人开口,“你能做什么?”


 


“别杀我,我会的可多啦――我可以给您铺床,帮您把被窝暖好,还可以……”Diana的手指压上了他的双唇止住他的话音,“不如,”她的声音带着点儿沙哑,浓密的黑发垂落而指尖滑下,她身下的男人屏住了呼吸。


 


“不如先去给我做个早餐怎么样?”


 


*


 


煎蛋和培根的香气弥漫在空气中,炉子上咕嘟咕嘟冒泡的咖啡。这些就是Steve在检查过冰箱之后能献给他奴隶主的所有。


 


他把东西都端上桌之后在公主对面空着的椅子坐下,她身上罩着他宽松的衬衫,手托住脸颊笑吟吟的看着他把食物分配好。她的神情里永远都带着Steve第一次见到她的纯真,坦白又纯粹。


 


Diana吃了一口,“简朴,”她给出了评价,“但是我接受了。”


 


“感谢您的宽宏大量。”这回轮到Steve挑起眉看她。在他忙碌的时候Diana已经替他到门口拿好了报纸,整齐的迭在了他的咖啡杯旁。


 


Steve展开了报纸,浏览过上头的时事,一双脚轻轻地踩上了他的脚背,又退后让脚尖相触。他让报纸微微倾斜了一点,从上缘看见Diana宛如无事一般,垂眼看着盘子将培根送入口中,他又将目光放回报纸上,向前压住了她作乱的脚。


 


她安分了一阵子,他又忍不住压下点儿报纸,看她压抑着上翘弧度的嘴角,Steve也跟着微笑起来,察觉到的时候他连忙又用报纸遮住,掩饰着清了清喉咙。


 


那双脚丫鬼鬼祟祟的从他的脚底下往后溜走,然后又试着去勾他的小腿。“――刚才我做早餐的时候发现家里几乎什么都没有了,等会儿我们应该去采购一趟。”


 


“噢,是吗?”天堂岛公主的声音里头听不出一点异样,好像在桌子底下捣乱的人不是她似的。“商店几点开门?”


 


“十一点。”她的膝盖轻轻碰上了他的,隔着裤子的布料Steve都能想象出她肌肤的触感。


 


“那我们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Diana似乎解决了她的早餐,“我不知道,也许这点时间够我试试看我的新俘虏能做点什么?”


 


“Steve,这一面报纸已经花了你十分钟了。”这下他听出了她声音中的笑意。


 


FIN.



评论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