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aritan

Hey。

无题(1~3)

暗之绝唱:

我这个起名技能可以说是完全没有了


片段


托马斯全旋无脑甜,时间是海螺小姐模式,永远幸福快乐,不接受反驳(。)









 


 


1.下雨天的早晨


 


戴安娜从甜美的睡眠中醒转过来,听见了雨水落地的声音。


 


她试着要睁开眼睛,然而感觉眼皮还是十分沉重。外面的确在下雨,哗啦啦的声音隔着一层窗玻璃,听起来有点闷闷的。她又努力挣扎了一会儿,终于完全撑开眼皮,而逐渐变得清晰的视野里,是近在咫尺的史蒂夫的脸。


他还没有醒。略微有点长的刘海垂下来挡在饱满的额头上,长长的睫毛随着平稳的呼吸轻轻颤动,一只手臂晾在被子外面,横过来正好搭在她的腰上。


戴安娜就这样盯着史蒂夫的脸看了一会儿,也许有五分钟,或者更久。此时她整个人陷在柔软的被窝和他温暖的怀抱里,耳边是他低低的呼吸和遥远处淅淅沥沥的雨声,那感觉好像是舒展了四肢躺在冰淇淋做的云朵里,满足得让人毫无动弹之力。


她想象了一下天上飘满冰淇淋云朵的样子,忍不住悄悄笑起来,一边笑着一边在被子底下伸出手搂住了史蒂夫的腰,让两个人的身体更紧密地贴在了一起。史蒂夫的身子动了动,不过还是没有醒过来,于是戴安娜又凑过去,嘴唇贴着他的下巴,落下一些轻柔的亲吻,直到她感觉到对方的气息终于变得不再平稳。


“……戴安娜?”刚刚睡醒还带着浓浓鼻音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戴安娜微笑着抬起头,正好看见那双睡意未消的朦胧的蓝眼睛向着她望过来。


“你在做什么?”


“我在亲你,并且我现在还想继续亲你。”


“唔……”他哼哼着又重新闭上眼睛,搭在戴安娜腰上的手臂收紧了几分,“这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是吗?我倒觉得不坏。”她说着往上蹭了蹭,把又一个亲吻印在他的嘴唇上。


史蒂夫感觉自己的脸一定变红了一些,他依旧闭着眼睛,抱着怀里的躯体懒洋洋地呼吸,鼻息间满溢着她芬芳的味道。


我这是在天堂里吧,他默默地想着,在适合赖床的下雨天,怀里抱着我的天使,她还在亲我!天堂也不会比这更好了。


“史蒂夫,我发现我不是很想起床。”


“那就不要起,反正还早。”


“九点可不能算还早了,”她翻身抓起枕边的手表,又转回来把它贴到了他的耳边,“一点也不早了。”


他还是没有睁开眼睛,只是抬起手摸索着,最后整个手掌覆盖在她的手上。


“然而下雨天赖床是很合理的。”


戴安娜觉得自己好不容易清醒过来的神识又重新被史蒂夫感染得困顿起来,她埋头靠在他的胸口上,把整个身子更深地钻进他怀里,让彼此的气息纠缠着融为一体。


“等会儿起床之后我想喝你新买的红茶。”


“好的。”


“唔……我还想吃冰淇淋……”


“好的,吃很多冰淇淋。”


“我还想……”


“再睡一会儿吧,戴安娜,等你醒过来,我陪你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


意识朦胧间她感到他温柔的吻落在额头,然而还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她就再一次沉沉睡去。


 


窗外的雨还没有停。


 


 


2.为你唱一支歌


 


“戴安娜,告诉你个秘密,这小子唱歌跑调能跑到印度洋去。”萨米端起酒杯,冲着她调皮地眨了眨眼睛。


“萨米,你这是诽谤,”史蒂夫微笑着,又往篝火里扔了一些木柴,“酋长和查理为我作证,我唱歌十分动听。”


“你真是一点也不谦虚。”


萨米一拳敲在史蒂夫的肩膀上,然后他们都笑起来。


 


今晚的夜色很美,头顶上悬挂着绵长的星河,旷野中回荡着风的呼啸声和虫的鸣叫声,他们舒舒服服地围绕着温暖的篝火席地而坐,喝一些德国人爱喝的啤酒。


戴安娜的肩膀上披着史蒂夫的外套,她并不会因为凉爽的夜风而感冒,可史蒂夫抓着外套满脸担心她被感冒侵袭的样子真的非常可爱,这让她实在不忍心表示拒绝,更何况,被史蒂夫的气息环绕的感觉也让她觉得格外美好。


眼下,她两手抓着外套把它收紧了一些,转头去看还在和萨米调笑打闹的史蒂夫。


“史蒂夫,你得证明一下。”


“唱歌?”
“是的,唱歌。”


“你想听我唱什么?”


“你只会唱绿袖子,”一旁的查理嘻嘻笑着,把手里捏着的一根杂草朝着史蒂夫扔过去,“我耳朵都要听起茧了。”


“我当然不是!我只是觉得那很好听。”


“好吧,那么就唱绿袖子。”


史蒂夫转过身来看着她,燃烧的火焰映在他湛蓝的眼中,盈盈跃动,仿佛是海面上粼粼的波光,他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然后开口低低地唱起来。


 


萨米确实是在诽谤,戴安娜在他的歌声响起来的时候想到。


 


他的声音这样动听,在这夜晚的原野上,和着风与虫的响动,远远地仿佛要传到头顶无垠的星空里。


他一边唱着,一边捉住戴安娜的手,拉着她从地上站起来,披在她肩上的外套滑了下来,不过现在他们谁也没心思去捡起来。


他轻轻地环着她的腰,带着她在自己的歌声里跳起没有章法的舞来。戴安娜带着笑容的脸颊泛起淡淡的红晕,她的眼眸亮晶晶的,乌黑的头发在夜风里轻轻飘动,她看着眼前的史蒂夫和他背后遥远昏暗的地平线,感觉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而他低沉温柔的歌声是这静谧世界里唯一的响动。


戴安娜发现自己很难去形容此刻心头的万千情绪,它们汹涌着挤在胸口,全都化作了源源不断的爱意,对这片旷野,对这场小小的篝火晚会,对她那举着酒杯的朋友们,对眼前这个人。


 


史蒂夫还在唱着,他的脸上挂着笑容,眼睛依然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戴安娜在那湛蓝的瞳仁里看见自己的倒影,那影子随着他们逐渐靠近的距离变得越来越清晰,就在史蒂夫以为他会得到一个来自他的天使的亲吻的时候,他的天使却忽然搂住了他的腰,轻轻松松地把他抱了起来。


“噢……戴安娜——”史蒂夫小声地惊呼起来,泛红的脸上依旧挂着笑容。


“快看啊,这傻小子被戴安娜抱起来了!我真希望我带着一架相机!”


“没关系,你可以讲给酒馆里的每个人听!”


“不过也许他们不会立刻就相信。”


“戴安娜,你可以抱着他再转几个圈儿!”


“闭嘴吧萨米,”他威胁似的朝着萨米挥了挥拳头,“戴安娜还能腾出一只手来把你也拎起来。”


“是的,”她咯咯笑着,真的抱着他原地转了个圈,“要我去把他拎起来吗?”


“不我的天使,让他在一边儿嫉妒去吧。”史蒂夫说着,低下头来捧起了她的脸颊。


萨米还在一边叫嚷着试图澄清他并没有感到嫉妒,不过戴安娜听得不太清楚,她只感觉羽毛一样柔软的吻顺着她的额头滑过鼻梁,最后轻轻点在了她的嘴唇上。


 


“虽然我不愿打断美好的属于恋人的时光,不过我认为我们的玉米已经烤好了。”


他们齐齐转过头去,看见查理无辜地耸了耸肩膀,一旁的酋长叹了口气,另一边的萨米则毫不客气地拍了拍他的后脑勺。


“玉米可以抛到一边儿去,爱情重于宵夜。”


她笑着把他放下来,在他的脸颊上亲一口,然后转身回到篝火边坐下来享用她的烤玉米。


 


爱情和宵夜都很重要。


 


 


3.陪伴病人


 


戴安娜撑着下巴坐在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的可怜兮兮的特雷弗先生烧得通红的脸。


 


“你的烧还没退。”


“我刚刚吃下药。”


“它看起来没有效果。”她有些沮丧地趴到床面上。


“它还没有起效果呢,”他的手从被窝里钻出来,摸了摸她散落的乌黑长发,“一会儿就好了。”


虽然他患上感冒完全不是她的责任,可她还是感到有点沮丧。


“你看起来很难受。”


“生病了就是这样,我已经吃过药了,现在我只需要睡一觉,醒来的时候就什么事也没了。”


“好吧,也许你是对的,不过——”她一面说着,一面翻身上了床,隔着被子把他整个儿搂进了怀里,“让我陪你睡吧。”


史蒂夫的脸更红了,他觉得自己的脸简直像是着了火,又像是一壶沸水,血液隔着皮肤在底下咕噜咕噜翻滚不停,几乎要冲破他的脸颊。


“戴……戴安娜……我会传染给你……”


“我不会被传染上感冒,你知道的。”


他当然知道,人类这些乱七八糟的病痛在他的天使面前简直就是一些迎面洒来的碎纸片,完全不痛不痒。


可现在这样好像让他烧得更厉害了。


戴安娜似乎也发现了他变得更红的脸,她皱起眉头,朝着他凑过来。


“你怎么看起来更不舒服了?”


“唔……并不是……”史蒂夫怔怔地看着无限近处的她的脸,一时间几乎要忘记了呼吸,他的太阳穴突突地跳动着带来阵阵疼痛,脑海里奔腾的岩浆烧得他眼睛酸涩不堪,但现在他觉得那也只是些碎纸片了。


他已经忘记上一次生病被人抱在怀里是什么时候了,也许是十二岁,或者更小一点,再后来他只是吃下一些药片,或者连药也不吃,胡乱地倒在床上睡一觉,有时候伤痛会在他醒来的时候消散,有时候它们顽固地赖着不肯走,于是他又把之前的步骤重复一遍,直到身体最终稀里糊涂恢复健康。


而现在他躺在一个温暖芬芳的怀抱里,滚烫的额头贴在她的肩胛骨上,耳边传来她强有力的心跳声。


“我感觉自己像个十岁的孩子……”他把脸埋在她怀里小声说道。


“你只是生病了,我发现人类生病的时候就会变得很脆弱,”她用手撩开垂在他额头的一缕刘海,“还有些多愁善感。”


“是的……多愁善感。”


戴安娜好像还在说些什么,不过他已经听不太清楚了,浓重的睡意把他拖进了混沌的泥潭里,朦胧的蓝眼睛慢慢地眨动着,最后终于阖上,疼痛和灼热都渐渐远去,只剩下纯然的无梦的漫长睡眠。


“史蒂夫?”戴安娜低低地唤了一声,发现对方已经睡着,他的脸还是很红,不过看起来已经不像刚才那样难受了,她抬起手摸了摸他还在发烫的额头,又在那里印上一个吻。


“快点好起来。”


 


 


 


 




 



评论

热度(173)

  1. Samaritan暗之绝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