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aritan

Hey。

无题(6~7)

暗之绝唱:

争取能凑够十个…………吧


我都起了些什么鬼标题啊


1~3→http://anzhijuechang.lofter.com/post/1ee80d51_10070b79


4~5→http://anzhijuechang.lofter.com/post/1ee80d51_100e6f69







6.喝醉酒


 


今天是查理的生日。


 


现在他正戴着酋长寄给他的一顶插着羽毛的、富有印第安风情的帽子,坐在钢琴前一边弹琴一边唱歌。期间萨米试图把满满一杯啤酒递给他喝,结果遭到了严肃的拒绝,在查理看来,他可以在唱歌之前喝酒,也可以在之后喝,可是当他正在唱的时候,谁也不能打扰,萨米或是啤酒,都不行。


“好吧,今天是你的生日,”萨米喝光了那杯酒,“一切都是你说了算。”


“哦,是吗?”查理停下了他的演奏,“如果我想——”


“我开玩笑的。”


查理皱着眉朝他吐了吐舌头,又重新弹起琴来。


 


“我真想知道他准备说什么,或许你应该让他把话说完。”


“相信我吧戴安娜,那不会是什么好事儿的,说不定是要我们在房顶上给他表演芭蕾舞。”


戴安娜觉得那有些难以置信,不过看萨米和史蒂夫一脸诚恳的样子,又觉得也许是自己对查理还不够了解。


“那你们会去表演吗,如果他真的这么要求?”


“大概会吧,跳完从房顶上下来,然后跟他断绝来往。”


“这不是真的。”她笑起来,史蒂夫绷着严肃的脸撑了大约五秒钟,也跟着笑起来。


他今晚喝得有点多,现在已经有些醉了,蓝眼睛里起了一层薄薄的雾,在明黄的灯光照耀下闪烁着亮晶晶的光芒。


查理已经磕磕绊绊地演唱完了他的歌曲,端着酒杯坐到了他们的身边。他的脸看上去非常红,活像是一只煮熟了的虾,他的眼睛也是雾蒙蒙的,摇摇晃晃的视野里仿佛所有东西都变成了双份的。他伸出手想要抓住史蒂夫的胳膊,最后却一把扯住了他的头发,惹得对方发出了一声小小的惨叫。这一切被戴安娜看在眼里,她有些好笑地凑过去,把那几缕可怜的头发从查理手里解救出来,又摸了摸头发的主人被拽得生疼的脑袋算是安慰。


“查理好像喝醉了。”


“确实,他差点拽掉了我引以为豪的刘海——嘿!”他又被拽了过去,好在这一次查理准确地找到了他的胳膊。


“戴安娜,把他借给我们一会儿,我们要让他喝个够。”


“我觉得我已经喝得差不多了……”


“根本没有!来吧,这些都是你可爱的朋友们给你准备的,”萨米抓住他的另一边胳膊,两个人一起把他拖离了戴安娜身边,“戴安娜可不喜欢不关心朋友的人!”


史蒂夫还想反驳,可是他的好伙伴们已经把各式各样的啤酒、朗姆酒和杜松子酒堆满了一整张桌子,他实在不知道自己在喝完这么大一桌子的酒之后还能不能直立行走着顺利回到家里。


而事实是他不能。


萨米倒在了一堆空瓶子里,查理抱着他的钢琴的腿,还有几个人像面包切片似的叠在一起,本来史蒂夫也会倒在空瓶子堆里,或者叠在他的哪个战友身上,不过戴安娜赶在这情况发生之前把他拽回了身边,于是现在他的脑袋枕在戴安娜的肩膀上,成了最幸运的一个,不过鉴于他也醉得几乎不省人事,这幸运也没处去向人炫耀了。


“戴安娜……”他拖长了声音叫她,一面还想重新撑着坐直身子,可惜努力了好几次终于还是没有成功,“戴安娜——”


“好了,好了,我在这儿呢。”她像哄孩子一样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脑袋,又转过去看还清醒着的艾塔,“现在该怎么办?不能把他们扔在这儿吧?”


“其实也没有什么不行……”艾塔小声嘀咕着,“好吧,这些可怜的先生们让我来处理就行了,我会找人来把他们都送回家的。”


“需要我帮忙吗?”


“没关系亲爱的,你把他带回去就行了。”


“我……我还可以走……我很好——”


“不,你一点也不好,”艾塔伸出手在史蒂夫面前晃了晃,“我猜你都不知道这是几,也不认得我是谁,就在刚才,你还管我叫艾米丽姑妈呢。”


“唔……我没有……这是……”他含含糊糊地嘟囔着,哼唧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有意义的句子来。


戴安娜和艾塔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地耸了耸肩。


麻烦的男孩子们啊。


 


 


回去的路上史蒂夫彻底睡着了。戴安娜揽着他的肩膀,让他半靠在自己怀里,又替他整理好了散开的衣领,夜里起了风,于是她又把自己的外套拉起来披到了他的身上。


下车的时候好心的司机询问戴安娜是否需要帮忙,她微笑着谢绝了,然后在司机先生惊讶的目光里,一手托住史蒂夫的背部,另一手绕过的他的膝窝,毫不费力地将他一把抱了起来。


她就这么抱着他一路回了家,房间里黑漆漆的,只有月光透过窗户照进来,在地面上映出淡淡的光晕。她打算先把他放在沙发上,再起身去开灯,结果那本来已经睡着的人在躺下来之后却忽然抬起手搂住了她的脖子,怎样也不肯撒手。


“戴安娜,别走……”


“我只是去开灯,马上就回来。”


“戴安娜……戴安娜——”


“好吧,我不去了。”


他像是还不满意,又把脑袋埋在她的肩窝里一个劲儿地蹭起来。戴安娜抱着他,心里想起了那些她在路上遇见过的长着漂亮金毛的可爱的大狗狗们,她觉得史蒂夫现在的样子跟它们有点儿像,这让她禁不住笑起来,侧过头用脸颊蹭了蹭他乱糟糟的金发。


“戴安娜——”他又在叫她了,那声音软软的,简直像是在撒娇一样,戴安娜发现自己很难在史蒂夫用这种声音叫她的时候,再去思考什么房间门到底有没有关上的问题,现在她只想抱着他顺毛,最好再亲亲他的脸,听他用那样软绵绵的声音再多叫几次她的名字。


戴安娜撑着沙发的边缘坐直了身子,两手还挂在她脖子上的史蒂夫也随之坐起了身,被酒精抽走了力气的躯体摇摇晃晃地靠在了她的身上。她抓着他的头发轻轻地向后拽了一点,让他从她的肩上抬起头来,借着昏暗的月色她看见他睁着迷茫的蓝眼睛望向她,他的呼吸带着浓郁的酒的味道,而此时她并不觉得那气味令人厌烦,相反地,她十分想要去吻那张微微开启的嘴唇,而就在她几乎要靠拢的时候,却看见他的眼睛眨动着慢慢合上,然后身子一歪彻底睡死了过去。


噢,好吧,好吧。


戴安娜无奈又好笑地把史蒂夫重新放回沙发上躺好,思考了片刻自己也躺了上去,把半边身子都枕在他的身上。


晚安吧,煞风景的特雷弗先生。


 


7.宿醉后醒来


 


史蒂夫醒来的时候觉得自己的脑袋里又疼又吵,仿佛有一万个查理在一边唱歌一边跳踢踏舞,他们踩着整齐的步伐一下下踹在他的脑门儿上,疼得他几乎想要再睡死过去。


他微微侧过头,看见外面飘着白云的湛蓝天空,花了七秒钟意识到自己好像没有躺在卧室的床上,然后又花了五秒钟觉察到他正抱着戴安娜挤在沙发里。


我为什么会睡在这儿?


他试着要回忆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只可惜清晰的记忆中断在了他喝下又一杯杜松子酒之后,再往后的一切就变成了花花绿绿的碎片,有时候是四个萨米在跳舞,有时候是两个查理在抱着钢琴大哭,他甚至还看见了一个女人,她穿着艾塔的衣服戴着艾塔的帽子,然后自称是他的艾米丽姑妈。


天哪,那根本就是艾塔吧。


他捂着额头无声地哀叫起来,心里深深地希望自己没有在喝醉的时候干出什么傻事来,想想看,如果他当着戴安娜的面跳起了草裙舞——


“你醒了?”


“唔……是的,早上好……”他有气无力地回答道。


“你看起来不太舒服。”


“我的头很痛,你知道,宿醉的后果。”


枕在他身上的戴安娜闻言撑起了身子,手肘支在他的胸膛上,修长的手指按住他的太阳穴轻柔地摩挲着,替他缓解一阵阵的头疼。史蒂夫眯起眼睛,他现在舒服得几乎要像只猫咪一样咕噜咕噜地哼起来了,抱着戴安娜的双手收紧了一些,让他们的身躯更紧密地贴在了一起。


“昨天是萨米他们送我们回来的?”


“不是,他们醉得和你一样厉害,查理甚至还抱着他的钢琴大哭一场。”


噢,看来那也不完全是他的幻觉!


“而你管艾塔叫艾米丽姑妈,”她笑着继续说道,“你真的有这个姑妈?”


“不,我没有……我想我得向艾塔道个歉。”


“再道谢,她昨晚负责送可怜的先生们回家。”


“贴心的坎迪小姐,所以,是她送我们回来的?”


“她替我们找了一辆车和一位好心的司机。”


“然后你们一起把我搬回来?”


“史蒂夫,亲爱的,你知道我一个人就能行的,”她的手指移到他的脸上,在他的额头上戳了戳,“我们下了车,然后我把你抱回来了。”


“抱回来……?”


“是的,就像这样。”说着戴安娜抬起两只手比划了一下,摆出一个横抱着人的姿势来。


史蒂夫用手捂住了脸,他严肃理智地告诉自己这没什么好害羞的,不过脸部的血液似乎不怎么听他的指挥,全都哗啦啦翻腾起来,在皮肤上烧出一片红晕。


“史蒂夫?”


“我还没这样抱过你呢……”他的声音透过指缝传出来,显得十分没有底气。


“如果你想,那现在就可以,我发现躺在沙发上睡觉令人很不舒服。”


“……所以我抱你回床上去再睡一会儿?”


“唔,在那之前,你还有件事没完成呢。”


“什么?”


“昨晚我想要和一位喝醉了的飞行员先生接吻,结果他睡着了。”


“真是个失礼的家伙。”


“是的。”


“那么,他现在就来补上。”


史蒂夫一边说着,一边重新搂住戴安娜的腰,撑着身子带着她一起从沙发上坐起来,在淡淡的晨曦的光芒里和她交换了一个浅浅的吻。


 



评论

热度(125)

  1. Samaritan暗之绝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