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aritan

Hey。

【wodersteve】岁月间

车和鱼_Naw:

Diana做了个梦,她梦到了很多,在那个光怪陆离的彼方站着的是曾与她一同奋战的朋友。


Charlie轻快地唱着歌,Sammir拿着啤酒正向她们走来,经历过硝烟炮火洗礼的颓圮广场上,人们又再次相聚,一盏盏灯亮起来,无人区里又焕发出勃然的生机。


她笑了笑,接过Sammir递来的啤酒,大麦的香气中夹杂着些许辛辣,有什么情绪在氤氲的烟气中发酵。


冰凉的触感,并不凛冽,她抬头,雪花从昏暗的天空上打着旋地飘落,一片片雪白落在这块满目疮痍的大地上,她忽然想起了些什么。


——Steve


她唯一不曾入梦的故人,记忆从百年之后回溯到她还在天堂岛的时光,母亲的话还犹在耳旁,她的回答也曾掷地有声,她瞧见那双眼中晦涩难明的情绪,她却还是向她道别,即便此伇也许有去无回。


小舟穿行在朦胧的黑暗中,她听到那个人第一次谈起婚姻,谈起男性和女性,他年轻的脸上有些微窘迫,最后却还是躺在了她旁边,她从这个人身上感受到些许人类该有的特质,还有他们的生活。


第二天,她们到达了伦敦,灰白的天空,巨大的金属结构的建筑,倾泻着滚滚浓烟的工厂,和她所处的地方截然不同,她见识了对和平高谈阔论却又无所作为的政客,也见识了人微言轻却一再争取的小小间谍,即便孤立无援也毅然踏上征程的小人物。


去往战区的路上,她看见迎面而来的伤兵,他们失去了手或脚,在痛苦和昏暗未来的折磨下万念俱灰,看见从无人区逃离的抱着孩子的妇女在战壕中失声痛哭,四处求援,她痛恨Ares,并决心要结束这场战争。


她曾是如此坚定着,她还记得她闯入无人区时,原住民那一张张感激的脸,她还记得那天晚上欢快的乐声伴着Charlie的歌声,她记得那天晚上零星的小雪,和Steve璀璨的蓝色眼睛,记得他们跳的那支舞,记得在暖黄灯光下那个绵长的吻,记得阴霾久久不散的天空终于迎来的短暂晴朗。


但是一切都与她想象得大相径庭,她杀了Ares,可弹药还是有条不紊地被装上装甲车,运上飞机,战争依旧在继续,在她不知道的地方又有多少人在死去。


她听见那人向他剖析的人性,她也终于明白原来世事并不像她所想象的那样黑白分明,她想起初来时所见的伦敦的天空,苍白又灰暗,人性是如此复杂,她忽然心生倦意,又想要抽身离去。


“重要的不是值不值得,而是你信仰什么。”


斑驳的灯光中她又看到了那双璀璨的眼,人性的可贵之处仿佛全都蕴藏其中。


日后她又曾无数次回想起那双眼,她混迹人类之间,见识了更多的善或恶,美好或丑陋,他却始终在岁月间年轻着,年华未曾老去,也永远不会褪色。


耳边嗡鸣,远处火焰滔天,她知道那站着的是Ares,但她却看着眼前的男人,她看他嘴唇翕动,蓝色的眼睛里盛满了即将溢出的情绪,像天堂岛那会发光的深蓝泉水,然后往她手里塞了什么东西,又迅速地转身离去。


她却又无暇细想,Ares的攻势已让她疲于应对,直到她节节败退,困于铁板之间,然后她看见了那架飞向天际的飞机,孤绝一如Steve转身离去的背影,在天空中发出巨大的爆炸声,黄色的毒气弥漫四散,有什么贯穿了她坚无不摧的甲胄,直击灵魂。


Ares将制造毒气的人推到了她的面前,那人惊惶至极,不停地求饶,直到用以遮掩的面具掉了下来,露出嘴边狰狞的疤,有了一瞬间的瑟缩。


她又似乎终于明白了那人在滔天火光,在硝烟弥漫中对她说的话。


“重要的不是值不值得,而是你信仰什么。”


“我来拯救今天,你去拯救世界。”


“我爱你。”


...


她终是放下了即将砸下去的重物,任凭那人逃开,她信仰他所传达的。


人很复杂,既懦弱又勇敢,渴望自由却又寻找束缚,一个人可以撒谎、谋杀、偷窃,又同时挂心数以百万计的人的命运,又正是这样的人让她懂得了爱,又将它给予别人。


战争结束了,骗子、走私犯、谋杀犯功不可没,人们脸上又挂上了笑容,商店重新开门,他们可以继续吃早餐,然后认识一个人,有几个孩子,一起度过一生。


她穿过人潮,看见张贴在告示板上Steve的照片,他穿着飞行员的夹克靠在飞机旁,笑容灿烂,她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又忽然被水打湿了眼睫。


梦醒的时候Diana发现自己正趴在桌子上,手边是那张被她摩挲了许久的合影,她看着那张照片中站在她身侧的年轻间谍,轻声说了句,谢谢。


——You smiled and talked to me of nothing and I felt that for this I had been waiting long.①


她在梦的罅隙中看到了她所怀念的,老旧的手表时针永远停在了那一刻,而梦中人在对她微笑,恍惚间,又是那个神采飞扬的鲜活青年,她拿着手表看了又看,一如当年那个不知世事的亚马逊公主。


时光啊走得那么快,眼看它起高楼,眼看它过群山,我所怀恋的人啊,他在岁月间。


①:“你对我微笑着,沉默不语,我觉得,为此,我已等候许久了。”出自泰戈尔《小巷》

评论

热度(47)

  1. Samaritan车和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