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O

【wondersteve】三日夜

叫我娄哥:

*突然200粉不知所措,所以来写个贺文吧
*人物主要参考DCEU
*我只写PG13,一发完
*不拥有他们任何一个,我只有我的脑洞


 
Steve Trevor上尉有一个能干且漂亮的妻子,他们共同拥有着一间两层小楼,邻居Black一家每天早晨都会看见Steve和他的妻子挽着手,穿过修剪得整整齐齐的草坪,笑谈着走向他们的车,这时候Steve会绅士地替他的妻子拉开车门,同时将手放在她的头顶。


在傍晚下班后,邻居们也会看到Diana穿着她的职业装,蹬蹬蹬地踩着恨天高再一次穿过草坪,怀里抱着购物纸袋——里面一般装的都是食材或者美酒——然后匆匆打开家门。


 
第一日:晚餐


“Diana,又在准备晚餐吗?”Mr.Black拿着水管,隔了栅栏和矮灌木冲着女人微笑。


“Mr.Black,晚上好啊。”Diana回以一个灿烂的笑容,她用一只手揣着纸袋,微微弯曲着双腿,把拎包靠放在大腿上,用右手在里面摸索着。


“哦,又忘了钥匙吗?”Mrs.Black笑着摇了摇头。


“我记得我放进来了,”Diana皱眉,向上拉了一下正在顺着她的大腿往下滑的拎包,“啊哈!找到了。”


她欢快得像只小鹿,兴冲冲地打开了门,在进门后又退了出来,礼貌地向Mr.Black道别,“祝您和家人有一个愉快的夜晚。”


Mr.Black也冲她挥了挥手,笑着看见她用脚带上了门。


“啊,年轻人。”Mr.Black拧上了水龙头,甩了甩手上的水渍。


年轻就是好啊,Mr.Black感叹。


总是充满活力,又干劲十足,Steve和Diana就是这样的年轻人,同时在他们风华正茂的年纪,一个是空军上尉出身,目前在白宫担任要职,另一个则出身名门,是业内出名的古董鉴定师,更别提他们平日里十分恩爱,整条街都知道62号住了一对爱情事业双丰收的小夫妻。


恩爱的小夫妻啊,哦,补充,是模范夫妻。


Mr.Black又摸了摸下巴,就正好看到Steve从专车里下来。


“Steve,晚上好啊,你的Diana刚刚进门。”Mr.Black笑得眯起了双眼。


“晚上好,Mr.Black,”Steve走到门口,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他扭头看着Mr.Black,“她是不是又准备了食物?”


“啊,我的确看到她抱着个纸袋子。”Mr.Black看到Steve听了之后微微皱起的鼻子,咧嘴笑了起来。


Steve揉了揉额角,“其实她不用每天都……”


“Steve,”大门被打开,Diana按住了丈夫的肩膀往屋子里推,“我刚好听见了你,等等我,晚餐马上就好。”


Mr.Black看着给了他一个无奈的眼神,却又浑身散发着满足气息的Steve,终于放声大笑。


 
随后Trevor家的厨房又是一阵兵荒马乱。


“啊啊,Diana,现在还不能放盐。”


“等等,哦,酱汁还是交给我吧……”


“……什么?不,亲爱的,我当然不是在质疑你的厨艺,但是你还要看着牛排呢。”


“啊哦!现在可以翻面了……”


“当然,当然,我爱你的厨艺。”


“……比爱你就差那么一点,我发誓。”


“……”


 
晚餐的过程倒是比制作时要和谐美满了很多,夫妻俩面对面坐在餐桌前,毫不客气地分享着彼此的事物。


“所以我们分餐盘有什么意义呢?”Steve好笑地看着Diana叉走了他沙拉里的一块苹果,又一次。


“就只是块苹果,”Diana浅笑,“我只是觉得你的更好吃。”


“我希望在明天的慈善晚会上,你不会像这样抢我的苹果。”Steve说着,却把Diana喜欢的水果都从沙拉里翻了出来。


嗯,看上去有点不合礼仪,但是有什么关系呢?


“这一次的主办人是那个Bruce Wayne?”Diana咬着叉子,似乎在回想什么。


“是的,就是那个Wayne。”Steve把牛排送进了嘴里。


“哦,是他,”Diana轻哼了一声,笑着摇了摇头,“轻浮又自大的小男孩。”


“哈哈,Diana,他已经四十五了,离‘小男孩’可太有点距离了。”Steve被Diana老成的语气逗乐了。


“还是个身高一米九,帅气又多金的小男孩。”Diana又说。


“听你这样说,我猜应该是遇到了一个潜在情敌?”Steve放下了餐具,正襟危坐起来。


再正经的模样也掩饰不住他眼里的笑意,Diana随即用手撑着下巴,慵懒的开口了,“那么Mr.Trevor,你准备怎么追回你的妻子呢?”


Steve装模作样地想了想,才慢慢说到,“我得老派一点。”


Diana给了他一个“继续”的眼神。


“首先我得在一个月圆之夜,站在你的窗台下,先为你朗读一首为你而作的诗。”Steve用双手比划着他想象中的窗台。


Diana笑得眯起了双眼,“什么诗?”


Steve清了下嗓子,拿出了一种咏叹调似的语气,朗声道——


“我爱你,直到我灵魂所及的深度、


广度和高度,在我力所不及之处


为了存在的极致和美的理想。


我爱你,就像朴素的日常所需,


就像不自觉地渴求阳光和蜡烛。


我自由地爱着你,像人们选择正义之路;


我纯洁地爱着你,像人们躲避称赞颂扬。


我爱你,用呼吸、笑容、眼泪和生命,


只要上帝允许,


在死后我爱你将只会更加深情。”


念完后,Steve只是一眨不眨地望着自己的妻子。


Diana毫不掩饰地笑了出来,直快豪爽——这也是Steve喜欢的一点。


“哦,Steve,你这是抄袭,”Diana看着他,眼神里是毫不掩饰的爱意,“你不能仗着我爱你就作弊。”


“你瞧,这可是我最大的优势,不能好好利用真是太可惜了,”Steve站起来,微微倾身,向Diana伸出一只手,“那么现在,这位小姐,你可否愿意在听了我的诗后,与我共舞一曲?”


Diana把手交给了他,“乐意之极。”


于是他们在Steve哼唱的小调里,跳完了一支舞,或者说,搂住对方摇晃了十分钟。


“我们明天去晚会跳舞,不会也是这样吧?”Diana抬头,看向Steve的蓝眼睛。


“如果你想的话,我也可以这样哼完一场舞会。”Steve把额头抵住她的。


Diana情不自禁地抚上他的面颊,“啊,Steve,你不知道我究竟有多爱你。”


“我一直都知道,因为我也爱你至深。”


有几个轻吻落在了他的唇角,他追过去,最终俘获了他想要的那两片嫣红。


 
第二日:晚会


慈善晚会的地点在大都会,Diana和Steve到达时,已经有大批记者站在酒店门口候着了。她今天穿着一身纯黑的丝质长裙,长发挽起,裙摆随着步伐摇曳生姿,而Steve则穿着一身白西装,映衬得他的金发更加耀眼。


而他俩站在一起,就是耀眼的放大版。


闪光灯不停地闪烁,周围也都是“咔嚓”响个不停的快门声,有记者在喊他们的名字,于是他俩应声给了镜头一个完美的笑容。


这条红毯注定在记者的询问里走得相当漫长。


“瞧那些长枪短炮似的录音录像设备,他们不累吗?”Diana在进入大厅时叹了口气。


“那可是他们赖以为生的武器,”Steve也叹息着摇了摇头,“公众人物的代价。”


在他们小声交谈着步入二楼大厅时,里面已经聚集了一群人了。


每个人穿得光鲜亮丽,四处灯火璀璨。


“那是天堂岛集团的Antiope?”Steve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他瞪大了眼,转头看向他的妻子,“Diana,你的母亲来了吗?”


“哦,亲爱的,别紧张,”Diana安抚性地拍了拍Steve的手,“她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


“我相信她一直对我拐跑了她的公主而耿耿于怀。”Steve长叹了一口气。


“别这样,她并不讨厌你,”Diana轻声笑了起来,“她知道我爱你,而她爱着我,所以她也会喜欢你的。”


“完美的逻辑。”Steve忍不住笑了起来。


两人的交谈声让Bruce Wayne注意到了这对夫妻,他放下香槟酒杯,迎了上去,“看看,我都能猜到明天财经版的头条了,明星夫妇。”


“说到头条,没有人比得过我们的哥谭王子,”Diana勾起嘴角,“Mr.Wayne,你说是吗?”


“当然,记者们都爱死我了。”哥谭的王子冲着她眨了眨眼,露出一个颇有自负意味的笑容。


Diana还想对面前的总裁先生说点什么,话头却被一个戴着眼镜的记者捷足先登。


这个记者大概真的可以被称为“小男孩”,他看上去年纪轻轻,黑色粗框眼镜下有一双蔚蓝色的眼睛,他正在向Bruce Wayne做着自我介绍,这个小记者看上去长得不错,就是打扮的品味实在是不敢恭维。


不过他看上去有点眼熟……


“果然是深受记者喜爱的总裁先生。”Steve用带着善意的嘲弄打断了Diana打量的目光。


“谁说不是呢?”Diana发现Bruce Wayne身后站着一个少年,“那是谁?”


“哦,Jason Todd,是Wayne的养子。”Steve说到。


“养子?我怎么没见过?”Diana盯着那个红发少年稚嫩的面孔,“他看上去太年轻了,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吧。”


“他不是一直有个养子吗?”Steve说得理所应当,“啊,怎么?在想孩子的事情?其实你只要稍微努力一下……”


Diana好笑地拍了拍Steve的胸口,“说得好像只要有我一个人,就可以有孩子一样。”


“不是吗?你当初还说孩子是泥巴捏出来的呢,”Steve假心假意地捂住了心口,“还有,你下手太重了,亲爱的。”


“那个当年天真地相信孩子是捏出来的我,怎么就被你吸引了呢?”Diana伸手替Steve整了整领带。


“这玩意实在是勒得慌,”Steve握住Diana的手,在她手背上落下一个吻,“大概是因为我太好了?所以你情不自禁?”


“得意忘形,”Diana稍稍使劲捏了一下Steve的手,“而且这条领带可是你自己选的。”


“你总是太耀眼的那一个,作为你的丈夫,我必须得想点办法把你身上的‘火力’吸引一些过来,比如打扮得更显眼一些,”Steve笑呵呵地揉了揉自己的手背,他的眼神又看向Diana身后,“那个记者过来了。”


Diana扭头看向那个小记者,应该是在难搞的总裁先生那儿吃了瘪,他看上去可不太高兴,不过估计想要收集更多的新闻素材,他正快步向他们夫妻俩走来,准确地说,是朝着Diana而来,记者先生的眼里似乎只看到了Diana。


Diana给了Steve一个揶揄的笑容,“总是太耀眼,不是吗?”


Steve毫不客气地给了自己妻子一个白眼。


“Miss.Prince,我是Clark Kent,星球日报的记者,”小记者向她伸出一只手,在Diana握住之后,他用带着疑惑的眼神看向Steve,“请问这位是?”


“Mr.Kent,” Diana有些惊讶地挑起眉,Steve在娱乐版的确不算出名,但是在政治经济版块却是有一席之地的,她这下可有点怀疑这位记者的专业程度了,“这是Steve Trevor,我的丈夫。”


Diana发现Kent的眉头皱起来了,他用一种带着探究的目光上下打量了Steve很久,在Diana觉得恼火之前,他才把注意力放回她的身上。


“我很抱歉,Miss.Prince,”Kent记者低声说,“我能占用你一点时间吗?就一段简单的采访?”


“我接受你的道歉,”Diana挽住Steve的手臂,“但是鉴于你刚才的行为,我想我有权拒绝你的采访。”


在Diana拉着Steve离开的时候,她听到那个小记者叫了她的名字。


“Diana,你相信真实吗?”他问。


“我相信我所见的一切。”Diana没有回头。


奇怪的是,明明走得很远了,她却可以听见Kent发出的叹息。


 
第三日:午夜


Diana从睡梦中惊醒,她看向睡在身边的Steve,忍不住捂住了额头。


她梦见的是什么?螺旋桨的轰鸣,坠海的男人,爆炸、火光、撕心裂肺的哭喊,Ares的嘲笑……


可是谁又是Ares?


“Diana,看看吧,人类就是这样卑劣,就像你的Steve上尉,离开了!留下你一个!”


Diana俯身凝视着Steve——她的丈夫——正带着浅浅的鼾声,侧着身把一只手枕在脑后,她想他应该是在一场安逸的梦境里酣睡。


Steve为什么会离开?他明明在她身边,一直都在。


她记得他们在一个雨夜里相识,当时她正在和妈妈Hippolyta冷战。


她记得这个男人当时只是个普通的飞行员,带着点稚嫩,但同时也充满了斗志,他们坐在街角最里面的甜品店里,分享了同一杯冰淇淋,以及他们对未来的想法。


她记得Steve拿着塑料勺子对她说“做你想做的吧,Diana,我永远支持你”。


她记得他陪着她一起去参加那些应酬,记得这个男人如何圆滑地和每一个人交谈,记得他的惊愕、赞叹、谎言。


她也记得他对她的真诚,因为她是他最不肯欺骗的人。


这个男人并不完美,但是他总是最愿意去理解她的那个,他总是尊重她的选择,总是会默默地给予她最细微的照顾。


所以他们会相爱,会牵起对方的手,会步入婚姻的殿堂,会共同经营着一个家庭,甚至在不久的将来,他们可能会拥有一个孩子,或者不止一个……


“但你知道这不是真的。”


谁在说话?


Diana茫然地抬头,看见房门的阴影处站着一个人。


“谁在那?”她问。


高挑的女人走上前来,从落地窗抛洒进来的月光轻飘飘地印在她身上,给她镀上了一圈浅淡的银色光晕。


Diana借着月光看到了女人穿着的金红相间的战靴,看到了她红蓝配色的战甲,看到了她黑色的卷发、褐色的眼睛、金属制的护额,她看到了……她自己。


“Wonder Woman……”她怔怔地开口。


“该醒过来了,”穿着战甲的她说,“一日梦境始于遗憾,三日梦境已经足够。”


“是啊……”Diana低头,凝视着依旧在熟睡的Steve,她伸手想要抚摸Steve的脸颊,却看到了自己小臂上带着的金属护臂,最终收回了自己的手,“这已经太多了。”


周围的场景开始扭曲,耳边响起的是类似电流的噪音,Diana手持利刃,划开了她面前的梦境。


 
第零日:现实


Diana醒过来时,只感觉到太阳穴突突直跳,她用力甩了甩头,试图让清醒快速归位。


“Diana,你还好吗?”有人在问她。


“我很好。”Diana站了起来,发现她右边站着Clark,左边则是正在从地上上坐起的Bruce。


重要的是他们都穿着制服,在一个看上去是舞台的地方。


“我们在哪?”黑色的蝙蝠发问了,他走到Clark身边,“我记得我和公主在追踪Intergang,有情报显示他们在关注Rosetta宝石,然后……啊,该死,肯定有人搅乱了我的脑子。”


“听上去不是很好受,”Clark也按了按太阳穴,“好吧,我现在也不是很明白发生了什么。”


Diana揉了揉后颈,叹了一口气,“Circe,出来吧。”


“好吧,好吧。”


一个体态妖娆的女人飘浮在他们的上方,她穿着和Diana风格相近的绿色战甲,紫色的长发随着风在摆动,她就那样用一只手捏着自己的下巴,冲着三人露出了挑逗的笑容。


“女巫,你应该还在冥界深渊流放,那是我母亲亲自下的命令,”Diana用剑尖指着女人,“而我将执行我的职责,将你再次流放。”


“啊,我的小公主,你总是火气这么大,”Circe飘了下来,轻轻用脚尖点着地面,“下面关着的人太多,所以我被批准假释了,只不过条件是远离你亲爱的母亲。”


Circe扭动了一下腰肢,缓缓绕着Diana踱步,“你看,我现在连天堂岛都没有踏入一步。”


“我以为你还在痴迷于把人变成动物。”Diana盯着她,利剑不曾放下。


“我的确精通此道,”Circe打了个响指,“但是我是个很有求知欲的人,所以你瞧,一个魔法,关于梦境的魔法,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值得我去实验了。”


“那你觉得实验效果如何?”Clark把双臂抱在胸前,面色不善。


当然,他身边的那只黑蝙蝠的脸色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问到点子上了,”Circe又飘浮了起来,她深紫色的嘴唇微微抿起,显得很是苦恼,“这可是个难题。”


她指着Clark,语气中带着控诉,“我给了你可以救回父亲的梦境,而且你可以在超人的荣誉和普通人的生活之间找到一个完美的平衡,不需要为了一点点认同感就痛苦不堪,但是你这个扛不住魔法的氪星人却是第一个发现不对劲的。”


Circe又将手指对准Bruce,“还有你,阴沉沉的中年男人,在梦境里,你的父母健在,可爱的孩子也在你身边,你的城市没有犯罪,不需要蝙蝠侠的存在,一切都很美好,但是你并不满意,尤其是在你们的超人在梦境里找上门的时候,你这个患有严重疑心病的家伙。”


“最后是你,我的小公主,”Circe飘到了Diana身边,“我给了你一个理想的普通人家庭,还有活生生的恋人,你们可以每天都在晨光里起来,和你亲爱的一起吃早餐,然后去工作,没有作为神的沉重责任,我甚至原本还想给你一个孩子呢!但是你居然只愿意待上三天,还是梦境里的三天!要知道外面可连三个小时都没到啊!”


Circe就像是舞台上的歌剧女王,扶住自己的额头,一副快要晕倒的模样,“天呐!这就是你们口口声声说的爱情?亲情?我真是太失望了,我明明给了你们一个完美的梦境。”


“因为那一切都不是真的,Circe,”Diana叹气,“你的梦境只是你制造出的假象,这个世界本就不会是完美的,你的梦境也更不可能。”


“啊,有道理,”Circe把自己的长发撩到耳后,“那如果我告诉你,梦境里的人们,你的Steve是存在的呢?”


“什么意思?”Diana眯起了双眼,似乎准备随时扑上去给眼前的女巫一剑。


“你看,活得太久就很容易无聊,”Circe掰弄着自己的手指,“所以有段时间我着迷于收集人类的灵魂碎片,啊,当然比把人变成动物的兴趣差那么一点。”


“你收集了他的灵魂?”Diana震怒了,“你怎么敢!”


“哇哦,冷静,只是一点点碎片,”Circe伸出双手摊开,“我只是把他的一点点意识投放到了你的梦境里,但是你瞧你,还是离开了他,甚至不给他一个挽留你的机会。”


Diana握紧了手掌,却把剑收回了,“如果真的是Steve,他会同意我的做法。”


“为什么?”这下轮到Circe吃惊了。


“因为我了解他,”Diana目光如炬,“因为我爱他。”


“啊,你们的爱情可真有意思,”Circe轻轻用手指敲打着自己的下巴,脸上带着兴味,她又看向站在一旁的Clark和Bruce,“所以你们的答案也是如此?”


“失去的确令人痛苦,但是痛苦是我人生的一部分。”Bruce缓缓开口。


Clark歪了下头,才说,“他的牺牲从来都不是没有意义的,即使我会一直思考当时我不去救他的原因。”


“你们真是一群自虐狂。”Circe摆了摆手,带着一些揶揄,“不过鉴于我心情不错,今天就算你们的实验成绩及格了。”


“现在放我们回去,”Diana说,“否则我将立刻执行我的责任,把你压回冥界深渊。”


“哦,霸道的小公主。”Circe双手合十,摩擦着手掌,有白光从他们身上冒出,整个空间被扭曲——就像他们从梦境中苏醒那样。


“要知道,我一开始是准备给你一个诅咒的,”Circe抛给了Diana一个媚眼,“比如把你变成一只小猪什么的。”


“永远不要那样做,否则将不会是把你压回冥界深渊那么简单。”Diana的语气是十足的淡漠。


Circe又带上了那种夸张的表情,她一手捂住了胸口,“总是这么凶巴巴的,吓死人了,那你今天怎么会想到这么轻易地放过我呢?”


Diana没有回答她。


 
“她真的是那个Circe?”Clark在他们踏上了正联总部的地面后,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就是《奥德赛》里的那个女巫?”


“我读过《奥德赛》,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Bruce甩了甩披风,转身离开了基地。


“他生气了,”Diana叹气,“不过理所应当,Circe就是个没事找事的麻烦。”


“的确是,”Clark无奈地耸肩,“听上去你和她纠葛很深?”


“准确来说,是我们亚马逊人和她纠葛很深。”Diana解释。


“她最后说你就那样放过她了,怎么?之前你狠狠修理过她?”Clark笑了起来。


Diana瞥了一眼Clark,边走边扬起了一抹笑容,“小记者的本性。”


“嘿,这可是记者的职业素养。”Clark也跟了上去,却没有再追问。


没有那么多为什么,Diana想。


大概是那首诗。


大概是那句“我爱你”。


大概是因为Steve……


 
我爱你,用呼吸、笑容、眼泪和生命,


只要上帝允许,


在死后我爱你将只会更加深情。


  
#无卵用设定小科普#


1.关于二少的设定,参考DCEU,嗯,就是说他在十五六岁已经死了,女神没有见过二少,但是知道老爷收养过孩子,潜意识里察觉到年龄对不上,所以梦境里这个地方出现了不能兼容的地方。


2.老爷提到的Intergang是DC漫画里的一个犯罪组织。


3.《奥德赛》是古希腊最重要的两部史诗之一,与《伊利亚特》统称《荷马史诗》。


4.Circe是DC漫画(主要是WW系列)里的一个反派,最大的爱好是把人变成各种动物。我这里参考的是动画《超人正义联盟》第三季第六集出场的Circe,一个闲得无聊没事给女神找麻烦的女巫,她在动画里把女神变成了一只小猪,除了恶作剧,她还喜欢唱歌,最终逼着老爷也唱了一首歌才把女神变回来。其实我觉得这个小姐姐挺可爱的,除了把女神变成小猪这一点。


5.在梦境里Steve为Diana朗读的诗,节选自伊丽莎白·勃朗宁的十四行诗,全文如下:


How do I love thee? Let me count the ways.


我究竟怎样爱你?让我细数端详。


I love thee to the depth and breadth and height


我爱你,直到我灵魂所及的深度、


My soul can reach, when feeling out of sight


广度和高度,在我力所不及之处


For the ends of Being and ideal Grace.


为了存在的极致和美的理想。


I love thee to the level of everyday’s


我爱你,就像朴素的日常所需,


Most quiet need, by sun and candle-light.


就像不自觉地渴求阳光和蜡烛。


I love thee freely, as men strive for Right;


我自由地爱着你,像人们选择正义之路;


I love thee purely, as they turn from Praise.


我纯洁地爱着你,像人们躲避称赞颂扬。


I love thee with the passion put to use


我爱你用的是我在昔日悲痛里


In my old griefs, and with my childhood’s faith.


用过的那种激情,以及童年的忠诚。


I love thee with a love I seemed to lose


我爱你用的爱,我本以为早已失去;


With my lost saints, — I love thee with the breath,


我爱你带着圣洁的诚意,用呼吸、


Smiles, tears, of all my life! — and, if God choose,


笑容、眼泪和生命,只要上帝允许,


I shall but love thee better after death.


在死后我爱你将只会更加深情。


(翻译有根据各种网络版本调整修改)


 
-END-


 
啊……是刀子是糖?我觉得是糖XX

评论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