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aritan

神奇女侠-To Diana

罗密欧酱:

Diana,

现在,我正坐在窗边借着月光写这封信。我有点儿后悔没把你家乡那些会发光的水带一罐出来,那样的话,我就不会冒着弄坏眼睛的风险在黑暗中写字了。

但我想一个人总不能拥有一切,尤其在他已经拥有了一位世界上最完美的天使的前提之下。对不起,这话说的有点过于主观,你不属于我,你大概永远不会属于任何人,不过在这一刻,我还是忍不住要放任自己去这么自大一回,幻想你的心是属于我的。

请不要责备我,Diana,当你疯狂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就会忍不住去做一些傻事。

之前在船上的时候你有问过我参军前的生活,那时我的思路太乱没能好好回答,所以趁这个机会,我会将我的故事全部告诉你。

要说我,就必须先向你介绍我的母亲。她是美国空军的一名试飞员,同时也是我见过的最勇敢聪慧的女人。我的整个童年几乎都是在飞机场度过的,零件和扳手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在停机坪边的草地上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盛夏的午后,等待落日与母亲一起归来。

对那时的我而言,碧蓝的天空、隆隆作响的飞机引擎,以及悬挂在母亲飞行夹克上的荣誉徽章是全世界最闪亮的东西。那是我的一切,我梦想的开始。我想成为我母亲那样勇敢的人,我渴望飞上天空去保卫我的祖国。

即使当母亲因为意外去世后,这个梦想也没有熄灭,反而更加鼓舞我加入军队,去实现她尚未实现的抱负。

我考上了军校,在那里我学到正义就是美国,祖国做出的决定就是正义,即是我需要遵守且捍卫的东西。

因此当战争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并没有任何行动。因为总统说我们要保持“中立”,所以正确的选择就是原地待命。

我们什么事都不做。天空依然很蓝,海面依旧平静,生活没有一丝改变,有的只是收音机里偶尔报出的伤亡数字。欧洲大陆上空的炮火与战斗机与我们何关?难民区里时刻上演的生离死别根本伤不到了我们一毫。我们依然可以喝着啤酒,打着桌球,在酒吧里胡闹,同女孩子们亲嘴,仅仅因为那不是我们的战争,那是“正义”之外的东西。

人若是不愿相信他不想相信的东西,那他是可以变得十分残忍的。只要是与人无关的东西,他都可以冷漠对待。死亡只是一个数字,一桩新闻,一个茶余饭后的谈资。我见过我的伙伴是如何在晚餐桌上谈论战争的,他们为了英国和德国谁会胜利而相互抨击,就好像这只是一场游戏,无关痛痒。

Diana,这世上最可怕的事就是漠不关心。你会因为不在乎而不关心,也会因为过于恐惧而移开视线,这都是个人选择无可厚非,然而只要多一个扭过头去的人,世界上就会少一个站起来的人。而这也是为什么恐怖的事情不断发生却得不到阻止的原因。

随着时间推移,战争并没有如我们所想的那样快速结束。更多的国家被卷入,甚至我们自己也遭受了部分损失,人们开始疑惑,我们究竟该继续袖手旁观,还是加入战局。

没错,Diana,就和你母亲在天堂岛上所犹豫的一样,外面的世界是否值得我们踏出舒适圈去献身?又或者,我们做好准备迎接真实的世界了吗?

我也曾和你一样雄心壮志,觉得只要自己投身战场就能终结一切。我已经见识到了不插手的结果,那么现在,我要用自己的力量去做些改变。

我向上级申请,来到英国,加入谍报机构。一开始,生活很刺激,我可以穿梭于各国名流之间,扮演不同的角色,获取信息。那会儿,战争对我而言就是水晶灯、香槟和没完没了的舞会,最激烈的交锋莫过于巷尾的左轮手枪战。就好像电影……记得提醒我一定要带你去看电影,你会喜欢的。

然后有一次,我错过了火车,不得不跟着被派往前线的新兵团一同穿过里尔的封锁线,搭船返回伦敦。在那之前我还没有真的踏入过战场。我很紧张,同时又十分兴奋,满心以为会看到训练有素的士兵和惊心动魄的交战……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越是靠近前线,周围的景色也就越是荒芜。战壕两侧是光秃秃的泥地,早先生长在那儿的植物早就因为炮火而枯死。到处都是厚厚的火药灰,刚开始你还能闻到味道,到后来所有嗅觉甚至连味觉都变得麻木,漱漱口就会发现喉咙里尽是黑色的浓痰。

我记得抵达指挥室的时候不过才下午两点,可是天空却一片灰暗。不管下不下雨,在这儿你能看到的就只有几乎压到头上来的乌云。

无论你怎么眺望都望不见天空,无论你怎么吸气都呼吸不到新鲜空气,无论你怎么聆听……都听不到鲜活的声音。

太安静了。没有枪炮,也没有厮杀。一路走来我只看见闲散的士兵坐在地上打牌,又或是抱着枪光着头靠在石头边睡觉。

我只觉得震惊又迷惑。为什么他们都在这儿坐着?为什么他们还没有冲出战壕将敌人击退?他们在等什么?难道他们不想早早赢得战争回到家人身边吗?

“休战多久了?”Charlie问起路边一个正在削木条的士兵。

“两天。”对方回答。

“不错。”Charlie耸了耸肩。他看到了我脸上的表情,又说:“怎么?难道你以为前线都是24小时不间断地打仗吗?即使是德国人也要有睡觉的时候。”

“我没有……”我下意识地反驳。

“噢,拜托,你的心思都写脸上了。为什么这些懒骨头们还不爬起来打仗?”Charlie夸张地说着。

周围人都朝我们投来了目光,让我感到一阵尴尬。

“你就像伦敦那些坐在沙发上抽着雪茄大声质问我们的士兵为什么还没攻下某个堡垒的将军一样,漂亮男孩。什么,他们也需要休息?什么,他们也想要假期?我们正在打仗呢孩子们,赶紧挪动你们的屁股扛起枪杆朝德国人堆里扎进去。”Charlie朝地上啐了一口,“混蛋。”

那时我还不认识Charlie,还以为他和队里的其他人一样都是新兵。那天晚上我找他道歉时才知道他已经参战两年多了。刚开始在苏格兰高地警卫团后来又加入苏格兰边防卫队,因为出色的狙击能力,和同队的几人被一起派来里尔前线。

他和他的朋友相当于一支单独的突击小队,在我的印象里他们总是一起行动,像是最亲密的兄弟,共同进退。

Charlie见识过战场的残酷,他以为自己已经了解了全部,但事实总能突破人的极限。当他的朋友一个一个死去的时候,Charlie崩溃了。他远远地逃开,哪怕被认作逃兵也不肯再回去。没人能指责他的逃避,当你亲眼看着自己珍视的人死去而无力拯救时你的确有可能重新站起,但第二次,第三次呢?当他们全部死去的时候呢?

当然这都是之后发生的事了。如果有一天Charlie愿意同你讲,那会是一个悲伤又痛苦的故事,我希望你能陪在他身边,给予他一些力量。

总之,那晚当我和Charlie聊完后德军就发动了突击。我想你一定见过森林里即将被狩猎的鹿,她们非但不会跑,还会瞪大眼睛望着袭击者。当时的我也一定如此,我站在原地,对落在身前的炮弹无知无觉,直到呛人的烟雾刺得双眼朦胧。

我几乎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有时我在奔跑,有时在开枪,但更多的时候是嘶吼着我也不知道什么内容的话。

到黎明的时候我的喉咙已经无法发声,也几乎听不出周围的人在说什么。胳膊因为步枪的后坐力酸麻无力,几乎无法抬举。但我知道自己还活着,身体尚且完整,并不是那一排排躺在木棚里无知无觉的尸体。

Diana,你与我们不同,你可能永远无法理解人类的生命可以脆弱或是坚韧到何种程度。有时只是一颗小小的子弹就能夺取性命,然而有时当你失去双腿、双手、哪怕是半截身体你依然活着,你痛苦地嚎叫,失去一切尊严地在泥地里打滚,甚至自己也无法抉择是想活还是干脆死去。

我们做错什么了吗?我们曾伤害过什么吗?如果没有,为什么要遭受如此残酷的命运?为什么当我们死去时都得不到爱人的亲吻与牧师的宽恕?难道我们的生命与其他人有贵贱之分以至于连一句遗言都无法留下?

从战争初期我们就被告知在为人类的正义而战,过程中的所有付出都是有意义的,然而当人真正站到炮口前时所谓的口号与勋章难道能保护我们一丝一毫吗?

我们在为何而战,我们为何一直在战?

在前线的三个月是我人生中最煎熬的一段日子。现在我明白为何这儿没有人热血沸腾地冲出战壕一头扎入敌营了,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我们和对面没有任何差别,都在等一个了结罢了。

战斗的输赢无法撼动我们的神经,一场小规模战争的胜利对整体战局而言并无太大意义。今天赢,明天输,能不能离开只由炮弹和远方的指令决定,区别仅在于炮弹即刻决定生死,而指令决定是你留在这儿还是去往别处。

我们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身边的人又能坚持多久。每一天都如末日般狂欢,又如末日般压抑。我开始迷茫,不知自己身处于此的意义。我们上这儿来是为了改变什么,可是如果什么改变都不会发生我们又上这儿来做什么呢?

在生死面前我们都过于渺小,我们的志向、抱负、爱恨喜怒都不过是沧海一粟。我感到无力,因为无法结束战争,同时我又对自己手中的力量过于恐惧,因为只消一颗子弹就会夺取他人的生命。我很想知道战壕对面的人他们是否也有同样的感受?又还是他们真的如我们想要相信的那般是纯粹的邪恶,感受不到苦痛?

有一天,当我和其他几个士兵在山间巡逻时遇到了一个落单的德国士兵。他可能只是来抽烟的,被发现时手里还紧紧捏着一支香烟。

他用蹩脚的英语求我们放他一条生路。我还记得他的模样,比我稍矮一些,肮脏的金发,鼻尖上满是雀斑,他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

我们没让他说第三句话,直接将子弹打入他的眉心。我们必须这么做,不然他就会跑回军营暴露我们的位置。

我们将他埋在树下,昨天晚上才刚下过雨,泥土还湿着,血水融入后根本看不出任何痕迹。做完这一切后我们就离开了,甚至没有回头看过一眼。Diana,我必须对你说实话,即使是现在,我依然不对此感到恐惧和后悔,我做了我应该做的事,如果我心软,那死的就是我的朋友们了。然而我之所以又提起他是因为他让我发现我的敌人也和我有一样的恐惧。他们不是阿瑞斯用魔法造出来的,他们是人,也怕死,如果可以,也想祈求同情得到生路。

长久以来我们就是与这些活生生的人在厮杀。我们因为失去的战友而彼此憎恨,彼此丑化,将对方模糊成抽象的纸片人好让自己能更纯粹地去战斗。这就是这场战争的真相,至少是前线每一个拿着枪的人的真相。

这不是正义,这里没有正义可言。我多么希望自己可以相信你所相信的一切,Diana,你无法想象我有多么希望这一切都是阿瑞斯的阴谋,只要打败他,人们就会放下枪回到家重新开始生活。如果世界真的如此简单那该多好!

然而事实就是这么灰暗。我们杀人、被杀,直到对死亡感到冰冷麻木,可以扭过头去通过睡眠忘记一切。我曾见过半大的孩子颤抖着举起手枪,也见过他们在几个月,甚至几天后练出坚硬的眼神。

我曾潜入过德军在北非的兵工厂,他们花钱让当地的孩子来制作炸弹。这些小孩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无形中造出了会杀死正在世界上其他地方欢笑的和他们同龄的孩子。

我能做什么呢?我所能做的除了一次次潜入前线辗转于各个情报机构之外又还能做什么呢?

我愤怒过、绝望过,也想过退出,可是我知道做一些事仍然比什么都不做要强,哪怕我能带来的影响微不足道,也要继续努力。

宁可勇敢过头而鲁莽,不要勇敢不足而怯懦。①

所以我再次潜入德军的毒气工厂,偷到毒气博士的笔记本,然后遇见你。

Diana,我无法用言语述尽你给我带来的千万感受。你像是突然劈入海面的紫色闪电,踏着波浪的白色滚边,凭空出现在我的世界。你是我过去遇到的女人的全部结合,又不仅限于她们。你勇敢、强大、智慧又拥有无与伦比的美貌,是海水的晶莹,又是晴空的清澈。

你令我目不暇接又无法应防。天哪,Diana,在你之前我也曾遇到过无数优秀的女人,但没有一个像你这般令我如此感到心醉又卑微。

有时你像是落在小鹿额头的初雪,任何触碰都会玷污你的纯洁。但又有时却像凛若冰霜的女神,在战场上挥舞着金色的套索,令人胆寒。你既是烈日,又是明月,我不敢相信你真的存在于这个灰暗的世界之上。

是的,Diana,这个世界是灰色的,这里没有纯粹的黑白,更不存在单纯的对错。我真恨自己将你带离天堂岛让你见到了世界丑陋的一面,然而我又在暗中期待你的到来也许会令它发生一丝改变。

你与我不同,你拥有力量以及远胜于我的信念。你没有向黑暗低下过头颅,当你看到苦难时你没有移开眼睛,反而用包含善意与勇气的目光直视了它们。至此,我知道,你与我不同,你可以做到我做不到的事,你不会逃避,不会放弃,就像灿烂的明星,拥有我所祈求的坚定。

我曾说过,是你将我从海中拉了起来。但我不曾告诉你的是,在遇见你之前,我一直在坠落,我一直在深深的海底。我已经被见到过的黑暗与痛苦磨去了曾经的凌云壮志,我的确在坚持,却并不知道自己能支撑到何日。如果不是你,我可能就会沉没在海中,成为别人口中那个为了任务牺牲的士兵,也许有人会我哭泣有人会为我的墓碑送上鲜花,可那不是我要的,我想要的是知道我这么做是否有意义?是否能帮到人?这真的是我选择去做的还是在麻木中完成的又一个任务。

Diana,你拯救了我,你将我从水中拉起,让我重新对这个世界燃起了热情。透过你的双眼,我看到的是不畏权贵坦然直言的诚实,是不顾生死勇往直前的勇气,更重要的是我看到了当平民被拯救被解放不用再躲藏在地板下搂着幼儿无助哭泣后的喜悦与如释重负。

你让我终于回忆起我加入军队的初衷,我不是为了保护世界,我是为了那些生存于世却无力在战争中保护自己的普通人。我的枪不是为了刺杀敌人而开,而是为了守护这些普通人而发动。

Diana,如果说这世上真有正义一词,那它所代表的一定是保护弱者。为他们而战,为他们发声。正义不是同盟或是协约,而应该是对弱者的维护,对不公的怒视,对残忍的抗拒。这一点,不管身处何种立场都不该被遗忘。

请永远不要忘记这一点,Diana,不要让世间纷争干扰了你的思绪,永远做那个为弱者发声的人。你有最宽容的胸怀与最柔软的善良,请让它们永远为人类而鸣响。

当大家因为彼此的利益而逐渐忘记正义是什么的时候请你站出来,像你为我展现的那般向所有人展现世上真正珍贵的东西究竟为何物。

是爱,是勇气,是善意。

我是一个普通人,我很容易受外界影响而迷失,但是在你身边我就不会失去方向。请把你的力量传播给更多人,让他们知道他们的抗争并非没有意义,还有人在坚持,还有人不会放弃。

正视这个世界,Diana,也许它会令你失望令你痛苦,可是只要你不放弃,就一定能收获阳光。就好像我遇见了你,你今后也一定会遇见那个对的人。

上帝啊,我多么希望我能成为你的那个“他”。可我知道我只是一介凡人,我与你根本不会有可能。别嘲笑我的自卑,因为我是一个现实的人,我知道梦想与现实的区别。

如果可以,我也想将这份爱意深埋于心永不让它侵扰到你。但是我做不到,我为你疯狂,Diana,就像可悲的飞蛾明知结果仍止不住朝你飞来。

今夜,我是世界上最幸运的男人,因为你正躺在我的怀中安然沉睡。我愿用所有的记忆将这一刻铭记于心,如果明天太阳不再升起都没有关系,我只需记得此刻的你,我的天使。

我不能给你人们所称的爱情,但不知你能否接受这颗心对你的仰慕之情,连上天也不会拒绝。犹如飞蛾扑向星星,又如黑夜追求黎明。这种思慕之情,早已跳出了人间的苦境!②

也许我和你永远不可能过上普通情人的生活,永远不可能会有在早餐的香气中平静醒来的一刻,但至少我们拥有此刻。此刻,在这个最破败的地方,你与我相拥而眠,黑暗正在北方蛰伏,可我不管不顾,因为我的心中只有你,我明亮的星,我灿烂的玫瑰。

如果你爱我,请在今夜用力爱我。从遇见你那一刻起,我的心已永远属于你。不论未来如何,我们是否分离,请记得我永远爱你。

让退色的爱情断绝吧,只有你的情谊永世难诀;你心虽善感,却从不改变,你灵魂柔顺,却永不妥协。一切都失去,唯有你依然,你用忠实可靠的胸怀证明了这世界并不是荒原所在——甚至对我也不例外!③

当未来,我生命终结的那一刻来到时,我不会慌乱,因为我会回想起你,回想起你眼中的光辉,如此我所能感到到的就只有幸福的宁静。

我爱你,我的天使。

为你送上一千次吻,

Steve。



①引自《堂吉诃德》,塞万提斯;

②引自《致》,雪莱;

③引自《给奥古丝塔的诗章》,拜伦。

评论

热度(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