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aritan

Hey。

[wondersteve][刀转糖01] Girl (一发完)

连渚:

— 逆BE三十题,原题来源网络,真糖无刀
— 玩偶!Steve出没
— 作者没有逻辑这种东西
— OOC我的,大规模分段有场景转化,排版失败还是我的
— 全文6746字,希望您有耐心看完,祝您食用愉快
— 欢迎K列


[wondersteve][刀转糖]
逆BE三十题系列01:我永远得不到的你


  这实际上不大科学。


  作为亚马逊最强大的女战士,历经人类社会百年洗礼磨练,Diana已极少对自己确定目标的精准度产生怀疑。


  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劲。


  她俯下身,再度贴近那片被众多孩子的小指印所模糊的塑料。琥珀色的眸子紧紧锁定在其中一点。


  这是个抓娃娃机,Diana在这里停留了有一会儿了。


  她本无意于此。时至今日,她已不是对人类世界所有事物都懵懂而好奇的初来者,况且她也曾多次听闻人类对于这类机器的抱怨,投入的硬币总是有去无回。


  Diana从商场出来时路过这台机器,无意间回头瞥过一眼,步子就再迈不开了。


  那个玩偶被埋在它五颜六色形态各异的同伴中,怎么看都很不起眼。


  它没有团子或兽状的可爱外形,虽然Q版的人形也挺圆嘟嘟但还是少了几分竞争力。而且更重要的是它看起来脏兮兮的,通身沾满了不知哪儿来的灰尘。


  Diana睁大了眼睛,任凭玩偶露出的小半张脸在她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不,这不可能。


  不太整齐的金发,士兵的制服,还有……蓝色的眼睛。


  就像是玩偶版的Steve Trevor上尉。


  纤长手指贴上不算干净的机器,路人行经,不解漂亮的姑娘面容上骤然起伏的喜悲。


  她想要它。


  这个念头是如此坚定宛如即将进行一场战役。


  Diana取出硬币,双唇紧抿。


  这对她来说实在不算什么。


  一个摇杆操控的机器而已。


  但她失败了。


  眼睁睁地看着第一次尝试只是把那个娃娃从毛绒绒堆里拖出来一点,Diana的脑海空白了几秒,蹦跳着塞满了大写的“WHAT????”


  她歪头看着机器的表情一定很懵。


  意外而已Diana!


  她盯着玩偶完全露出来的脸给自己打气,又掏出了一枚硬币。


  机械爪子再次落了下去,不忍心看到那张脸被无生命的物件所钳制,铁片夹在胖乎乎的胳臂上,很顺利地向上升去。


  大概顺利了三分之二。


  爪子连带小steve向她移动过来的时候,突然毫无征兆地摇晃起来,幅度并不算大,却足以使得布料从中滑脱,再度落了下去。


  WTF?!!?


  Diana有些生气,还有些难过,最主要的是她感觉超委屈的,Steve同她近在咫尺,可这台破机器偏偏要从中作梗。


  Wonder woman的正义感和责任心齐齐出动,好不容易才拦下正坐在她左心室撇着嘴闷闷不乐想拆了这机器的小公主。


  但她还是泄愤似的锤了它一拳,挺重。


  她不懂什么怀璧其罪,她想要她的Steve回来。


  她摸出了身上最后的硬币,下定决心战斗到底。


  这次机械爪子似乎格外顺从,抓得很牢,过程中几次不自然的晃动都没能阻止小玩偶离她越来越近,直到她能够清清楚楚地辨别玩偶身上每一处尘土的痕迹,直到那个声音清清楚楚地传进她的耳中,继而透过血液奔涌,直击心脏——


  “不要!!!”


  机器里,彻底抛弃伪装的人形玩偶奋力地挣扎起来,努力摇晃着身子想要摆脱爪子的束缚,它脸上的布料皱巴巴的,看起来很惊恐。


  它是活的。


  咔的一声。


  Diana茫然地看了看手中被失控的自己拽断的摇杆,又抬起头看向那机器。挣扎无果的玩偶也正看向她,神情多了几分正经。


  “听着,小姐。我不是普通的玩偶,你不能把我抓出去当毛球搓扁揉圆捏着玩,我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做!我是……”


  “Steve……”Diana喃喃着,手中的摇杆被捏得变形,“你是Steve。”


  玩偶的表情变得怪异,它偏着头——被斜吊着没有办法——看了Diana好一会儿,摇了摇头,


  “我不是Steve。”


  它无比郑重地开口道,


  “我是Trevor上尉,是个飞行员。”


  摇杆又被捏断了一截,Diana脸上的复杂神色却消失了,她看上去像是什么重大的问题终于得以解决一般,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轻声道,


  “是啊……”


  “可不是嘛。”


  玩偶看不大懂她的表情,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突然有点儿心虚,但转念想到自己目前的糟糕处境,这些都显得不重要了。


  “所以你看,我没办法陪你玩的。你能把我放下来了吗?”


  Diana只是更贴近了一点,答非所问,


  “你是怎么变成这样的?是阿瑞斯吗?”


  “呃……”玩偶有点儿说不出话,它想说姑娘你离得太近啦这机器超不干净的小心弄脏你的脸啊,但Diana的语气让它没办法岔开话题,它放任自己在空中摇摆了一会儿,有些沮丧地低下了头,


  “其实我也不知道。”它小声说着,没精打采得更厉害了。


  “我只是有意识的时候就在这里,知道自己是个上尉,姓Trevor,会开飞机,不只是个玩偶。”


  “我有很要紧的事要做。”


  它重新抬起头来,面容重又变得坚定。


  “我要找到一个姑娘,她对我非常重要。”


  它想了想,又强调道,


  “非常,非常重要。”


  许是说话的时候激动了点儿,玩偶圆乎乎的身子在空中晃来晃去,它趁机又拽了拽自己被困住的手掌,毫无成效。


  真是蛮憋屈的。


  它只得继续求助机器外将它拖上来的漂亮姑娘,虽然这姑娘现在看起来怪怪的。


  “你都知道了。能放我下去了吗?”


  Oh,Steve。


  Diana依然没什么表示,她几秒钟前眸子闪亮得就像Steve久未见过的太阳,跃跃欲试着似乎迫不及待要说些什么,现在那光却黯淡了许多,并非熄灭,而是趋于柔和,隐隐漾着笑意。


  “你在这个机器里,要怎么找你的姑娘?”


  这话真戳心。


  玩偶很犹豫,这让他的布料皱得更厉害了。


  “我会有办法的。”


  “才怪。”


  Diana的手指戳在机器上,就好像戳在玩偶脸上。


  “你不会有办法的。”


  如果布料能变色的话,玩偶现在肯定红得厉害。


  气得。当然啦。


  但它没有反驳,没有抗议,没有说话,它乖乖的一声不吭,只是玻璃质的蓝色眼睛死死地盯着Diana,然后悲哀地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对她生气。


  事实上,在爪子向它移动过来,第一次被拖出玩偶堆看到那姑娘的瞬间,它就觉得自己不知道到底存不存在的心脏有点儿不太好。


  太不好了。


  上帝啊,按这种趋势下去,它体内的棉花非坏了不可。


  当时它把那情况归咎于处境恶化的惶恐。


  此时它把这反应归结为无法驳斥的苦闷。


  “我会找到她的。”


  它闷闷地说。


  “肯定的。”


  它表面看上去没什么变化,一如百年前刚对上司阳奉阴违的间谍转身出门,就几乎面不改色地对她说,我们会上战场的。


  “我来帮你。”


  Diana坚定得很。


  “我带你出去,帮你找你的姑娘。”


  “我们来做个约定。”


  玩偶明显纠结了起来,它的布料拧来拧去,平添了好几条形状奇怪的纹路。


  随即它笑了起来。


  “你怎么带我出去?”


  Diana顺着它的目光看看自己手里早已扭曲变形还短了点儿的摇杆,很是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


  玩偶挂在那里看着她想通了似的志在必得地朝机器走过来,内心突然涌起很强烈的不安。


  “NO,NO,NO!!Diana!!!”


  准备动手的Wonder woman愣住了,玩偶也愣住了。它茫然地用自己胖嘟嘟的手掌碰了碰额头,问道,


  “谁是Diana?”


  Wonder woman深吸口气。


  “是我。”


  “我是Diana。”


  “Diana • Prince.”


  玩偶似乎有什么话想说,但还没等它说出来,万恶的机械爪子就不堪重负地松开了它一直渴望被松开唯独不是现在的手。


  它迅速坠落,而后精准地砸在了玩家很难用得到的槽道上。


  在它清醒过来之前,它已经被反应迅速的Diana抱了出来,紧紧搂在了怀里。


  “等等等等!!”


  即使是布料也感觉到了不同于自己的柔软的上尉手忙脚乱地试图推开她,同时在心里飞速地祈祷着自己的姑娘千万千万不要生气。


  “你刚才说我们有个约定。”


  它尴尬地偏着头东张西望,最后还是把目光停留在了Diana美丽的脸庞上,


  “那你得到了什么?”


  Diana重新搂紧它,依然很用力。


  “我得到了一个玩偶。”


  “嘿!都说了我不是玩偶!”


  “Whatever.”


  Diana笑意盈盈。


  “你现在是我的了,Steve。”


  都说了不是Steve是Trevor上尉好想生气啊但真的没脾气。


  Steve胡乱蹭了几下头发,放弃似的向Diana的背包爬去。


  “别再抱着我了。”它提醒道,“我的姑娘看到会生气的。”


  “我不想让她生气。”


  Diana顺从地松开它,帮着力不从心的Steve在自己昂贵的背包里趴好,只探出头来,打量着这个对它而言很陌生的世界。


  “她是你的亲人吗?那个姑娘?”


  玩偶想了想,显得很困惑。


  “她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人。”


  “我想……”它偏着头,有些不好意思地摸着自己卡通化的鼻子,“她是我的爱人吧。”


  “等我找到她,我们会变成亲人的。”


  它的蓝色眼睛熠熠生辉,Diana觉得什么纯度的猫眼石都不能与之相媲。


  “然后你们会一起吃早餐。”


  “然后我们会一起吃早餐。”Steve许诺般地赞同道,它看了Diana一眼,又说,“如果你能帮我找到她,我想我们会很乐意邀请你的。”


  Oh,Steve.


  Diana揉了揉它的头发,微笑道,“我很期待。”



 
  进入Diana公寓的那一刻起,Steve就很自觉地从背包里爬了出来落在了地上,它没有什么痛感,也毫不在意,却把Diana吓坏了。它不得不向Diana承诺不再做这么危险的事,尽管承诺时它心不在焉。


  它没有乱走,只是站在原地,偶尔趁Diana不注意很快地张望下四周,内心深处某种本能告诉它随意窥探他人尤其是女士的居所很不礼貌,它很认同这种观点,并乐于顺从。


  但它也不介意在遇到危险时玩一把慌不择路。


  “Steve!”端着水盆出来的Diana两步就赶上了拔腿飞奔的Steve,拎着它的衣领把它拖了回来,动作很轻柔,“你要去哪儿?”


  Steve脸上的惶恐丝毫不亚于几十分钟前它被吊起来的时候,它拼命摇着头,同时向远离水盆的方向划动四肢,这毫无用处。


  “我不洗澡。”


  Diana很不解,“为什么?”


  “我没办法自己洗澡。”Steve很是懊丧,举起自己根本算不得手的手示意,“这里面都是棉花。沾了水就重得不行根本抬不起来。”


  Diana一点都没觉得这是个问题。


  “我来帮你。”


  她挽袖子挽得一脸理所应当。


  “你不能帮我这个。”Steve很坚决,它不仅朝远离Diana的地方退了几步,还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那样我就对不起我的姑娘了。”


  “谢谢你,你真好心。”


  “但是不行。”


  Diana袖子挽到一半,不知是哭是笑。


  “但你的姑娘看到你这个样子,”她示意着它身上破破烂烂的外套和不知积了几层的尘土,有些心酸,“会难过的吧。”


  再一次的,Steve开始犹豫,自从遇到Diana它就总是犹犹豫豫的,这可不好,上尉,拿出你作战的勇气来!


  好在它不让Diana碰它的决心倒是很坚决。


  最后它勉强同意自己洗个脸,用那种一头栽进盆里移动身体几周涮一涮的方式。洗完后它拖着自己明显增重的头部一头栽倒在地上,并拒绝了Diana扶它起来的建议,Diana不得不打开了房屋内所有的窗子并期待穿堂风能让它快些风干。


  结果直到熄灯它还不能动弹。


  天知道那些棉花怎么那么能吸水!


  “我没事的Diana。”它脸朝下趴着,声音闷闷的,“你去睡觉吧。明天早晨我就能动了。”


  Diana应了一声,转身去卧室抱了毯子出来,在Steve连声的反对声中在沙发上安营扎寨。


  算了吧Steve。


  它的脑海中浮现出这么一句话,充满了无奈,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纵容。


  你从来也说不动她的。


  它的头还很沉,而且还有些不合情理地发困,这在以前从来没有过,它一直都是安安静静地待在娃娃堆里,一动不动,等光线全部昏暗时就拼命向下钻,唯恐被人发现,它没有太强烈的昼夜观念,在此之前也从来不曾犯过困。


  它只是很清醒,很清醒地隐藏自己,很清醒,很清醒地回忆它的姑娘,期待她的面容在一片迷雾中清晰起来。


  它非常努力地想象她的音容面貌,一颦一笑,便足以度日。


  所以在突如其来的困意席卷之下,它并没有太分身给那句奇怪的话,只是稍稍想了一下,


  哦,原来我真叫Steve吗。




  清晨Diana醒来的时候,夜间总会滑落的毯子正严严实实盖在身上,Steve不知所踪,地面上的水渍消失了,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她霎时心慌,忙从沙发上爬了起来,之后就看见窗明几净的餐室内正摆着一份早餐和一份刀叉,Steve正坐在刀叉前面。


  “早安,Diana.”


  它语气欢快,动作看起来十足笨拙,不知道在做饭的时候又沾了多少水。Diana朝它走过去,拉开自己的椅子坐下来,她有很多话想说,却只是轻轻地问了一句,


  “你不吃吗?”


  “我没办法吃这个。”Steve移动着刀叉对着空气做出切肉的动作,并假模假样地向嘴里送去,刀身明晃晃映着它的脸,看得Diana胆战心惊,“没关系,反正我也不会饿。”


  “那你这是干什么?”Diana指了指那把在它手里晃晃悠悠怎么看都很不安稳的餐刀,生怕下一秒它就会掉下去在Steve的腿上开个洞。


  “练习。”Steve终于放下了那把餐刀,站起身去够被他伪装成粥碗的空碗,“练习一些基本的餐桌礼仪。这样在见到我的姑娘之后就不会太慌乱了。”


  “对了,”它终于够到了饭碗,又试图爬上餐桌去取汤勺,在Diana把勺子塞在它手里后感激地对她笑了一下,“我昨天晚上想起来,似乎我的名字真的是Steve,你可以那样叫我了。真巧。”


  “还有,”Diana低头舀粥的时候,它又突然开口,这次语气中带有难以名状的兴奋,“昨天晚上我梦到我的姑娘了。”


  Diana猛地坐直身子,险些打翻了饭碗。


  Steve疑惑地看了她一眼,神情又变得有些失落,“可惜我还是没能看清她的脸。”


  “但这次我知道她来自一个叫天堂岛的地方。”Steve停下了模拟进食的动作,微微皱眉思索着,“听上去有点儿奇怪,我好像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地方,又好像去过。”


  它看向Diana,Diana坐姿端正得过分,“你听说过吗?”


  “是的。”Diana答道,嗓音有些干涩,“我听说过。事实上,我很了解那里。”




  Steve从层叠环绕的梦境中惊醒,感到一阵酸痛,得益于它糟糕的睡姿。


  它原本不会有什么感觉的,但这段日子以来原本不属于它的感觉就像它消失已久而又重现的记忆一样已越来越多,还好值得庆幸的是,它仍然感觉不到饥饿。


  它回想着刚才的梦,头一次感到如此茫然。


  这次的梦庞大而混乱,且清晰许多。


  它时而在海里,时而在空中,大海风平浪静,湛蓝深邃,天空则与之不同,时而黄沙弥漫,时而阴云密布,那并不是同一天发生的事,它想。


  它听到枪炮声,人群哭喊,祈求,哀鸿遍野。


  它亦听到乐音,人们欢呼,庆贺,歌舞升平。


  它眼前有许多身影毫无规律地晃动,而后消失,只留下几个更加清晰的剪影,它熟悉他们,非常熟悉。


  之后那几个身影也消失了,独独剩下一个,它的梦境晃动得更加厉害,仿佛在经历大规模的地震。


  天堂岛来的姑娘,黑发棕眸。


  它的姑娘。


  它在梦境的尽头不断向上升入,强制从那个世界剥离,它还在不断向上,它已无法呼吸。


  它喊出了一个名字,一个它无比熟悉偏又遗忘殆尽的名字。


  Diana.


  梦醒的瞬间,它所呼喊的,


  是Diana.


  它偏头向床上看去,Diana睡梦正酣。


  自从它跟随Diana回家后,她从不允许夜晚它脱离她的视线,第一夜后,它一直在Diana的卧室中安家。


  它从自己寄居的床头柜上起身,小心翼翼地朝床上爬去,Diana的枕头很软,它要很小心才不会惊扰到她。


  它笨拙地梳理着姑娘散乱的长发,十万分小心地避免伤到她。


  它终于来到它想到的地方,它俯下身,注视姑娘俊美的侧脸。


  她可真好看。


  它想。


  它控制着自己不大灵活的身子,极缓慢极缓慢地低下头,轻轻触碰姑娘的唇角。


  它动作极其轻柔。


  像一片落单的鸟羽,像因缘滴落的雨滴,像随风飘落的花瓣。


  像跨越百年炮火归家的故人。


  我终于还是找到你了,Diana。





  Diana的后半程梦境安稳祥和,百年来少有的,她失却了起床的动力。


  赖床的想法持续了不到一刻钟便顷刻间灰飞烟灭。


  Steve不见了。


  卧室门每夜都是锁着的,它没可能在自己醒来前离开。


  那扇门现在大开着,阳光毫无保留地倾泻进来,亮堂堂刺眼得很。


  她踉踉跄跄起身,跌跌撞撞地冲入客厅。


  餐厅里她的位置上摆放着一份早饭,而几个月以来一直空着的另一个餐盘里也有食物蒸腾着热气。


  那个人叠起晨报向她走来。


  “嗨,Diana。”


  “很抱歉你的玩偶没有了。”


  “你介意接受一个空军上尉作为赔偿吗?”

评论

热度(301)

  1. 一见卿心连渚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