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aritan

Hey。

【wondersteve】神所流连之地(完)

机机机机机智欢:

1、




“你得去看看那儿,”戴安娜说,“来吧。”


史蒂夫停下了脚步,“也许我们可以明天去看。”


戴安娜没说话。


史蒂夫叹了口气。


他们眼前是一片葱绿的草地,远处的树丛里隐隐可见马匹的轮廓。阳光并不十分猛烈,海风带着淡淡的咸味,拨弄着那些细细的雪花。


“来吧。”戴安娜轻快地说,她牵起史蒂夫的手,朝草地更深处走去。


“你喜欢雪。”史蒂夫说。


“我喜欢雪。”戴安娜嘴角噙笑。


他们静默地穿过草地,三面碎石坡和悬崖圈出了一块下陷的训练场。


“那时我母亲就站在这。”戴安娜说,手指点了点前方的一处高地,“而我在场下和安提俄珀战斗,亚马逊最伟大的战士,她的勇猛和刚毅是我平生仅见。”


史蒂夫望向训练场,就仿佛能看到两个正在作战的人一般。


忽然,金戈交接声响起,安提俄珀一把格挡开对手的剑。


“你远强于此,戴安娜。”


“她的弟子绝不堕她的威名。”史蒂夫评价,“你战胜了阿瑞斯,她必定引你为傲。”


亚马逊公主微笑了一下,但她的语气却是平静的。


“如果我当时能同现在一样,安提俄珀就不会死。”


她停顿了一下。


“很多人都不会死。”


“戴安娜,”史蒂夫温柔地说,“你知道这绝不是你的错。在下决定的时候,我们都一样果断而固执。”


亚马逊公主注视着他,迎着阳光,那双狡黠的蓝眼睛仿佛天堂岛的海水,岁月也不能使其失色半分。


远处的声响早已平息,训练场上空无一人。


“走吧。”她说。


史蒂夫点头,他从一块大石头上翻身而下,戴安娜只是看着他。史蒂夫转过身,伸出双手,女战神把手放在了他的掌心,顺势而下。


他们又重复了几次,直到脚下踩到柔软的草皮。


戴安娜带着史蒂夫走到悬崖边,接天的海蓝色映入眼帘。


“你的飞机就掉在那。”戴安娜说。


史蒂夫当时被死死卡在座位上,失去意识前见到的最后一个画面就是海面上模糊的身影。一切正是从这里开始。雪花纷纷扬扬,在触碰到地面的那一刻才化作虚无。史蒂夫的毛领上落了薄薄的一层,他随意地拂了拂,靠近悬崖的边缘,颇有兴趣地往下看。


女战神挑眉。“你想下去?”


史蒂夫似乎僵硬了一瞬。“这里没有绳索,我们得绕远路下去。”


戴安娜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好吧,”史蒂夫清了清嗓子,“劳烦公主殿下带我下去。”


戴安娜露出恶作剧版的笑容。她本想给史蒂夫一个公主抱,却在伸出手的瞬间被对方抱在了怀里,像飞蛾扑火一样向悬崖下倒去,戴安娜在半空维持住了身形。


“我抓住你了。”她说。


一架冒着烟的飞机摇摇晃晃一头栽进了水里,一个矫健的身影从悬崖上跃下,从他们眼前一闪而逝。片刻之后,他们见得那少女带着晕厥过去的男子上了岸。


“多么浪漫啊。”史蒂夫说。


他们落在白色的沙滩上,扬起一片似雪的尘埃。


然后是战争,子弹与硝烟打破了天堂岛的宁静,无数英勇无畏的战士亡命于此。一枚枚在如今的戴安娜看来再渺小不过的子弹穿透了她们的身体,安提俄珀扑上来,轰然倒地。洁白的沙滩上弥漫开血色的痕迹,英灵绕着礁石飞舞,哀哀哭泣,厉声责备。


“她们绝不会如此,戴安娜。”史蒂夫说,“你得醒来。”


“我知道。”女战神说。


她前行,蹲下身,轻轻抚摸安提俄珀冰冷的脸庞。“我曾许诺继承她的遗志,也曾向母亲立誓绝不为自己的行为后悔,但我放弃了人类长达百年之久。”


“是我把战争带到了这里,是我把你从柔土拖进了我的噩梦之中。”史蒂夫在她身后说,“我很抱歉。”


“在人类的世界里,并肩作战是不可能的事,他们恐惧我们的力量。”戴安娜说,“我见到了一个会飞的男人,一个战士,为人类献出生命也在所不惜。但他的仇恨者制造屠刀刺穿了他的心脏,愚人在他死后方痛惜自己的所失。”


她转过身来面对自己的爱人。


亚马逊公主早已褪去天真和脆弱,但不是此地,不是此时。


“拯救世界,那些比我更强大的战士也失败了,他们献出了自己的生命,有的连墓碑也无。”


“我尽力尝试了。”


远处瓦蓝的天空中透出隐隐的红色。


史蒂夫的蓝眼睛里闪烁着泪光。


“哦,戴安娜。”他轻轻地说。


女战神的脸颊栖息在他宽厚、粗粝的手掌里,从哪里传来嘈杂的叫喊声,戴安娜没有去听。








2、




“你在看哪件衣服?”戴安娜问。


“我觉得你现在这样就很好。”史蒂夫不动声色地说,“我喜欢你的制服。”


“你从前可没说过这话,”戴安娜拉长了声音说。


“你不能在街头穿它,”史蒂夫客观地指出,“即使你裹着斗篷,四面八方都有人在看你。”


戴安娜露出一个笑容,史蒂夫清了清嗓子,把一副黑框眼镜架在了她的鼻梁上。


“我不能穿着制服戴眼镜,这太傻了。”戴安娜抱怨。


史蒂夫的嘴角蜷曲,似乎在压抑一个笑容,他又从不知何处拿出了戴安娜的斗篷。


他们站在服装店的一角,女士们来来往往,各色美丽的衣饰琳琅满目,等着客人的挑选。戴安娜的视线扫过那些带着裙撑的礼服。


“我现在有一整个更衣室的裙子了。”她说。


“上苍剥夺了我给你买裙子的乐趣。”史蒂夫啧了一声,显得极为不满。


戴安娜挑眉。“那我就永远见不到那几条真正漂亮的礼服了。”


史蒂夫给了她故作严厉的一瞥。




“我不知道我当时看起来这么傻。”史蒂夫说,他们站在小巷的一角,看着里面发生的一边倒的战斗。


“你一直是个傻子。”戴安娜调笑道。


“我更喜欢管它叫绅士风度。”史蒂夫说,“让女士挡在前面可不是绅士所为。”


“好吧,我的绅士。”戴安娜牵着他的手,他们跟着曾经的自己。


“伦敦现在怎么样了?”史蒂夫饶有兴趣地问。


“你想看?”戴安娜停下了脚步。


从她跟前的一块地砖开始,整个世界都像被涂上了一层色彩。高墙和地面排列组合,河水倾泻,天空倒垂,直到震动停歇,眼前的伦敦已然是车水马龙,灯火通明。


“酷。”史蒂夫说,“这么说他们终于治好了伦敦的雾。”


天边一角的红光似乎蔓延了一些。剧烈的撞击声从不远处传来,砖石飞溅,一个奇形怪状的东西重重砸到地上。车辆撞到了一起,警报声夹杂着人们的尖叫惊呼声。


“那是什么?”史蒂夫问。


尘埃的余波穿过了他们两个的身体。


“外星人。”戴安娜说。


“外星人?看来未来也不见得多好,一百年前我们至少不用和外星人战斗。”史蒂夫说。


戴安娜手指微动,转眼之间一切都回到百年前的模样。


“我杀死过许多来自异界的东西,”戴安娜说,“它们本身并不可怕。”


“戴安娜。”史蒂夫似乎知道她要说什么。


女战神看着她。


史蒂夫握紧了她的手。


“我只能和你说,”戴安娜摩挲着他的指尖,“男孩们需要我坚不可摧。”


“在现在的你看来,我也只是个男孩啦。”史蒂夫笑了起来。


“不,史蒂夫。”戴安娜说,“永远不。”








3、




“你知道,他们以为神是不会做噩梦的。”戴安娜说。


他们围坐在火堆旁,史蒂夫把自己的大衣披在她的身上。查理痛苦的梦呓声和木柴的噼啪作响交织在一起。


“我可不这么想,”史蒂夫说,“如果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是神的造物,那我无比确定有几个物种肯定是神梦游时才能弄出来的东西。”


戴安娜给了他一肘子。


史蒂夫哈哈大笑。


“我不知道你竟然这么贫嘴。”她说。


“我们了解的彼此太少了,”史蒂夫说,“但又足够多了。”


戴安娜微笑。


在他们相识的时候,史蒂夫带着要终结战争的任务,而她自己则满腔壮志希望保护人类免遭阿瑞斯的侵害。他们的相识相知相爱是如此的短暂,却恍然如同漫长的梦境。


“我经常做梦。”史蒂夫忽然说。


戴安娜注视着他,倾听。


“在战争刚爆发的时候,我常梦到自己成为英雄。”史蒂夫说,“后来真的上了战场,我开始梦见那些死去的人,那些尸体。有一次我看见他们把另一个间谍的尸体从后门抬出,那甚至都算不上尸体,只是尸块。他的工作不比我做的差,我猜他只是少了些运气。”


“我以前不信神。”他又说。


世间如果真有神,何以芸芸众生还浮沉在苦海之中,而叫施暴者享受欢乐;何以良善的人承受最多的失去,而恶人炫耀伤疤来作为自己的骄傲?


“神和你们所想的不同,他们和人类一样感情丰富,具有私欲。”戴安娜说,“阿瑞斯将嫉妒投掷人间,正是由于他对神父制造人类的嫉妒。”


“你呢?”史蒂夫问。


“我会爱,我也会恨。”戴安娜说,“我会愤怒,悲伤,怨怼,我会逃避。”


天蒙蒙亮,大炮的轰鸣声像震雷般悚动。红色的霞云布满半个天空。


史蒂夫的脸明明灭灭,他是如此的英俊,又如此的年轻。


戴安娜愿意交付所有让岁月回流,但世间总是如此,失去的东西永远消失在时间的阴影之中,那是神所不能之事。


你曾伴着我一同散步,你的呼吸是温馨的,你的四肢充满着生活的乐曲。你的话语道出了我的感受,你的脸庞触动了我的心弦。


突然,你停住脚步,留在永恒的阴影里。


而我只好踽踽独行。


“走吧。”史蒂夫说。


小队已经整装待发,他们已经收拾好营地,朝交火点走去。


戴安娜站起身,看着曾经的自己斗志昂扬地大步前行。


“让我们去终止战争吧。”史蒂夫拍拍衣角,俏皮地敬了个军礼。








4、




他们在比利时的小镇停留,空气中还漫布着烧焦的气味,战场被好好地清理过了,教堂前的空地上幸存者欢聚在一起,歌声悠扬。


天空像打翻了的红颜料,只在边角露出几点金光。


一百年前的史蒂夫弯腰,伸出手来邀请他的女孩跳舞。


戴安娜静静地看着这岁月长河中的一角,看着他们在漫天的雪花中旋转,那女孩的脸颊像玫瑰,她的眼中满怀好奇与信任。


站在这个角度,她能清楚地看见史蒂夫的神情。


他早已深陷其中,却试图寻找抽身之法。


“再告诉我一次婚姻是什么。”女战神问身边的史蒂夫。


对方只是笑着看她,并不说话。


“那时我以为我们会结婚。”戴安娜说。


史蒂夫抚摸她的脸颊,像触碰自己的毕生珍藏。


“你是我见过最美丽非凡的造物。”史蒂夫说,“我爱你,但我已经失去了拥有你的机会。我本想可以带你去游遍这个世界所有的美丽角落,和你一起看报纸,一起吃早餐。但那都不可能了。已经没有机会了。”


他们在雪中相拥、旋转,亚马逊公主的舞步轻盈而娴熟,斗篷的下摆划出一个圆弧。


“可在我心里,最初和最后的时候,你知道我想继续爱你,我想和你结婚,戴安娜。”他说,“你知道的。”


戴安娜的睫毛上挂着雪花,她眨了眨眼,那冰冷的东西便化作水滴,打湿了她的脸颊。


年轻的戴安娜和她的史蒂夫走进旅店,亚马逊公主的目光追随着他们,她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那时他们相拥而眠,史蒂夫强壮而有力的臂弯搂住她的肩膀,低下头来亲吻她弄乱了的头发。


她说克利俄关于欢愉的论调错了。


史蒂夫大笑。


“戴安娜,哦,戴安娜。”他说。


她想起悦动的喜爱之情是如何像气泡一样不可遏止地浮起,想起那阿多尼斯美丽的蓝眼睛,和在他颇具欺骗性的外表下藏着的不屈的精神。


她想起自己的脸颊是如何新奇又眷恋地栖息在他的胸膛,想起心跳,想起摩挲着唇瓣的指尖。


史蒂夫的喉中发出柔和的颤音,似在赞美,又像叹息。


世人将永远不会知道这个私人的瞬间,不会知道那一晚是谁在目光的交织中败退,不会知道是谁情难自禁、又曾为何退缩。


她的史蒂夫是一个战士,在无穷的战场上,唯有一次他的反抗失去作用。


他挣脱犹疑,拥抱神祇。




戴安娜亲吻他的掌心,像希波吕忒曾为她赐福。


“你已经拥有了我。记得吗?”


“——他们将彼此忠诚,彼此相爱,一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史蒂夫,而我不会死。”








5、




士兵们正迅速地往飞机上装填着毒气弹,毒药博士的眼神中满是扭曲的狂热。一颗颗弹药仿佛一个个在火焰和浓烟中覆灭的城市,人类无可抵挡这从神的低语中攫取的力量。


戴安娜站在那里,看着阿瑞斯将从前的自己像猫戏老鼠一样玩弄,看着史蒂夫握紧她的手,然后留下一个决绝的背影。


“所以这就是了,”史蒂夫说,“这就是终点了。”


“疼吗?”戴安娜问。


“死吗?”史蒂夫说,“疼。但那只是一瞬间,真正令人恐惧的是意识到自己要面对的是死亡的那一刻,我不害怕,只是觉得有点难过。但我的死将带来和平。”


“如果我继续停留于此,会发生什么?”戴安娜又问。


“你会迷失在记忆的长廊里。”史蒂夫说,“戴安娜,你从一开始就已经打破了这层幻觉,又何必在此停留。”


他爱怜地看着那无坚不摧的女神,以全部的钦慕与保护欲。


戴安娜看着金红交加的天空,不远处的叫喊声充斥了整个空间,那是新生神祇的巨大悲痛。


“史蒂夫——史蒂夫——”


她喉头微动,收回眼神,一寸寸地端详着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脸庞。


“我知道我会失去你。”最后她开口,“我只是还有那么多话想要和你说。”


史蒂夫叹了口气。“戴安娜。”


女战神抓紧了他的手,如同一个世纪前一般,他们的双手紧紧交握。


“现在是说再见的时候了。”史蒂夫说。


“别走。”她说。


“你必须得醒来,戴安娜。”史蒂夫只是说,但他的掌心是如此的温暖,戴安娜牢牢握住他的指尖。


一道恢弘的光柱从世界一角射入,那红色的天空如同被击碎的玻璃,四散溅开。在天空之外,是正义联盟的伙伴,他们正在空中和敌人捉对厮杀。有人远远地、担忧地,呼喊她的姓名。


那嘈杂的声响。


史蒂夫和戴安娜一同看去。


“你得醒了,戴安娜,否则就太晚了。”他说。


亚马逊公主闭上眼。


那是希波吕忒在她耳边低语。


你一直是我的挚爱,可今日,你却成了我永生之痛。


史蒂夫不再言语。天空已经碎裂,可雪花却仍然在飘落,它们落在史蒂夫的发梢,他的毛领,他的衣角。


戴安娜睁开眼,史蒂夫的蓝眼睛正温柔地注视着她。他的手松了,戴安娜徒劳地抓握。


那裂隙还在不断地扩大,远远地,她看见异界来客的利爪撕碎蝙蝠的披风。


史蒂夫轻轻地说,“我真希望我们还有更多的时间,戴安娜。”


一时间,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戴安娜再听不清天外传来的打斗声,听不清空间碎裂发出的刺耳声响,甚至远处阿瑞斯消亡的轰鸣,全世界的响动都集中在了一点,在他的唇角。


史蒂夫粗糙的指节温柔地拂拭过她的脸颊上的湿意,那片蓝色的静海波涛汹涌,像暴风雨冲刷过的湖面。


“他们会失败,人间会成为一片焦土。”史蒂夫说。


戴安娜的喉咙里发出细微的声响。


“很多人会失去家园,那是我们为之奋斗、为之粉身碎骨的地方。”


“我知道。”戴安娜说,声音嘶哑,“我不会让这一切发生。”


史蒂夫摸了摸她的头发。


“好姑娘。”他说,“这才是我的女孩。”


他的嘴唇干燥而温暖,戴安娜倾身,他们额头相抵,鼻尖相触。


一个温柔的吻。一个誓言。一个道别。


“别回头。”史蒂夫喃喃地说。


戴安娜嘴唇颤抖,但她终于露出笑容。


“我得去拯救世界了。”


“飞吧,戴安娜。”史蒂夫于是说,“飞吧。”


戴安娜后退了一步,那幻境瞬间分崩离析,化为虚无。


女战神修长强健的腿猛地一蹬,向天空中的战局飞去。她一手紧握着盾,一手高举着雅典娜之剑,如同光耀星辰,从天空到地面,人们惊叫,人们欢呼,人们满怀敬畏地看这神迹降临于此。


最后一朵小小的雪花顺着她的发梢滑落。


她的眼睛里闪烁着泪光,唇角却噙着一抹微笑。


“飞吧,吾爱。”


“我将永远为你祈祷。”






END






看完之后暴风哭泣,摸了一发鱼,准备拉着小伙伴二刷三刷。这对太虐了,又美又虐,史蒂夫和戴安娜的人设太完美了,看一场电影要哭掉一包餐巾纸

评论

热度(576)

  1. Samaritan机机机机机智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