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aritan

Hey。

[wondersteve]恐惧

挖坑作死小分队:

没有逻辑,全是我的一厢情愿


他们这么可爱,我要他们在一起


*警告:微量超蝙




恐惧


天神的女儿是不会感到恐惧的,黛安娜在漫长的岁月中只有一次近似于恐惧的情感,其他的她用别的情感代替他们。


她在收到照片后给蝙蝠侠发了一封邮件,中间夹杂了一份下午茶的邀请。哥谭的布鲁西宝贝在某一个周三的下午出现在卢浮宫外面的一家咖啡店里,穿着一套宝蓝色的西装,下车的时候冲黛安娜露出了一个杂志封面该有的笑容。


裹在风衣里的女神隔着玻璃回应了一个细小的微笑。


“喝什么?”黛安娜把手里那本浅蓝色的菜单来回翻了好几遍。


“随便什么咖啡,听说这家的马卡龙值得我大老远从哥谭来一次。”


黛安娜又笑了笑,把菜单上有的马卡龙都点了一遍,直到所有的东西都上齐才再次开口。


“布鲁斯,这不仅仅是为了那张照片,更因为你是一个值得尊敬的朋友。”女神直直的看向布鲁斯的眼睛,“我很久没有跟别人说起过这个故事了。”


那是一个很长的故事,里面有很多人,以及神明和预言。


布鲁斯在故事快要结束的时候晃了晃杯底已经凉透了的咖啡,又将杯子重新放回了茶碟上。


“我很荣幸能听到这样的故事,并且为自己冒然送出这样的礼物而感到愧疚。”


“不,谢谢你,这是一份我想要许久的礼物。”黛安娜站起身的时候问他,“要带点马卡龙回去吗?”


布鲁斯带了一大盒的马卡龙离开,黛安娜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漂亮的女秘书问她是否要回绝烟火演出的邀请。


黛安娜不会恐惧,但命运始终留下一些深刻的印记,她依旧记得深色夜幕中炸开的火光,用比流星更快的速度陨落。


第一次看到烟火的黛安娜有些失控,她从塔楼的顶端一跃而起,冲着火光炸开的地方冲去,直到在空中看见那些散落的人造发色剂。她落地的时候险些砸到一辆停在路边的卡车,她问身边的人时声音有些颤抖。


“这是做什么用的?”


“庆祝战争的结束,多美啊。”


除了她以外似乎所有人都在仰着头。


黛安娜又抬头看新绽开的那一束,觉得有些头晕,天神的女儿不会沾染疾病,但黛安娜觉得有些不舒服。史蒂夫留下的表硌在胸口的衣服上。每个人都不曾真正的离开,就像安提奥普留下她的勋章那样,史蒂夫留给她那块该死的表。


从那以后黛安娜就突然决定了她不喜欢烟火。


蝙蝠侠的邀请在一个月落在黛安娜的邮箱里,说超人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问她是否有兴趣见一下几位老朋友。黛安娜搭中午的飞机从巴黎离开,在出口的地方看见韦恩集团的黑色轿车。


重生的光明之子给了她一个拥抱并且赞美了巴黎的马卡龙,蝙蝠侠戴着他的面罩不动声色的冲她点点头。闪电侠绕着她转了几圈,最后吹了个口哨,说,“公主你这个表可真有趣。”


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却又不是收藏家钟爱的款式,不够考究也不够有代表性。表面的银色已经不再闪耀,但由于一直被人精心的保存而每一个零件都还非常完好。


“是很少见的表。”黛安娜回答。


在众人聚集又散去后蝙蝠侠留在原地问她,是否想去看一样东西。光明之子看起来不怎么赞同,但也只是在蝙蝠侠给了他一个眼神后闭上了嘴。


黛安娜跟在蝙蝠侠的身后走进那条足够长的走道里,走道两边什么都没有,墙壁被漆成单调的白色。


超人走在蝙蝠侠的身边,嘟囔着“我觉得这不太好。”


蝙蝠侠对此的回答只有,“闭嘴,你是那个吃了马卡龙的人。”


黛安娜有一个瞬间想布鲁斯是不是给她准备了一整个哥谭的甜点,但又被自己飞快的否定,巴里可能会这么干,但蝙蝠侠不是这么无聊的人。


蝙蝠侠在一扇厚重的密码门前停下,他说,“听着黛安娜,这是作为我对上一份礼物的弥补以及谢意,但你得选择要不要。”


黛安娜没由来的有些迟疑,但最终点了点头,看着蝙蝠侠飞快的输入一长串的密码。门打开的速度很慢,黛安娜听到自己的心脏在胸腔里鼓动的声音,就像很多年前在天堂岛上看见那架飞机那样。 


但那不是飞机,那是一个空气仓。


黛安娜透过上面的玻璃看到里面躺着的人的侧脸以及胸口平稳的起伏。浅金色的头发,黛安娜知道如果他睁开眼,会是天堂岛海水一般的蓝色。


她回身抓住蝙蝠侠的领口,她看到蝙蝠侠绷紧的嘴角和超人有些担忧却不知道是否应该上前的神色。


“他是谁?”亚马逊女战士的声音颤抖的像是暴风雨里扑棱翅膀的飞鸟。


“史蒂夫,史蒂夫 特雷弗。”


“他已经死了。”


“没错,但我做了些努力。”蝙蝠侠用眼神示意黛安娜松开他,“事实上这原本是给超人准备的。”


黛安娜看向超人,但后者正用同样惊讶的眼神盯着蝙蝠侠。


“我不能让你就那么死掉,那有一部分是我的错。”蝙蝠侠看起来有些暴躁的冲想要开口的超人低吼,又再次转向黛安娜,“但他看起来是用不上了,所以我想可能你更需要它。”


“可是,但……”远古神明看起来无法理解现代科技的神秘。


“一些功课,加一些DNA,再加一点韦恩科技的帮助。”蝙蝠侠叹了口气,“但就像我说的,你得选择要不要。”


“什么意思?”黛安娜走向空气仓,隔着玻璃举起手来放在史蒂夫的脸边,“如果我不要,他就会再次的死去?”


“严格的说,不会再次死去,只有等你唤醒他他才会正真的活过来,现在他没有任何的感知或者记忆。”


“但他活着。”黛安娜轻声说,将额头抵在玻璃上,看起来小心而谨慎,唇齿间的气流在玻璃上聚起一圈小小的白雾,“那等他醒来呢,会是什么样?”


“理论上来说和从前不会有什么不同,但当时是按照超人的数据去做的研发,可能会让他变的比一般人类更强壮一些。”


“超过平均水准。”黛安娜听起来像是调笑又像是抽噎了一声,“给我点时间好吗?我想超人可能想和你聊聊。”


蝙蝠侠走的时候关上了门,黛安娜用指尖小小的敲了敲空气仓的玻璃,发出细微的声响。


她好像很久没想起过史蒂夫了,她有一张史蒂夫的照片,那张挂在烈士纪念墙上的,在一个晚上受人敬仰的女战士悄悄的把它取了下来藏在风衣里。如今也依旧和那件风衣一起在衣柜的一个角落里。


这么算起来她有一件风衣,一张照片和一块表。


再加一句我爱你。


黛安娜维持着那个姿势站在那里,呼吸凝聚起来的雾气散开又聚起。经过这么多年再唤醒史蒂夫会不会有些不公平,亚马逊人讲究公平和诚信。黛安娜并不觉得这是一个礼物,就好像她觉得自己不是应该定夺史蒂夫生死的人。


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又成为了那个站在操练场旁边的小女孩,她突然有些渴望回到天堂岛,或许母亲会知道怎么做。


重新打开门的时候蝙蝠侠不在那儿,只有超人手里拿着两杯可可,“布鲁斯说你可能会想和我谈谈。”


黛安娜在暸望塔的顶上接过克拉克手里的可可,“你和布鲁斯说了什么?”


“我很高兴他想再次见到我。”


天气有些冷,黛安娜觉得可可已经不够热了。


“你……”她停顿了下,“你对于布鲁斯想要复活你……”


“你想问我有什么想法?”克拉克攥紧了手里的马克杯又松开,“我只是没想到他会觉得这有一部分是他的错,我是说,他做了所有他能做的,他保护了所有的人包括了我的母亲,而战争原本就要求牺牲。别的就是,我也很高兴再次见到他。”


“你不会觉得他只是凭着自己的意愿去做一些事情之类的?”


“我了解的他不是这种人。”克拉克抽掉了黛安娜手里凉透的可可,“如果你是想问史蒂夫会怎么想的话,我不能告诉你,我只能说他应该足够了解你。”


超人在蝙蝠侠的呼叫里飞下了楼,黛安娜拉了拉衣服领子,觉得可能快要下雪了。


黛安娜在衣柜的角落里找出了那件风衣,意外的在这个时代里也依旧算得上好看。黛安娜对着镜子在自己身上比了比,又左右转了转,风衣的下摆旋转的弧度像是裙摆的轨迹。


她突然想起她还没来得及回答史蒂夫。


第二天她找到蝙蝠侠,“我很荣幸能接受来自你的谢意,并将铭记在心。”


蝙蝠侠点点头,带着她走上同样的通道。


唤醒沉睡的王子的最后一道魔咒是一支透明的液体,蝙蝠侠用一串密码完成了注射然后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随着蔚蓝色的出现,空气仓的玻璃罩滑落发出一声小小的空气对流的声音。


就像所有长久未见到光明的人那样,那双眼睛睁开又合上,几次后才带着有些茫然的眼神直视着上方,之后才是左右的活动。


在撞上黛安娜褐色的眼睛后才终于有了聚焦。


天神的女儿在经历过人生的所有阶段后再一次被恐惧扼住咽喉,像是快速袭来的海浪和在沙滩上响起的枪声,又像咖啡色蔓延开的气体和天空中瞬间炸开的火光。恐惧幻化成所有她能想到的形状从角落开始侵蚀。


“哇哦。”史蒂夫说,声音嘶哑。


画面重合又分离,海水和沙滩飞快的变淡褪去,露出泛着金属色泽的仪器和装载容器里的各色药剂。黛安娜发现自己正抓着空气仓的边沿,金属窄薄的边沿陷在她的手掌里。


回过神来的时候史蒂夫正挣扎着要起身,黛安娜赶忙伸手去扶他,手腕上的护甲磕在空气仓的边沿,人体温热的温度透过衣料传到她的手中。史蒂夫看起来完好而安全,没有擦不去的硝烟和血迹粘附在脸边。


史蒂夫用额头抵着她的说,“嘿,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你还是一样的漂亮。”


黛安娜在第三次眨眼的时候哭了,然后史蒂夫给了她一个吻。


轻巧的甜蜜的,像是下午两点华夫饼上的金色的枫糖。


最后还是超人帮了点忙,虽然史蒂夫在看见他的装扮时下意识的抓住了黛安娜的手臂往自己这边拽了拽。


超人简单的说了说现在的情况和史蒂夫自身的状况,史蒂夫看起来像是听懂了,又完全没有搞清楚状况的样子。


“这些都是真的?”他看向黛安娜。


后者点了点头。


“所以战争结束了?”


黛安娜又点了点头。


“那个时候我成功了?”


黛安娜还是点头。


“我也是真的死了?”


黛安娜没有动,超人叹了口气。


“你们想出去走走吗?”最后超人这么提议。


在史蒂夫的坚持下黛安娜穿了一件里面带着绒毛的大衣才出门,史蒂夫的手像以前那样搭在她的后背上。史蒂夫总是很小心,很多时候黛安娜都会忘记他的手,直到史蒂夫试图阻止她的时候才会用那只手把她往自己的方向牵引。


联盟中所有人的手都更加有力,不是战场上的帮助便是在闲暇时里喝过酒后友好的表示。舞会上的手又更带有目的性,漫不经心的点到为止或者意图明显的令人厌恶。


只有史蒂夫,像是充满了爱意却又小心翼翼,热烈而矛盾,就像只要他伸手就能得到最好的那一片月光,他却怕月光碎在指尖。


史蒂夫说话的时候有一小团白雾从唇边溢出,“我现在明白你刚到英国的感觉了。我以前想过未来,却没有一个和现在是一样的。”


“不是全部。”黛安娜跨了一步走到了史蒂夫的面前,“有一点是一样的。”


“什么?”史蒂夫看起来有些惊讶,鼻尖红红的看起来有些好笑。


“你以前想过的未来和现在有一点会是一样的,”黛安娜慢慢的笑起来,亚马逊女战士的眼睛亮亮的,用手捧住史蒂夫的脸凑上前,“我,我会一直都在那里,因为我也爱你。”


有雪落在黛安娜的鼻尖上,接着融化在一个吻里。


end

评论

热度(446)

  1. Samaritan挖坑作死小分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