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aritan

Hey。

【SBW|wonderSteve,clois】归来(短篇完结)

榕蔚:

简介:这是一个Clark找回自我,Bruce选择原谅自己,Diana选择回归的故事。当然,还有一些亡人故事的延续。


还是那句话,OOC算我的。


1.


“有些人,因为想要保护一个家,所以去保护世界。”Diana说。


Bruce没有接话,因为门已经开了。开门的老妇人一头银丝,脸色苍白,皮肤因多年的劳作而褶皱黝黑,似秋日的落叶般干枯。


Bruce动了动自己的嘴唇,“Martha。”


“好孩子。”Martha用浑浊的双眼凝视了他许久,给了他一个拥抱。


Diana看到Martha的眼睛中含着泪光,带着悲伤与欣慰。Diana甚至以为她把她的儿子和Bruce弄混了。但随即,她便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因为没有一个母亲能把自己的孩子看混了。


Bruce闭上了眼睛,小心地体验着Martha的拥抱,并试着回抱她。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力度去拥抱一位母亲。他的双手强大而有力,他用它们出击,用它们放到比自己强大的敌人,用它们拥抱名媛,也用它们埋葬了自己的孩子。他已经比他父亲去世时还要老了,可是他还没有学会怎么拥抱一位母亲。


Diana觉得,此时的Bruce像是一个孩子,笨拙而又惊喜地拥抱着世界给他的礼物。


哦,男孩。她在心里叹道。


许久,他们二人松开拥抱对方的胳膊。Martha这才看向Diana,冲她报以不好意思地一笑。


Diana笑了笑,表示谅解,又弯腰拥抱了一下Martha。


“让我们进屋吧,”Martha说,“欢迎回家,孩子们。”


2.


堪萨斯的夜晚很宁静。


万里无云,繁星满天,远处的栅栏中传来几声微弱的哞叫,又复于无声。


晚餐后,Diana和Bruce同意在这里留宿一晚,Martha给他们准备好了夜宵之后,就回房休息了。


Diana捧着Martha做的布丁,一个人坐在屋顶之上,注视着远处的农场。当布丁吃完三分之一时,Bruce挽着袖子走了上来。


“我刚刚洗完碗,发现少了一只,”Bruce挨着Diana坐下,“所以,我猜你在这里。”


“你在看什么?”他问。


“我在看Clark。”她说。


Bruce指了指墓地的方向,说:“他被葬在那里。”


Diana吃了一口布丁,让它在口中缓缓融化,“他葬在那里,可他活在这里。”


Bruce沉默,而Diana也只是无声地吃完布丁。


秋风吹过,携着田间泥土的清香钻入Bruce的鼻腔。他深深吸了一口,仰身倒在屋顶上,双眼凝视着星空。农场的星星比哥谭的要真实许多,它们不再躲藏在厚重的云层后面,而是毫无保留地展示自己,拼尽自己生命来照亮着大地,哪怕它们中的一些早已陨落。


即使你已陨落,也依然照亮世人。


“我们需要找到他们,”Bruce顿了顿,“超人已经不在了。”


Diana轻轻放下空了的碗,眯起眼来注视着远处,那里,黄金的稻子正安详地睡着。“也许他们不想被找到,”她说,“你无权这么做,他们不欠这个世界什么。”他们没有义务为了这个丑陋的世界献出自己的生命。


Bruce抬起了手,星光穿过他的指缝,洒进了他的眼睛。——他终究抓不住它们。“世界也不欠他们什么。”


“有些人,因为没有了家,所以只剩一个世界去保护。”她说。


“你是哪种?”Bruce问,“因为失去了家?还是失去了他?”


“不要试图看透一个女人,蝙蝠。”她严厉,但不失温柔。


“我看到了一位高贵的战士,和一颗破碎的心。”


闻言,Diana面无表情地站起来,从屋顶一跃而下,向她注视着的田野走去。


“而我看到的,是一个一无所有的男人,和一颗积满了灰尘的心。至少,我这颗破碎的心还在跳动着。”哪怕苟延残喘。


Diana想,Bruce一定没有想到,他的两个问题都猜对了。她失去了家,也失去了他。


3.


今天,Martha要到农田上收割麦子。Bruce起得很早,和她一起用过早餐,二人并肩走往农田。


“那么对待一位女士是很失礼的,”Martha说,“抱歉,老人家有些浅眠。”


Bruce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道:“我不想吵架的,Martha。”


他们停了下来,Martha摇着头拍了拍他的肩膀,仰起头来望着Bruce。这样温柔的注视让Bruce惶恐,他微微偏头,错开了视线。


“我不是有意激怒她。我以为,她是一名战士,她懂得面对。我尊重她。”Bruce辩解道。


Martha收回了目光,继续前行。Bruce跟在她的后面,听她说:“强大源于幸福,也源于悲伤。作为一名战士,她值得你们尊重;作为一名女士,她也值得你们珍视。”


“强大,不意味着不需要保护;不会受伤,也不意味着不害怕伤害。所以,Bruce,不要在伤害她的同时,更肆无忌惮地伤害自己。”


“我们到了。”


Bruce抬头,看到金黄的麦田中,穿着牛仔裤的Diana回首冲他们微笑。


阳光透过交错的树叶倾洒在她的脸上,光影斑驳,将她的笑脸割裂成无数碎片。


4.


“我向你道歉。”Bruce弯下了腰,把自己高大的身躯隐藏在稻田之中。


“我没有责怪你,但我愿意接受你的道歉。”Diana也弯着腰,“你总是喜欢挑战强大。”


“我知道。”Bruce漫不经心地回答。


“我和Clark相识的时间很短,但我们曾并肩战斗。我没有什么资格去责怪你……每个人都会犯错,但这不代表我会容忍你错下去。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但你不要以为,只有你被世界摧毁过。”


Diana的口气又软了几分:“超人的死不是你的错,但是如果,他的死什么也改变不了,你就辜负了他。”


我没有辜负他。


我不会辜负他。


我怎么会辜负他。


“所以,我要找到他们……那些超能力者……”


Bruce感到自己身上的血液都流到了心脏中,他听不见周围的任何声音,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脏在剧烈地跳动,那么仓皇,像是要破躯而出。


“你想要组织他们,而谁来领导?”Diana直视着他的双眼,沧桑的眼神此刻无比清亮,“是你。可是,如果连你都不信任他们,你将要如何领导他们?”


“Bruce,这个世界,要从你开始改变。”


你不应该这样逼他的。一个声音在Diana心中说。


“走吧,Bruce,还有一个麦田等着我们。你不会让Martha失望的。”


是的,Bruce想,Martha,Martha,Martha。


5.


“你看到哥谭的新闻了吧。”Bruce说。


自从他们从堪萨斯告别,Diana就跟着他一同回到哥谭,为几天后哥谭要展开的古董鉴赏会准备。


“是啊,怎么了?”电话另一端的女神从容不迫地回道。


“阿卡姆发生了越狱,我认为——”


阿福:“咳咳。”


Bruce无奈地看了他一眼,放缓了口气:“我需要一些援助,把伤亡降到最低。”


“然后?”


Bruce沉默。


阿福敲了敲桌子。


Bruce开口:“然后阿福回准备甜点,也许你会想来韦恩庄园一趟。”


Diana噗嗤笑了出来,说道:“好吧,为了阿福。”


“是的,为了阿福。”Bruce揉了揉眉心。


“我已经出发了,你还要多久?”


“就这样?”


“就这样,”Diana的口气有些无奈,“你以为朋友是用来干什么的?”


Bruce扣了电话。


“啊,老爷,”阿福感慨道,“朋友,老爷。”


“是的,阿福。好了,阿福。我一定把她带回庄园。”


这次越狱事件有惊无险,Diana在品尝过阿福的小甜饼后承诺一定会定期造访韦恩庄园,而后就在鉴赏会结束后离开了哥谭。


直到那一天,她收到了来自Bruce的礼物。


那张照片。


他把他带回了她的身边。


“也许有一天,你会跟我分享你的故事。”


哦,男孩。她在心里叹道。


她再次踏足哥谭。


这次,他们的相处融洽得多。她会陪他去欣赏一段歌剧,他会给她买下哈根达斯的冰激凌。后来,在某天晚上,他们结束了一场电影。她提议在街边走走。


然后,她把他和她的故事,讲给他听。


Bruce听完,沉默了一会儿,道:“他是个英雄。”


“我为他感到骄傲。”Diana自豪地说。


“我也有个故事,”Bruce往手心里哈了口气,初春的哥谭依旧有些料峭,“这个故事很长,这个故事也很短,这个故事并不好听。”


“我的故事都不好听。”


这一夜,他们走了很久,走了很远。


“我没有见过我的父亲,”Diana说,“但我想如果我见过,他也不会比你更好了。你是个好父亲,Bruce。你也是个好儿子,你的父母会为你感到骄傲的。”


这一夜,他们卸下铠甲,以软肋相见。


6.


“嘿,Diana,我知道这个世界并不总是那么美好。”Steve捧着她的脸颊,与她对视。


他的手经历了风吹日晒,十分粗糙,但他的动作温柔又细腻,让她感到珍视与尊重。


他的双眼如此真诚,他的话语没有任何欺骗。


这不公平,Diana想,这么真诚的一个人,却要以说谎为使命。


“但是你看看他们,”他拉着她的手,带她走到那些瘦骨嶙峋的孩童妇女面前,“他们是无罪的,他们值得一个美好的世界。”


“所以,我恳请你,我恳请一位女神,恳请你,让我们一起做点什么,让这个世界变得美好一点。”


“让这个世界,能配得上他们。”


“好吗,Diana?”


Diana醒了过来。


这是梦,是他和她的梦。


又一次,她还没来得及回答他,就再次离他而去。


她感到自己的眼眶酸胀,晶莹的液体似乎在其中打转。


电话响了,她匆匆接起,弄倒了闹钟。


电话那头,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他回来了,Diana。”


“超人回来了,活着。”


“感谢上帝。”她轻声呢喃,“好的,当然,好的。”


她让电话滑落,埋首于膝头。霎时,终于泪流满面。


“Oh,Steve。好的,当然,好的。”


我会做些什么的。


 


“Diana马上就到。”Bruce放下电话,对Clark说道。


Clark还穿着他的战服——那是他下葬的衣服——蜷缩在沙发上,陷入沉思中。Bruce的一句话似乎惊动了他,他抖了一下,说:“谢谢。”


Bruce怀疑他甚至没有反应过来Diana是谁。


Bruce突然觉得口干舌燥,手足无措。


这不是紧张。他对自己说。


他走向酒柜,从中拿出一瓶波本,斜倚在吧台上,为自己倒满一杯。


“所以,你复活了,而你没有找Lois或者Martha,你来找我了。”


“是的,我……我没办法去见她们。不,我是说,我的超能力还在,我可以飞过去找她们。但是,这太奇怪了。”Clark看着自己的双手,眉头微皱,“我是说,你知道,我会飞,我能徒手拧断钢筋,但是我没有死而复生过——现在有了,这太不真实了。”


Bruce注视着Clark在酒柜的玻璃上的倒映,吞咽下了一口酒,波本酒仿佛一个刀片,顺着他的喉咙切割而下,企图将他开膛破腹,将他那颗沉积灰尘的心脏暴露在日光之下。


但现在是黑夜,哥谭的黑夜。


“我们走吧,去蝙蝠洞,你需要一个全面的检查。”他拿着酒瓶,在前面引路。


检查冗长而枯燥,但结果令人欣慰。各项指标都指向合格——符合一个氪星人的标准。


Clark走到Bruce身后,问道:“一切都好?”


“是的,一切正常,”Bruce将椅子转过来,面对Clark,“欢迎回来。”


感谢老天,感谢希腊神,或者随便谁。


他的五脏六腑不再那么滚烫灼烧,他想,那杯波本酒终于消化了。


现在他有点担心迟迟未到的Diana了,难道有什么绊住了她?


Clark觉得Bruce的目光十分深沉,感受到了他的欲言又止,于是他问:“还有什么事吗?”


“告诉我,”Bruce清了清嗓子,“那里冷么?”


“为什么这么问?”Clark皱眉。


“只是有个人……”Bruce眼神游离,最终落在了那件柜子里的罗宾制服上,“很怕冷罢了。”


“那个世界很平静……没有威胁,没有战争,没有悲伤,”Clark小心地措辞,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样的一个蝙蝠侠,“也没有寒冷。”


“只有死亡。”Bruce下了结论。


“还有希望,”Clark坚定地说道,“重生的希望。”


“来点波本吧。”Bruce将酒瓶递给他。


“哦。”Clark皱着眉头接过,四处寻找杯子。Bruce没有记得拿酒杯下来,而他也并不在意,只是抬起下巴,示意Clark可以直接饮用。Clark迟疑地喝下了一口。


“谢谢,很别致的待客之道。”


“事实上,这里不是用来接待客人的。”Bruce让自己陷在椅子中,放松了脊背。


“那是用来——”Clark试探性地开口,“招待朋友的?”


“我不知道,Clark,”Bruce嘴唇微勾,“你是第一个在这儿喝酒的人,这个问题该由你回答。”


“哦,Bruce。”Clark笑着,有些无奈地摇摇头。


“嘿,男孩们,原谅我的迟到。”楼梯上传来清脆的高跟鞋声,盛装的女神逐步而下。一袭蓝色的长裙修剪得体,将她身上美妙的曲线勾勒成一幅令人心仪的画卷。


“你穿的是这件制服?”Diana挑眉,“当然,是它陪着你埋于地下。我花了很久找了一条和你相配的裙子。哦,我应该也穿着制服来的。”


说完,她自己抿嘴笑了起来。


“很好看的衣服。”Clark腼腆地笑了。


“这是一战时的款式了,我很高兴你喜欢。”Diana微笑,“当然,许多宝物,历久弥新。”


7.


超人再次漂浮在大都会的天空之上。地上的人群欢呼,奔走,沸腾——为了这活着的神话。


Diana换上了制服,也漂浮到他的身边。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阳光下的他。他的身躯如此伟岸,红色的披风在空中飘扬。


“Oh,my god。”她呢喃出声。


Clark显得有些窘迫,说道:“你知道的,你才是真正的神话。”


“所以,我代表诸神感谢你,”女神看向地面上雀跃的人群,“你让他们重新相信神话。”


“我不是——很多时候,我只是个来自农场的男孩。”


“碰巧家乡来自另外一个星球?碰巧死而复生?”女神转过头来,注视他,目光温柔,“对,你是个农场男孩。所以我要代表自己感谢你,你让我重新相信人类。”


Clark与Diana对视,眼神却飘向了Diana的身后,那里是堪萨斯的方向。他看了他的母亲与女孩正站在田野上。


“失陪一下。”他对Diana说。


“嘿,等一下,”Diana抓住他的胳膊,带着期许说道,“去和她吃早餐,一起看报纸,去享受生活。”


谢谢你,Clark。原来,不是所有的故事都以悲伤结尾。


 


他在堪萨斯的田野上降落。


他的双脚又重回泥土。


他紧紧拥抱住了眼前的两个女人。


感谢拉奥啊,他终于重回世界。


“妈,Lois,我……”


“别说了,”Martha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声音哽咽,“欢迎回家,我的孩子。”


 


是夜,月明星稀。八月份的堪萨斯虽然白日热情难拒,但她在晚上就会变得如淑女般安静。


Clark和Lois牵手漫步在田野上。


“这很好,”Clark说,“能再牵着你的手,这感觉很好。”


“但你还是得学着放开,”Lois停下了脚步,“世界需要你。”


“而你和妈——你们——就是我的世界。”Clark捧起Lois的脸庞,让他们额头相抵。


Lois闭了闭眼睛,像是下了决心。“你知道你心里的答案不是这个。”


“别推开我,Lois。”


Lois被Clark话语中的悲伤与恳求淹没,她的心脏狠狠地颤抖了一下。顷刻,她睁开双眼,用双手覆盖住Clark的双手,向前迈了一步,拉近他们的距离。


“五天前,金门大桥的车祸,所有的车辆安全逃离,无一人伤亡,是你;三天前,大都会中心银行,有人持枪抢劫,人质安全无恙,是你;两天前,中东两百位难民得救,是你……但那不是超人,只是你。今天,超人重回天空。你其实已经做出了决定,不是么?”


“我不知道,Lois。或许这个世界不需要我了。我不在的时候,蝙蝠侠和神奇女侠处理得很好。”


“听着,Clark,”Lois安抚着他,“如果我可以,该死的,如果我也是一个希腊女神,我会冲锋在前,我会告诉你‘别去了,Clark’。又如果,你在今天之前来找我们,我会说,‘我们去结婚吧,拯救世界是超人的事情,他已经死了,但你还活着’。”


“但是世界已经看到了我。”Clark说。


“但是世界已经看到了你,”Lois重复了一遍,“我不能把你第二次从世界手里夺走。她不能失去你第二次。”


“Martha说,做他们的英雄,或者什么都不做。”


“而你做不到第二个,所以你显然没有选择。”


“你见过她吗?”Clark问,“Diana?”


“在你不在的时候,我甚至采访过她。”


“她跟我说,希望我们一起吃早餐,一起看报纸,一起享受生活。”


“那听上去,正是我们要做的事。”


“还有件事,是我希望我们做的,在一切之前——我们结婚吧,Lois。”


他说着,用双唇覆盖上她的双唇。


他记起那位女神曾经说过,总有一天,你也会经历我的心碎。


他说,我不惧心碎。


女神微微一笑,爱比心碎更加持久。


远处,大都会发生了一场爆炸,传入了他的耳朵。


他被迫停了下来。


Lois一片了然,“到你了,大英雄。”


“看来我们得把结婚放到明天早饭之后了。”


“我们还有时间,”她抚摸着他颈后的卷发,“可是家里没有黄油了。记得带点大都会热卖的那款黄油,妈妈爱它。”


“还有,”她指着他的胸口,“换下制服再去排队。”


“当然。”Clark吻了一下Lois的额头,“我爱你,Lois。”


“我也爱你,Clark。”


 


“你从来没有对凡人失望,”Bruce走到Diana的身边,与她一同欣赏大都会的夜色,“你只是让那份希望沉寂。”


Diana不语,低头注视着那块表。表盘上的指针步履蹒跚地转动。


她想,如果他还活着,也早已是苍颜白发。那么他的头发,会不会似雪纯白?


她笑了,因为她觉得,雪花很配他的眼睛。


万籁俱寂中,指针停止了转动。


“我真希望我们有更多时间。”


你做了,你陪了我许多年。


“我可以帮你修好它,”Bruce说,“我认识几个朋友。”


“不用了,Bruce。我的心仍旧因为他而破碎。”


“但也正是这些裂痕,让光明得以照入我的心底。”


“你知道在看到超人的时候我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光。”


“Bruce,”女神冲他眨眨眼睛,“中老年人该早点睡了,熬夜对身体不好。”


Bruce轻咳一声,“我认为从体格方面来说,我……”


“哦,男孩,”Diana狡黠一笑,“我说的是我。”


“呃,两位?”红色的披风降临在窗外,Clark偏了偏头,远处,一座大厦冒着浓烟,“Shall we?”


又是一片新的战场。


 


一点碎碎念:


私心地让大超在8月复活,因为桶哥在8月出生。


Diana应该算是放下Steve了。Steve的表停止了转动,那是因为,Diana不再需要一个物件来怀念他了,他已经成了她生命中的一部分,是她心中的爱与动力,只要她活着,他就活着。


这篇文章写于BVS,终于神奇女侠,跨越了我的一个高三。


能找到我的手稿也算是一种幸运。



评论

热度(102)

  1. whovian英榕蔚 转载了此文字
  2. Seven榕蔚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