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aritan

[Wondersteve]戴安娜普林斯的三个决定和一张照片

冬城:

Summary:从一个不谙人世的亚马逊女战士到精通一切人类的礼仪需要多久?diana不知道。但是她知道去爱这个世界的全部,只需要一个steve。


————————————————




    那天,一架飞机意外落入屏障内。


    它不止坠落在天堂岛的海域,更是直接扎进了diana的心里。


    她小心翼翼地将英俊的年轻男人从破碎的驾驶舱中拉出来,在他睁开眼睛的那一刻看到了一片海洋。diana凝视着那片海,一个不小心在里面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也许那是海,或者是被雨水冲刷过的天空。diana想。那幽静,又涵盖一切的蓝。


    “wow, angel”,男人是这样反应的。


    diana只是好奇地看着他,同时看着他眼中的自己,像是一个初生的孩子。


    后来她知道了,男人的名字是steve trevor,来自她没见过的世界。


    听见他在真言套索下的答话,或许是对外世的悲悯,或许是对ares的仇视,亦或许是对眼前的男人的些微好奇和莫名的信赖,diana决定离开天堂岛。当然,和steve一起。


    他们搭上一艘扬着帆的小船,一同去往前方远到看不见的战场。


    diana听着steve讲关于人类的一切,忽然觉得自己这个决定应该做的不错,看着steve的笑脸,总会让她得到安宁——他的笑容总是那么爽朗,可以叫人忘记一切忧伤。


    他说人类的婚姻,妻子和丈夫会来到教堂,在耶和华的注视下许诺一生。


    “until death do us apart”,这是steve的原话。


    她问,人们真的会至死都不分开吗?


    他摇头。


    那么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呢?她继续追问道。


    steve看着她的眼睛,那么闪亮,连黑夜也不能隐埋它们的半分光芒,就像挂在铁幕般的夜空上的星子。


    于是他在这无比的耀眼中老老实实地回答:


    “i have no idea.”






    一点一点,她跟随着steve学习着人间的一切。


    diana的能力毋庸置疑,就像她几乎是凭借一己之身保护了这个小镇子,但是她并非完人。


    就如同现在人们正在做着的“摇摆”这个动作,diana并不能很好理解他们具体在干什么。很显然,舞蹈的浪漫不符合这位亚马逊女战士的美感。


    steve紧紧握着她的手,这不由得让diana想到她一天抵达伦敦看到的两个已经“together”的人,这一次steve没有松开,是不是就说明他们也算是在一起了呢?


    他们紧紧地靠着彼此,在查理的歌声中轻轻摇摆。diana第一次觉得这种慢节奏的动作是那么美妙——他们挨得那么近,以至于diana可以清晰地听到steve的每一次呼吸。


    这个夜晚真的是棒透了。


    她还看到了雪,以前从未见过。雪落在地上,就给大地铺上了一层白色的地毯;雪落在树上,就想给树木披上了银白的披风;雪落在steve的金色的头发和眉毛上,就把他变成了一个老头,仿佛一瞬间过了七十年那么久。


    diana笑了,steve也笑着。


    他们又聊到结婚,结婚生子在和平年代是最幸福且寻常的事。


    “这种感觉你知道是什么样子的吗?”


    这一次他不再面露尴尬。他认真地凝视diana,目光专注而近乎虔诚,说着很久以前说过的答案,却赋予了它更多如海一般深沉的情感:


    “I have no idea.”


    于是在那一天夜里,diana做了一个决定。


    她把steve留在破旧旅店的那个狭小房间里,就着昏暗的灯光吻他。


    唇是柔软的。


    第一次她体会到了这滋味。


    这属于爱情的甘甜。


    diana闭着眼睛享受这绵长而炽烈的亲吻。她不去看steve,因为她知道自己会溺死在那片蓝色的海里,死在那温柔到极致的波光中。


    不要睁眼。她告诉自己。


    不要睁眼。




      


    diana prince的爱情来得很快。作为代价,它走得也很快。


    那无声的画面她大概永远不会忘记——傲立着的ares,已经启动的飞机,以及最后定格住的,steve那招牌的阳光笑容。他似乎说了什么,可惜她没能听见。


    然后她的挚爱,就这样消失在了冲天的火光里。她的英雄,就这样怀抱着炸弹,微笑走向了战争的尽头。那里大抵是一个鲜花盛开的好地方。


    diana被束缚在钢铁的牢笼里,近乎呆愣地看着远方被刷成白色的夜幕,耳朵嗡嗡作响。她无法接受,也不能忍受——在这短短的几秒内,她失去了一切。


    steve开着飞机走进她的生命,又开着飞机离开。


    这时diana才真正明白,steve那双湛蓝色的眼睛并非海洋,而是天空——他从天幕降落,如同上天对她的恩赐,而现在他要回到神明那里去了,回到天空的怀抱。


    她想起steve曾那么骄傲地对她说:


    “我是一名飞行员。”






    diana的眼睛有一些酸涩,她的面前是bruce带来的旧照片。


    “你还是那么英俊,steve。”diana轻声说。她小声地念着那个名字,一个在美国再普通不过的姓名就这样变得柔肠百转,每一个音节都被赋予了生命,像是响在荒城的洪钟。


    她拿着那张有些褪色的老照片,指尖触碰着steve trevor依旧年轻且不会老去的笑脸。


    突然间diana好像又回到了一个世纪之前。


    已经老旧的记忆又变得鲜活起来,如同尘封已久的屋子终于洞开了一扇窗,一束两束阳光从窗口照进来,映射出了飘在空中的浮灰,用光影模糊了一切事物的轮廓。


    在那个露水深重的最后之夜,在那片熊熊燃烧的火光之中,在爆炸的巨响全部化作她耳中的嗡鸣之时——


    世界寂静下来。


    steve站在她的面前,手覆在她的肩膀上。风将他的头发吹得凌乱不堪,同时载着他的话语飞入了diana的脑海。


    隔着重峰幽壑,梗着静水深潭,她听清了迟到了一百年的爱。


    眼泪就这样流了下来。


    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像拢了一张虚浮的网那样不真切。


    “我也爱你。”


    steve好像是笑了。


    在下一刻他依旧如他曾经做过的那样——毅然决然地转身,狂奔向那一架已经开始滑行的飞机。


    他一边奔跑一边喊着。


    这一次diana不用听也知道他在喊些什么。她用了整整一百年的时间,摸清了他们相处时的每一个细节。




    ——“My angel”


        




    她决定继续爱下去。


    她可以这样爱到死。




       






——fin——






上一篇Wondersteve短篇请走:


[Wondersteve]史蒂夫特雷弗的两种生命和一次选择


两篇没有必然联系



评论

热度(120)

  1. Samaritan冬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