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aritan

Hey。

【wondersteve】Born To Lie , Live And Love

VeRay:


[Steve每次死去,时间都会带他回到与Diana相遇的起点。]


------------


As if you don’t remember
好似你从未记得
As if you can’t forget
好似你从未遗忘
It’s only been a moment
只是顷刻之间
It’s only been a lifetime
只是短暂一生
Some silhouette
仅残存一些剪影片段
Just hold me
只是 紧拥我
——Aquilo《Silhouette》


        



       
        他死了。他确信。
       
        但没有意料中要将躯体撕碎的灼热,反而是被一片冰凉托起。他微微睁开眼来,隐约捕捉到模糊视野里的光。所以是真的存在天堂吗?Steve Trevor总算得到另一些神明的眷顾了吗?


        他感到疲倦,像是花了三个小时劝伙伴们不要在酒吧里继续厮混。他索性闭上双眼。


        我准备好了。


        Angle.
        
        
        

       
        「你是个男人?」
       
        他猛地睁开眼。看清是Diana后,他勉强将一声怪叫卡在喉咙里。这不会是真的。他死了,同一飞机的罪恶消散在灰烬里,而不会是在这、他最不该出现的人间天堂。


        脸上露出好奇神色的女孩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并任凭他那样灼热地看着她。
         
        
        他受了重伤,同德军在沙滩上作战的时候。
       
        作为一名训练有素、能应对任何危急情况的军人,他本不该分神;但谁的大脑不会被死后重生的现实搅乱?回忆里一幕幕场景麻痹住了他的神经,直到穿肩而过的子弹凭着熟悉的疼痛将他拖回当下。
       
        倒在地上的时候,他听见Diana高声尖叫了一声——他那“尚未相识”的女孩、只是因为善良就已心系可怜的他了。


        他好开心。
        
        
        而他甚至没能熬过一夜。
       
        在那熟悉的下坠感逐渐夺去他的所有意识之前,他看见Diana正与其他亚马逊战士争论着,并躲开了母亲的安慰。
       
        “对不起对不起!”
       
        她冲过来跪到在他身旁,语无伦次地道着歉,泪光衬着最明亮的月色。
        
         
        

       
        他又回来了。
       
        他不禁寻思在上一次的故事里,Diana是否只身闯入了人类世界——没了他的陪伴,她是否会过得很艰难?而没有他们的参与,战争是否给更多的人蒙上了阴影?
       
        因此他这回按部就班地演着自己的角色,领着Diana重新回到战火纷飞的人间。
       
        “这儿…我分明讨厌它,但为什么……却想要学会去喜欢?”Diana望着这座烟雾缭绕的城市呢喃道,“它似曾相识。”
       
        “一座优秀的城市总能征服访客——无论早晚。”
       
        他听见自己这样回应。然后Diana转过头来,不可置否地给出一个微笑。
       
        他想要亲吻她。
       
        非常。
 
 
        然后他终于等到了那个微雪初降的晚上,满怀着失而复得的慌乱含住Diana的唇。


        「我希望,我们能有更多时间。」


        他哽咽了。泪水顺着脸颊滑落。他才明白,他比自己所想的要更加贪恋这一刻的幸福。
        
        
        他想要再多吻一次她。
       
        Diana正处在耳鸣的恐慌中,而他必须去赶赴那架也许奇迹不再的飞机。他迟疑了一会儿,不过几秒,尔后留下了自己的手表,比以往更拼命地迈大步子狂奔向死亡。
         
        
        

       
        结果他仍没有堕向虚无,他仍将战乱的消息带到了天堂岛。奇迹仍在继续,像是要逼迫他走向正道。
       
        “我们是不是见过面?”
       
        在小船上,Diana提出了疑问。他不免慌张起来,胡乱搪塞敷衍几句,佯装睡着了。女孩扫兴地嘟起了嘴。


        在她熟睡后,他又爬起身来,靠在船舷上,借着月光看向Diana。


        
        难道我们也能拥有另一个结局?
        
        
        

       
        这就是个该死的死循环。
       
        而每轮回一次,再遇到Diana时,质疑便愈发多起来。他为了避免被发觉蹊跷,甚至故意开枪自杀过。
       
        然后他后悔了,那可不是什么负责任的行为。或许他的使命就是在这神祗创造的循环里一次又一次地拯救世界呢。
       
        听上去挺伟大的。
       
        应该给Steve Trevor多颁几个荣誉勋章。
        
        
        他发现Diana确实是会在每次的循环中依稀记得上一回的事情,于是尝试在有限的时间里帮Diana积累更多能够适应世界的经验,毕竟最终自己也有可能在这种循环里也消失不见了。
       
        这究竟是一种惩罚,还是可遇不可求的恩赐——他不知道,也或许用不着知道。他没有在死与生中被逼疯,俨然是一类奇迹了。
       
        而他能够在这些时间里留心观察到更多关于Diana的小细节。


        她很爱笑。


        她戴上眼镜后反而更显眼了。


        她去接雪的时候,舌尖会不自觉地卷起。


        她一本正经地解释阿瑞斯的事时,其实有点可爱。
       
        有一回,他给自己也买了个冰激凌,附和着Diana的赞叹,像个孩子。
        
        
        他不厌其烦地在最终时刻告白,哪怕知道她一时间听不见自己。
       
        「我爱你。」
       
        他知道她会回应的,在很久以后,他如此确信,就像知道自己被困在这个美丽的梦魇中一样。
    
    
        “Steve!”
       
        她在他身后大声吼道。
       
        他没有回头。
        


 

       
        “好了,兄弟,这是第几次了?”
       
        他熟练地打翻原本的飞行员,把对方踹下去,然后坐到他几乎已亲如家人的座位上。
       
        “跑得更快了些呢。嗯哼。我猜我还有十秒钟时间来讲几句废话……还是唱首歌?”
       
        他自言自语着,没有注意到下边的形势同以往不一样了。
        


 

       
        她将一点点支离破碎的剪影拼贴起来,忽然意识到那个驶向半空中的男人才是她应该坚信的神迹。
       
        我的确见过他。不止一次。


        Diana挣脱开了原本迟些时候才能破除的束缚,将她从人类身上学到的一切关于谎言、生存与爱、尽数凝聚在全部的力量里,掷向失去怜悯心的阿瑞斯。
        
        
        飞机忽然被劈裂成两半,他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扣下了扳机。
       
        然后他被接住了。
       
        在一片火光中,他终于成为了幸存者。
        
        
        
 
 


         她看见几个孩子坐在后院的草坪上嬉闹,他们的双臂挥舞着,模仿着指挥官用稚嫩的喊声有模有样发令。而聚在一块儿的年轻母亲们都在不远处的小桌旁谈着天,享受午后的阳光。她走过去,蹲下身扶起一个不小心自己跌倒的孩子。
       
        “喂,英雄们。你有看到Steve吗?”
       
        “您是问Trevor先生?”一旁披着国旗的男孩尖叫道,“啊,他正在给二楼的大孩子们讲故事。”
        
        
        她缓步走上楼,听见那个温柔有力的声音正讲到最精彩的部分。觉察到她的到来,老人抬起头,嘴角上扬。
       
        “她就是我同你们提到过的那位美丽的女士,孩子们。可别说出去了。”
       
        “我们会守住这个秘密的,先生!”
       
       孩子们的异口同声把她逗笑了。
        
        
        “还是像以往一样会撒谎啊,Trevor先生。看来你招募了一批好士兵。”
       
        她轻轻地倚在他的肩膀上,注意到他的呼吸声又沉重了些,但眼里却奇迹般地保留着最初的清澈。
       
        “老间谍的把戏罢了。”他眯起眼笑说,“哪抵得过您那亮闪闪的绳子。”
       
        “Steve。”
       
        她打断他,亲吻了他的前额。


        “我刚有听见你在咳嗽。你最近服药了吗?”
       
        他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料到她接下来是要说什么。于是他在椅子上坐直了身子,伸过手臂将Diana搂进自己的怀抱。


        “我多活了五十多年,Diana。除了想让你提醒那些青少年别再把摇滚乐放得那么响——没有别的愿望了。”
        


 

       
        他们在战后成了婚。来参加婚礼的人很少,几乎是秘密的。度过了几年安逸的生活后,Steve又被召组织回去,执行一些无关痛痒的小任务。
       
        他们真的、一一实现了当初的梦想,一起分享简单的早餐,唱歌跳舞,和邻里说笑。隔几年他们会搬次家,生活平静却美好。
       
        两人相持走过了半个世纪,Diana美丽动人、成熟中更掺着妩媚,Steve正常老去,眉宇间仍有当年的英气。他给孩子们讲故事、不厌其烦地讲述一位天使是如何拯救了世界,暂时驱散了战乱。她时常在一旁听着,看自己的爱人是怎样调皮地“添油加醋”。
       
        他此前很少同她开玩笑,老了却频繁起来。他向她索要零钱,然后一路小跑到街的对面去买冰激凌。后来路上推着卖的渐渐少了,他便带她到店里去,对店员宣称这是他此生遇见的最真实的梦幻。
         
         
        “你准备好离开的时候,最好告诉我。”
       
        Diana的话里带着颤音,但她微笑着,一如既往。
       
        “钟表早就不走了,Dia。”
       
        Steve合上眼,由她领起。两人在细碎阳光的映衬下、楼下孩子的嬉戏声中摇晃着身体,跳了一支温柔的舞。


        
        

       
        「谢谢你把他带回我身边。」
       
        发送出给Wayne的邮件后,她合上箱子,最后亲吻了一次他留下的钟表。
       
        来不及再在回忆里温存更多,她一跃而起,径直冲向金色的天空。
        
         
 
  
 
【番外(?】


        Diana并不了解Clark。


        她与他只能算是见过一面。那是场属于他们的战斗;不过在此前的那回晚宴上,她甚至都不敢确定自己是否曾有将目光落到那大都会的记者身上。
       
        不过她大方地拥抱了她死里逃生的新朋友。


        “嗨。欢迎回归。”


        Clark看起来有些紧张。


        “怎么了?”她问,“Bruce又找你麻烦了么?”
       
        “不……那边有个年轻人,”Clark指向宴会厅的另一边,“说是要找你。恳请我带他进来。”


        “你从哪遇上的?”她也有些困惑了。


        “地狱?”


        Clark和她都笑了。


        
        她穿过人群,灯光逐渐变得柔和起来。路过的侍者为她递上了一小杯酒,色泽同她身上的露背礼服恰好映衬。
       
        “好了,谁在那——”
       
        她停住了。
        
        
        「这是另一个奇迹吗?」
        
        
        她看见他就站在灯光下,英俊、年轻,深情的目光里盛满笑意。


 
        “夫人,我想,您会需要一个舞伴。”


       她很久很久没有接受过来自他人的邀请,但男人向她伸出手时,她没有拒绝。


        
        “如果您也需要的话,Trevor先生……”


       我们可以走过另一生。
 
 
  
Fin♥

评论

热度(195)

  1. SamaritanVeRa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