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aritan

【WonderSteve】In Another Lifetime

happyouo:

#Steve Trevor/Diana Prince
#現代AU
#也許沒那麼AU

#劇透有慎入
#劇透有慎入
#劇透有慎入
#劇透有慎入
#劇透有慎入

#這一對小情侶實在太美好了,看完電影失魂落魄,我只是為了想讓自己振作一點而寫(꒦ິ_꒦ີ)

+++

Steve不知道自己是撞了什麼大運,讓他認識了Diana Prince。也許他前世曾有什麼了不起的豐功偉業,像是拯救了世界?

不然他真的想不透像Diana這樣完美的女性為什麼會喜歡他,他只是個冰淇淋車小販。

遇見Diana是在6個月前,Steve開著繪有彩色冰淇淋圖樣的改裝貨車開始經營冰淇淋攤車生意不久,路過的Diana買了一球香草冰淇淋,為他慘淡的生意帶來一絲曙光的時候—

「Steve?」她沒有接過Steve盛好的餅乾甜筒。

「我們認識嗎?」如果他認識這個彷彿不食人間煙火的天使他一定不可能不記得。

「所以你真的是Steve?」

Steve大笑。

「我確實就叫Steve,通俗的大眾名,猜的不錯。Steve Trevor,初次見面。作為見面禮,送妳一球草莓冰淇淋怎麼樣?」

Diana雙眼眨也不眨,又是震驚又是遲疑的看著他。

「怎麼了嗎?」Steve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臉龐,確認一下自己臉上是否哪裡不對勁。

「你是個男人。」Diana的嘴角忍著笑意。

Steve再次大笑。她真有趣。

「我看起來不像嗎?」

+++

Diana時常來光顧Steve的小攤車,此時Steve的手作冰淇淋已在這一帶打響了名號,生意蒸蒸日上,等他賺到了一些錢,他開口約Diana出去約會。

在開口之前他已經做好了被拒絕的心理準備,幹練的Diana看起來非富即貴,恐怕是看不上他這種平凡又收入不穩定的窮小子,然而Diana不僅答應了,還笑得非常開心,笑容奪目耀眼。

Steve雖然是主動邀約的那一個,Diana卻是在他們的約會中更積極的那一個。

她主動牽起他的手,帶他去Old Fashion的酒吧跳舞,慢板的抒情老歌搭配緩慢的舞步,不需要什麼舞蹈技巧,他們只是靠的很近,輕柔的搖擺著。

從頭到尾,Diana都用那種難以言喻地—深情款款的眼神看著他,就像她找到了生命中最珍視的寶物。他們才認識不久,這樣的眼神會是給他的嗎?

「妳為什麼看起來這麼開心?」Steve詢問他懷中的Diana,她的笑容一直沒有掉下來過。

「你不知道我等這一天等了多久。」Diana的雙手溫柔地撫上了他的臉龐,像是要好好看看他,永遠記住他。

「哇喔。我⋯我以為像妳這樣美好的人肯定有絡繹不絕的追求者。」Steve感到受寵若驚。

「是啊。但他們都不是我在等待的那個人。」

Steve一手摀住了臉,要是讓Diana發現自己一個大男人因為她的情話滿面通紅就太羞恥了。

+++

他們迅速地墜入愛河。接著,Diana搬進了他的小公寓。

Diana的工作很自由,她是個古董收購商,卻堅守著一般上班族的作息。

早上起床後一定要和Steve在家裡吃早餐,在餐桌上看報紙,然後出門工作。

喔,漏了說,出門之前交換一兩個親吻。

Diana是個率真的人,直來直往、心直口快,雖然她的外貌給人成熟穩重的印象,在Steve面前卻像個小女孩般的大笑大鬧。

她在Steve面前純真的毫無保留,然而Steve曾當過兵的直覺告訴他,Diana是個神秘的女人,過去肯定有一段無人能觸及的故事。無人能觸及,包括自己。

但是Steve不在意,他和Diana在一起很快樂,他們都很滿意現在的生活。

+++

他們一起生活已經有4個月了,Steve一天比一天更想一直抱著Diana永遠不放手,明明有那麼多時間可以在一起,卻總是覺得不夠。

這天早晨他們一同從睡夢中醒來,在被窩裡緊緊倚靠著彼此赤裸的身軀,貪婪攝取著彼此的體溫,沒有人想先離開。

Steve嘆息道,為此刻的幸福有感而發:「真希望我們有更多時間⋯」

Diana在他的耳邊抽氣。

「Diana?」她泫然欲泣,此前她從未在他面前展露傷心,她看起來是如此絕望,總是大笑的她不該擁有這樣消極的情緒。

「我說錯了什麼嗎?」Steve驚慌的抹去她的淚水,感到束手無策。

Diana破涕為笑,緊緊抓著他的手。

「什麼也沒有。我只是⋯我認為我們該給自己放一天假,就這樣賴在床上什麼也不做,給我們自己“更多時間”。」

答案盡在不言中,Steve以吻代為同意。

結果這一天假期他們除了賴床,還一起去了超市採買食材回來做飯,午飯後Steve試做了兩種新研發的冰淇淋口味讓Diana試吃,Diana給予最高評價,她興奮的大喊:

「太美好了。你該為自己感到驕傲!」帶著一抹就連太陽也自愧不如的閃耀笑容。

「我決定去賣冰淇淋就是為了看到這樣的笑容。」Steve笑說「其實我沒有特別喜歡冰淇淋,但我曾在車站外看到許多吃著攤車冰淇淋的人們露出幸福的笑容,促使我走上這條路。今天一切都值得了。」Steve不知道自己的笑容也深深撼動著Diana。

最後廚房被他們弄得一團糟,溶化的冰淇淋到處都是,Steve也不知道自己做的新口味是不是真的成功,因為他難以分辨那是冰淇淋的味道?還是Diana的吻⋯

+++

Steve的冰淇淋車人氣直升,生意越來越好,他時常忙不過來,但也都沒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平淡的忙碌著。

然而Diana第一次來幫忙就發生了特殊狀況。

「不許動!把現金全部交出來!敢耍花招我就開槍了!」蒙面歹徒在Steve眼前晃著槍口。光天化日之下搶劫冰淇淋車是不是有點蠢啊⋯Steve嘆息著,隨即想起Diana也這裡而心臟揪緊。為什麼偏偏選這一天⋯好險Diana人正好在小貨車裡的死角,Steve微微轉身試圖遮蔽歹徒的視線,用眼神暗示Diana不要出來,同時把雙手舉起來呈投降姿態。

「我叫你把現金交出來!就現在!」

Steve佯裝著顫抖,緩慢打開收銀機的同時視線快速在歹徒身上來回,尋找突破口。歹徒突然暴怒了,槍口敲在Steve的太陽穴上。

「我說不准耍花招!你以為我不敢開槍——啊!」一聲慘叫,歹徒手上的那把槍掉落在地,Steve聽見骨頭碎裂的聲響,再一聲重擊,對方倒地不起。

「⋯Diana!?!?」

+++

「所以,妳是⋯抱歉再說一次?」

「來自天堂島的公主Diana,希波呂忒女王之女,宙斯之女。」

「所以我⋯正在跟天神約會⋯?」

「在這裡⋯我只是Diana Prince。」

+++

Steve歇斯底里完了冷靜下來之後,他知道Diana是對的,無論她來自何方,都是他的Diana。他們之間的感情才是真實的。

+++

直到他意外在Diana的辦公室發現一張古老的相片。

這是他第一次踏進Diana的辦公室,他就知道第一次肯定是會出什麼差錯的。

Diana去茶水間取咖啡,Steve正襟危坐,不敢觸碰任何一件物品,就怕打碎了價值連城的古董收藏。因此他注意到辦公桌下的可疑皮箱,刻印著韋恩企業。

Steve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鬼使神差地打開了它,他明明打定主意不碰房間內的任何物品。

他在黑白相片中看見了容貌絲毫未改變的Diana,如今她的眼神柔和多了。

然後他看見了—自己。

不,這不是他,不可能是他。唯一的可能性只有——

「Steve!」Diana衝上前,手中兩個馬克杯落在地上應聲碎裂。

「這就是妳找上我的原因?因為我長得跟他很像?」Steve拍開Diana的手,發現自己就連聲音都在顫抖。

「不是的⋯」

「不是嗎!?我長得和他幾乎一模一樣!一瞬間我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曾經喪失了記憶,忘記了與妳的過去。但這是不可能的⋯這張照片很明顯是一戰年代,沒有人能不改容貌存活至今,除了妳。」突然這一切都說得通了,像Diana這樣完美的人,一個天神,怎麼會看上他呢?

「妳一直在等待一個和他相像的男人出現,而不是等待一個讓妳心動的人⋯」

「Steve!你就是他啊!他就是你!我等待的是你,我愛你!」Diana大喊道,早已淚流滿面。

「我不是他!我不是!」Steve大手一揮,失手砸碎了他身旁的古董瓷器,他沒有心力去關心這個了。

「你是Steve Travor!也許這世上還有數千人跟你同名同姓,但沒有一個Steve Travor能與你的長相和個性都一模一樣!那些你曾對我說過的話,如今你也一字不差的對我說了,你還不懂嗎?」Diana試圖上前觸碰Steve卻被推開。

「妳要我相信我是他的轉世?這是不可能的!世上沒有這種事!」

Diana從激動中安靜下來,看起來精疲力竭。

「在我遇見你之前,我也以為這是不可能的。」Diana輕聲說。

「Steve,你相信我是神祇,相信我的父親是人類心目中的虛構神化人物,卻不願相信他就是你?」

Steve頹然倒塌在椅子上,方才的爆發同樣彷彿抽乾了他的靈魂。

「我不知道⋯妳要我怎麼⋯我真的不知道。」

Diana在椅子旁蹲下來,伸出手小心試探。不知道Steve是同意讓她觸碰,還是只是累的無法反抗,Diana握住Steve的雙手。

「無論如何,請相信我愛你。我愛的是你,無論形體。」

+++

Steve以為Diana會搬出公寓,她不僅沒有搬出去,還維持著和過去相同的作息。

一起吃早餐,看報紙,出門上班。

喔,漏了說,例行的吻別沒能如昔進行,Steve拒絕。

為了讓Steve自在一些,Diana自覺地帶著枕頭睡到沙發上去。但Steve的紳士風範絕不允許這樣的事發生在他眼皮底下,他打開房門咳嗽了幾聲。

Diana趴在沙發上單手托著頭,風情萬種地對Steve微笑。

「怎麼了嗎?」

「咳咳咳咳!」Steve甩了甩頭暗示Diana進房。但沒有抱抱,對,他拒絕抱抱。

+++

幾天後,Steve一個人從床上醒來,迷糊地環視四周後驚跳起來。

Diana!她終於決定離開了嗎?

慌亂的衝出房門,Diana正坐在餐桌邊爲吐司抹上果醬。

「早安,來點熱茶嗎?」她微笑,就像每個早晨一樣。即使前幾天Steve都沒理會她,Diana也持續和Steve說話。

「我被妳的堅持不懈折服了。」Steve慢悠悠的走向餐桌,在Diana對面坐下。他撓了撓剛睡醒的亂髮,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輕鬆。他好想念她。

「我有我的信念。」Diana笑說,Steve重新和她說話的喜悅全寫在臉上。

「我喜歡這句話。」Steve懶懶的說,接過Diana遞來的吐司。

「我知道。這句話是你告訴我的。」

氣氛頓時宛如結凍般變得僵硬。

「我相信妳。」Steve被她打敗了「我相信妳愛的是我,我現在就只能接受這麼多。」

「這就夠了。」Diana笑了。泫然欲泣的笑容如此矛盾,卻又如此美麗。

+++

「今天熱死人了。」Steve埋怨道。他收拾了早餐的盤子準備出門。

「熱不會殺死人,邪惡才會。」Diana跟在Steve身後把空茶杯放進水槽。

「但炎熱會令人心情浮躁,心情浮躁的人容易衝動做出邪惡的事。」Steve哈哈笑。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你,冰淇淋車先生。」Diana湊上來親吻他「至於那些連冰淇淋都治不了心情浮躁的人,就交給我吧。」Diana露齒而笑。

「那好吧,準備出門!我拯救今天,妳拯救世界。」

THE END

评论

热度(160)

  1. Samaritanhappyouo 转载了此文字
  2. 异想天开happyou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