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aritan

Hey。

【Wondersteve】那个雪夜我拥有了你

塞巴斯的安泽:

配对:Steve Trevor&Diana Prince


原作:神奇女侠


人设:电影设定


特殊说明:OOC和BUG有,私设有


===========================================================================


“Steve,”Diana拼命控制着才没把裙子一股脑地挽到腰部——这些长及膝盖以下的布料在她看来除了烦冗以外别无它用,“Steve,等一下,你走得有些快。”


亚马逊女战士显然对新得到的高跟鞋不太习惯。一双无法使脚掌完全着地、只能靠一点点前脚掌和后脚跟处细细的柱子支撑的鞋,天知道法国人当初发明它们的时候在想些什么。即使他俩有相近的身高,她也无法将步子迈得和Steve的一样大,因为这样会导致脚腕处不受控制地剧烈摇晃,仿佛下一秒就会向一边狠狠崴去。


Steve放慢了步子,他意识到自己刚才在服装店付账时做了件错事——收款的店员执意送了Diana一双高跟鞋,因为“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这样美丽标致的姑娘了,你值得这双鞋子”。Diana谢过人类的好意,并认真把它们穿上时,他还没有意识到对方根本没有接触过这种鞋,也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适应这种悬空的感觉,更无法穿着它们上战场。


他那时唯一的想法是:噢,上帝,她真好看。


她穿鞋的动作真好看。她穿上鞋真好看。她赤着脚都好看。


但Steve没有说出其中的任何一个字。他若即若离地牵引着Diana出了店门,没有忘记未竟的任务,却忘记了Diana的高跟鞋。伦敦的天空雾蒙蒙的,像是随时要下雨。他穿行在同样匆匆的人群中,想着要快些把那本珍贵的笔记交给自己的上司,却听到Diana的呼唤。


“什么事?”他放慢了脚步,等待她小跑着跟上。


“这双鞋,”Diana抬了抬脚示意,“它们太不方便了。人类的女性为什么会想要穿着它们来走路?”


Steve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停下,想了想,拉着Diana挪到了路边。


“对不起,是我的错,没能及时提醒你。”他挠了挠头,道歉。额上的碎发在潮湿的空气中晃了晃,使他看上去像个对母亲承认错误的孩子。“我们找个地方把你原来的鞋换上。”


他们来到一个广场。地面和周边的长椅上都透露着下过雨的斑斑痕迹。Diana来到一条空长凳边,提起裙摆就要往下坐。上面停留的两只鸽子拍拍翅膀飞了起来,其中一只白色的则不怕人地落回她的脚边。


Steve叫住了她:“等一下。”他从衣兜里掏出一条干净的手帕,小心翼翼地铺在水迹正上方,再用手掌整个包上去压了压,左右抹了几下。“可以了。”他收好手帕,却又说道:“穿着裙子的话,这样子坐下会比较好。”说着,Steve把手掌分别放到大腿向外的斜后侧,假装他的腰间有一条裙子,然后贴着布料,向膝弯处滑去的同时,身子慢慢向长椅上坐去。


Diana照做,尽管她不知道为什么,但她知道对于人类社会的规矩Steve无疑了解得更多,他说什么照做便是。裙子的布料很顺,摸起来非常舒服。于是她在坐下后,双手不自觉地放在膝盖位置,手指交错着玩弄那处的布料。


Steve注意到她的小动作,笑意爬上他的嘴角。那只飞到脚边的鸽子又呼啦啦地扇动着翅膀落在她腿上,走一步抻一下脖子,不时歪着头啄啄Diana的裙子,呆头呆脑地,好似仍然踩在平地上。Diana于是停止摩挲布料。她翻转手掌,五指微微张开,等着鸽子的亲密举动。鸽子却不领情,受惊吓般地飞走了。


“噢。”Diana假装懊恼道。她转过头看向Steve,对方也正在看她,鸽子扇动翅膀带起一阵小风,在他眼里蓝绿色的湖水上方吹过,带起几圈波纹,微弱却坚定不移地向四周传播开来。


“它真可爱。”


“是的,它真可爱。”Steve注视着那远去的小小身影,“好久没有见到这么白的鸽子了。”


“白鸽子和其他鸽子有什么不太一样的吗?”


“其实都差不多,但是这只不太一样,”Steve试着解释道,“别的野鸽都是脏兮兮的,这只很白,白得……”他在脑海中搜寻着那个躲藏起来的词。“白得像雪一样。”


“雪?”Diana顺着Steve的目光望去,看着它落在在某个屋顶,“什么是雪?”


Steve眨眨眼,睫毛上下飞动,想起了天堂岛一年四季——更准确地说是一直——都是蓝天白云的好天气。他张了张嘴,到嘴边的话却不知道去了哪里。半晌,Diana见他这样,也暂时不打算追问下去。她脱下高跟鞋,从袋子里取出战靴换上。换另一只脚时,Steve开口了:“雪是一种,嗯……怎么说呢?雪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冬季时下的雨。那个时候天气比较冷,水蒸气就在云层中凝结成小冰晶,很多很多的小冰晶附在一起,就会形成雪花,再一起飘落下来。”


他说着指了指天空,Diana便抬头望去。


“雪是白色的?”


“是的,很白很白。”


天空依旧脏得发灰,Diana左看右看,怎么都不觉得Steve所说的“很白很白”的雪会从这种地方落下来。她只好放弃猜想雪的模样,将那双别扭的鞋塞进袋子里,跟着Steve起身前往他们的目的地。


 


Diana坐在火堆旁。三三两两的人群在她周围,随着屋子里传来的歌声和钢琴声摇摆着。Steve拿了瓶酒,在她身边席地而坐,一起看着眼前的景象。


“他们在做什么?”Diana问。


“跳舞。”Steve拧开盖子喝了一口,又冲Diana轻轻晃了晃瓶子。酒液碰撞瓶壁,混合着空气发出清脆的响声。


“你要试一口吗?”


“这是什么?”Diana凑近。从窗户和门口射出的光线透过瓶中液体被晕染成冬天夕阳暗沉的黄色,在雪地上和Diana的眼里弥漫开来。


Steve微抿一口:“酒。虽然不比西班牙的佳酿,好歹可以在这种天气里取暖。”他把酒瓶递给Diana。


Diana看不出个所以然,她决定试一试。“好吧。”她接过,往嘴里倒了一点。辛辣的液体灼烧着喉咙,Diana皱眉看了玻璃瓶一眼,将它还给了Steve。


“味道好怪。”


Steve笑了笑,拿着酒瓶又往嘴里灌了一口。


“不过确实暖和了点。”Diana说着,往Steve身上靠了靠。年轻的军官红了脸,他只好假意安慰自己:这只不过是因为酒喝多了而已。


Charlie还在小屋里唱着歌,和钢琴的音符一起穿透严寒,围绕在他们身旁。Steve突然问:“你想跳舞吗?”


“我?”Diana从披着的袍子的间隙中探出一只手,指指自己。


Steve开始因为自己的唐突而感到不自然起来,但还是回答道:“嗯。”


“可以啊。”Diana撑着地面站起来,把手伸向Steve,“你教我怎么跳,我不会。”


Steve哑然失笑。他把酒瓶放在一边,握住Diana的手起身,顺手将她身上有些滑脱的棉袍再次裹严实。


“好的。”他试探性地握住Diana的手,对方没有缩回,他便握得紧了些。“我们来跳舞。”


其实Steve自己也不会真正意义上的舞蹈,他攥着Diana的双手,像周围的村民一样在空地上小幅度地左摇右晃。


“这就是你们的舞蹈?”Diana笑,“好好玩,感觉像是什么动物在求偶。”


Steve再度红了脸,他不好意思地笑起来。“其实,”他含糊着说,“有些人类确实以跳舞来获取伴侣的芳心。”


Diana没有漏过这些飘忽的单词,她微微抬头,直视Steve的眼睛。“那么,你是那些人类之一吗?”


Steve的脸唰地一下红透了。他正犹豫着是承认还是打个弯绕过去,却忽然看到Diana黑瀑布似的头发上沾了些白色。他松开Diana,迟疑地抬起一只手想把那个脏东西拣去,却只感到指间传来的湿润与冰凉。


“雪。”他咕哝了一声,语气紧接着转为惊喜:“Diana,下雪了!”


Diana也仰起头,跟随着Steve的目光望向苍穹。厚厚的云层遮住了浩瀚宇宙那头传过来的星光,使整片深蓝色的夜空呈现出一种天鹅绒的质感。而其中盛放的白闪闪的宝石,正在自然的雕琢下不断被剥离出碎屑,再由重力带到大地,落在人们的肩膀和发间。


雪花纷然飘落,Diana伸出手接住一片,温热的体温使她的手指很快拥有和Steve刚才一样的感觉。她眯起眼笑起来,眸子仿佛穿透云朵般,倒映出了一片银河。


“雪真的好白呀。”


而Steve,他就这样怔怔地注视着一切。两个人停下了摇摆的脚步,各伸出一只手去接空中飞舞的白絮,另一只手却攥紧了对方。他们的双手都握着宝藏——一份是天空的赠予,一份是彼此的生命。


“嘿,Diana。”


“什么?”Diana还在仰头看着雪景。


“……”Steve做了个口型。


Diana等待半天没有声音,便低下头来,目光回到Steve身上。“什么事?”


“没什么。”Steve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终归还是败下阵来。“我只是想说,这可真美。”


歌声已止,琴声依旧在继续,看来是换了一个人在弹。音乐并未被寒冷的天气所冻结,激荡在村落的屋壁间,空旷却又不显得突兀。


“是啊,真美。”Diana把一片雪花轻轻放在Steve头上,不过很快她便找不到它——雪下大了,纷纷扬扬地落在他们两人的头上,将Steve的金发装点得更加明亮。两人不约而同地笑起来,呼出的白气穿过飞舞的雪片向夜空升去,像是在感激自然的馈赠。


两人的脚步再度摇摆起来,谁都没有在看天上,因此并没有注意到上升的雾气徐徐化开,他们的心意被自然接受。而自然则给予大地更多的雪花,让人间的有情人共同白头。


 


Diana站在街头,等着街对面的交通灯由红变绿。


昨夜的巴黎下了场大雪,道路中央的已经被清理干净,人行道上的却还白皑皑地堆积在那里。人们都生怕滑倒而不愿意走出家门,所以这条雪花组成的道路上只留下了清晰可见的几串脚印。


天空阴沉沉的,这让照射着雪地的交通灯显得格外惹眼。车子三三两两地停了下来,绿灯亮了起来,她随身边屈指可数的几个行人一起,朝着马路对面走去。


飞机的轰鸣声出现在头顶,Diana抬起头,却只能看到灰蒙蒙的一片。不知怎么的,她想起了史蒂夫,想起了那天。


那天她看着他驾驶飞机冲上云端,消失在无法拨开的屏障后面,然后,“轰——”地一声,火光染红了云层,两人从此再也不能相见。


她就这样站在了马路中间,注视着声音的来源到天边,直到绿灯开始闪烁,这才匆匆向前赶去。


双脚踏上人行道,鞋子与积雪挤压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Diana深吸一口气,将脑海里的杂念尽数排空。可就在这时,她的脸上传来冰凉的触感。


她伸出手,一片白色飘落在掌心,紧接着是第二片、第三片。寒风刮过耳畔,似乎在向她传达着谁的消息。她下意识地握紧那些小小的雪花,张开手掌,却只得到手指尖粘附着的几颗冰凉水滴。


 


 


-FIN-


完结于2017年6月16日


by 安泽


*人物属于DC爸爸,脑洞属于我

评论

热度(230)

  1. Samaritan塞巴斯的安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