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aritan

Hey。

【WonderSteve】啃鸡腿的恶魔(中)

羊肉抓饭:

CP:Diana Prince x Steve Trevor


OOC都是我的,两个宝贝儿只属于彼此。 


案子都是在扯淡,我只是想让他们好好谈恋爱。


部分梗来自于黑暗正义联盟和好兆头。


简介:Diana发现她不太了解现代地狱的运作模式。




 前文: 




啃鸡腿的恶魔(中)


瞭望塔。


这一定是有史以来最奇怪的场面。


恶魔Steve Trevor先生坐在中间,感觉自己像是在参加什么奇怪的紧身衣俱乐部。他觉得这个场景有点眼熟,唯一不同的是Diana最后还是把那根亮晶晶的绳子收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她紧握着自己的手。


“所以……”身为联盟主席的超人被迫打破这股甜腻的气氛,“欢迎来到瞭望塔,Trevor……先生?”


“你可是瞭望塔建成以来的第一个外人。”刚刚赶到的小红人好奇地看着他。


“他是内人。”


“他不是人。”


神奇女侠和蝙蝠侠同时说,说完他们互瞪了一眼。


“你是那张老照片上的……”蝙蝠侠指出。


“Bruce,如果你敢说他是假的,我就揍你。”Diana生气地打断他。


“呃,如你所见,我可以说是个……恶魔?”Steve拍拍Diana的手,把翅膀放出来扇了扇,有几根毛掉出来,他赶紧收回去,抱歉地说,“不好意思,最近没睡好。”


“你和那些平常的恶魔不一样。”Zatanna肯定地说。


Steve不以为然地耸耸肩,说:“也许因为我的工作是负责接收去往地狱的灵魂?蛊惑人类为恶并不是我的工作。”他见众人一脸懵逼,只好继续解释道,“你们看,现在天堂和地狱的业务竞争越来越激烈了,良好的形象可以让灵魂以为自己面前的人是个天使,这样才会心甘情愿跟我走,而不是什么不怀好意的人正在入室偷盗。”


Barry吹了个口哨说:“现在恶魔也讲究选美了。”


Steve茫然地看着他:“你对地狱到底有什么误解?”


“既然如此,”蝙蝠侠说,“今晚你为什么会出现?如你所说,这不在你的‘业务范围’之内。”


Steve犹豫了一下,有点难以启齿,不过反正丢脸的也不是他。“我受人之托来找个东西,这东西应该是造成今天这场骚乱的直接原因。”


 蝙蝠侠问:“那是什么?”


恶魔Steve眨了眨他那双琉璃似的眼睛,“我不能告诉你们(I can’ttell you that)。”


“是这个东西蛊惑了他们?”Zatanna问道。


恶魔Steve又眨了眨眼,显得更加无辜,“这我也不能告诉你(I can’ttell you that either)。”


如果正义联盟众人的注视有实体,他大概已经身中数箭了。Steve挠挠头,“诸位……如果我说,今晚我没有收获任何一个灵魂……可以当做没见过我吗?”


 “我之前见过你,”一直冥思苦想的Clark突然说,“我记得你,你是那个‘守护天使’。”


“守护天使?”Steve愣了一下,然后感觉到自己的手一下子被握紧了,“Diana?”


“今天到此为止。”一直一言不发的神奇女侠忽然站起来,声音有些沙哑,“这件事交给我,之后我会提交报告的。”说完她就一脸不容反抗地把恶魔Steve拉走了。


正义联盟拥有几大扇全景窗的会议室里,有那么几秒连空气都仿佛凝滞了,过了好一会儿Barry才反应过来,“……Diana说要交报告?”


带着面具的亿万富翁关闭了通讯器,说道:“钢骨说情况已经控制住,他和Hal会留下。”


 “我们轮流巡视,其余交给Diana。”Clark宣布。


Zatanna伸了个懒腰,往传送室走去:“我和Constantine会保证我们的老朋友们都在他们该在的地方。”


“如果我是你,我就再等五分钟。”蝙蝠侠喊住她。


“啊,是的,必须适应的生活(Life is forthe living)。”联盟的魔法师说,“但愿我以后不用再看到这对黏黏糊糊的爱情鸟了。”


 


Diana直接将瞭望塔的传送点设定在了她在巴黎的住处。


她平时完全不会这么心急,在人类世界生活了百年之后,她不可避免地染上不少了普通人的习惯,比如去卢浮宫上上班,作为资深古董鉴定师参加某些舞会,去黑市的拍卖场收几件心仪的藏品,又或者是开着她的跑车在巴黎市中心的堵车长龙玩吞吃蛇飙车什么的。


通常在正义联盟的任务或者值班结束后,她喜欢换上舒适的衣服在塞纳河边走一走,就像充斥在Instagram上的小清新们一样捧着一桶冰淇淋在河边吹吹风。这种冰冰凉凉的甜品实在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发明之一。


可是今天太不一样,失而复得的宝物马上又要失去的不安感充斥着她的心。


 


白光闪过之后,Steve发现自己居然身在一个充满了旧时代风格的卧室里。他不知应该先为瞭望塔惊人的外星科技而赞叹,还是为自己太过靠近房间里唯一一张床而紧张。


与旧日相比,他来自于亚马逊的天使改变了太多。当然她的容颜丝毫未变,但是眉眼间的天真和青涩已经被另一种迷人而成熟的气质所取代,只是有时候会悄悄冒出来,提醒着他,他已经错过了百年。当然,无论是哪一个时期的Diana,他作为间谍时的八面玲珑在她面前都是派不上任何用处的。


“Diana……也许你可以先放开……唔?”恶魔Steve舔了舔嘴唇,紧张地开口。然而他话说到一半,就被堵住了。


Diana急切又温柔地吻住了他,力道大到让他跌在了床上,这个吻却又带着十足的小心翼翼,像是春日里静悄悄的风,生怕伤到刚刚绽放的花朵。Steve一手撑着毫无着力点的床,一只手轻柔地捧着她的后颈,将吻继续下去。


鉴于他们都不太需要呼吸,不知过了多久,这个魔咒般的吻才被打破。Diana放开了Steve的唇,竟然都有那么一点点喘。


“你在生气?”Steve忽然明白过来。


“不,我才没有生气。”Diana面无表情地坐到他身边说,“我在庆祝我们认识的第六天。”


“你就是在生气,Diana。”Steve无奈地说,“我承认当时我坚持跑上那架装满毒气弹的飞机自杀,跟在你身边却不让你知道,还不知怎么的成了恶魔使者,这足以让你生气。”


“谋杀、欺骗、偷窃,Lovely。”Diana盯着他看了半天, “好吧,我是在生气。”


她捏了捏他的脸,强调说:“非常非常生气。”


“我可没有偷窃。”Steve无辜地指出。


“你入侵了嘹望塔的电脑,”Diana指出,“别以为我没注意到。”


“我才没有偷,我只是借用了一下……”Steve找不出什么借口蒙混过关,况且他对待Diana总是足够真诚,“那么,我要怎样才能让你不这么生气?”


Diana深深地凝视着他,说:“你得向我保证(Promise me)。”


“保证什么?”Steve想去拿挂在Diana腰间的真言套索,却被她闪开了。


“不需要这个,”Diana摇摇头。


Steve明白过来,他叹了口气说:“我无法保证,Diana,我们不是一个系统的。”


Diana挑起一边眉毛,就像那夜在小船上:“走着瞧吧(We’ll see)。”


 


Steve是在第二天醒来之后才知道自己原来已经来到了欧洲大陆。


从起居室的落地窗可以看到远处的塞纳河与埃菲尔铁塔。他忽然想起在他还没成为间谍的日子里,就是在这里的某个小酒馆里结识了Sameer,几十年后,他也是在这里接走了这位挚友。


雀鸟的鸣唱将他们唤醒,Diana用那个看起来很高级的平板电脑在定制页面上为他挑选了几件衣服,这个神奇的小程序甚至提供了立体投影功能,让他无奈地看着顽皮之心大起的亚马逊公主在他身上试了227件衣服——是的,当然不用亲自穿脱了。


他来时的衣服被Diana强行交给了洗衣部的员工,他强行忽略了那个穿着整洁制服的年轻女士一脸暧昧的笑容,只好随手抓了一件浴袍披在身上。浴袍有点小,这使得他大半胸膛都露在了外面,他不由得开始思考这是不是来自Diana的小小报复。当然,他并没打破她的乐趣,也没有指出他现在其实可以随意幻化出一件衣服,而是心甘情愿地走进了这个小小的恶作剧里。


Diana纤细却有力的手轻柔地抚摸着他的肩膀,在靠近原本该是颈动脉的地方徘徊。当然,现在这里已经感受不到任何血脉的流动了。


“我们现在做什么?”Steve回头问。


“我们可以吃早饭。”她从身后变出了一个盛满食物的大盘子,看了一眼时间,纠正道,“早午饭。”


“幸好我们都不是法国人。”Steve眯着眼睛笑了起来,他接过盘子坐到沙发上,做出一个邀请的姿势。同样穿着浴袍的神祗坐到了他的腿上,乱糟糟的卷发随意地散在肩头。


他们分食了吐司、香肠、培根、蘑菇和烤番茄,Diana霸占了所有炸薯饼并且把煮豆子塞进了Steve嘴里。他们交换了一个带着炒蛋和柑橘果酱味道的吻,这时不知从哪里传来一阵嗡鸣声。


“抱歉,我的手机。”Steve在自己屁股下面摸到了那个不停震动的小玩意,然后在Diana一脸“你为什么会有手机”的表情中接起来电话。


我们看到了你得到的线索,Steve Trevor。


那个冷冰冰的声音说,像是从埋伏在黑夜里的虚无凝结出来。没有任何电流的杂音——毕竟地狱之主只是单纯扭曲了通讯的信号。


信徒、亚当、炼金术师、预言书。


就像来时一样,这个声音扔下四个看似毫无关联的词之后就忽然消失了,手机里传来嘟嘟的盲音。Steve下意识打了个寒颤,腹诽了一下第一个提议使用电子设备进行通讯的人,不,恶魔。


“来自老板的指示?”Diana双手抱胸看着他。


“是啊。”


“我以为恶魔都是用……”她用手在空中比划出一个大圆圈,“神秘法阵,蜡烛和熏香。”


“那没用,Diana,那是撒旦信徒们相出的玩意。”Steve促狭地说,“事实上地狱主根本不需要这些没完没了的五芒星、倒十字架和除了Nando’s烤鸡之外的公鸡。”


“那么你要如何解释你被困住了?”亚马逊的女战士歪着头看他。


“我走神了?”Steve埋头喝了一口咖啡。


“你偷懒怠工。”Diana永远这么一针见血。


“当你的同事们开始致力于在游戏中降低神卡概率来成就恶业,你总得做些自己真正想做的事。”Steve认真为自己辩解,“至少我不会因为联机打游戏连输三轮怒而掀桌。而且我没有信用卡,也没有社交媒体。”




TBC

评论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