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aritan

[wondersteve][刀转糖04] Much Ado About Nothing (一发完)

连渚:

— 逆BE三十题,原题来源网络,真糖无刀。
— 标题同莎翁《无事生非》,剧情无关,向莎翁致歉。
— 作者无逻辑,智商也同样。
— OOC我的,大规模分段有场景转换,排版失败我的。
— 祝您食用愉快。
— 欢迎K列。


[wondersteve][刀转糖]
逆BE三十题系列04:分手


  要避免那件事发生其实有很多种可能。


  如果Steve不是一定要在夏季的午后出门,如果他不是偏偏就选中了那条大都市中难得无人经过的小巷,如果他不是突然好奇心爆棚到要自掘坟墓。


  可惜为时已晚,这时说不准是否年轻的间谍先生已经停下了脚步,纯然玩味地偏着头,出于礼貌没有立刻转身离开。


  为自己的坟墓掘下了第一抔土。


  “你,年轻人。”全身包裹在阴影里自称占卜师的老太太声音沙哑阴森,她那起皱的手指从黑袍中伸出,颤颤巍巍地指着Steve的胸膛,“你命中有应行的劫难。对神的不敬将为你招致无边的祸端。你的爱人将离你而去,两个人分别苟活于世间,她与你不会再有复合的可能。”


  Steve微微睁大了双眼,对这场街头行骗不按常理出牌的程度深感讶异。但是当然,他对这番话毫不在意,当牵涉的对象是他和Diana的时候,Steve的信心总是充足得过分。


  老妇看出了他的漫不经心,声音愈发狠厉地断言,


  “你会得到报应的!”


  这话着实恶毒。


  可Steve的冷笑刚刚浮上嘴角,[呵]的音节只来得及发出一半,那个老妇便突兀地在他视野中消失了。与之俱来的还有一道白光,一声轰鸣。


  他失去了意识。



  那不可能是一道雷。


  Steve躺在病床上,Diana正站在床脚的位置,一脸难以置信地听医生讲述自家男友是如何被路人在街角发现,身上散发出缕缕青烟,整个人闻起来像是被烤熟了。


  他想起占卜师的话,脸色白了几分。


  那不可能是真的。


  Diana担忧地朝他这边看了一眼,面向医生的时候英气的眉紧紧皱起。


  她掏出了真言套索,非常严肃地要求开始呼痛的医生再说一遍。


  可她是怎么突然消失的,那该死的雷又怎么解释?


  Steve想着,心乱如麻。他完好的右手揪紧了床单,扯出一道道褶皱。


  被威胁的医生诚惶诚恐,说出来的故事和前一个版本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敢差。


  如果她的话是真的……


  Steve直视着对面苍白单调的墙壁,感到自己的血液在逐渐凝滞冻结。


  他和Diana之间会出什么问题?


  Diana终于放过了那可怜的人向他走来,Steve脸上未褪去的紧张映在她眸里,转化成了对飞来横祸的惊魂未定。


  她将双手贴在他脸颊上,温柔而怜惜。


  “别担心,别担心,Steve。”公主轻声道,“只是场意外。你很快就能好起来的。”


  她低下头,安抚地亲吻他的额角。


  Steve感到行将窒息。


  上帝啊,他悲哀地想,Diana甚至都没有给我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吻。


  她是不是不爱我了?


  他的伤口骤然汹涌地灼痛起来。




  Steve在两天后拒绝再留在医院里。考虑到他的伤势,他要求回去工作的态度之坚决令人愕然。尽管他的伤口隐隐有感染的趋势,他还是如愿以偿地抱着自己宣告报废的外套离开了医院。


  他尽可能不去想主治医师顺从的态度和Diana有什么关联。


  Steve显然没觉得自己这个决定有什么不妥。那还是很疼的,他承认,但没有严重到必须卧床不起的地步。


  而Diana不那么认为。


  当天下午六点左右,亚马逊未来的女王气势汹汹地推开家里的大门,Steve正努力想在不碰到左臂的同时将餐盘安置在餐桌上。


  他手上的负担立刻就消失了,Diana快步冲到他面前夺下了那看起来岌岌可危的盘子,她面容肃穆,脸上的皮肤绷紧着,动作却谨慎得很。Steve退开一步,闻到Diana身上还未完全消散的消毒水味,明白她刚刚从医院无功而返,有些心虚地摸了摸鼻子。


  Diana转过身来,面上的神色同时涵盖了“我们得好好谈谈”,“这事儿没那么简单过去”和“你到底在想什么”几种预示着大事不妙的内容。


  事实证明,“很快就会好起来的”这种话只是用作安慰和自我安慰的鸡汤类敷衍,寡淡如水,毫无用处,尤其不可能用来作为辩护的论据。Steve在几分钟后就发现自己开错了头,这让他极为被动。


  士兵的本能叫嚷着反败为胜的必要性,而身体内另一种更为强大的本能喝令它住嘴。真正为他脑海中的一片混乱画上终止符的是Diana摔门而去的声响。Steve惶恐了一瞬,在发现被关上的是卧室门后呼吸稍稍平稳。


  食物的热气早已消散,挫败感席卷着他。Steve迟疑于接下来该做的事,他没有什么胃口,但Diana还没吃晚饭。


  事情总会变得更糟的。


  Steve端坐在客房,重新将绷带缠上,思考着把伤口感染的事告诉Diana会有什么后果。


  ……还是算了。


  客房的床几乎没怎么用过,会随着人的动作发出吱呀的僵硬声响。Steve以一个很不舒服的姿势侧身躺在床上,心不在焉地计算自己买完抗生素再去上班不迟到的可能性有多大,在床板间歇的哀鸣声中忽略了门口窸窸簌簌由远及近的声响。


  床的另一边很明显地凹陷下去,Steve下意识想要转身,却被一双手按住了。自家公主熟悉的气息笼罩了他。那是极其细微的,混杂着海洋的柔和与日光的炽热,令人联想起空中翱翔的鸥鸟,夏日茂盛的林木。风在田野间自由奔走,鼓动着旌旗猎猎作响。


  “……Diana?”


  他的声音多多少少有些不确定,Steve还不知道他们这样算不算和好。


  Diana低声应了一声,手臂环紧了Steve的腰。她将脸埋在他的后颈处,鼻尖磨蹭着那里的皮肤。怀里的人怕痒似的缩了缩身子,却并没有躲开。


  “你吃过饭了吗?”


  Steve偏过头问道,依然看不清Diana的表情。他的耳尖蹭过Diana散落的发丝,在昏暗的角落里悄悄染上了红色。


  Diana又呓语似的答应了一声,Steve放下心来。他们在一片静寂中两相沉默着,身体的大半部分紧紧地贴合在一起,温度在相接触的地方快速地攀升着,化为潮湿的汗意,而两个人都没有要改变现状的意思。


  “Diana?”


  “嗯。”


  “……我很抱歉。”


  “我想我可能没考虑清楚。”


  “抱歉让你担心了。”


  “……不过那个医院真的还蛮恐怖的,他们的护士长跟鲁登道夫长得一样诶。”


  身后传来Diana有些发闷的笑声,她笑得挺厉害的,两个人的身体都有些微微地颤动。Steve突然想要转身看看他的姑娘,但他的动作再一次被止住了,Diana不由分说地命令道,


  “别动。”


  话音未落,Steve感到一片阴影正从他身上掠过,交错的几微妙间他看清了Diana的眼睛,在混沌的黑暗中灼灼发亮。


  像安静燃烧的火苗,像无声坠落的星辰。


  关于星辰大海的种种场景还未从他脑海中褪尽的时候,Diana已然越过他翻身躺在了床的另一边,现在他们可以看到对方并不算清晰的脸,阴影深深浅浅。


  Diana撑起身子,小心翼翼避开他的伤口,缩进了Steve怀里。


  现在她能隔着衣物感到血液在肌肤下的涌动,Steve的体温有些偏高,对于病人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她摸索着去够Steve完好的右手,那人顺从地牵住了她,任由她将手指交叉着握紧。


  Diana凝视着自己的间谍先生,她眼中的笑意还未散去,面容重又严肃起来。


  Steve有些紧张,微微屏住了呼吸。


  “向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


  低沉的笑声回荡开去,Diana不满地捏了下他的手,笑声并未因此停下。


  然后她听到Steve认认真真地回应,


  “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




  想和做,是两件截然不同的事。


  从医院溜出来的Steve在第二天重新回到工作岗位,喜忧参半地发现自己不引人注意的渺小心愿落了空。他的同事们正热烈地讨论着Trevor探员大白天被雷劈了仍保有性命的奇闻,并迫切地想从当事人那里得到更多细节。


  Steve对这个国家特务机构将来的前途倍感担忧。


  他暂时被转入文职,这是份闲差,对有伤在身还心结未解的Steve来说再合适不过了。


  Steve搜索了一下雷电事故发生在人身上的可能性,大概是一百五十万分之一。好吧,也就是说,还是有自然方面的可能性,虽然那天他没站在树下,而之后一滴雨也没有下。


  他对着电脑良久地出神,然后转过身问身后的年轻探员,


  “如果你女朋友想跟你分手,之前会有什么征兆?”


  没有女朋友的小探员神情复杂地看了他一眼,怀疑这是份伪装过的高级狗粮,没有吭声。


  Steve觉得自己很无辜。


  他转而用这个问题骚扰其他人,得到的大多是“你在开什么玩笑啊哈哈哈哈”之类的敷衍和少量不具备参考价值的意见。直到另一个同事看不下去整个部门极为低下的工作效率,凑到了他身边。


  “你要是担心的话,老兄。采取点儿措施巩固下感情嘛,总比每天胡思乱想有用吧。”


  Steve看着那位同事写满不可描述神情的脸,认真地思考了起来。




  “去野餐?”


  Diana惊讶的目光越过电脑屏幕,落在好似漫不经心地提出这个建议的Steve身上。后者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


  Diana犹豫起来,她不知道为什么Steve会突发奇想要去野餐。尤其他一周前刚刚出了事故,现在还在忌口。照Steve的说法——“我们还从没有野餐过为什么不试试呢?”——显然是有些站不住脚的,然后她想起那个年轻医师结结巴巴的提醒——“雷电对人的大脑可能会造成某些影响……导致他做出某些怪异举动……呃,短,短期的。当然是短期的!”


  Steve仍一脸雀跃地等着她。


  “好啊。”


  Diana说。





  Steve怀着极高的热情为这次在他眼中很是关键的野餐做着准备,他准备了充足而美味的食物,野餐专用的毯子,一次性的餐盘纸杯和垃圾袋,相机,遮阳伞以及剪刀和冰袋,为避免可能出现的百无聊赖,甚至还准备了纸牌,几本杂志,和一个看起来全无必要的蓝牙音响。


  这会是一次非常完美的野餐。


  Steve信心满满地想着,给自己定好了第二天早晨的闹铃。


  Hell Hath No Fury的旋律响起来的时候,Steve觉得自家卧室的床有点儿不对劲。


  接着他发现自己在一辆急速行驶的车上,窗外大片绿色一闪而过。


  他立时就清醒了。


  “D...Diana???”他觉得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像是在尖叫,事实上,确实如此,“W...What happened? Where are we?”


  “The Catskill.”Diana言简意赅地答道,“还有几个小时,我们就要到了。”


  “可是……”Steve完全不能理解目前的状况,“我们为什么要来这儿?”


  Diana困惑地回头看了他一眼,考虑到他们现在的车速,上帝啊这可真不是个好时机。


  “你不是说要来野餐吗?”


  Steve哽住了,他恍惚间意识到自己忽略了某个问题,某个非常重大的问题。


  “Diana,告诉我”他虚弱地开口,“你们那里是怎么‘野餐’的?”


  Diana仍然歪头看着他,看起来对他为什么要问这种问题颇为不解。


  “和你们一样啊。”她说着,又安抚似的加了一句,“我知道你现在不方便,别担心,我带了弓箭。”


  “你带了,带了弓箭。”Steve缓缓地说,“那个,弓箭?我以为车子的后备箱已经满了?”


  “本来是的。”Diana的声音听上去很是欢快,“所以我把那些东西放回去啦,这样空间就很富裕,所以我还带了几把刀子,以防意外,还有我的盾牌。”


  哦。


  Steve看见一幅幅田园画般美好的景象在自己眼前渐行渐远,其中包括了公园如茵的绿地,制作便捷的食物,和来源可信赖的纯净水。


  远处苍翠的山峦渐次靠近,Steve怔怔地喃喃道,“我们是几点就出发了啊……”


  “五点左右吧。”Diana回想了一下,唇角回忆起了某些事情而向上翘起,“我把你抱下来的。”


  Steve看着窗外大面积不知名的郁郁葱葱的植被说不出话。


  这原本会是一次完美的野餐。


  而现在,Steve沉默地注视着前方,等待着那随车辆行进而愈发逼近的,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





  现在看来,亚马逊人存在的问题,除了把野餐和狩猎划等号,还有自行抬高狩猎难度。


  Steve在树林间穿行着,不时有叶片稀疏的枝条打在他身上,他的伤口正愤怒地提出抗议,但现在他顾不上这个,他不能放慢速度。


  Diana走在他前面,手里拿着弓箭,背上背着箭筒,已经完全进入了狩猎状态。证据是前几次Steve叫她时她还会有所回应,之后就被嘘声所取代。她似乎把Steve当作干扰物一起排除了,Steve衷心希望这种状态不要持续得太久。


  他们太过深入丛林了。


  Steve听不到来自文明社会的任何响动,他攥紧了手里的长刀,想着在自己准备食物的时候Diana就在家里打磨她的武器,说真的他们有那么长时间,怎么就没有事先商量一下呢?


  他打过猎,不可能没有,战争年代流落在外的战士一切食物补给都得靠自己,但那不是毫无准备的,不是踏入一片随时会有猛兽凶禽怒吼奔窜的密林,而手中最有力的武器只是一把长刀。


  说起来这里不算自然保护区吧?


  他被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困扰着,箭矢破空的声音出现得太过突兀,他猛地回过神来,眼前闪过黑色的残影。


  Steve追了过去,在他来得及担心之前,Diana从一片密林中探出身来,手里拎着一只断了气的兔子。


  “你要集中注意力。”Diana对他说,同时举高了她的战利品,“只要集中注意力,很快就会有所收获的。”


  Steve此时在想什么呢?


  谢天谢地,那不是只狼。





  亚马逊人可真是个神奇的民族。


  Steve坐在一片岩石上,用他仅有的行动方便的右手拨开一只灰狐的皮毛,另一边,最先被补获的野兔已经变成了炭火上被烤得嗞嗞作响的烤肉,Diana兴致勃勃地往上面撒着调料,Steve完全不觉得那些东西是从家里带出来的。


  在他脚下,还堆着已经处理过的两只松鸡,一只臭鼬,一只白尾鹿和一些他认不出物种并希望今天永远不要有机会能吃到的动物。


  “我原本以为你们不喜欢野餐,”Diana专注地旋转着那只兔子,使各个部分火候适当,“这很有趣,我小时候,有时就会和族里其他人一起去野餐,总会有很多收获。”


  Steve干巴巴地笑了一声,觉得有必要解释点儿什么,“其实我们,嗯……对于这种,野餐,挺喜欢的。真的。不过,不是每个人都有条件。”


  “你们一心等待时机,有时就会错过。”Diana说这话的同时从那上面撕扯下了一块,她用树枝串着那块烤肉递到Steve面前,他示意了下手里的活,摇了摇头。“看到猎物的时候,需要及时出击。因为你永远都不知道下一个猎物会在什么时候出现。有时永远也不会出现。”


  她又往那块肉上撒了点儿什么,便咬下一大口咀嚼了起来,露出心满意足的神情。“就像当年我看到你一样。”


  Steve甩掉手上新鲜的血液,笑了起来,“能够成为你的猎物,我倍感荣幸。”


  他停了一会儿,皱起了眉头。


  “Diana?你手里拿得是什么?”


  “我刚刚从那边树下捡来的。……蘑菇?”Diana看了眼左手中色彩斑斓的真菌,“它们可真多,汁液也很丰富,我把那些汁液抹在了烤肉上,效果还……”


  声音戛然而止。


  食物滚落在泥土中。


  “Diana!!!”




  她在黑暗中奔走,看到一片海域。


  那是天堂岛的海域,她曾在其中寻获至宝。


  她向那里走去,但湛蓝清透的海水正不断退去,速度越来越快。


  天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阴沉下去。


  Diana在天幕中,看见她所见过最亮的晨星。


  她伸出手去。


  眼前的一片混沌散尽后,Diana看见Steve焦急的脸。


  她看见她的星辰。


  Diana在Steve的搀扶下艰难地坐起身来,头还有点儿晕。


  “刚才怎么啦?”她不解道。


  “你吃了有毒的蘑菇。”Steve抚着她的背,依然心有余悸,“还好毒性不是很大,威胁不到生命。下次你捡到一些叫不出名字的东西并把它塞进嘴里之前能不能至少告诉我一声?”


  Diana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感觉还有些晕晕乎乎的。她总算稍微清醒点儿的时候,发觉周围少了些东西。


  “那些猎物呢?”


  她又四下看了看,确定她折损数支弓箭打来的猎物几乎全部消失了,只留下一只皮毛尚未剥除干净的灰狐。


  “我把它们埋了。上面都是毒蘑菇的汁液。已经不能吃了。”


  “埋了?”Diana重复道,“全部?”


  “嗯……是啊。”Steve踟躇了一下,他感到Diana的语气中有某种不祥的东西。像是所有不安突然集中在了一起。


  “你私自处置了我的猎物,我在一场战役中所取得的所有物。”Diana的语气加重了,她看起来没有半点儿在开玩笑的意思,“你怎么能这么做?”


  “呃……”Steve感到一阵手足无措,“抱,抱歉?如果你是担心食物的话,我还可以去打猎。”


  “这无关食物!”Diana生硬地打断了他,“当你在一场狩猎中取得某些东西,它们就是你能力的象征。是个人成就的表现。”


  “这有关荣耀。”


  说完这些,她屈起腿坐着,没有看Steve,也没有再说一句话。


  Steve感到恐慌正一点点攥紧他的心脏。


  上帝啊,她要跟我分手了。


  我们熬过了两次世界大战,三次经济危机,数不清的不明生物入侵,现在要因为一堆动物尸体完蛋了。


  他仿佛突然丧失了组织语言的能力。


  “所以……嗯……”他努力调整着呼吸,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是要跟我分手吗?”


  Diana皱起了眉。


  “我不会跟你分手的。”她严肃地说,“不管发生什么情况。”


  “我只是,有点儿生气。”


  “从现在开始,Steve,我要生你一个小时气了。这期间我不会跟你说话的。”


  Steve几乎遏制不住亲吻脚下这片土地的冲动。


  Diana沉默地坐着,山风渐起,在她耳边呼啸着。


  她听不到Steve的声音了。


  一个温热地身体靠了过来,将她裹进一件外套里。


  “其实,”Steve悄声在她耳边说着,“我们这里的习惯是,生气的时候也是可以拥抱的。”


  Diana立刻就往他怀里缩得更紧了些。


  他听见树叶在风中沙沙作响,远方的鸟儿欢快地鸣叫。


  还有那个极小的声音。


  “要不……半个小时好了。”
 
 
 
 

 
 


 

 

评论

热度(99)

  1. 一见卿心连渚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