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aritan

Hey。

【授翻】world and time enough/时空尽头 By Della19 3/3

Parmaq:

全文完结!甜甜甜!






***************************


 


时间流逝,不舍昼夜,却未在她脸上留下分毫痕迹。映照在镜中的她的容颜仍鲜妍如当初遇见Steve之时。那时的他试着向她解释人类的脆弱。


 


她仍思念着他。 


 


她时常想起Etta和她的问题。Diana有深爱的女儿,女儿与她的爱人相伴。Zeus带给她的礼物如今静静流淌在Mei的血液中。她有敬爱的母亲,她们时常相聚;她有父亲。念及父亲,她微笑起来。她有过断续的恋情;她还有朋友们,他们点亮了她的生命。


 


她的剑与盾静静躺在箱子里。她不再带着Antiope的飞冕。尽管她的恋人们带给她爱情的愉悦,她再也不会心跳加速、心口温热了。那是留给Steve的。Steve的手表仍恪尽职守地运行着,一成不变,就像她的心跳。


 


她并不快乐。但她想,也许,她至少很满足。 


 


这就足够了。 


 


一个名叫Alexander Luthor III的人类夺走了她最为珍视的东西,所以Diana再次打开箱子,披挂上阵。


 


***************************


 


“我也不指望你亲自告诉我有个外星怪物几乎把两座城市夷为平地,还差点杀了那位来自氪星的超级英雄这事儿了。”Helen坐在Diana巴黎寓所的阁楼上故作冷漠地说。她的头发被风吹得乱七八糟的,Diana知道她一听到消息就忧心忡忡地赶来了。


 


她的腹部有些微凸起,只能在风吹起她松垮的衬衫时看见。现代医学有了质的进步与飞越,然而有时Diana觉得造人的过程与陶土和许愿的古老方式也并无太多的不同。


 


她的女儿——许多年前她抱在怀里的小小婴孩——已经怀孕四个月了。 


 


“确实,我本来不打算告诉你的。”Diana在她女儿能做出她已经烂熟于心的反对之前抢白道,“我知道你和我对此意见不同,但我还是你妈妈。” Diana将女儿拉进一个拥抱,感受着她身体的曲线,在女儿的后背上摩挲着,意有所指地继续道,“你很快就会明白的。”


 


Helen没有回答,只是抱紧了她。Diana知道她懂了。


 


***************************


 


某个星期三Bruce发给她一张照片。她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的,但她不胜感激。她已然记不清有多少时候她只能凭着逐渐褪色的记忆和一只手表来怀缅她的爱人了。


 


那个周日表停了。最后一声嘀嗒之后,一切归于沉寂。有那么一瞬间Diana的错觉以为是她心脏停跳了。 


 


Steve Trevor去世的时候也是周日。一切都太突然。


 


Diana在古董店工作,不过她并不会修理手表,她也不想对着如此贵重的遗物冒险。她应该去找个钟表匠,但今天是周日,大部分Diana时常光顾的店都歇业修整,店主们可以与亲人、爱人们共度闲暇。


 


但她不能忍受哪怕是一天的寂静。 


 


于是她上街游荡,希望能找到一家仍旧开着的店。她为此舍弃了她惯常的购物街区,而是拐到了Montmartre游客最密集的人流中心。她想着在那儿碰碰运气,指不定能撞见想发游客财的仍然营业的店。她沿着通往教堂的蜿蜒的鹅卵石小径漫步,不出意外地找到一家仍开着的商店,橱窗里展示着精美的皮质表带,以及可爱的怀表和腕表。


 


时空尽头,招牌写道。下方是英法双语的小字:修表卖表。


 


Diana推门走进,风铃叮当。她走过柜台,发现店里空无一人。


 


“请稍等片刻!”店后传来男声,带着美国口音,伴随着像是一堆盒子散落在地上的杂乱响声。 Diana正好利用这片刻闲暇打量着店内的陈设。店里以陈木和皮革为装饰基调,面向街道的橱窗里透进的日光照亮了厅堂。更现代化的钟表店里应当是以整洁的橱柜陈列着崭新的手表,厅堂里闪耀着表盘闪烁的金色或银色的光芒;但在这里,她似乎回到了一个世纪以前,她怀旧的情绪翻滚上来。脚步声响起,她定了定心神。


 


“抱歉,” Diana顺着声音的来源转过身,“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吗?”


 


那男人的面容落入她的眼眸,而她因太过震惊而怔在原地,不能言语。 


 


这是Steve。当然,这不可能是Steve,真正的Steve在一个世纪以前就已经为了拯救世界而殉难了。但Diana熟悉这双眼睛,这张面容,这双手,柔软的棕发。这不可能是Steve本人,但这就是Steve。


 


Diana迷茫且震惊。


 


“Steve,”她的嘴唇麻木,喉咙干涩,说出那个名字的瞬间就后悔了。因为她说出口后他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否认方才在她心中萌芽的幻梦了。明知不可能,却欢欣鼓舞地让她的心在希望中雀跃。


 


然而,不可能事实上变成了可能,即便是带着一丝困惑的可能。


 


“是的,女士。我是Stephen Rockwell Trevor。”那男人带着礼貌的困惑回应,“我们之前见过吗?您看起来……很熟悉。”


 


Diana承受着他的注视,意识到那双眼睛里没有一丝熟悉的温暖。她的心因为这个事实而破碎,几乎比许多年前在德国的机场跑道上无助地看着空中的爆炸还要疼痛。因为从前Steve的眼睛里总是有熟悉她的神采,即便是在他们初见的海滩上。


 


如果这真的是Steve,这也是一个不认识她的Steve。


 


“你是店主?”她仍试着理清纷乱的思绪。这是一个外星人,还是一个幽灵?世间种种可能也不会比她早逝的爱人又复生,并在巴黎成了一家钟表店的店主更荒谬了。


 


他有些害羞地笑了,带着骄傲回答道:“我是。退役之后接手的。”这对Diana的满头雾水可没什么帮助。 


 


他做了个手势,指向腰间,他腰间的表看上去和她手里的十分相似。他带着闲聊的热情继续道:“这表是我祖父的。我对它十分着迷,成天想着它。没想到我修表还挺有一手的。”


 


他脸上的神情是如此熟悉,但Diana自从Steve将表塞进她手心、告诉她他爱她然后转身赴死之后再也没有见过了,他温柔地开口:“我想,在军队里呆了这么多年之后,我想修修东西,换个行当。”


 


Diana的手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她是如此渴望触碰他。


 


“抱歉,我说得似乎……太多了,”他带着紧张捋了捋头发,这带着绅士风度的窘迫是如此的像Steve以至于Diana几乎难以承受。然而他公事公办的询问让她清醒了一些:“我能为您做些什么?”


 


“我的手表。”她冲口而出,不知道是应该递过表还是转身就跑,离开这位不是Steve的Steve。但她已经走了这么久,她也面对过比这更艰难的挑战,所以Diana只是有些唐突地递上手表,“它停了。”


 


“啊,这我可以搞定。”他看起来放松了一些,伸手接过表,“让我看看。”


 


他们肌肤相触的电光火石间天崩地裂。 


 


雷声响起,闪电划过方才万里无云的晴空。而Diana定在原地,耳不能听,目不能视。Steve的眼球上翻,全身笼罩着神圣的光芒。Diana急的几乎要抓住他的衣领飞向最近的医院,而就在那一瞬间他身上的光芒散去,眼神恢复清明。他看着Diana,她僵在原地,屏住呼吸。


 


“Steve,”她全部的世界只剩下他,他的眼睛,“Steve。”


 


Steve Trevor,她第一次遇见的男人,她最初的爱人;她唯一的爱人,她孩子的父亲,带着熟悉的爱意回望她,抚过她的脸,带着让人沉溺的爱意回应:“Diana。”


 


***************************


尾声


***************************


 


Helen冲进她的公寓,带着小刀,随时准备战斗的模样。鉴于Diana给她女儿留下的含糊的语音留言,Helen这样并不奇怪。


 


Diana对此不知如何是好也许完全低估了她受到的冲击。


 


“妈!”Helen大喊道,看到Diana平静地坐在厨房餐桌边之后她的担忧换成了困惑,但并没有放低她的小刀。Diana不由地带着有些被逗乐的情绪想到,Antiope的在天之灵见到此情此景一定深感欣慰。


 


Steve恰巧闯了进来,手里拿着枪,眼里是面对危机的机警:“Diana!”


 


有其父必有其女啊,Diana心想,难以置信地心满意足。


 


Helen的刀掉到了地上,她带着难以置信的眼神注视着她的父亲。Steve也正看着她,看着他们的女儿,完全被惊住了。Diana总算找到机会开口了。


 


“Steve,” 她温柔地唤道,带着所有从前无法分享而如今有所安放的爱意,站起身,抽走他手里的枪,放到足够安全的地方,然后与他十指相扣,一如许多年前,“这是Helen Antiope Trevor。我们的女儿。”


 


Diana不知道谁先动起来的,也许是Steve,又或许是Helen。也许甚至是她本人。但下一秒他们拥抱着彼此,Diana不知道这个拥抱何时开始又何时结束,只知道他们终于团聚,在眼泪和狂喜中。


 


Diana清楚,这就是爱。这就是她为之奋斗的一切。这世界是不完美的,有缺陷的,但仍有爱。而正因有爱,世界生生不息。


 


***************************


 


第二天Diana醒来时她不得不花上一小会儿掐自己一把,提醒自己这一切并非梦境。短暂的刺痛很快就被她的目之所及取代;Steve正安稳地沉睡在她身侧,他的胸膛随着呼吸起伏,他的心跳和她同频。他的身体一如他们初见时那样迷人,肌肤在晨曦中折射着金色,点缀着他们昨夜欢愉的痕迹。


 


他确实在平均线之上,对于他的种族来说。


 


即便是离开有Steve的房间这样一个小小的念头都让她厌恶。他能重新回到她身边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但昨夜激情让她有些饥饿。所以Diana披上晨衣,静悄悄地溜进厨房。一路上,她想起Etta和她的问题。


 


她的女儿正在另一间卧室里熟睡,身边是她的妻子和她们即将出世的女儿。Steve在她的卧室里,生机勃勃,爱意满满。她的剑被细心保存,锋利闪耀,和盾,以及Antiope的飞冕。她有一份热爱的工作,还有足以点亮她灵魂的梦想。


 


雷雨后的清新空气涌进来,她厨房的桌子上是一碗仙露。 


 


Diana仰头大笑出声,如今她内心真正确信。


 


她很快乐。 


 


***************************


Fin.

评论

热度(59)

  1. SamaritanParmaq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