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aritan

WonderSteve 「酒馆」

会喷火的锦鲤龙:

-极度ooc
-享用愉快。



史蒂夫没想到戴安娜也会喝醉,而且醉的不清。



老旧的小酒馆里不怎么吵闹,暗处有几个拉着手风琴的街头艺人,微弱的音乐声流淌在幽幽暗暗的昏沉空气里。被酒精控制住感官的戴安娜晕晕乎乎的靠在史蒂夫怀里,长长的斗篷褪到肩下,虚虚的掩着胸前的白皙肌肤。



戴安娜眼神有些模糊,抬头看面前高挺的身子,凑近了些还是看不清他面部的轮廓,就伸了手圈上飞行员的脖子。史蒂夫脸红红的,顺了顺呼吸,鼻腔里都是公主身上淡而诱人的海水香气。



她离的太近了,史蒂夫心里暗想。



手却不受控制的把她再拥近点,近到一低头就是戴安娜甜滋滋带着酒香的唇。于是金发飞行员没再思考多的,猛的低下头。 带着些惩罚性质的,史蒂夫咬了咬戴安娜柔软的唇瓣。“不能在别人面前喝这么醉。”戴安娜意识混沌,听不清他的话,只觉得身体里像有把细细的小火苗,随着血液的流动慢慢烧的她周身滚烫,面前的男人就像一块儿带着薄荷香气的巨大冰块,诱惑她一再接近。



顺从自己心意的,戴安娜几乎把整个身子都贴在史蒂夫身上。史蒂夫被压在柜台边,人隐在虚虚实实的昏黄灯光里,目光沉了又沉。



史蒂夫一转身,把完全醉了的戴安娜拦腰抱起。旅店就在酒馆楼上,开门,关门,上锁,几乎是一气呵成。戴安娜还在嘟囔着热,一面又往他身上蹭,史蒂夫扣住戴安娜的双手举过头顶,低下头靠近她的唇齿。公主身上的香气缠绕着贴的密不透风的两个人,郊外夜晚的星星亮的出奇,月色透过窗帘染上屋内米黄色的壁纸,映亮了戴安娜绯红的脸颊。



“你总问我没有战争的时候我们会干些什么。”史蒂夫磨蹭着她的耳垂,声音压的很低,“就像这样。”







戴安娜感受到耳蜗处剧烈的痛感,突然醒来,扭头看,身边空无一人。
她用力揉揉眼睛,湿了掌心。







评论

热度(55)

  1. Samaritan会喷火的锦鲤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