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aritan

[wondersteve][刀转糖30] Big Bang 01

连渚:

— 逆BE三十题,原题来源网络,真糖无刀。


— 生活大爆炸AU


— 请关爱作者智商不要太在意文中涉及自然科学及社会科学知识谢谢。


— OOC我的,大规模分段有场景或视角转化,排版失败我的。


— 不定期更新的中篇可能。


— Steve似乎真的拿到了女主剧本——也不尽然。


— 祝您食用愉快。


— 欢迎私信来玩。


 


Summary:


   Steve接到了一个任务,他的新邻居很有趣,而他原本的生活似乎在与他渐行渐远,这是Sammy的错,至少开始那部分是的。


 


[wondersteve][刀转糖]


逆BE三十题系列30:无爱者


 


  “……综上所述,无性恋的关注点集中在性,而无爱者的症结则在于对他人产生激烈且具有蒙蔽性的荷尔蒙反应。这二者之间的差别目前尚未被公众清楚地认识到,这在我们未来的工作中会是一个重要的议题。”




  “Diana · Prince,演讲完毕,谢谢大家。”




  台下掌声雷动,从听众的表情来看,不能排除这单纯是为了最后八个字的可能性。




  牛津大学,餐厅。




  “呃……Diana?”Etta端着餐盘在刚刚结束演讲的黑发丽人对面坐下,小心地斟酌了下措辞,“你确定,就……确定无误,要做那个实验?那个,区分无性恋和……和……”




  “无爱者。”Diana提醒,在说话的同时以不可思议地灵敏往嘴里塞着食物,报告演说持续了整个上午,她饿坏了。




  “对,无爱者。”Etta松了口气,继续道,“你知道,我一向很支持你的决定。但是实验,虽然我不是个心理学家,但实验总要有实验对象啊?你准备上哪儿找人来设置实验组和对照组?”




  “事实上,这是一次超常规的实验。”Diana放下了刀叉,这位心理学领域的新星脸上放出的光彩显然过于夺目了,Etta不动声色地往后靠了靠身子。“我不需要搜集过多的实验对象,只要一个现实例子,再辅以历史上的相关研究材料,这个观点就能够得到证明。”




  “那你要去哪儿找这个现实例……”剩下的单词卡在了她喉咙里,Etta看清了Diana脸上的神情,惊恐的情绪开始压迫她的心脏。




  “天,啊。”她喃喃着,叉子掉在了地上,“你,Diana,你不会……你认真的吗?”




  Diana对着她挑高了一边眉毛。




  “你不再考虑一下吗?这可能……”只是你从没恋爱过给自己造成的错觉。




  Diana眼神中闪烁着狂热的光,Etta艰难地把后半句话吞回了肚子里。




  “相信我,Etta。”Diana胸有成竹地说,“维基百科把无爱者与无性恋默认为同义词加以合并的日子很快就会结束了,我会为此得到一个诺贝尔奖的。”




  Etta捡回了她的叉子,并希望借助它挡住自己脸上的表情。




  “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她身体前倾,右手覆上物理学家的手背,巧克力色的眸子里满是诚恳。




  Etta第二次摔了她的叉子,并感到悲从中来。




  你这么撩当什么无爱者啊你确定不是跟我搞笑来的吗!




  幸好我不是个Les。




  她冷漠地想。






 


  电话响过三声,Steve正对着他的行李箱酝酿情绪。他可以在提示音响过五声后将那些情绪完美地爆发出来,他本人对此充满期待。




  第四个“嘀”声后,有人接起了电话。




  “嗨Steve!”那人欢快地先发制人,“乔迁愉快啊,对你的新居还满意吗?”




  “Sammy.”Steve深吸了口气,打心眼里希望那个单字听起来阴狠深沉杀气腾腾,“你给我找的这是什么房子?为什么我进个门还得回答有史以来最短的光脉冲是多少?①说真的,光,脉,冲?”




  “多么有趣的体验!”电话那头的人叫道,“凭我对你的了解,我猜你到现在还没能进入公寓大门?”




  Steve强忍下了从手机里爬过去掐断损友脖子的冲动。




  “这栋楼里住的可几乎全都是科学家,适应他们的生活方式!融入他们!Come on,boy。可别说你被这么点儿事儿给难住了,哈!”




  “我们就不能换一个稍微正常点儿的公寓楼吗?比方说,一个没有胖夫人②把守的?”Steve抱怨着,说这句话的时候他走得离大门远了点儿。那个北极熊一样的门卫正瞪着他,其目光和冬眠后饥肠辘辘的北极熊也差不了多少③。




  “这可是我根据你的条件找到的最佳选项!靠近嫌疑人据点,采光充足,观察便利还具有隐蔽性。想想我们的预算,伙计,你他妈还想怎么样?”




  Steve沉默了一小会儿,小声嘟囔着,“我们的预算根本就不该这么低。”




  Sammy冷笑一声,Steve都能想象他抓着话筒双脚交叠翘在桌上的样子,“要我提醒你预算之所以缩减是因为某人一个月内坠毁了两架飞机吗?还有,帕特里克长官要我转告你,如果你敢拿着医疗费的账单出现在他面前,军情六处不介意少一名出色的特工。”




  Steve彻底不出声了。




  “答案是130阿秒。记好你的口令搬家去吧奇迹小子,记住,像个平常人一样。融入他们!”




  Sammy还在大喊大叫,Steve果断挂了电话。




  他向那个门卫走去,准备报出他的答案。他曾直面足有一个突击队的火力并全身而退,根本不该在这种时候感到紧张。




  “你的问题变了,Kid。”头发斑白的老人粗声粗气地说,“告诉我,沿用至今最古老的国旗上的颜色数量除以惰性最强气体的原子量,以此为平均速度,从魔多到夏尔郡需要多长时间?④”






 


  Steve拖着最后一个箱子上楼时有如芒刺在背,他正偷运一大批违规武器进入一栋年深日久满是平民的建筑,被发现的话军情六处都保不了他。




  考虑到他本来的任务只是观察和定期报告,接受军事审判的可能性倒要大得多。




  管他的呢!人要活在当下。




  他心安理得地抱着箱子进门,直起腰来准备锁门时看到对面站着个身量高挑的姑娘,正歪着头打量着他。




  一百多个Sammy卷土重来,在Steve耳边高频率地尖叫着,融入他们!适应你的新生活!




  也许现在就是个不错的时机?




  Steve抬起了那只本来要落在门把上的手,露出他一贯的无害的微笑。




  “嗨……”




  对面的门砰地撞上了。




  Steve的手僵在半空。说真的,他有着远超常人的观察能力,但几乎没看清新邻居闪身进门的动作,这科学吗?




  “Well,”他最终抓抓头发,耸了耸肩,“好歹尝试过了。”




  他锁好门,由衷希望接下来不会有什么打扰。






 


  Steve花了一段时间调整他的望远镜,然后不得不对Sammy那套说辞表示赞同——这确实是个极佳的观测点——不过即使如此,他也不会让他知道。




  这里僻静,隐蔽,极尽所能的平常,他在这里不会引起任何的注意。




  等等,那是敲门声吗?




  Steve飞快地盖上了望远镜,静心聆听了一会儿,给出了确定的答案。




  有人正以规律无比的频率敲着他家的房门,不可能是他的同事,以他们的脾性这可真是太文雅了,也不大可能是他认识的其他人,他在执行任务的事只有极少数人知道。




  Steve小心翼翼地接近声源,脑海中闪过诸多可能性。




  他拉开了房门。




  没有枪支,没有黑衣人。




  门外的人四指收拢停在半空,还保持着敲门的姿势,她脸上随着房门的开启而涌现出一种混杂着不甘与恼怒的神情,转瞬即逝,并没有削减原本存在于其上的善意。




  “嗨,我是Diana。Diana · Prince。住在你对面的邻居。”她郑重其事地向Steve伸出了手,臂弯保持着约45°的夹角,动作规范得堪比教科书,“欢迎入住。”




  “呃……”Steve不明所以地看着她,有些犹豫到底该不该伸出手去,“很高兴认识你?我们下午的时候好像见过?”




  Diana的笑容透出了几分赧然,“哦,是的。很抱歉那时我的反应。因为从生理学上讲,下午六点到九点人类男性释放出多巴胺的可能性更大,这是很适宜的社交时间。我想现在再来打招呼更好一些。”




  奇怪的是,虽然从Diana的表情看来她确实很“不好意思”地在表达歉意,但听起来却理直气壮,Steve从她身上隐约还看到了高中科学教师的影子。




  “好,吧。”他缓慢地说,那个理由听上去还挺像那么回事的,他不准备继续纠缠在这个上面了。“Steve · Kirk。你可以叫我Steve。”




  Diana热切而专注地看着他。




  “我,嗯……在Cheesecake Factory做招待生,目前为止。这是,暂时的工作。”Steve停了一会儿,指节扣击着门框,做出迟疑而腼腆的神情,“同时我在创作一个一战背景的剧本,关于一个小男孩从约克郡来到伦敦渴望取得一番成就,但暂时在饼干厂打工。”




  Diana不时点头,得体地微笑着。




  Steve在终于完成整个讲述后看起来仍然局促却轻松不少,扣在门框上的指节恰到好处地彰显了残存的紧张——他想象着手中的不是门框而是Sammy的颈动脉,气场更显柔和,符合保障部门给出的假身份人设。




  “那么,到你了?”




  Diana眨眨眼,恍然大悟似的哦了一声。“我是个心理学家,研究大众心理学。”




  Steve半真半假地惊叹着这场“奇遇”,心底某个角落飞快地计算着心理学界的平均颜值究竟被拉高了多少,不时传出相当可疑的笑声。




  特工的专业素养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尽管Steve时不时总得出个神什么的,但直到两个人相互道别合拢了门锁,表面上看起来他仍然毫无纰漏。




  Diana走进客厅,刚好接到Etta第二个电话。




  “还记得我几个小时前跟你说过的异常波动吗?刚才又出现了一次,时间持续更长。Diana,一切还好吗?”




  电话那头没有回音,Etta对自己如此恪尽职守“用生命守护”Diana实时心率图的行为心有戚戚然。




  Diana从一片澄澈的碧海蓝天中脱身,以极度冷静的口吻回复道,“还好啊。”




  “可为什么你的心率会突然波动?”




  “我摔倒了。”




  “……两次吗?”




  她回想起金色的发丝和钴蓝色的双眼,笃定道,




  “嗯,两次。”






① 生活大爆炸S01E13 物理碗竞赛一集中的试题。


② HP系列中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外的画像,对出口令才能进入。


③ 同样是①中那一集里出场角色,原本是前苏联的科学家,毕业于列宁格勒工业大学。


④ 生活大爆炸S09E08中谢耳朵给自己网络相亲时出的题,魔多和夏尔郡都是指环王中的地名。



评论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