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aritan

【ST/DC crossover】Another World ⑧

叫我娄哥:

*ST/DC混同,基于AOS和DCEU


*CP是wondersteve和spirk


*和电影一样的分级PG13


*脑洞来自于“既然TOS玩了很多次时空穿越/AOS直接穿了老大副/这两个作品居然有联动?”这个想法


*不拥有他们任何一个人,我只有脑洞


*如有BUG望请指正


*应该没啥警告了




前文:(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13.临时任务


进取号按计划从阿尔法象限的最边缘返回临近的空间站,为了一次舰船的调整和补给,这代表着船员们在两天后将会有一个小假期。


同时也意味着船员们此时都会在对假期期待中,有一个好心情。


这是Kirk今天第三十一次从身边路过的船员口中听到了“假期”一词,他笑着摇了摇头,走进了实验室,第一眼就看到了他的瓦肯人站在操作台前,屏幕发出冷色调的光打在Spock线条分明的脸上,使得他看上去更加严肃。


“舰长。”Spock抬头,冲着他挑起了一边眉毛。


另外两人也从各自的PADD信息中抽离了自己的视线。


Kirk向Spock露出一个笑容,他向前走了一步,彻底进入了瓦肯人的私人空间,“进度怎么样?”


Spock的目光投向那些带上进取号的黑色圆环碎片,“精密的纳米结构,我和Mr.Scott认为它们可以对某种能量进行的传导和转换,进而在空间和时间上进行跳跃,甚至是不同时间和空间上的穿越。”


“听上去很了不得,”Kirk看了一眼那些碎片,“是什么样的能量?”


“尚未可知。”Spock的嘴角绷紧了一些,Kirk知道这是他在快速思考的表现。


“主要是这些东西太碎了,而且不全,舰长,”Scott举起手中的PADD,“以至于我们目前的扫描得出的仅是一小部分结构,所以我们目前的分析,只能这样了。”


“我当时并不知道这个东西,如此易碎。”Diana站在一边,皱着眉。


“哦,Diana,如果不是你,我和Spock可能现在就不能站在这里说话了。”Kirk依旧带着温暖的笑容。


他转而又拍了拍轮机长的肩膀,“总得想点办法试一试。”


“从不相信必输的局面?”Diana问道。


“嗯哼,”Kirk耸了耸肩,“看来我的人生格言被很多人学去了。”


Diana的注意力折回了PADD,“Mr.Spock说了很多关于你的事。”


Kirk瞟了一眼Spock,发现瓦肯人小幅度摆动了一下头,接着他的大副挑起一边的眉毛,是啦,就是那种“真是不合逻辑”的表情。


“Diana女士,在过去五个小时中,我仅谈及舰长五次,并非你所说的‘很多’。”Spock的语气平平。


这一次是Kirk咯咯的笑声打断了Diana的反驳,在三人打量的眼神中,Kirk清了一下嗓子,随后拿出了舰长的威仪,“好了,现在是晚餐时间,你们似乎都忘了。”


“哦!晚餐!老天,Nyota会杀了我的!”Scott“啪”把PADD按在了桌上,过重的力道让Kirk怀疑屏幕是不是裂了。


“别担心,”Kirk拍了拍Scott的肩膀,“毕竟你们还在蜜月里呢。”


“就是因为现在是蜜月,”Scott抹了一把脸,“好吧,我不能总是让她觉得她的情敌是科学小姐。”


Scott没有给他们说话的时间,摆摆手就跑了出去。


“哈,”Kirk看上去乐不可支,“我还以为Uhura的情敌是我们的银女士。”


“我并不认为星舰的绰号有被称为‘情敌’的能力。”Spock也把PADD放下了,自觉地站在了Kirk身边。


“哦,Spock,不要总是这么正经。”Kirk的手指擦过了Spock的,他看到了瓦肯人面色不动却依旧绿了耳朵,所以他满意地把注意力转向了Diana,却发现这位女士正饶有趣味地盯着他们,Kirk突然就觉得脸上有点热。


“Mr.Spock,我已经整理好你所需的数据,”Diana的笑容愈加灿烂,“现在,James,有一个约会等着我。”


“好的,请便?”Kirk有些不自在地挠了挠后脑勺。


“别紧张,我只是觉得你们之间的氛围很好,”Diana的步伐轻快,走到Kirk身边时停了一下,“那么明天见了,男孩们。”


“明天见,Diana。”Kirk快速地点了点头。


等到那个红色的身影消失在视野里,Kirk才开口,“说实话,我觉得她把我当成小孩子了,还是在青春期里谈恋爱的那种。”


“从年龄的角度来看,的确如此,”Spock的语气就像是在谈论一项科学研究,“而且从你和Mr.Trevor外表的相似程度可以推断,Diana女士极有可能把你当做一个孩子,这个概率高达百分之八十三点七二。”


“所以你是说她在潜意识里,把我当做她和Steve的孩子?”Kirk顿了一下,转而扭头瞪着自己的恋人,“等等,你刚才是在拐着弯说我很孩子气吗,Mr.Spock?”


“我仅是指出一项事实。”Spock的眉毛再一次扬起。


“你也没说哪个是事实,”Kirk撇了撇嘴,但是他的注意力却被Diana整理的数据吸引住了,“她是怎么做到的?”


“Diana女士的记忆力和学习能力让人印象深刻,”Spock点头表示了赞同,“但是如她所说,她并不擅长编写和破解程序,她的数学天赋逊色于语言天赋。”


“哦,你的口气就好像在说她是个偏科的学生,Spock教授。”Kirk抿了下唇。


Spock因为那个称呼歪了下头,他的目光定在了Kirk的唇上,“这种说法并无谬误。”


“好吧,即使她偏科,她依旧是那个顶尖的学生。”Kirk伸出舌头湿润自己的嘴唇。


Spock移开了目光,“Jim,我认为现在是进食的时间。”


Kirk试图学着他的大副挑起眉毛,但是很显然失败了,两侧眉毛一齐挑起显得有些滑稽,“当然,补充能量,毕竟之后我们还有很多活动要做。”


Spock听见Kirk重读了“活动”一词,他的眉毛挑的更高了,“Jim,我是否可以把你刚才的行为理解为‘调情’?”


“啊……”Kirk发出了一串无意义的哼声,他最后放弃似地摆了摆手,“算了,我们去吃饭。”


Spock跟在Kirk的后方,听见了Kirk小声的嘟囔,“瓦肯人真的只是能听懂弦外之音而已,我永远也别指望他们成为行动派”。


Kirk口中的瓦肯人思索了片刻,向前跨了一步,站在了Kirk的身边,放任两人的手若有若无地擦过。


Kirk发出了一声挫败的叹息,立刻伸手捏了捏Spock的手指,当做是泄愤。


好吧,他们关于“孩子气”的讨论,至少有一项事实被证实了。




在休息之前,拜将要到来的假期,Kirk一直保持着好心情,所以那个突然的呼叫让他从床上直接弹起时,他差点以为是不是克林贡人打了过来。


Kirk用力眨了眨眼睛,试图让自己的脑子不那么迷糊,他一巴掌拍上了自己的通讯器,“Kirk听到。”


“舰长,是不是打扰到你了?”Sulu的语气听上有些迟疑,却并没有紧张的情绪在里面。


很好,他的舵手还在担心是不是打扰了自己,证明现在并没有紧急情况,而且舰桥那边听上去一切井然有序。


“没有,除了我现在很困,”Kirk小小地打了个哈欠,握着通讯器又躺了回去,“Mr.Sulu,我想你应该不是找我闲聊的?”


他说话的时候,身边的人也睁开了眼睛,Kirk忍不住伸手把那乱掉的齐刘海按揉地更乱,后果是换来了一个疑惑的眼神。


“是的,刚刚传来了指挥部的命令,上面说鉴于我们是最接近Pa’riz的星舰,所以派我们前往该星球执行外交任务。”Sulu的语气带上了一点遗憾。


可以理解,毕竟是期待已久的假期被推迟了。


Kirk抓了抓自己乱蓬蓬的头发,“大概多长时间?”


“预计两个地球日,文件上说只是一些正式建交前的礼仪和行程确认活动,并不会花费太长时间。”


“好吧,Mr.Sulu,调整航线前往Pa’riz,全舰广播通知下去,”Kirk叹了一口气,“尽量温柔地通知船员们。”


“明白,舰长。”Sulu的语气终于带上了笑意。


“我现在急需睡眠,Kirk结束,”Kirk忍不住又打了个哈欠,抬眼就看到了Spock疑惑的眼神,“哦,Spock,我也有一堆疑问,但是不是现在,我们晚饭后做了那么长的实验分析,现在最需要的是睡觉。”


“我明白。”Spock放任Kirk把手搭在他的腰上,在清浅的呼吸声中轻轻勾住了Kirk的手指。




当进取号到达Pa’riz时,这个星球的首都正处在后半夜,经过沟通,进取号将停靠在外部轨道等待六个小时后,人员才能正式登陆。


所以Kirk幸运的有了个充足的睡眠时间。


这也是他能神清气爽地坐在会议室的原因之一。


“于是Pa’riz终于愿意正式建交了?”Kirk放下了PADD,其实Pa’riz不算相当偏远的星球,而且科技程度高,只是这个星球出了名的保守,除了简单的联系并不和外界有过多的接触。


“他们的力场防护技术令人印象深刻,”Spock只是盯着PADD,“我大致能推断指挥部一直想与Pa’riz建交的用意。”


“当然,Pa’riz的防护力场绝对不是令那些将军们眼前一亮那么简单,”Kirk用手撑着下巴,手指敲击了几下桌面,“但是Pa’riz怎么突然也想建交了?为了能源?防护力场终于掏空了他们的能源了吗?”


“我推测是军事支持,”Spock把几个文件的段落画了出来,“有意思的是在各类官方文件里,Pa’riz极少提起有关内容,但是从很多细节里可以推测出来他们有这个需要。”


“为了什么?”Kirk皱起眉,“众所周知Pa’riz人口不算多,社会构架也是简单的线性结构,他们一直表现得自给自足,基本没有对外星文明的兴趣展露,一个如此保守的种族,突然想要向外扩充了?”


“这些正是指挥部要求我们理清的内容,舰长,”Spock把PADD反手放在身后,“不过就Pa’riz给出的官方说辞来看,他们的诚意显而易见。”


“我并不那么喜欢显而易见的东西,”Kirk哼了一声,“多数时候显而易见的反而是假象。”


而此时Kirk的通讯器响了。


Kirk一把抓过通讯器,“Kirk收到。”


“马上来医疗湾,立刻!你需要一个全面体检!”


Kirk被这个声音弄得一激灵,整个进取号上恐怕也只有一个人会这样对他说话了,“做什么?Bones,我的体检报告才出啊,而且我和Spock的……”


“闭嘴臭小子!我对你的夜生活没兴趣,如果你不想在登陆任务里出意外,就给我抬起你的屁股挪到医疗湾来。”


“有什么问题吗?”医生语气里的严肃终于也让Kirk愣了下。


“这大概就要问问你那本过敏手册了,McCoy结束。”


Kirk盯着手中的通讯器,转而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大副,“他总是不给我商量的余地,不是吗?”


“我认为此时应该前往医疗湾,舰长。”Spock不置可否。


“啧,”Kirk抹了把脸,倏地站了起来,“你也没给我商量的余地。”


Spock看着舰长急匆匆的背影,只是选择跟了上去。




等Kirk到达医疗湾的时候,Steve正好在一旁做例行检查,Kirk心不在焉地打了个招呼,就蹦上了医疗床,医疗湾里的气味依旧让Kirk有些难受,就算Spock在他身边也是。


医生抓起他的胳膊,把一些东西涂在了Kirk的胳膊上。


五分钟不到,Kirk胳膊上就出现了一大片红疹,他忍住了用手去挠的冲动,最后只能是坐在医疗床上扭动了几下。


“这是什么?”Kirk抬头就看到了医生手里的无针注射器,觉得自己的后颈发凉。


“一点皮试,”医生看了一眼Kirk的手臂,扭头就对Spock说,“这次登陆任务,他不能去。”


Spock挑眉,“我假设Pa’riz上有针对舰长的致敏物质。”


“不用假设,这就是,”医生毫不客气地在Kirk脖子上扎了一针,无视了那声痛呼,“Pa’riz现在是春季,他们喜欢的绿化植物,叫Sali……Saul……算了,反正就是那种和柳树很像的,正好是开花开得最鲜艳的时候,很不幸的是,花粉中与地球的艾蒿花粉成分高度相似,而更不幸的是,我们的舰长对艾蒿花粉的过敏程度非常猛烈,如果你不想让他全身浮肿起红疹,或者呼吸困难,甚至过敏性休克的话,我的建议是,禁止他的登陆任务。”


“嘿!”Kirk抢在Spock前面发出了抗议,“明明有抗过敏药剂的!”


“那也不行,”医生瞪大了眼睛,双手叉腰,“你以为过敏是感冒吗?现在我也只是分析了这种花粉的成分,看看你的手,就算给你打一百份抗过敏针剂,你的脖子成了筛子,我也不能保证你对那个星球上其他的东西不过敏。”


Spock的目光停留在Kirk手臂的红疹上,他的唇抿成一条直线,对Kirk说,“舰长,我同意医生的看法。”


Kirk则是一边小声嘟囔着“这个星球干脆叫‘Jim Kirk禁止登陆’好了”,一边跳下了医疗床。


“可是有个外交礼仪问题,”Spock又开口,“Pa’riz的文化里认为在同等级团体间交流中,团体的最高指挥官具有最高决策权和发言权,同时也象征着对对方人员的尊重,如果我们的舰长缺席,这可能会带来一些交流上的阻碍。”


“那就说他病了。”医生挥了挥手。


“舰长三十分钟前才与Pa’riz的长老进行了通话,确认了一小时后我们的团队将被传送,很难有合理的理由来阐述舰长生病这一状况,我估计舰长的缺席将有百分之九十三点六的可能性被Pa’riz划分到‘侮辱’的范畴。”Spock的目光移到了医生身上。


医生翻了个白眼,“别看我,我是个医生,不是外交官。”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我不去基本就等于这个任务失败了?”Kirk摸着下巴,有些苦恼。


“我注意到一点,”一直站在一旁,只是在安静旁听的Steve开口了,“在Pa’riz长老的眼里,Jim的作用更像个吉祥物吧?”


Spock歪了一下头,“可以这么理解。”


“好吧,”Steve把双手环抱在胸前,“那么Mr.Spock,按你专业的眼光和分析,这次任务的危险等级是多少?”


“以舰长的体质来判断,等级一到等级十,他在第八个等级。”Spock说道。


“不是Jim,Mr.Spock,”Steve轻轻摇了摇头,“我是指你,或者一起去的船员们。”


“结合Pa’riz上的全球防护网,就目前的数据来看,等级一。”Spock看着Steve思索的表情,大致推测到了他的想法。


果不其然,Steve开口了,“只要是Captain Kirk出面就行了,现在舰上有这个‘脸面’的也不止Jim一个,不是吗?”


Kirk挥了挥手,“Steve,你不是我的船员,更没有这个义务。”


“我以为我们是朋友。”Steve耸了耸肩。


“我们当然是,”Kirk皱眉,“但是这件事……”


“嘿,你看,”Steve拍了拍Kirk的肩膀,“你的大副刚刚也说了安全等级为一,这是个很安全的任务。”


Kirk好笑地看着Steve,“但是这也不是简单的野餐。”


“对我而言,也许?毕竟我只需要陪着逛逛就行了,任务实质还是你的船员在做。”说完,Steve就只是盯着Kirk的双眼。


大概是Steve的眼神太坚定,Kirk在对视了五秒后率先挪开了视线,他叹了口气,“好吧,Mr.Trevor,这项秘密任务就交给你了。”


“保证完成任务,长官。”Steve浅笑。




站在传送台前,Diana有些无奈地和Steve吻别,“你总是知道我不会阻止你,对吧?”


“就像Jim说的,我只是去野餐而已,”Steve又吻了一下Diana的手背,“一会就回来。”


Diana笑着摇头,“最好能回来吃个晚餐。”


“我尽量,”Steve歪了下头,“尽管我的确想尝尝外星食物。”


Kirk咳嗽了一声,让Steve的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这边,他没忍住再一次叮嘱了Steve,要跟紧Spock。


“放心吧,Jim,我不会走丢的。”Steve笑道,放开了握住Diana的手。


“你最好别,不然明天‘进取号舰长迷路’的新闻就会上头条了。”Kirk也笑了起来。


“我坚信我的方向感十分敏锐。”Steve微微扬起了下巴。


在Kirk准备继续调侃之前,金色的光芒包裹了Steve和其他人。


“好吧,一切顺利,朋友。”Kirk合住了手掌,转身和Diana离开了传送室。




Steve认为Pa’riz是一个风景优美的地方,这里有着类似地球温带的气候,现在他们被传输的地点旁边有一处人工湖,周围种植类似柳树的树木,有清风拂过枝条,看上去的确神清气爽。


“欢迎你们,我的朋友。”早已等候着的Pa’riz人冲着他们行了礼,类似一个摊开手掌的动作,他的通用语并不是很流利,带着浓重的口音,“我是Mole,Pa’riz联合政府的议长。”


Steve好奇地打量着这个外星人,Pa’riz的居民有着类人的外表,但是他们要矮小,同时皮肤也更白,眼球更是完全是黑色的,没有眼白,看上去空洞洞的,颇为诡异。


安静的气氛和Mole疑惑的神情让Steve回过神来,对了,他现在是舰长了。


“感谢您的热情,”Steve学着Mole之前的手势打了招呼,“我是James·T·Kirk,星际联邦进取号的舰长。”


“我们之前有过通话,Kirk舰长,”Mole看上去很开心,“请跟我前往会议室。”


鉴于Pa’riz人的身形小于地球人,Steve在椅子上坐下的时候,觉得自己是挤进去的,其余的船员也是如此,而且他们不得不缩着腿,防止一不留神腿就抵到了桌子,不过还好会议室的天花板足够高,还不至于要他们弯腰进入。


他们现在这样就好像是一群坐在儿童区的成年人,Steve想,真的有些滑稽。


“很抱歉,我们没有来得及制作合适的桌椅,”Mole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如果星联的大使过来,这些设备会到位的,我保证。”


“我相信Pa’riz的待客之道。”Steve浅笑。


“当然,”Mole坐在椅子上,打开了会议室的投影,“那我们就大使来访的一些事宜进行讨论。”


会谈的进程十分顺利,Spock有些惊讶于Steve在谈话中的游刃有余,在之前他对整个过程进行过预演,预计着Steve在哪些问题上会出差错,但是结果出乎意料,Steve的确不像Kirk那样了解Pa’riz,可他在整个谈话中一直是把握着节奏和进程的那个——就像一个真正的舰长,Spock不由得想到——Steve会巧妙地把问题抛给Spock,同时他也在吸收理解讯息,并且做出相应的反馈,这更让他显得他就是这个团队里运筹帷幄的那个领导者。


而且他把Kirk的神态模仿得惟妙惟肖,这是最让Spock惊讶的地方。


Steve和Kirk的确是外貌相似的人,但绝不是一模一样的人,如果运用地球人的比喻手法,Spock会把Kirk比喻成太阳,而Steve,则是和煦温暖的春风,同时Steve身上有一种被战争打磨沉淀出的老练和沉稳,尽管Kirk也有,但是很明显相较于Steve,Kirk至少在情绪的表达上更加直接而热烈。


而当Steve有意收起他的和煦,他的进攻性就展露出来了,这一点的确让他的气质更接近Kirk。


“所以,你们同意与我们共享力场防护技术,”Steve的双手交握在桌面上,“我相信这一定是有等价交换的条件。”


这句话很直白,Mole听后也面露尴尬,不过他很快镇定下来,“当然,Kirk舰长。”


“那么你们的条件是?”Steve依旧笑容和煦。


“能请你们去参观一下我们的防护装置吗?”Mole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站了起来,问了一个看上去不相关的问题。


Steve看了一眼Spock,在瓦肯人首肯后,他也站起了身。


“那是自然,我猜我的科学官会十分有兴趣。”Steve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腰,这些狭小的椅子挤得他的背都快痉挛了。


Pa’riz的防护装置有四个等级,最高等级的可以覆盖一座城市,他们又用这些城市作为基点,构建起了一个全球性的防护网络,在中枢装置里,只需要一个最高指令,整个全球性网络就可以随时关闭或者激活。


“你们现在是否激活了防护网络?”Spock看着眼前不到餐桌大小的装置,忍不住发问。


“目前是识别状态,可以进行量子传送,功率最大时整个立场可以抵御光子鱼雷和相位炮,不过由于干扰作用,这时量子传送是不行的,”Mole叹了口气,“相对的,能量消耗也是巨大的,我们很少开到真正的防御模式。”


“那么你们需要更多的能源支持?”Steve问道。


“一部分吧。”Mole把手交握在腹部,显得有些局促。


“如果你们有启动防御模式的必要,那么我推测你们一定是遇到了外部威胁,”Steve看向Mole,“Mole先生,坦诚才是交流最重要的。”


Mole低着头思考了许久,久到Steve都怀疑他是不是不会开口了,而是变成一座雕像了。


“其实,我们的技术,严格意义上来说并非是我们自己研发的。”Mole抬头,一句轻描淡写的话,却是让在场的人都皱起了眉。


“十多年前,我们的科学家发现了它,尽管我们不能完全复制,但是利用其中的一些构造进行改装研发,我们做出了这种防护装置,”Mole叹气,“我们的本意很简单,保护Pa’riz,但是有人盯上了这项技术,他们带来了威胁。”


“谁?”Steve发问。


“克林贡人。”


Steve诧异地挑起眉,Spock也是如此,夸张一些,用Kirk的描述就是,他的眉毛挑到刘海里去了。


Mole向Steve靠近了些,语气有些急切,“我并非不了解星联和克林贡的关系,然而议会有一部分人认为我们应该交出原始装置,这样可以换来我们一直追求的安宁,但是我不这样认为,我不认为威胁我们的人会给予我们安宁。”


“Mole先生,”Steve缓缓地开口,“我理解你们的境遇,但是我们有句话叫引火烧身,现在你们就是那把火,我该怎么确保星联不是在火中取栗?”


Mole咬住了下唇,最后像是下定了决心,“我们愿意向你们提供原始装置,作为研发基础。”


“研发另一个防护力场吗?”Steve摇头。


“我说过了,Kirk舰长,我们并没有完全复制,因为这项技术远超我们目前的科技水平,如果有更深入的研究,结果将不会只是一个防护力场而已。”Mole整个人像是绷紧了的弓弦。


Steve沉默了,之后依旧是摇头,“听上去很吸引人,但是只是听上去而已。”


“你们的科学官可以现在就看到原始装置。”就像是肌肉过于紧绷后的疲累,Mole显得有气无力。


Steve没有再说话,只是点头示意Mole带路。


而Mole从一个层层防御的地下保险处拿出了一个人类手掌大小的盒子时,外派小组的成员都是一头雾水,直到Mole解释盒子里装的就是所谓的“原始装置”时,大家的表情都变成了疑惑。


Steve看着那个盒子,“好吧,我以为原始装置会很大。”


“其实它的外表很普通,”Mole小心翼翼地把盒子放在了桌面上,“要不是我们经过扫描发现了它是纯能量结构,我们可能会直接忽视它。”


盒子被打开了,没有发光也没有什么奇异的现象,如Mole所说,“原始装置”看上去很普通。


Steve的语气里全是狐疑,“看上去就是一个……”


“戒指。”Spock在一旁补完了Steve的语句。


那是一枚被安安稳稳放在盒子里的,黄色的,戒托有着几何花纹的戒指。


不知道为什么,Steve下意识觉得这不是个好东西。




-TBC-


我终于爬上来更新了,不用说大家应该都能猜到下一章谁该出来了,完结倒计时啦~

评论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