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aritan

Hey。

第二朵烟花(二)

Boom

一朵糖:



CP:wondersteve


声明:我不拥有他们,他们属于彼此。


——


她是在一星期后去找的那位史蒂夫。


人类的另一个神话里,耶和华神用了七日创世,第六天用泥土造人。她并不记得母亲说过的,关于用泥土和水创造她生命的过程是一天还是更漫长。可是关于史蒂夫的记忆,所有的那些细节,全部都在她脑海里,之后在那么长的时间里都会反反复复回想起来,像个被诅咒的轮回。


轮回里史蒂夫每次都只与她相处七天,今天是第八天,戴安娜看到史蒂夫手里的篮球击打在地板上又弹回来。


新鲜的油漆与木头混合气味的新建篮球馆还很少有人踏足。她来之前他仿佛已经待了很久,向后梳得整齐的金发有一绺垂在额前,那颗泛旧的浅橙色篮球在他手里交互着。他瞥见三分投篮区外的戴安娜,下意识把球传了过去,她一抬手就轻松接住,史蒂夫为此露出一个微笑,很像她十分喜爱的孩童们。


他笑起来总是带着一种无可比拟的童真,是她记忆里浓墨重彩的一笔。


她持着球,模仿他投篮的动作,右脚向前上步,抛了出去,它几乎是无声地穿透了篮筐,又用力落在地面上弹跳出了很远,远得她不想去追它,于是她看向史蒂夫,她能看见里面清澈的蓝色铺天盖地涌入她的眼里,“想要他全部的蓝色。”戴安娜突然这样想。


“哦,我发誓这是我看过最漂亮的投球。”史蒂夫仍然笑地夸赞她。


他的肌肤因为汗水发亮,领口却折成规整的样子,裤子浅灰色,一条多余的折痕也没有。


与这里真的很格格不入了。



戴安娜想到这里还是决定去追那颗球。“我去一下更衣室。”她仓促中听到他的声音这样说。


*


戴安娜刚刚与史蒂夫通过电话确认过地点后是走过来的,途中抬头看到小路两旁的树冠堆成的层层叠叠的林荫道,堆叠得如鳞片一般,绿色云朵的穹顶,这令她莫名心情很好。


而史蒂夫就离开了那么一小会儿,就整整齐齐地扣好了每一颗扣子。


她绝好的视力瞧见那几绺被她剪掉金发仍然很明显的、参差不齐的缺口,但它仍然规规矩矩的,向后梳得一丝不苟,他整个人西装革履的一副完美武装,跟她几天前看到他的样子一模一样。唯一一点不同是今天他看起来突然苍老了起来,鬓角的白头发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一些,他仿佛都比原来浅了许多,苍白粗糙,像是石膏,一捻就碎。


“抱歉,我有事要.....”


“这个给你。”


戴安娜和他同时说出口,史蒂夫忍不住笑了笑,大概他也是个很爱笑的人。


他笑着接过戴安娜递过来的东西,一个里面装着她联系他的理由。史蒂夫几天前落荒而逃后忘了他的外套还在她车上,他是昨天接到的电话,第一个词就听出了她的声音,郑重其事的要归还他的外套。


而另一个,他看到半透明的袋子上面印着花哨的名字,散发着一种新鲜的奶油味道,史蒂夫胃里突然升起一阵巨大的空虚感,他确实好像是,好久没吃些什么了。


“你去那里?”


“你为什么要问,跟你又有什么关系,你想要跟我一起去?”他半开玩笑的冷漠疏离。


“直说吧,别再这样拐弯抹角,你到底想要什么,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他紧接着又问出来这一句,戴安娜抿紧了嘴唇,史蒂夫在猜想她是否能抑制住说出来些什么。


“我确实有话想跟你说。”她说,“不过,你今天的状态看来并不适合谈论这个,我想还是改天,还有很多时间。”


她说着转身就走,史蒂夫在原地怔了一会儿又快步上前拦住她。“我可以.....我是说,很抱歉我刚才的态度,我们今天就可以谈,不过我要顺路去做一件事,不会浪费太多时间。”他顿了顿,“是这样,戴安娜,我真的很想听你跟我说话,这感觉很强烈,很奇怪,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而且过了今天,过了今天,哪怕是你,神通广大的普利斯小姐,也不会像现在这样,随时都能找到我了。”


戴安娜看向他,这位诚恳的蓝眼睛先生,怕是谁也不会拒绝他,等她回过神来就已经鬼使神差地坐上在他的副驾驶座上,这个角度,她正好看到这位史蒂夫眉间的那到痕迹,深得好像一道疤痕。她在很多人面目上见过这种痕迹,她的史蒂夫是也有的,可是他的很浅,毕竟这种刻痕需要时间,他离开的时候又太年轻。


史蒂夫忘了关窗,车窗全部半开着,她看着打开的车窗外面那片晒到发白的公路和雪地有点相似,这位史蒂夫记性好像很差,他身上没有那种很香的荷尔蒙,冷得像冰块,像空调运作的味道,像金属。


但是他一路开得平稳,戴安娜侧着脸,并不想分出过多的注意力给他,直到她感觉到史蒂夫的呼吸近了些,他停了下来,也侧过脸,越过她望着透明玻璃窗里的花团锦簇,可是那面玻璃却又爬满了阴郁的藤蔓植物。


史蒂夫比较高,他拨开挡在他身前用来自屋顶自然垂落下来翠绿色的伪造枝叶,戴安娜跟在他身后闻到各种花朵结合起来反而像一种消毒水似的刺鼻味道。


史蒂夫说他要一捧花。


“鲜艳一点。”他补充说。


女店员嘴角抿起一个带着酒窝的微笑,她瞄了一眼史蒂夫身后的戴安娜,挑出来几株颜色鲜艳的花朵,稀稀疏疏落在周围的满天星都像是撒上的糖霜,一束花扎得甜腻艳俗。


他看样子没有什么要求,很满意似的点点头接过来,还低头闻了闻它,面无表情的样子,仿佛闻到了颜料,额头的一点汗水滴在玉兰花肥厚的叶子上面,佯装成新鲜活力的露水。


戴安娜看着那一捧花带着不情愿的颓丧模样,沉重得都垂下头来。于是目光转向那一大盆开得旺盛的半米高蓝色的花,她的高跟鞋踏着地面,咔哒咔哒的节奏有点吵人,可她却静敲敲地托起那个瓷白色的巨大花盆,花盆底边缘的湿泥土蹭到她的裙子上。


“我要这个。”那蓝色的类似绣球一样的花瓣抚过她的侧脸,那名女店员不知所措地望向史蒂夫。


史蒂夫眼角抽搐了一下,结算了一捧花与那一盆蓝色无尽夏。


“就当做我回给你的礼物。”他示意那盒躺在车里,还未开封的蛋糕,还有清洗干净并且熨烫过的外套。那盆花跟它们一起被放进了车里,不过它是躺在后座上,泥土簌簌的落了一片。


她并不想把它放置在后备箱里,史蒂夫也知道这个,他还是秉承着固执老派的绅士作风,请戴安娜打开后座的门,它沉得要命,史蒂夫搬它时额头因此浮起一根青筋,戴安娜依然座在他的副驾驶,看到第三次他揉了揉左边的额头,由此断定他头疼。


“你多久没睡了。”她问得一针见血。


“大概....不太记得了。”他并不想说实话,所以回答得更加迟钝,戴安娜看到眼睛里那几条摇曳的红血丝早已经汇聚在一起,仿佛一小洼落在他眼白上晕开的红色墨点。


“我帮你开车,你休息一会儿。”她这样说着,下意识看向后座才回想起来那里早就被占据了,不尽夏近乎霸道地散发着蓝色光,那一捧玉兰、洋桔梗、玫瑰、月季,这样色彩斑斓的花朵曾经铺满了她第一次参加过葬礼的回忆。


她那时就想,如果她可以在史蒂夫的尸首旁摆满鲜花,如果一切都有个了断,送他最后一程,痛洒过几点泪,再把他归类为永远的过去,埋进土里,这样也算是一个结局。


只是史蒂夫,他都是鲜活的,就连她看过他的已经做了选择的最后一眼,他的诀别也不肯苍白,他的肌肤柔软,他的脸颊红润,嘴唇丰盈随时都可以笑,他的眼神明亮,蓝色的小星星仿佛要跳出来,永远神采奕奕,从来不会呆滞无神,布满血丝。


从来没有人像他那样。


“不用了。”他拒绝得干脆,没有委婉的念头,唤回了戴安娜的心神。


“抱歉。”史蒂夫叹了一口气,低垂着头,仿佛很想俯在方向盘上,“抱歉,我有点,有点不对劲。”


“不用道歉。”她一脸认真的看着他,“很多人无法控制情绪,大多数都是因为睡眠不足、劳累和饥饿,我想这些你全都有,你在努力的不让自己变成个混蛋,已经很不容易了。”


史蒂夫闻言又忍不住嘴角上翘,仿佛是个笑容,只是一瞬间又立刻平静了下来,他真的很擅长这个,把控面部表情之类的。


可是他的记性真的很差,戴安娜心里感慨。他停了车仿佛就要迈下来,她眼疾手快地拽住了他的手臂,“不能空着手去,对吧。”她说。


她无奈地看着史蒂夫终于想起来什么似的拿起后座那捧花,它沾了些泥土,好不容易有点生命的意思,却又要被送到座墓地里。


祭奠与缅怀在戴安娜心里都是很私人的,她感觉她和这位史蒂夫明显还没有熟悉到这种可以了解他过去的地步,她本不想窥探过多。


可是他却很快回来,带着仿佛主动剥开壳的一目了然,带着一种泥土的湿润气息,像是从墓地里爬出来。


他弓着腰,终于如愿的把头低到方向盘的位置,他的体型从以前到现在,算起来都是块头不小的,在狭小了空间里显得拥挤,戴安娜看他双手捂着脸,一种孩童的姿势,她关上耳机里的那首歌,把手放进他的头发里,看着它们穿梭在她的手指里,指甲上红色映衬着一种暗金的颜色,它有些湿漉漉的。


“抱歉。”他今天说了太多次这句话,说到戴安娜都有些可怜他了,“你不必这样。”她脱口而出 史蒂夫没有回应。


他挣脱开她,戴安娜的手从他的头发里滑出来,手心里残余着几根断落的发线。他仿佛想找点事情做,最终还是拆开那旁边的盒子,咬了一口蛋糕,感觉到那种强烈的甜蜜口感从口腔作用到喉咙,他仿佛被它噎住了,顿时招架不住眼眶涌出来眼泪,然后他的手背又抵在眼睛上,戴安娜看不到他的神情。


她的背靠在后座上又点开她的歌,跳到了一首关于晴天的。戴安娜向窗外看,她感觉这天气实在是很好,那么阳光明媚的一片,每块墓碑的石头仿佛都会反光,她想着人大概真的都会变成一捧土,最后就像她眼前这样漂浮起来融进日光里。音乐实在太会影响情绪了,就像她第一次听到摇摆的钢琴曲,指尖的骨头都催生出一种渴望的颤簌。


“保护所爱之人一生周全,都是什么可笑的念头呢?”


“并不可笑。”戴安娜摇摇头,“是可以做到的。”


“但是我没有。”


“我也没有。”她说着笑了起来。


“为什么?”


“就是这样发生了,大概是我留不住。”


“我不甘心。”史蒂夫的下颌有些颤抖着。“她的牺牲应该更有价值,她不应该默默无闻地被埋在这里。”


她看了他好一会儿,捏起他的下巴,抹掉了他嘴角的奶油。


“我会帮助你”近乎温柔的承诺着。


TBC.

评论

热度(34)

  1. Samaritan一朵糖 转载了此文字
    Bo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