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aritan

Hey。

[wondersteve][刀转糖06] Drop down with the tide (开车向)

连渚:

— 逆BE三十题系列,原题来源网络,真糖无刀。
— AKA 四次Diana撩了她的男朋友,还有一次她如愿以偿。
— 车速极低,用语隐晦,废话连篇。
— 发完这个我可能会名誉扫地,仔细一想并没有名誉可言。
— 祝您食用愉快。


  [wondersteve][刀转糖]
  逆BE三十题系列06:报复


  01.


  重案组探员Steve · Trevor不愿同正义联盟成员Wonder woman一起出任务。某种意义上讲真是咄咄怪事。


  Trevor警探并不是人们眼中的怪人,他持此意愿是有相关理由的。


  譬如此刻。


  “当我冲进去吸引住敌人火力的时候,你们有大约十秒钟用于解救人质。”


  Steve侧身紧贴住墙角,那位都市传奇正保持着与他很相似的动作靠在他身边,手轻轻搭在他肩上。


  从周围同事的角度看来,这是为了战术交流,并没有任何不妥之处。


  她说话时声音压得极低,温热的气息自耳畔滑过。Steve不自在地向旁边缩去,只事与愿违地和墙贴得更紧了些。


  搭在肩头的那只手轻巧而敏捷地移动着,他感到后颈传来一阵凉意,光滑的指尖在那块裸露出的皮肤上游移。其所经过的位置,阵阵战栗无地炸开,沿着脊柱蔓延至尾椎。


  Trevor探员费了很大力气握稳自己的枪。


  那张脸近在咫尺,他不敢回头。


  热源再次贴近耳侧,他脸颊一热,又一凉,紧贴身体的那股压力随之消失。


  破门声轰鸣刺耳。


  将仍在哭泣的小女孩抱离房间时,那个声音似乎还在回响。


  她说,小心些。



02.


  Steve来到那家不起眼的咖啡馆时,嘴里的尘土还没咳干净。


  Diana坐在窗边的位置敲玻璃,偏着头对他笑。


  Steve站在窗外不无担忧地捂着口鼻,好奇她怎么能这么快吃上冰激淋的。


  几十秒后他坐在她对面的位置,搅拌咖啡的动作无精打采。


  本来他打算问问她为什么正义联盟会插手一桩简单的绑架案,但Diana神情专注地盯着面前的甜点,好像要和它们完成个什么生死契约一样。


  Steve只好继续低头去搅他的咖啡,被搅散的泡沫奶油混着露出本来面貌的土黄色液体,看起来除了加速消化外找不到别的用处。


  他瞪着奶白色杯子里的那玩意儿,皱了皱眉,然后一饮而尽。


  倒不是他有多喜欢这杯“生痰”奇诺,从战争时代走出来的人不浪费东西,这是原则。


  勉强咽下那堆滑腻腻的糖精蛋白后,Steve觉得自己咳嗽的欲望更强烈了。


  他四处找纸巾的时候才发现Diana已经从冰激淋球上移开了视线,她紧盯着他,眼睛亮晶晶的,甚至比她刚才盯冰激淋的时候还亮了几瓦,里面燃烧着炽热的好奇。


  Steve对此颇感不妙。


  Diana朝他伸出手来,手指整洁纤长,她刚砸毁一扇铁门,徒手折断了几柄手枪的枪管,现在却闻不到一点儿火药的气味,这可真奇怪。


  她朝他伸出手来,又很快缩回去,指尖抹去了他上唇沾染的小块奶油。


  Steve正襟危坐,耳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红。


  Diana吻上自己的指尖,眯住眼睛微笑,长长的睫毛颤动着勾勒出美好的弧度,室内的温度有点儿高,餐盘中的冰激淋似乎不是唯一在融化的东西。


  应该怎么呼吸来着?


  Steve想。



03.


  “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Steve没有把这句话问出口。事实上,单是保持呼吸就已经让他感到够吃力了。


  他对地铁没有成见,确实没有。他只是想不明白在条条大路通罗马的情况下Diana为什么偏偏坚持要在高峰期乘地铁回家。坦白来说,这可真不是个好主意。


  Why bother?


  Why the pain?


  拥挤的人群中,Steve抓紧了Diana的手,生怕她被冲散到别的地方。他担心自己会不会弄疼她,又不敢太过使劲,只好尽可能和她凑得更近一点。她的手臂紧挨着他的,肌肉线条流畅而优美。


  他们在第三辆列车进站时才被人潮裹挟着涌进车厢,几乎没有立足之地。车厢里弥漫着事不关己的冷漠气氛,人人脸上尽是木然的沉默。


  Steve在几番退让之后被挤到一处角落里,没有足以支撑的地方。他悄悄松开Diana的手,这样列车颠簸的时候,他还不至于会连累到她。


  掌心分离,指节错开大约一公分左右的位置,他的手腕被人扣住,两只手中较纤细的那只重新把自己塞了进去,掌心再度贴合在一起。


  Diana笑容灿烂,以惊人的灵敏挤进他和他前面正拿着手机看视频的女白领之间不算宽裕的缝隙里,另一只手稳稳地按在Steve耳边三四厘米的地方,圈出一方极小的天地。


  她稍稍向前迈了一步,抬起头细细地欣赏着自家男朋友,注视着晃动的人造光在他眼中浮浮沉沉。


  再一次,Steve避无可避。


  “别担心。”她欢欣地弯起唇角,“我们不会摔倒的。”


  “你靠得太近了,Diana。”


  回应他的是进一步减小几近于无的距离。


  深色眼眸率真坦荡。


  “这正是搭乘地铁的意义所在。”



  04.


  没有战争的日子里生活其实非常规律。


  Steve六点差一刻起床,准备两人份的早饭,取出报纸,阅读几篇相对有用的新闻,等Diana起床,共进早餐,七点半起身上班。


  Diana的作息则没有这么固定,因为拯救世界这活计怎么都没有个上下班时间,她只是尽可能保证自己在那一个多小时内是醒着的,以防Steve以担心打扰她为由跳过他们的早安吻。


  最近情况有些不同。


  Diana走进厨房的时候Steve正忙着煎出个正圆形的鸡蛋,他在锅里放了个洋葱圈,蛋液在里面滋滋作响,目前看来一切都很完美。


  他没有听到Diana的脚步声。


  Diana从背后伸手环住他时Steve差点儿把煎锅扔出去,之后他全身僵硬地平举着那只锅,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小心翼翼地试图挽救他们的早餐。


  所幸,煎蛋还在洋葱圈里。


  “早上好,Steve。”Diana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遥远,她正将脸埋在Steve的睡衣里,原本清朗的嗓音被布料模糊成一团含混的音节。暖意正源源不断地从身前的人身上散发出来,Diana深吸口气,蹭蹭怀里温暖踏实的热源,把他搂得更紧了些。


  “早安,Diana。”Steve放下锅铲,侧过身揉了揉她的头发,继续打理那个圆圆满满的煎蛋,“休息得还好吗,要不要回去睡一会儿?”


  “不要。”Diana听起来一点儿都不想跟她的人体抱枕分开,她说话时的热气引得怀里的人下意识挪动了下背部,她对这个动作报以不满的哼声。


  他们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直到Steve需要去找盘子,他询问Diana能不能先放开他,得到的回答让那只背部灼烧的鸡蛋很尴尬。


  “不要。”她固执地回答,同时收紧了手臂确保Steve哪儿都去不了。她抬起头,将下巴支在他肩头上,双手在探员结实的小腹上紧紧交叠着。


  “我们的早饭要糊了,Diana……”


  “没关系。”回答十分果断,“我也不是很饿。”


  说话间小公主给自己找了个更好的去处,她将头埋在他的脖颈处,鼻尖磨蹭着侧颈。她可以敏锐地察觉到肌肤之下血液的脉动,并为此而心安不已。


  他还活着。


  他还活着。


  Steve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劳动成果由嫩黄转为焦黑,空气中弥漫开厨房里最不该出现的气味,但他意料之外的分不开心给这种紧急状况。


  “Diana...Diana ? ”


  他尝试唤她,她没有回应。


  突如其来的,她咬住了他的侧颈,动作极其轻微,仿佛还没有长齐牙齿的幼猫。


  Steve的呼吸紊乱得不成样子。


  当天早上他们的早饭推迟了十分钟,Steve低着头嚼一块吃不出味道的黑家伙,对面女孩盘子里盛着一只金黄色的煎蛋,正圆形,边缘有隐约的洋葱味。



  +1.


  各种方面来说,美国可真不是个安全的地方。


  Steve将双手枕在脑后,重重地吐出一口气。


  Diana在他旁边坐下,她穿着Wonder woman的制服,或许可以部分解释为何他们此刻正沦落到如此境地。


  “这儿不是天堂岛。”


  她说。


  “是的,这儿不是。”


  Steve承认道,牵过她的手,包裹住微凉的手指,细沙簌簌地从指缝间滑落,那是Diana四处奔走试图在这里找到生民的印记。


  这里也没有其他人。


  当你被不明生物袭击并不幸坠落到某个你压根没听说过的地方时,就该接受那里仍未开化的理论,这或许不是事实,但对心理健康大有裨益。


  Steve在外套晾干之后就把它披在了Diana身上,他对那套制服身为衣物却在御寒方面的极度欠缺颇有微词,尽管起初他也称赞过它。


  Diana说了些什么,他没听清。在他将疑惑的目光投向她时,她突然翻身俯在他上方,双臂支撑起身体的重量,取代漫天星辰成为他眼中的风景。


  “You are the man .”


  她微笑着,音节圆润清晰,手指抚上他的脸颊,不复初见时的迟疑试探。


  他极长久地凝视着她,呼吸声绵长清浅,几不可闻。


  “Sure . ”


  然后他撑起身子,亲吻了她。


  海水咸腥的气息潮湿黏着,他们好一会儿才找回对方原本的气味,鼻息错乱交融。


  百年前伴随着剧烈的头晕目眩和体内未排出的海水从昏迷中醒来时,Steve不会想到有一天他会把黑发的天使拥入怀中。


  然而她现在就在这里,就在他身边,目光灼灼,手肘搭在他的胸口,双手环绕过他的脖颈。


  Diana敢于直面任何事物,她从不在接吻时闭眼。这种时候Steve会在同她对视良久后微垂下眼睫,表达出一种收敛与克制。


  无一例外。


  Diana喜欢睫毛颤动在那双眼眸中投下细碎阴影的样子,同时不喜欢那动作表露出的情感。


  于是她有些赌气地按住飞行员的肩头,加大了力道,带了些撕咬的意味。


  Steve吃痛地睁大双眼,以惊讶为主导的情绪却飞快沉寂下去,另外的情感正扣击着他,成分复杂,难以描述。


  他放任自己躺在Diana身下,伸手揽住她的脊背,战甲坚硬冰凉。


  他只稍稍用力就颠倒了他们的位置,Diana顺从地接受了这种安排,蹭着他的脸颊,在自己所能接触的地方留下细细密密的吻。


  他们都不清楚那件外套是什么时候滑落的。


  Diana将手指探入衬衫时再次引起一阵战栗,潜藏的电流从肌肤贴合的地方双向传递蔓延。与此同时Steve顺着锁骨一路向下,努力和贴合紧密的战甲做着斗争。


  Diana没有忙着侵城略地的那只手提供了莫大的帮助,海风趁虚而入想要带走一部分热量,但她很快被拥入一个坚实的怀抱,肌肤之下星星点点的火焰飞速灼烧,势成燎原。


  她低声念他的名字,心脏沉稳地撞击胸膛。


  同时她感受到另一个心跳在加速,律动毫无规则可言。


  Steve尚在运作的那部分理智正对他进行必要的演算,清理存在困难,他们可能感冒,应当贮存体力为第二天做准备。


  它试图表达的一点是,这个主意糟透了。


  没有人理会它。


  Diana敢于直面任何事物,她不喜欢闭上眼睛。


  这意味着她可以看到灿烂的星河,浮动的流云,以及那人起伏的肌肉线条。


  晚潮渐起,海浪呢喃着呓语,身下沙砾泛起湿意。


  她在身体里也捕捉到同样的湿意。


  浪花冲击岸边,激起白沫,天地契合造就的轰鸣鼓动着耳膜,淹没了那些混乱不堪的喘息。


  Diana松弛下来,身上阵阵发凉。


  她紧咬住下唇,说不出在为什么本该平静的时刻仍在不间歇地颤抖。


  她蜷起身子,阖上双眼。


  有人将她揽进怀里,力道轻柔却坚定,不由分说。


  Steve抬手按上她的发顶,轻拍了拍,指尖缓慢在发丝间来回移动着,打理那些散乱的卷发。


  他抚上她的脊背,拂去沾染上的沙砾,安抚地上下滑动。


  “Diana...Diana.......”


  “It's all right , It's all right..... ”


  “I'm here. ”


  他低下头,亲吻她的前额。


  “I'll never leave you along. ”


  Diana睁开双眼,下唇仍留有齿痕。


  Steve补充道,


  “And it's unbreakable .”


  她缩进他怀里,鼻息悠长,渐趋平稳。


  海潮依旧舔舐着沙滩,作出懵懂的样子。


 
 
 
 
 


 
 
 
 
 
 

 
 

评论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