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aritan

Hey。

《Happily Ever After》

安能如風:

《Happily Ever After》




CP:主wondersteve,蝙超提及,美国队长串了个场


作者:安能如风



备注:
拖了几个月才写的一篇文,纪念我二刷了《神奇女侠》电影


假如电影的结局稍微有那么一点不同,那个有着人的自私仍然伟大的男人,和那个有着神的超能仍然天真的女人,也许会发生的故事......


 







1918年




「这个铁牌有什么用?」戴安娜意气阑珊地把玩着美国总统亲手颁授的荣耀勋章。




「据说这是开国以来首次颁军功勋章给女性,虽然没有向媒体公开,应该还是挺有意义的吧。」史蒂夫的秘书埃塔·坎蒂小姐一边扶着眼镜看报纸一边说。「再不济,必要时候卖了金牌也能换点钱啊。」




「我做的事情不需要你们的总统来认可。」戴安娜斩钉截铁道,手一抬,金灿灿的勋章就往垃圾桶的方向自由飞翔。




可惜在落地得分前被接住了。




「戴安娜!你不能就这样扔了它。」拄着拐杖的男人单手拎着勋章,英俊坚毅的脸庞上流露出宠溺的无可奈何——面对他的公主,他是越来越没有办法了。




「为什么?」戴安娜不解。「你需要钱吗?」




「金牌飞行员连降落伞都没跳好,躺了一个月医院的费用可不少呢。」埃塔闲闲地说着风凉话。




「士兵在战场上受伤了就应该得到适当的治疗,你们的总统太抠门了。这金牌可以在哪里换钱?」




「不,戴安娜,我不缺医疗费。」史蒂夫瞪了一眼埃塔。「你留着这个勋章,它代表了——」




「你们总统的认可?」




「我会请你吃一百次雪糕。」




「成交!」戴安娜满意地笑了,眼里闪耀着让史蒂夫迷醉的光芒。「这次我们可以牵手了吧?」




史蒂夫愣了一下,想起自己跟戴安娜说过他俩在一起才能在街上牵手,低头咳了一声,算是默认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戴安娜?」埃塔用发现新大陆的语气惊叹道。「史蒂夫脸红了!」这真的是她那个以间谍身份游历花丛潇洒自如的老板吗?




她目视着勇武又美丽的戴安娜像个小女孩一样兴奋地扶着他走出房间,心想哪能认错呢,只有他俩能让对方回归本真了。






1942年




「人类真的很蠢,史蒂夫。」来自天堂岛的战斗女神一边替二度参军的特雷弗上校包扎手臂的伤口一边道,丝毫没有意识到她面前的这个男人也是被她批评的愚蠢人类之一。




史蒂夫用另一只健好的手去抚平女朋友紧皱的眉头。他并不觉得受辱,因为他也有同样的感觉。「是的,他们不懂得珍惜牺牲了无数人才得到的和平。」




「上一次,我差点就失去了你。」戴安娜闭上了眼睛,感受着情人温柔的爱抚,平复心底的疼痛。也正正是因为她误以为史蒂夫死在爆炸的飞机里,悲痛激发了她的斗志和愤怒,才成功击败了战神阿瑞斯。




然而即便没有了阿瑞斯,人类的贪婪无度还是带来了破坏和毁灭。只是二十年,世界大战便再一次爆发了,无情的战火更从欧洲蔓延至亚洲,整个世界都无人幸免。




「而我也差点失去了你。」史蒂夫轻轻亲吻她的太阳穴。「人类不值得你去拯救,戴安娜。」




「但我们依然会尽力去拯救每一条无辜的性命。」戴安娜坚定道,在人类社会生活的二十多年让她变得成熟,却并没有泯灭她的纯真初心。每一天,她都能从眼前这个有着脆弱躯体的男人身上学到更多。




他们相视而笑。




戴安娜眼珠子一转,伸手搂住史蒂夫的肩膀,优美的红唇印上了他微微张开的嘴唇,吸吮着他口中的唾液。也许是出于对戴安娜发自内心的尊敬爱慕,也许是凡人对于女神的不敢冒犯亵渎,这些年在一起,史蒂夫并不常刻意撩拨她,在戴安娜主动的情况下反应却很是热情。




几度云雨过后,两人互相依偎着,躺在床上说话。这几年他们在不同岗位上为停止战争而努力,要不是这次戴安娜听闻史蒂夫受伤了赶过来,还不知要多久才能见面。




戴安娜告诉史蒂夫,她刚见过美国开发的「超级士兵」计划旗下的超强人类,她虽然不赞同用这种方法改造人体,但也不得不承认他们找了个非常适合的实验对象,善良,勇敢,而且忠诚。




「我觉得,也许这个超级士兵,会是结束这次战争的关键。」戴安娜沉吟道。




情事后昏昏欲睡的史蒂夫随口道:「是你的直觉?还是你们的雅典娜女神告诉你的?」




「不知道,也许只是他太英俊了,就像你带我去看的那些歌舞剧的主角。」




「什么?」史蒂夫瞪大眼睛,一下子全醒了。「你觉得他很英俊?戴安娜你别光笑啊,你说清楚.......」






1949年




已迈入知天命之年的特雷弗先生鬓角开始染上霜华,岁月磨平了他的棱角却让他如美酒般更醇厚动人。成熟沉着又优雅温柔的他嘴角总是噙着笑意,风度翩翩的模样不知吸引了多少少女芳心。




在她们的想象中,特雷弗先生永远是大方得体又游刃有余的,又怎么会知道此刻的特雷弗先生正像个疯子一样哭成泪人。




「谢谢你,戴安娜,谢谢你,我爱你,戴安娜......」史蒂夫激动地将这几句话翻来覆去地说了无数遍,大颗大颗的泪珠往下掉着。




他怀里抱着他和戴安娜的初生孩子,一个有着半神血统的亚马逊女儿。呱呱坠地才两个小时的宝宝已经显露出非凡之处,和母亲如出一辙的棕色眼睛好奇地看着哭个不停的父亲。




尚躺在床上的戴安娜看着她最爱的男人和代表他们之间连接的女儿,脸上只有爱意和喜悦。不少人曾经对她说过她是个来去如风的女战士,不必像平凡女子一样经历生产之苦,被丈夫子女缚束。




她却心知肚明,最大的勇气不是面对可怕的敌人,而是将新的生命带来世间,引领和教育他们,就像她的母亲希波呂忒女王曾经做过的一样,将她培养成亚马逊的骄傲。




她很庆幸,有史蒂夫陪着她承担这个责任,和见证这一份恒久的喜悦。






1985年




卢森堡公园的一个角落里,白发苍苍的男人在女子的搀扶下走到长椅处坐下,两人静静欣赏着初秋的染黄落叶美景。长久的朝昔相处让他们已经不会再有需要找话的尴尬时刻,任何沉默都是静谧而安详的。




「加朵很快就会再来探望我们了。」戴安娜说道,替史蒂夫整理他的围巾。




加朵是他们的女儿,一个沉静又聪明的女孩子——尽管她已经三十多岁,在父母的心里还是当初那个让他们抱着哄的小女孩。加朵热爱亚马孙神秘又悠长的历史,希波呂忒女王也很心疼这个混血孙女,十五年前就把她接到天堂岛上亲自照顾了。




父亲渐渐年长,尽管十分享受天堂岛的生活,加朵每半年都会抽一个月时间陪伴在于巴黎过隐居生活的父母身边。她昨天刚刚归去。




「我知道她生活得很好,不需要我们担心。」史蒂夫回答她,呼吸着戴安娜鬓发间甜蜜的气息。天啊他永远没办法厌倦这个。




「但你在忧心着什么。」戴安娜一眼就看穿了他。




「是的,因为加朵在离开前给了我一些建议。」史蒂夫缓缓吐息。「她劝我去做一件,我在六十七年前就渴望去做的事情。」




戴安娜安静地聆听着。




「一开始是时间不对,气氛不对,后来是没有必要了——我用各种借口拖延着这件事,其实是我知道你母亲说得对,这个世间没有人类能配得起你,善良又勇敢的戴安娜,天堂岛最完美的女战士。」史蒂夫凝视着身边这个从未衰老过一天的美丽女人,续道:「谁也配不起你,更何况是我这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子。可是加朵说得对,也许配不配得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有幸遇见,有幸厮守。六十七年前那一天你从海里救起了我,我看着你,就知道你是我的天使,我的救赎。请问你愿意嫁给我吗,来自天堂岛的亚马孙公主,亲爱的戴安娜普林斯小姐?」




苍老和年轻的手指,自此戴上了成对的婚戒。






2016年




「布鲁斯给我寄来了我们当年在维尔德镇拍摄的那张照片。」戴安娜告诉病床上病重的丈夫。「他和克拉克问候了你的状况。克拉克还说氪星的医疗技术比地球进步上千年,也许能改善你的状况,他确定后会尽快联络我。」




史蒂夫的视力已经退化到看不清照片上的人物了,但他仍清楚记得拍摄照片那天发生的一切。「你认识了很棒的队友,戴安娜。」




「是的,还很英俊呢。不过你不用吃醋,他俩只对对方感兴趣,其他队友都在抱怨他俩秀恩爱的旁若无人了。更何况,普林斯先生你应该知道,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最英俊的还是我见到的第一个男人。」戴安娜俯下身,亲了亲鸡皮鹤发的丈夫的太阳穴。




史蒂夫勉力微笑。「谢谢你,特雷弗太太。」




「应该道谢的人是我。」戴安娜也回以微笑,她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因为恐惧失去而心痛的女孩了。漫长的时光里,她所收获的一切足以她感恩怀缅一辈子,没有遗憾,也不会再感到孤单。「在维尔德镇的那个晚上,我问你,普通人类是不是真的会相爱直至死亡将他们分开。你当时说你不清楚,而现在,我终于有了答案了——即便生离死别,他们依然能相爱。」




END

评论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