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aritan

【wondersteve】一个空难幸存者的故事

Estrellann:

—————————————————— 
*大概是深夜福利,庆祝终于进入十二月

*转世飞行员设定,全是瞎掰,OOC连篇,一发完

*看在我爆肝五千字搞到头昏眼花的份上求小天使们留一颗小心心!!!qwq要是还有小蓝手和评论就更好了呜呜呜……【快滚回去肝你的论文】

*悄咪咪甩个链接
——————————————————

【一个空难幸存者的故事】


戴安娜干净利落地回旋、翻转、落地,方圆两米内扬起一阵灰尘。逐渐清晰的警笛声在长空里回荡。她把真言套索从落败的罪犯身上抽回,一圈一圈收于腰间,耳麦中传来蝙蝠侠低沉的嗓音。

“空军在兰利基地到华盛顿特区的试飞测试中一架战机发生事故,有目击者称遭到巨大禽鸟猛烈撞击,飞行员未进行回避操作,可能坠毁在居民区。神奇女侠,你距离事发地点最近。”

“On my way.”

火神之剑入鞘,戴安娜跺脚飞离地面,耳麦里随后传来坐标点,她找准方向全速进发。即便今天不是距离最近的那个,她也会竭力赶去。只要她还有最后一口气,就决不会容忍再让一个飞行员在她眼皮子底下牺牲。

她在三分零九秒之后接近预定位置,维克多先前的计算得出,战机的坠落轨迹会经过此处。十五秒种后,左引擎牵引长长一缕黑烟的战机刺破了云层,锥形机头的一侧深深凹陷进去,挡风玻璃角落裂开一道足以致命的缝隙,裂痕放射状延伸到整个表面。戴安娜冲上前去,双手托住战机腹部,风中急剧摇晃的套索在高空闪闪发光。数十吨的重量此刻全作用在肩膀,巨大的冲击力下她大吼出声,使出全力。战机的骨架和引擎在突然反向的加速度下发出恐怖的巨响。

在垂直距离长达千米的减速后,戴安娜举着受损的战机缓缓落回郊区的开阔平原,手掌在深蓝色外壳上造成隐约可见的凹陷。但她顾不上喘气,反手扯下因机身扭曲而被卡住的舱门,将里面早已失去意识瘫倒一侧的人抱出来。她得确认飞行员并无大碍。

戴安娜把他置于地面,干硬的枯草有些扎到膝盖。她一手托起飞行员的肩膀,一手解开其下颚处的安全扣,覆盖了整张脸的头盔被顺利地摘下,戴安娜的呼吸却瞬间凝滞。

是他。金黄色的头发。此刻戴安娜看不到那双湛蓝色的眸子。但。

是他。

戴安娜颤动着嘴唇,深情凝望怀中的人,如同珍爱的宝物失而复得。直到听见救护车从远处奔驰而来,她才将飞行员的头轻轻搁至地面,指腹还留恋着那头金发的柔软。最后在医护人员取出担架之前,起身后退,再悄无声息地离开。

那一刻戴安娜不敢置信地抚摸上飞行员的脸,抚摸到那切实存在的脉搏和呼吸。阳光开始在天地间翩跹起舞,数以万计的细小尘埃都在欢呼雀跃。一切仿佛回到一百年前天堂岛的天空下大海旁。她突然有了想要落泪的冲动。


*


史蒂夫在医院里醒来的时候,“特雷弗上尉被神奇女侠英雄救美”的新闻已经在队里传疯了,他绝望地掩面,内心在默默哭泣。老子差点就死了这帮小兔崽子还有心情开玩笑,还“在阳光下我看见了天使,天使带领我回到人间”……这都什么鬼?他那个时候根本就没醒好吗?!

罢了,这一帮损友,没一个可靠的。他还是好好养伤、早日康复,继续与工作相依为命吧。上帝保佑他不要再遇上这种倒霉事了,要再弄坏一架飞机,苦命的上尉可能连相依为命的工作都不保了……

腹部被迸裂出的金属碎片狠狠刺透的地方都远远比不上上尉此刻那般心痛。


*


“你知道那不是他。”

蝙蝠侠终于在戴安娜沉迷各种抓拍录像行迹资料七天七夜后指出来。

“说不准呢,或许值得一试。”戴安娜放下手中的咖啡,仍然目不转睛盯着屏幕中男人的脸,完全忽略了身后一声无奈的叹息。

但布鲁斯能理解,完全能。所以他不打算阻止,当然也不打算插手。

一切都要看那小子的造化。希望他可别再伤了一个神的心,女神的心,不然他简直辜负了全世界。


*


时间很快过去了一个月,史蒂夫已经重新回到部队里接受训练。在这期间,正义联盟又无数次挫败了超级反派们的邪恶计划,神奇女侠的表现次次都很抢眼。这些落败的坏蛋中,还包括一个具有强烈反社会人格、制造机械飞禽祸害民众的大坏蛋。当然,整个联盟都知道,戴安娜私心把找出这个幕后黑手的优先度提高了几个等级。

而与此同时,这一个月史蒂夫的生活工作都如鱼得水,事事顺心。似乎是上天在差点搞死他后终于开眼,把一切烦心事都从路上扫走,一条康庄大道平铺在脚下,圣光从前方一束束照在自己身上。

尽管如此,他还是没能在这疑似BUFF加成的情况下遇到他心中认为对的那个人,街头、酒吧、俱乐部,一点悸动的迹象都没有。

是啊,堂堂史蒂夫·特雷弗,美国空军特种部队公认的最性感最帅气的男人,在偌大一个地球上竟然都找不到他的真命天女。他甚至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性冷淡了。


*


聚在一起战友们哄堂大笑,手中摇晃的酒杯洒出几滴威士忌,又将惨白的光折射到另一个方向。史蒂夫在角落沉默地坐着,身旁明显喝高的朋友在胡言乱语。人们吐出的烟雾弥漫于眼前,他乏味地撑起脑袋,面前那杯还没碰过的酒泛起一点波纹。人群又爆发了震耳欲聋的笑声。

然后史蒂夫决定站起来,深色长摆大衣垂下,严严实实裹住他没来得及脱下的作战服,金属钮扣表面反射着迷离的光。他一边道歉,一边侧着身子从扭动的人群中挤出一道路,直到身后喧嚣和狂欢的世界被关在厚重铁门的那一边。他长长松了口气,后脑勺抵在冰冷的门上。

良久史蒂夫睁开眼,天上星星一颗颗亮起来。



“没兴致喝酒?”在史蒂夫来回游走于酒吧外的小巷,到最后两手撑着墙壁不知要干什么的时候,戴安娜从阴影处走出来,牛仔上衣和黑色皮裤把她姣好的曲线勾勒到极致。她将头发高高扎起,马尾辫笔直地垂下,仅在某些时候随步伐轻微摇曳。

职业习惯使得史蒂夫在意料之外听到陌生人的声音就会绷紧全身,但他维持着身体原先的姿势,只是转过头去,眯着眼寻找声源。直到来者的面庞在昏暗的路灯下显现,他才放松下来,全部身子转过来倚靠在粗糙的水泥墙,双手插进裤袋以示无恶意,耸耸肩表示道:“不太喜欢。”

来者并未继续上前,她站定在光影交汇的地方,微微偏着头,眸子里闪着光,光下的那一半嘴角似乎有微笑若隐若现,却又带有一种饱经沧桑的悲哀。

史蒂夫忽然意识到自己该做点什么,他有些碍于情面地挠挠头,开口打破维持了有一阵子的沉默。“呃——我还没来得及向你道谢,把我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戴安娜挑起眉毛,她似乎没有料到这点。“你都知道?”

“Well,毕竟当有个人开始每天跟踪你的时候,你就该知道要多留意一下了。”

戴安娜环抱手臂抿起嘴唇,眼睛睁得更大了点,示意史蒂夫继续说下去。

那是什么表情?很满意的意思吗?史蒂夫在内心翻了个白眼,既然都到这个份上了,他也不介意摊牌了。

“好吧,这不难发现的。我可了解的很清楚。神奇女侠,或者说,戴安娜·普林斯?”

史蒂夫注意到,尽管她掩饰得很好,但在他说出其人类身份的名字时,神奇女侠的眼神发生了奇怪的变化,那眸子里似乎有陷入回忆时的朦胧,却又裹挟着泉水般的透彻。

他以为这不过是一个女孩的小秘密被揭穿时的反应罢了。

戴安娜的眼神中的异样转瞬即逝,她重新抬起眸子来,歪着头思考了几秒钟,然后优雅地迈开步子走过去,嘴角上扬到一个近乎邪媚的弧度。史蒂夫一脸无辜忘记了躲闪,电光火石之间,一只手已经搭在他的胸膛,鼻腔扑出的热气撞在脸上。

“是吗?”

接着,那只手顺势抚上史蒂夫的脸庞,指尖肆无忌惮滑到后脑勺,将他的脑袋勾住。史蒂夫堪堪张开双唇做出口型,“什么”的第一个音节还没滑到喉咙:绝佳的机会。戴安娜趁机将手腕向下一扣,自己迎上前去,深深吻住了他。

她想念这双唇,太想念了,以至于她在上面贪婪地停留了很长时间。最后空气终于耗尽,她适时从沉醉中脱身,唇瓣分离的一瞬,表情便已恢复到先前的成熟稳重,不可一世。她蠕动着嘴唇,一字一顿。

“你对我可一无所知,小男孩。或许你对自己也是一无所知呢。史蒂夫·罗克韦尔·特雷弗?”

史蒂夫完完全全愣住了。这个突如其来的吻使他心跳加速到比人生中第一次驾驶战斗机时还要快。

从戴安娜离开他的嘴唇到伏在他耳畔呢喃,到微笑着整理他的衣领到潇洒离去,再到迷蒙雾气和黑暗隐匿去她身影的全部过程,史蒂夫的大脑都处于呆滞的状态,忘记了说话,忘记了反抗,甚至忘记了呼吸。仅有视线还能够勉强追上戴安娜的步伐,最后也不过是空空望着小巷尽头,机械得像一个牵线木偶。

他以前接吻也是这样的吗?

绝对不是!

最后终于回过神来的上尉暗自咬牙切齿。


*


关上家门,史蒂夫如释重负,脱下外套随意扔到沙发上,贴身穿着的是空军特种部队黑色的作战服。他下午执行完了这周的最后一项任务,刚从平稳落地的战机机舱里出来,一群狐朋狗友就凑过来勾肩搭背,二话不说将他拉去了酒吧,容不得他做出半点抗拒。最后一个个喝得酩酊大醉,冲到酒吧外的小巷,朝傻不拉几拄在那里的他大声嚷嚷着怎么不去陪他们一块儿喝酒。

他弯下腰拆掉绑腿时才发现,作战服上衣一侧的口袋里被塞进了一张米色的便笺,他轻轻抽出来,看见上面写有一串数字,大概是电话号码。以及一则字母的弧线完美到无可挑剔的留言:

“穿作战服去酒吧可不是个好主意,小心被人报复。”

署名是D·P。

真是见鬼。


*


部队午间休整这段时间,史蒂夫坐在位置上对着手机屏幕发了好一阵呆,朋友端着水杯从他身后经过,好奇地凑过头来瞧。

“嘿!看什么呢这么入迷,人都傻掉了。”

史蒂夫瞬间清醒,默默移动手指把原本的页面滑到上方去,看着现在出现在手机正中央的一则新闻,波澜不惊地掩饰起来。“哦,你看这则新闻了吗,总统签署……”

“诶等等。”朋友拍开史蒂夫比比划划的手,开始自顾自地滑动他的手机屏幕,一直翻到最顶端的头条,一张神奇女侠举着盾牌挥着套索的特写照片,英姿勃勃、光芒四射。

“哦,今天的头条是救命恩人呢,感觉怎么样?”

史蒂夫闻言悄无声息翻了个白眼。

“这么美丽而强大的女人,或许也只看得上超人了,他俩说不定就正在发展办公室恋情呢,你说是吧,史蒂夫?”八卦完还不忘用手肘捅了捅史蒂夫的后背。

放屁,她才没有在和超人谈恋爱。史蒂夫头也不回,暗自咕哝着。朋友瞧见他毫无反应,无趣地撇撇嘴走开了。

待朋友走远后,史蒂夫锁上手机屏幕,翘起腿来后靠在椅背上,脑袋悬空,仰望着天花板。

话倒又说回来。

为什么是我?

史蒂夫扪心自问。

他是说,神奇女侠,让地球上所有男人都肃然起敬自愧不如甘拜下风的神奇女侠,为什么偏偏看上了他?

史蒂夫受宠若惊,可内心更加强烈的,是一股莫名的恐惧。

而事实证明,他是对的。


*


该死的外星人又入侵了。

正义联盟已经在城市与其交战,军队也绝对不会坐视不管。

主战场的战斗太过激烈,空军部队根本无法靠近,他们的任务是清除战区边缘可能威胁到平民的小范围敌军。史蒂夫戴上飞行头盔,带领整个编队有条不紊进行起飞。他不可避免要和戴安娜广义上的并肩作战了。

然而结果是,戴安娜让它变成了狭义上的,在史蒂夫毫不犹豫驾驶战机挡住敌人向地面人群发动的攻击后。但必须要知道的是,他原本是可以迫降的。


*


机舱门被一把掀开,超音速行驶下外界的气流汹涌灌入,史蒂夫被吹的有些发懵。一只强有力的手伸进来拽断了安全带,接着抓住他的肩膀,把他给拽了出来。那手臂上的金属护腕实在太过显现。

然后他就以一个十分羞耻的姿势,是的,以公主抱的姿势,被神奇女侠抱在了怀里。

史蒂夫几乎都能听到自己内心的绝望的怒吼:

我好歹也是个空军特种兵!这他妈让我面子往哪儿放啊?!!

但以史蒂夫目前的处境——身处三千米的高空,没有任何防护措施,万有引力始终不离不弃——他只有认怂地蜷起腿,搂紧戴安娜的脖子,别过脸去紧闭双眼,希望这样大家就看不见他。

耳边呼啸的风声逐渐止息,他人生头一次为这个来自大地的拥抱想要痛哭流涕。

“你还好吗?”戴安娜放下他的双腿等其站定,但仍紧紧搀扶着他不愿放手。

“呃……大概,断了几根肋骨吧。”史蒂夫尝试着活动了一番,哑着嗓子说道。他听见自己脖子咔咔作响。

“那你得马上去医院,我送你。”

“不……不用了!我可以自己——嘶……”史蒂夫按住戴安娜的胳膊,竭力想阻止她再次抱起他来,却因动作过大把自己弄得生疼,“……或者,我就坐在这儿等救护车。”

戴安娜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好吧,他知道这时候他表现得很欠揍……她会怎么说?“你甚至连电话都不愿意打”还是“你难道就这么抗拒”?

但是拜托,英雄救美这种事,别再让人看见了,他也是要脸的。史蒂夫欲哭无泪。


*


外星人入侵前一周的某天晚上,史蒂夫罕见地做了梦。不太好的梦。

他惊醒时的眼角甚至还有泪水,大口喘着气才发现自己完好无损坐在床上。轻风把月光吹进屋子,鼓起的窗帘无辜地晃动着,四周一片死寂,可他的耳膜分明还在隐隐作痛。史蒂夫掩面,大拇指揉着太阳穴,意味深长地叹息一声,试图回想梦中的情境。

一架飞机坠入海里,蔚蓝的水漫进他的鼻翼,阳光离他而去;一架飞机飞入天际,硝烟在地面升起,手指扣动扳机。

哦,看来他还不止一次开落过飞机。

史蒂夫紧紧捂住双眼,梦的碎片混杂在一起,锐利地划破记忆,可透过那虚无的裂缝,里面却什么都没有。他还是错过了什么。

不只这些的。


*


戴安娜一脸焦急担忧,点点灰尘粘在她皱起的眉头,披散开的黑色长发有些凌乱,眸子里闪烁着一种熟悉的光芒。史蒂夫微喘着气,就那么看着她。模糊的记忆清晰起来,与现实慢慢重合。

这就是了。

他梦中错过的东西。

于是,强忍着肋骨的疼痛,史蒂夫挺直身子,伸出手去垫着戴安娜光滑的后颈,然后不由分说吻了上去,好让她把接下来要责备他的话全部吞回肚子里。

喏,他终于成功掌握了一次主动权。

史蒂夫简直想给自己颁发一枚荣誉勋章。



远处一声尖锐的咆哮从天而降,划破空气甚至耳膜,撞进摇摇欲坠的建筑,钢筋水泥墙彻底坍塌。地面的石子在引力的束缚下一阵颤抖,急剧变化的气流拂起女英雄的长发。史蒂夫动了动眼皮,略微分神,上校暴跳如雷破口大骂的样子不合时宜从他脑子里冒出来。

去他妈的。

他稳住自己颤动的睫毛,把那张脸甩出脑海,抛却掉其他一切杂念,专注于当下的动作,好让自己完全沉沦。在从战机坠落点席卷而来的漫天沙尘中,他加深了这个吻。

去他妈的。上尉心想。

丢了工作又怎么样呢?




他得到了爱情。


【END】

评论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