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O

【wondersteve】一个空难幸存者的故事 2

//////

Estrellann:

——————————————————
一个空难幸存者的故事 后续

我终于赶在18年前肝完了qwq第一次开车也献给了最爱的白月光,卡了好久才出来这么个难吃的肉嘤嘤嘤……

所以没错,这里是【开车预警】

还有不到一个小时2017就结束啦!感谢一起走过的每个你们~

新年快乐🎊!
——————————————————

《一个空难幸存者的故事》2
 
史蒂夫不安地看着镜中的自己,勾起指来正了正领带。这个领结似乎还是没有打好,但是没有时间了。他无声而迅速扣上衬衣袖口的同时,借着镜子瞥了一眼身后的木桌,一大束玫瑰正娇艳欲滴。史蒂夫再次检查头发是否整齐梳起,然后小心翼翼套上西装外套,试图将已经足够平整的衣服捋得更平整,以掩盖自己紧张到皱成一团的心情。 
 
他还想着要不要给自己来个什么“Come on!史蒂夫,你可以的”之类的心理暗示,可这实在太蠢了。史蒂夫撇嘴摇头以示否定,一手利索地抱起花来,一手抓起碗里的钥匙就往门口走。 
 
一切还要从他吻了戴安娜开始说起。不过至少他的目的达到了,戴安娜最后终于肯放下心来,留史蒂夫在原地等待医护人员到来。自己便冲回战火最猛烈的地区,继续同联盟一起,狠狠斩杀那些该死的敌人。当然,在这之前还很干脆地留下一句“等这些都结束了,你知道该做什么”。 
 
哦,当然,当然。史蒂夫望着神奇女侠在空中远去的身影,后悔自己没来得及说出让她小心之类的话。远去的戴安娜那风中飘扬的长发还在一个劲儿的撩拨他;以及那身盔甲上已与时间融为一体的印记就同他此刻的心脏一样,不过全都是她留下的痕迹罢了。 
 
于是等医生宣布他已经恢复的差不多,可以出院自由活动了的时候,史蒂夫毫不犹豫推掉了朋友美其名曰“庆祝我们的好友史蒂芬回归”的酒吧聚会(然而就算没有他,这帮人还是会跑去喝个酩酊大醉的,打着另一个幌子罢了),回到家里酝酿良久,鼓起勇气第一次拨通了那个早熟记于心的电话。 
 
然后就到了今天这个,万分重要的日子了。史蒂夫决心好好把握住机会,以充分展现自己的男性魅力和绅士风度。 
 
所以当他驱车到达餐厅,看见一抹高挑的身影坐在窗边,举着高脚酒杯细细品酒,微笑着用目光迎接他的时候,史蒂夫内心是完全崩溃的。别忘了,他手上还抱着那一大束玫瑰花,想藏都藏不起来。 
 
“哦,你真是太贴心了。”戴安娜放下酒杯,绽放出大大的笑容,烈焰般的红唇在酒红色长裙的衬托下更加熠熠生辉。史蒂夫脸上的笑容愈发僵硬,他只得顺势献上那相比之下黯然失色的玫瑰。 
 
天呐,真是见了鬼了,从第一秒开始我就搞砸了。 
 
可史蒂夫毕竟也是受过训练上过战场的人,他趁着戴安娜低头抹去花瓣上的水珠,迅速稳住了阵脚,不动声色拉开椅子,正襟危坐。这个时候戴安娜抬眸,四目相对,睫毛轻微颤动。她将长发高高挽起,眼影印衬着迷人的深黑瞳色,银色的耳坠迸发出光芒,修长的手指正弯曲着完美的弧度。 
 
“呃……你……” 
 
戴安娜将玫瑰放至一侧,有些慵懒地撑起脑袋,饶有兴致看着对面盯着她出神的飞行员,那蔚蓝的眼睛里似乎有阳光在酣畅淋漓地冲浪。待他好容易反应过来,慌忙地张口想要赞美时,她抢先一步脱口而出:“这些衣服在你身上真的很好看。” 
 
史蒂夫把剩下的话硬生生堵回喉咙里,难以置信地咽下一口唾沫。开局便惨遭两连败,他现在真搞不懂这个剧情走向了。 
 
 

 
 
关于对方各自的身份背景,早在之前的初次交锋前就被摸索的清清楚楚。所以他们聊得更多的是私人的问题,比如史蒂夫的飞行员历程甚至感情史(他只能很扭捏地说没有,无论男女;同时也庆幸他没有,因为戴安娜的表情看起来就像是随时准备冲出去找当事人对峙的样子),而史蒂夫则更想听听戴安娜的个人喜好,比如……冰淇淋什么的?不过为什么他脑子里第一反应会是这种东西? 
 
史蒂夫不停对着翘起好看嘴角的戴安娜报以同样温柔的笑容,他还是隐隐感觉,戴安娜关于他知道的绝不止这些。她表现出来的甚至像是知道了自己前世的一切,这简直太荒唐了。 
 
但史蒂夫坚信,再怎么神通广大的人,也总有不知道的事情,除非你是蝙蝠侠。戴安娜对这个肯定再清楚不过了。 
 
“好吧,你一定想知道为什么偌大的餐厅今晚只有我们两个人。”史蒂夫擦了擦嘴,抬眸望着对面的人,外面天色渐暗,此刻他的眼睛更像是傍依着千万颗星星的星辰大海。 
 
戴安娜像只优雅的黑猫,正缓慢地吞咽下一口食物,闻言她挑起眉来歪了歪头,对着语气里带着小小得意的男人难以察觉地勾起嘴角。 
 
当然,你包下了它。 
 
“当然,我包下了它。”男人的眸子里像是有一颗超新星爆发,宇宙深处绽放开绚丽的花朵。接着他拉紧了外套并扣上,站起身来走到戴安娜跟前,弯下腰来做出邀请的姿势。 
 
“美丽的女士,你是否愿意同我共舞一曲?” 
 
戴安娜有些小小的惊讶,她望着金发男人,逆着大厅顶上正中心暖黄色的光,弯弯的眼睛略微湿润。岁月流转,海豚在月光下一次又一次跃起光滑的背脊,可她此刻又回到了一个世纪前,有如初生的孩童,心脏砰砰得如此有力,睁着眼睛想要看清每一片雪花的形状。 
 
她取下发髻,落下的长发像蝴蝶在空中展开双翅。戴安娜把手叠在男人宽大而温暖的手上,就像一百年前那样,就像想象之中那样。 
 
事实证明,戴安娜并不是个十分娴熟的舞伴,毕竟她也只跳过一次罢了。所以这支舞以戴安娜再一次踩在史蒂夫脚上为落幕。一曲终了,但一切才刚刚开始。两人相撞在一起,摇晃着轻笑起来。戴安娜索性闭上眼睛,把脑袋靠在史蒂夫肩头,努力感受掌心发散开来的的温度,十指相扣的触感,和他身上淡淡的味道。这个味道不同于一百年前泥土和火药的混合,甚至说是千差万别,可都过分的让她感到心安。 
 
戴安娜最后轻轻挣脱史蒂夫的手,抚过胸膛搭上他的肩膀,然后感到腰际被有力的臂膀圈住。他的指尖在黑色卷发间流淌,又犹如在拂动阳光下蝴蝶蹁跹的花丛,小心翼翼、温柔如水。史蒂夫稍稍低头,鼻尖擦过戴安娜发间的暗香,在她耳畔喃喃:“让我送你回家。” 
 
 

 
 
史蒂夫在戴安娜的引路下将车开至她家门前,房屋是很有年代感的复古风格,庭院四角白色的石柱上雕刻着精致的花纹,两层高的建筑对于一个人来说似乎有些空荡,让史蒂夫一时怀疑屋内是否是摆满了雕塑和古物。 
 
戴安娜坐在副驾上微笑着一言不发,深色的眸子闪烁着星点般的光芒。他解开安全带,想要下车去为戴安娜打开车门,却在转身背对她时被叫住。 
 
“怎……呣唔——” 
 
 

 
 
新手上路,请多关照 
 
 

 
 
翌日戴安娜醒来时,身旁空荡荡的如同过往的每个清晨,史蒂夫已经不见了。但她清醒的那一刻就排除了史蒂夫抱着衣服潜逃了的可能性,因为有食物的香气正淡淡飘来。她少有的伸了伸懒腰,随意地披上一件衬衫,光脚踩到原本应该狼藉一片的地板上,此刻它已经干干净净。甚至她昨夜因为太过激动而捏碎的瓷杯,如今都看不到任何一点碎片的踪影。戴安娜悄悄走出卧室,看见热气腾腾的早餐正摆在桌上,但史蒂夫也不在那儿。她转过头去,史蒂夫正站在客厅的某处一动不动。 
 
她突然想起了什么。绕过隔墙,史蒂夫整个人和他面前的东西得以展现在戴安娜眼前,他手中正拿着那只手表,一百年前他留给她的那只手表。 
 
“史蒂夫?”戴安娜轻轻唤到,声音里带了一丝显而易见的哽咽。 
 
男人转过身来,他衬衫领口的扣子还开着,衣袖挽到手肘,暗金色的头发卷在额前,眉头微微皱起,像是刚刚经历了痛苦的挣扎,在一个似乎不属于自己却又属于自己的回忆漩涡中挣扎。他的喉结缓缓滑动,微张的嘴里舌尖微微翘起。 
 
“戴安娜。” 
 
他唤到。 
 
“戴安娜。” 
 
戴安娜终于没忍住泪水,她冲上前去拥抱住爱人,把脸埋进他的胸膛,悄悄抽着鼻子。她闭上眼睛,似乎看到墨绿色山峦间的云雾被阳光冲散,树叶簌簌抖动,唱着风从远方带来的遥远的歌。

评论

热度(77)

  1. RiOEstrellann 转载了此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