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aritan

Hey。

I'm too hot, hot damn

stumpfe Axt:

一个脑洞小短篇,一颗小小的糖。时间点在小分队打败Samaritan后不久。




另:好久不见,给大家报备下进度。I patched up every leak that I could 的作者更到22章了!咩哈哈好激动,果然填不完的翻译坑。The Unchanging Ache of Things 的5~6也快翻完了。以及手贱要了个Sanvers小短篇的授权。继续回shoot坑躺平ing...




Shaw穿着黑色的派克外套,帽子上毛绒绒的海狸毛在冰冷的空气中掉落了一两根。没有风。Shaw打了一个喷嚏,但在半秒内克制住了没有发出声音。


 


她搓了搓冻红的双手,拧着眉毛,用手指戳了下指甲盖,发现由于按压造成的白斑很久都没有恢复血色。她深吸了一口气,把肩上的背包卸下来。Bear No.3 从打开的拉链里滑了出来,失色的皮毛和背包的牛津布刮擦声在突然变大的风声中并不明显。


 


风愈来愈大了。来时路上铺着的昨天的雪已经被踏平,但通往此处草地的路只有Shaw三十分钟前留下的脚印。


 


上个月初是Thornhill被收购的揭幕典礼。Shaw去参加了。鹌鹑蛋烤的有些老,但煎鳕鱼比牛排好吃。


 


Shaw吸了吸鼻子。把拉链从下巴底下拉到了胸前。冷风趁势钻了进去,Shaw打了个哆嗦。她看起来面无血色,但表情没有之前那么僵硬了。


 


“所以,你想听听最近的有趣事儿么?”Shaw一边说,一边用布把BearNo.3裹起来。马里努阿犬的毛皮在死后这么久还能保持顺滑光亮,还是很令人惊讶的。


 


褪色的草地埋在积雪里,静静地听着风声和Shaw越来越低的说话声。


 


Shaw举起枪,对准自己的右太阳穴,扣下扳机的时候,正好太阳从地平线升起。她的大半个脑袋被枪轰成了碎渣。喷射出的血染红了雪地。


 


”那么,我大致明白了你的心情糟糕程度。“Shaw一屁股坐在躺着的Root床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对方,毫无意料地收获了一个甜美的笑容,但眼神不对,嘴角的弧度也不自然。


 


Shaw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慢悠悠地起身,呼啦一声拉开了落地窗帘,阳光迅速地充满了全白的房间,外面同样是白色建筑外,人群熙熙攘攘,


 


“这个月流感爆发,医院的人总是那么多。”Shaw倚在窗前,半个身子朝向Root。


 


“这不是流感。而是最近神秘空难处理不力的必然后续。传染病控制中心和这件事没有任何干系。”


 


Shaw挑了下眉,并没有兴趣追问。由于最近几天的切身经历,她知道无论Root说什么,最好都别在这种时候搭话,“这种时候”指的便是Root用数据库搭建的“脱敏程序”刚刚运行结束的时候。
 


“说实话,我从来不觉得看我在全息投影里一次次自杀能让你恢复的更快。而且把脑袋的碎渣做成鹌鹑蛋被踩扁时的效果和绿色的血一样反胃。”Shaw皮笑肉不笑地说。


 


“别担心,亲爱的。我只是在替机器做些商业软件的测试,她能提供的娱乐毕竟有限。我把已有的算法稍微修改了一下,这样我就可以在你扣下扳机后让你的脑袋里炸出一朵蘑菇云,或者把飞溅的血改成彩虹色,然后配上春之声圆舞曲,如果我乐意的话。”Root歪着头,冲Shaw露齿而笑。


 


Shaw在心里打了个寒颤。她暗暗记下过会儿要和机器进行一次目的明确的谈话。


 


“你担心我的样子真可爱,Sameen。”Root懒洋洋地说。


 


“什么?”


 


“我还没疯呢,Sameen。把你的眼珠子从眼眶后面翻回来。”Root语气欢快地说。


 


“我担心的不是这个。”Shaw眯了眯眼,用余光瞟了下快要滴完的吊瓶,起身按铃叫了护士。


 


“你这么轻易就承认你担心我,真是一点挑战都没有呢。”Root试图用带着调笑意味的语气掩盖自己忽然低落的情绪,但没有成功。


 


因为Shaw的背部慢慢挺直,眼神像缓慢燃烧的火焰一样注视着Root。


 


“我有时候依然分不清现实和虚拟的分界线。但我并没有抱怨。”Shaw皱着眉头,想继续说下去,但想要表达的话语仿佛在多维空间内漂浮和穿梭,最终她的思绪逃离到了一个她并不想探究的地方。


 


Root忽然觉得有些累,像是什么东西在慢慢松懈,超出了她的掌控范围。但她却想紧紧抓住这种感觉,因为正是这种感觉支撑着她向前,而她无法负担回头看的代价。


 


“我猜我需要的不仅仅是知道你安然无恙。我们毕竟都足够幸运地活了下来。但我需要知道这一切真的结束了,就像葬礼,我需要一个仪式来确认这一切都已经过去。我花费了沉重的代价适应了之前的生存策略,现在如果要让我完全放松,几乎就是在要求我变成一个截然不同的人。”Root盯着Shaw,不打算掩饰这一刻被揭示的脆弱和真实。


 


Shaw坐在床边,手找到了Root的,Shaw感受着对方的掌纹和略带潮湿的掌心,和她十指相扣。


 


护士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动作迅速地换好了吊瓶。


 


Shaw没有动。她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Root,以至于几乎没有注意到护士进来的脚步声。


 


两人不发一语地看着护士进来到出去,不到一分钟。但两人间的沉默延展的越来越长。


 


Shaw小心地避开Root的伤口,躺到她身边,她没有把扣住Root的手放在自己的下巴和锁骨之间。“Root,你大概能猜到,有时感觉自己仿佛在没有尽头的模拟里的体验糟透了。但我想说的是,这是个几乎称得上新奇的感觉,因为威胁不再存在,或至少,Samaritan的威胁不再存在。但我能更清晰地分辨我之前从来没有理解过的东西,像是无处不在的背景噪音忽然声音大的像在耳边尖叫,又像在咆哮的海浪声里分辨出海鸥的翅膀扇动声。它或许根本不存在,但我愿意相信它在那里。”


 


Root盯着Shaw,喉咙滚动了一下。她的嘴角慢慢展开一个不对称的微笑,她的眼睛在阳光下亮闪闪的。


 


“Wow,Shaw。我看得出你为了说服我没有疯简直是煞费苦心。”


 


“别破坏气氛,Root。你难道不该在这个时候引用一堆量子力学创始人的废话然后赞美我完美的臀线吗?”


 


Root笑出了声,她感到这几天少有的愉悦冲刷着全身,令自己几乎有些头晕。


 


Shaw感受着脸上拂过的Root的温热气息,脑中某些无处安放的思绪开始慢慢消散,她闭上眼睛,直到呼吸慢慢变得均匀。


 


午后的阳光懒洋洋地在白色床单,有些刺眼的金属带给,还有两人身体间跳跃着。


 


Root闻着Shaw身上略带硝烟的气息,感到前所未有的平静,她盯着阳光下打转的灰尘出神了很久。


 


Shaw看起来已经睡熟了。随着时间的流逝,Root又开始感受到熟悉的焦灼开始冒头。她叹了口气,把手从Shaw的手里小心地抽出来,不想把Shaw吵醒,然后戴上了VR眼镜和头盔。


 


Root看着启动界面的剧情选择栏,深吸一口气,选择了写着证券交易所的那一项,然后点击载入上次的进度。


 


她一边看着蓝色的的墙面的纹理慢慢变得真实,一边随手把背景音乐调成了布兰登堡协奏曲。


 


她已经平静到可以看着他们一群人奔到电梯而没有砸烂VR头盔的冲动了。这是好事,Root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两名Samaritan的特工在Shaw的枪下倒地。Root的呼吸开始颤抖,她把手放在VR眼睛的两侧,准备随时摘下眼镜。


 


然后Martine举起了枪。


 


但此时一切忽然开始慢速播放,同时背景音乐突兀地切换到了Uptown funk。


 


“I'm too hot, (hot damn), called a police and a fireman”Martine拿枪的手随着节拍高高举起,然后放下,同时高跟鞋充满节奏感地踏着地面,摇头晃脑地傻笑着。


 


音乐继续响着,受伤的Reese脸上展开了一个龙猫笑,从地上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开始和Finch一起手牵手跳起了踢踏舞。


 


Huh?


 


“I'm too hot, (hot damn),make a dragon wanna retie man”


 


而且这他妈还是Glee的版本?Root感觉自己出现了幻觉。


 


Shaw以一个炫酷的托马斯回旋躲开了两颗子弹,然后那两颗子弹一边尖叫一边合唱着高声部嵌进了墙壁,一颗变成了一朵微笑的菊花在墙上摇曳着,另一颗爆开,然后分裂成了一连串奔涌而出的爆米花,它们迅速铺满了地面,然后Martine在上面滑倒了。Shaw则在空中回旋了720度后落了下来,她的风衣嗖的一声从她身上自动滑了下来,在Shaw惨烈地摔到一地爆米花上前把她托住了。


 


Root费力地眨了眨眼,免得自己的眼睛像灯泡一样凸出来再砸到地上。


 


Martine倒地后,充满爱意地捧起了一堆爆米花,开始吃了起来。Shaw正对着Root,侧躺在她的黑色风衣上,冲她噘着嘴抛了个媚眼。


 


Root嘎嘣一声掰断了VR眼镜的支架,她猛地摘掉了头盔,头发由于过于迅猛的动作像鸡毛掸子一样竖立着。


 


Root短暂地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深吸一口气,一脚把身旁似乎正熟睡的Shaw踢了下去。


 


Shaw动作优雅地滚了下床,对着墙角闪烁的摄像头用嘴型说了声谢谢。Shaw没有急着站起来,因为憋笑实在太辛苦,而且她暂时还不想出卖机器。


 


“我们得谈谈。”Root危险地眯起了眼。


 


“当然。”Shaw拍了拍身上的灰,嘴角抽动着,冲Root眨了眨眼。


 


 



评论

热度(93)

  1. Samaritanstumpfe Axt 转载了此文字
  2. Samaritanstumpfe Ax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