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aritan

Hey。

[明宝]跟你谈恋爱这件麻烦事

朔方。:

法医科办公室,没现场跑没报告交的大好上午,秦明在自己散着木头香味儿的书案旁守着咖啡和一本案集做笔记,忍了一会儿没忍住,抬起头来跟对面的李大宝说话:“你就不能把震动给关了吗?”


此刻李大宝正举着手机噼里啪啦打字,指甲敲在屏幕上哒哒轻响:“哎!好!马上关!你再等等啊这边有学弟问我题呢。”


“像你这样上班时间玩忽职守的学姐可别误人子弟。”学弟?秦明眉梢挑了一下,把长长一句话说得慢条斯理。李大宝没给他怼回来,口中念念有词,x完又是y的在那算数:“你厉害过来帮我看看这道题啊,我公式没错吧?”秦明听出她刚才用的是从部分尸体长度估计死者身高的算法:“嗯,公式正确,给他推导吧。”


李大宝正打着字,差点手滑:“推,推倒啊?这,直系学弟啊这,不合适吧,况且不是还有你呢吗……”


秦明字也写不下去了,搁下钢笔揉了会儿眉心:“……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李大宝被凶了,趁这会儿秦明闭了眼睛,朝他又做鬼脸又吐舌头,等他睁眼时则又是一副什么都没干的模样。


法医科科长秦明同志,真是全龙番市公安局最不会调情的男人。


“约会送礼请吃饭啊!”李大宝中午和林涛凑一起吃盒饭,行动队队长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几乎要拿方便筷子亲自把秦明缉拿归案,“连点情话都不会说,这恋爱哪能这么谈呢,周末没什么事儿你俩出去玩儿去啊,秦明别的地方不去,看电影逛书店总可以吧,搞搞气氛就好了嘛!”


李大宝觉得林涛说得有理,虽然自己这回谈恋爱摊上了一块又黑又硬的榆木疙瘩,可日子还长着呢,总不能就这么木下去啊,于是让林涛参谋约会要达成什么重点才能让老秦开开窍,连看什么电影都由林涛定了。当天下午李大宝又是打扫卫生又是整理书架,把秦明这个清洁癖哄开心了好约出去吃饭玩耍。


结果没想到这只是一切神奇的开始。


俩人把第一次约会的地点定在某达广场,先吃顿饭,然后看电影,票已经在网上买好了,饭用不着吃得太着急。李大宝轻车熟路先到了,坐在一家咖喱屋里蹭着无线网,给秦明发完店名之后慢悠悠地翻菜单,开始琢磨吃蛋包饭还是天妇罗的问题。


秦明平时不怎么出门闲逛,基本不去新华书店和咖啡厅以外的公共场合,在商场错综复杂的招牌里费了一点功夫才找到咖喱屋的匾额。李大宝笑了他一顿,然后把菜单给他,问他吃什么。


“你快点挑啊,”李大宝伸手在秦明高深莫测的眼前晃晃,“就是选个咖喱嘛不用这么深思熟虑吧,这家店餐前结账的,你不点我开不了饭。”


开不了饭对李大宝来讲是个大事儿,会把体能、心情、智商乃至工作效率全都影响个遍,宁可供着她也不能饿着她。秦明把眼前这一页各种炸猪排配咖喱的菜式看了个遍,然后嫌弃地翻到了下一页:“那你饿就把账结了先吃,我再看一会儿,我这份自己付就好。”


“……啊?”李大宝反应了一下,“不是,听你这意思,今天不仅是AA制,而且你本来打算让我请啊?不是吧秦科长!咱俩谈恋爱第一顿饭……你就不能意思一下。”


“第一顿饭和谁请有什么关系吗?”


“还能有什么关系,显得你喜欢我呗!”


秦明这回连菜单都放下了,十指交扣着搁在桌上压了压,浑然一副年轻人我要跟你讲道理的架势:“根据调查表明双方共同付出是最有益于稳定恋情的恋爱方式,而且男性大部分会对恃宠而骄的恋人产生疲于应对的情绪,这样会导致……”李大宝赶紧做了个停的手势硬生生让他打住:“哎呀我又没说每回都让你请,这第一次嘛你就不能让我享受一下从铁公鸡身上拔毛的乐趣……好好好各付各的,我去结账!饿。”


秦明看着她跳起来奔向收银台,蹙着眉头陷入思考,等俩人的饭各自上齐了终于娓娓道来:“这样吧,我觉得谈恋爱这个事儿我们两个最好分工一下,这样能提高质量。”


“噗,”李大宝喝了口柠檬水,努力不把刚吃下去的炸虾浪费了,“你当这是小学生做值日啊?这又是哪家的调查结果?我算是看出来了,这玩意都不能信。”


“就这么定了,你以后负责保持安静,这样有利于我心情愉快。”


“……感情你是为了让我闭嘴?行行行,那我的心情怎么办啊?你也得哄一下吧。”


秦明觉得有理,于是点点头:“好,我哄你。”


“你先哄一个,我验验货。”李大宝舀半勺米饭放在咖喱汁里蘸匀,不信秦明真会哄人。等了一会儿只看见秦明利落地站起,走到李大宝边上拎着她后脖领子把她提溜起来,先扯张纸巾给她擦了嘴,然后一本正经地开口:“大宝,抱一下。”


李大宝搁下没能送到嘴边的饭勺,一脸懵逼地跟他抱了一下。秦明这一身黑西装白衬衫再搭上苦大仇深的表情,一边抱一边还在她背上拍了拍,一时间让李大宝以为自己是被警察同志慰问的死者家属。


谁家的情侣是这么拥抱的啊!大宝哭笑不得:“完啦?你哄我就打算光靠抱的,不说点什么啊。”


秦明重新坐下,没想到还有抱后感言这一说,被李大宝晶亮的眼睛看得有点儿措手不及,瘦长五指和他对着尸检出的线索推理时一样,在桌上挨个敲过:“嗯……我们心与心的距离很近。”大宝听这老土的情话听得乐出声来,也不再为难他,夹个炸虾进秦明的盘子里以示犒劳,又吃了几口饭才忽然回味过来:“……秦明你这是说我胸小呢吧。”


秦明不置可否,心安理得地享用了那只炸虾。


李大宝愤然投奔咖喱饭的怀抱。


没过一会儿秦明已经吃饱,剩的一点牛肉块和米饭整整齐齐在盘里码着,餐具在边上很有风度地整齐摆好。他双手交扣搁腿上,不忍心看李大宝拿勺洗盘子,偏过头去看玻璃窗外头。到了饭点儿人就都不知道都从哪个角落里长了出来,连自助餐厅都要排队叫号,除了人之外到处都没什么能看的。秦明把视线从碌碌人群身上收回,发现李大宝正毫不见外地把自己盘里那几块牛肉叉走,看得他直想皱眉。放凉了还吃,不怕坏肚子的?


李大宝发现他又拿眉毛拧疙瘩,以为他等得不耐烦,快嚼了几口:“老秦一会儿我们看完电影就回去。”


“好,人是太多了。”


李大宝手拄桌上,握着餐叉的手慢悠悠地转转:“一会儿拿东西出来就不方便了,趁现在坐着你就没什么礼物拿出来啊?”


秦明又一愣,好像根本没有想到送礼物这回事:“你只说今天出来吃饭看电影啊。”李大宝叹口气,咬掉牛肉好腾出手来翻包,拿了个纸兜出来放桌上,推到秦明面前:“得,我就知道你这脑袋不能寄予厚望。还是我送你吧,打开看看打开看看。”秦明看了一眼李大宝又看了一眼面前的纸兜,上手勾挑断封口的细绳,撑开往里看,拿出一卷像胶带看起来又不是那么结实的东西,研究上面的图案:“这是什么?”


“纸胶带啊。”


“封东西用的?不结实吧。”秦明揭开胶带一角,薄薄纸片半透着光,上头印着霜瓦雪池的庭院,他换了一个,那一卷上印的是一大片手写花体的英文,秦明觉得自己在上头看到了康德和黑格尔的句子。


“你看你孤陋寡闻了吧。你平时不老是对着个本儿写写画画的吗,天天对着的都是白底儿多没意思,我看现在小姑娘记手帐都爱在本上贴这个,挺好看的,送你一套。”李大宝想象秦明拿着把小剪刀裁纸胶带的小模样,不禁喜上眉梢,“你敢拿它当胶带我削你啊!这一兜贵着呢。”


“可它是个胶带却不能粘东西,居然会有人买。”秦明深深看一眼李大宝,对方则不忿地掏出手机打开某宝,输入纸胶带搜索,然后调成降序一个一个给他看销量:“多得是人买啊,这有什么奇怪的,我平时也不写东西,给你挑的时候还忍不住往购物车里放了好几个呢。”


秦明看着李大宝的某宝购物车皱眉:“怎么这么多东西。”


李大宝理所当然道:“喜欢就加进来啰。”


秦明又扫了一眼:“不买?”李大宝长叹一声穷,朝他摊手耸肩,表情根本就是在说:工资和奖金的命根子都捏在科长大人手里,不然我也不想冷落宝贝儿们。秦明都看在眼里,点了点头:“不买那就删了吧。”


李大宝差点往他脸上扔手机,最后还是舍不得。手机要真扔在秦明脸上,那还不得磕坏触摸屏啊。


俩人就这么一路互损互嫌着进了电影院。李大宝拿验证码取了生平第一套情侣票,一看能买打折的小吃,忽然就想买爆米花和可乐。秦明见刚才她嘴快吃了好几块凉的牛肉,这会儿又要喝可乐,态度很坚决地反对了。


“就一杯可乐嘛,算我请你的行了吧?你喝一口也行,剩下的都归我收拾。”


在吃吃喝喝的问题上谁都拦不住李大宝,秦明简直无计可施:“买一杯吧,不要冰。”


“你不喝?”李大宝站在小吃柜台前仰头看价目表,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拍拍旁边的秦明,“哎,你长这么大喝过碳酸饮料吗。”


“小时候过年喝过。”


“我去!大发现啊。我以为你从来没碰过呢。”李大宝给他一个“小样儿你还是可以的嘛”的眼神,转头跟售货员要了一大桶爆米花和一杯可乐,秦明觉着李大宝在闻见奶油甜香味儿的一瞬间几乎都要上天了。


除了爆米花可乐和对象,林涛推荐的片子也真不错,虽然是个典型的美利坚式英雄电影,编剧在感情线的细节上也煞费苦心。电影男主角是个神乎其技的外科医生,喜欢记音乐专辑的发行年份和收集腕表,工作时拽得和秦明有一拼,结果出了车祸跌入人生低谷,为了治好双手变卖了全部财产,买得一张前往神秘圣地的单程票。电影演到异国他乡落雨,男主角站在窗边看自己留下的唯一一块腕表,背面蚀刻着一句“时间会证明我有多爱你”,底下还有女主角的署名,李大宝感动得心里一颤,连爆米花都忘了吃,凑近秦明耳边很小声地说话,弄得他耳朵根发痒:“你看人家这个深情劲儿,好好学学。”秦明看了一眼荧幕也很小声地说:“可以,你什么时候送我表?”


李大宝无言以对,把纸桶往秦明怀里一放,拿爆米花堵了他的嘴。接下来秦明就一直抱着那个大桶,李大宝一手捧着可乐,一手去秦明那儿摸爆米花吃。散场灯一亮,李大宝拿纸巾擦着手,感叹了一下彩蛋里队友变反派的大铺垫。秦明看看怀里空荡荡的大号纸桶,也感叹了一句:“没想到你比我以为的还能吃。”


李大宝忍无可忍地拿胳膊肘怼了他一下:“爱呢!”


秦明把李大宝用完的纸巾吸管都收进空荡荡的爆米花桶,放好等人来收:“可能你一不小心吃下去了。”


“那糟了,老秦不爱我了,难过。”李大宝吃撑了,拍拍满足的肚皮,赖在座椅里不想站起来,胳膊搭上秦明的肩膀,朝他挑了一下眉,等他说点儿什么。影厅里还有不少别的情侣,离场都是大手拉小手的,要么还揉揉头发亲亲哄哄,好像这才是正常的画风。李大宝本来就穿的毛呢风衣小马甲,和西装革履的秦明一勾肩搭背起来,莫名显得俩人都Gay了起来。


见秦明不解风情,李大宝摊手示意了一下:“咱俩是在搞对象啊!看完电影不想说点儿什么?”


“特效不错。”


“……谁让你说这个了!这么好的气氛你别浪费啊。”李大宝扶额。


秦明终于了悟似的点头:“哦,爱你。”


“……完啦?不是,我说你平时书看那么多,就不用个修辞什么的啊。”


“不用吧,完了。”


李大宝抹了一把脸,感觉自己要完了。心疼林涛老师良苦用心给她画重点,就差亲自替考来跟秦明约会了,怎么感觉今天一个点都没get到?


按之前说好的,俩人看完电影就不再去别的地方了,出商场的时候看见外头似乎在飘雪花,几番商量还是决定回局里销假值班,积雪路面要是出点交通事故,还得有法医出勤鉴定伤害等级才行。


约完会又跑回去上班,李大宝觉得这事儿也就只有跟秦明谈恋爱才干得出来,就自己乐了一下。秦明双手抄在兜里,看李大宝陷进自己的脑内世界了似的,耳朵尖儿都冻红了还在那一人乐,环顾四下不动声色地问:“笑什么?”


“咱俩谈个恋爱谈得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李大宝一边乐一边摇头,“唉,等会儿回去要是碰见林涛他又要说咱俩谈恋爱不地道了……哎呦我去!”李大宝脚下一不留神差点摔了,“你当心路滑啊。”


秦明一把拽住她胳膊把人放稳,顿了一会儿说:“林涛说的也没错,咱俩谈恋爱是不行。”


“啊?”李大宝站稳了,脑子里还有点儿懵。


“你说谈恋爱多久结束合适?”秦明拂了拂李大宝肩膀上的落雪,神色间好像是挺累的模样。李大宝被问懵了:“这个……分人吧?”


传闻世间麻烦事四大秘籍皆可破:喜欢就买不行就分多喝热水重启试试。秦明这么不喜欢麻烦难道这就要不行就分了?


秦明还真的开口了,一副很为难的语气:“不行就,早点结婚吧。”


“……你说啥?”李大宝拍拍耳朵,冻坏了?秦明要说的不行就分呢?


“恋爱既复杂耗时又效率低下,结婚就比较简单明确,我负责养活你。”


“我靠这么突然!你之前不还说单方面付出的男人会对恋爱对象产生厌倦心理吗!那我呢?怎么办啊?”李大宝就差跪在秦明的神逻辑之下了,这种对话还真的只有和秦明搞对象才会遇到啊!


“这……”李大宝等了一下才听见秦明说,“可以允许你非持续性地恃宠而骄。”


 


END.


 


“——行啊,清个购物车先。”


捅一刀给一颗糖:)。

评论

热度(237)

  1. Samaritan朔方。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