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aritan

Hey。

私语(69)

Echo•L•Chen:

天阴得很暗,能量在云里积攒,不一会儿轰隆隆几声闷雷,豆大的雨点密集地往下掉,这可能是深秋留给纽约的最后一场雨。


 


Root穿着居家服,光脚盘腿坐在落地窗前,怀里抱着有时会被她无意冷落的Shaw Junior,手边放了《惶然录》和《时间简史》,眼看着雨越下越大,她无心看书,想着Shaw这么久没回来是不是和人家婚纱店起了冲突。


 


Root现在偶尔甘心做个闲人,如果不是任务需要,她不会轻易通过机器去检索什么信息,日常生活也尽量避免小Sam的渗入,这点她倒是和Shaw达成了一致。


 


时间似乎忽然慢了下来,整个人又像是重生,她这一生颠沛流离太久,一下子安定下来,偶尔还觉得不适应,当然,不适应的不止她一个。Root和Shaw,不管是谁,感觉平淡的生活太诡异的时候,就会兴冲冲地跑去地铁站找个任务做,有时候她们单独去,有时候一起。


 


Shaw现在完全不考虑钱的事情,她再也不在乎Harold会不会给她酬劳,自从她亲眼看见Root随便编一个程序的收入之后,她知道以后她再也不用过数着兜里的钱买酒喝的可怜人生了。


 


说真的,Shaw不太想办什么婚礼,在她看来,两个人交换了戒指,也把对各自的感觉宣之于口,现在就连死亡,也没办法把她们分开了。但是Root似乎想要那么个仪式,Root想为她穿婚纱,也想看她穿,Root说到她们两个穿婚纱的时候,一双大眼睛盛满了一闪一闪的小星星。


 


Shaw没办法,尤其当Root那么看着她的时候,但她还有自己的一条原则,那就是她们不去婚纱店试衣服:Shaw不想别人看见Root穿婚纱的样子,如果非要给人看,也不能是陌生的店员,婚礼上熟人看看就可以了;Shaw也不想别人看见自己穿婚纱的样子,她自己实在对那种特殊的衣料不感兴趣,想到自己穿婚纱,她就下意识地想翻白眼。


 


为了怕Root去了婚纱店兴致来了就要当场试,Shaw拒绝Root跟她一起去取她们提前定制好的婚纱。阿斯顿马丁的钥匙是小Sam交在Shaw手里的,Shaw开得很畅快,好几次,她板着脸拒绝Root坐驾驶席,她新鲜劲还没过,Root最好识相,不然两个人打起来,Root也不是她的对手。


 


Root抱着她的丑娃娃,盘腿坐在地毯上,等得时间太久,昏昏欲睡。


 


Shaw就在这个时候开门进来,小个子一身黑,肩上扛着两套婚纱,板着脸,又严肃又俏皮。


 


Root回头看进Shaw圆滚滚望过来的双眼,睡意顷刻间消散无踪。


 


“Hey, Sweetie.”


 


Shaw哼了一声算作回应,把婚纱递给走过来迎接她的Root,自己开始换鞋换衣服。


 


Root拖着婚纱进卧室,小心地拆外面的防护层,她把剥出来的两套婚纱铺展开放到床上,抱着拆下来的包装拿出去丢,Shaw在吧台给自己倒了杯酒,看到Root忙进忙出忍不住摇头。


 


心里却是舒适惬意的,她从来没有见过小疯子什么时候比现在更简单,更愉快。Root没有童年,少年被硬生生地砍断,她们真正在一起的这些天,Root身上那从来没有机会显露的童真的一面,偶尔会崭露头角。


 


Shaw感觉到了,但她不觉违和,不觉心酸,Root能在她面前,以最本真的样子重新活一遍,她乐意接受。


 


她们是独立的,她们是一体的。


 


Shaw喝了两杯,身子暖和过来,她光着脚进卧室看Root,而Root正坐在床沿上,目不转睛地看着一长一短的两套婚纱。


 


“要试么?”Shaw提议。


 


Root把头发都拨到一侧,修长的后颈露出来,莹白的一段,Shaw临时又改了主意,穿着婚纱的Root,她可以待会儿再看。


 


Root还没有回答,感觉到Shaw从后面环住她,接着一个吻落在脖子后面,Root的身子软在Shaw的怀抱中。


 


“Sameen.”


 


“嘘……”


 


Shaw的吻往下移,环着Root腰的手同时往下探,Root在她怀里轻微地挣扎。


 


“嘿,我可不想压坏它们。”


 


“坐着,或者地毯上,你选。”


 


Root喘着气笑了一下,心知不可避免,便不再躲闪,她转过身,勾着Shaw的脖子主动吻上去,火热地纠缠。


 


Shaw的体温比Root偏高一些,两个人贴在一起,一个贪凉,一个取暖。


 


窗外的雨仍不停歇,但没有人再去关注天气,因为她们都不用走在暴雨中无家可归,她们都不用一个人踽踽独行思考着生命的虚无,她们都不用旁观着这个世间的霓虹和烟火而永远无法融入。


 


她们有彼此,有家,她们就拥有自己想要的整个世界。


 


天不知道什么时候黑下来的,两个人都只套上了内衣内裤,Shaw拿遥控器把她们270度全景落地窗的窗帘合上,大摇大摆出去找吃的。


 


Root缩成一团,瘫在地毯上不想动,Shaw叮叮当当地在外面忙活,一会儿低声咒骂一句,Root扯着嘴角无声地笑,不用看也知道小个子一定是被溅出来的小油星烫到了。


 


Root打起精神去浴室洗漱,化妆,盘发,Shaw忙着煎牛排,顾不上搭理她。


 


婚纱是按照尺寸定制的,Root没穿过这么复杂的衣服,研究了好久才穿戴整齐,她光着脚,裙摆拖在身后,胸部往上,锁骨、肩膀、脖子,全部裸露在外。


 


Root看着镜子里,妆容精致,美丽到让人忍不住忧伤的新娘也在看着她。


 


Root眨眼,她也眨眼;Root勾起唇角,她也完美无瑕地笑;Root泪盈于睫,她也泫然欲泣。


 


Shaw煎好了牛排,还不嫌麻烦地拌了沙拉,她喊了几声Root不搭理,自己亲自过来叫人吃饭。


 


Shaw瞪大了眼睛,咽了咽喉咙,盯着眼前的Root一下子说不出话。不,这种反应也太丢人了,但她给不出别的反应,甚至连句称赞也说不出口,即使说出口,也太过逊色。


 


她一直都知道Root漂亮,火辣,Root就是她认为的美,她也不是没有想象过Root穿着婚纱的样子,但是想象和现实的差距竟然如此之大。


 


Shaw的第一反应是她是对的,她没有让Root去店里试婚纱是太过明智的选择。


 


Shaw的第二反应是她到底是错了,在西雅图的那次,她跟Root说有一家店的牛排爽过性爱,眼前的Root,她光看着就已经湿了,没有哪家牛排能带给她这种体验。


 


Root看着Shaw呆愣的样子,感动的劲头过去,俏皮作弄的心思又占了上风,她贴过去勾住Shaw的脖子,低下头咬她的嘴唇,在她的唇间诱惑地低语:“你是不是后悔太早进行我们的游戏了,现在,有心无力了?嗯?”


 


Shaw双手握住Root的腰,把她更近更紧地拉向自己,她勾着嘴唇笑。


 


“先出来吃饭,然后你会知道我到底有多少力气的,到时候你可别求饶。”


 


Shaw又轻啄了几下Root的唇,拉着她到外面的餐桌,她瞥了眼Root笔直精致的锁骨,脸上浮起一抹玩味地笑。


 


“你让我玩一个游戏,我就答应你给你一次求饶的机会。”


 


Root在Shaw给她拉开的椅子上坐下,笑着抬头,无限好奇。


 


“说说看。”


 


Shaw从吧台拎起威士忌酒瓶,站在Root旁边小心地往她锁骨凹陷处倒,Root身体僵硬了下,没想到Shaw要这么玩。


 


“亲爱的,我得提醒你,这样会弄坏婚纱的。”


 


Shaw倒得差不多,低下头舔舐,吮吸,她直起身,砸砸嘴,扬手,用食中二指点点自己额头,给Root敬了个礼:“噢,亲爱的,感谢你的赚钱能力,以后我会不断往家里给你运婚纱,至于今天这件,你猜我待会儿撕坏它的可能性有多大?”


 


Root翻个白眼,她抹了下自己锁骨残余的酒渍,抓紧时机往嘴里叉牛排,填饱肚子才能作战。


 


Shaw笑一下,也回了自己的位置,夜还很长,而晚餐,才刚刚开始。


 


To be continued ⚒






 


 


 



评论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