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aritan

Hey。

私语(70)

Echo•L•Chen:

Root从一场美梦当中幽幽醒转,她能感觉到自己嘴角轻微上扬的弧度,她已经习惯她们卧室壁灯的暖色光,Shaw的胳膊习惯性地搭在她的腰上,醒着时总是格外严肃紧绷的神情在睡着时难得放松下来。


 


她以前很少睡得安稳,睡眠只是拖着梦的另外一种行走,她受制于自己的往日,像在日光底下的影子一般无法藏匿。


 


她越来越觉得,她正渐渐和过去的自己分道扬镳,她选择了Shaw的身边,不再需要独自对抗孤独,也不再渴望死亡降临。


 


梦境里,不再出现Hanna摇摇欲坠的脸,和那支离破碎像是被风一吹就散的微笑,这世间,不多不少她这一个抓住不肯放的故事。


 


她终于从对Hanna的愧疚中挣脱,同时挣脱的,还有她对于Hanna的怨恨。


 


Root一直不肯面对,也从不向自己承认,当她想要拯救Hanna却力不从心时,当一切尘埃落定Hanna再也不会对她说Sam你不要害怕时,她是怨恨Hanna的。


 


她恨Hanna太蠢,轻易就将自己置于困境,良善和轻信恰是某些错误代码的共病。


 


但Root又是什么呢?


 


她是黑暗本身,Hanna举了一盏灯,探望她,却在走的时候忘记将灯吹熄,还给黑暗一个不被打扰的最初。


 


原本没见过光的黑暗,是感知不到痛苦的,是光来了又走了,黑暗才痛苦。


 


Root在地铁站,机器的六台显示屏实时传递着相关无关号码的生死关头,这个世界太大,总有人在做坏事,也总有人在试图拯救,而她和Shaw看到的画面,是失踪的小女孩被成功解救,是有车祸危险的全家人在最后关头被临时调整的交通信号帮着躲过一劫。


 


而在这些画面背后,没有另外一个版本的Root因为救不回朋友从此心灰意冷,也没有另外一个版本的Shaw因为车祸失去宠爱她的父亲。


 


有时候,你在无声地哭泣,你的灵魂诉说她不幸的遭遇,你焚烧你自己,在烈火中煎熬。但你不曾想过,人世如此艰难,哪一个人又不是烟雾缭绕地陷在火焰里。


 


世界正在一点点变好,或许也正在一点点变糟,但她们已经做过足够多,她们自认远远称不上什么救世主,她们还会继续自己擅长的,但她们同时也决定回归最寻常的人生。


 


Shaw除了枪械,还热衷于体能格斗训练,她在她们家广阔的客厅给自己开辟了一小块训练的场地,器械,沙袋,训练服,有模有样。


 


Root除了抱着电脑编程序,还喜欢自己煮咖啡,做沙拉,兴致来了还会照着菜谱学做菜,烤点心,而Shaw无所谓Root拿她试菜,反正Root做坏的情况极少数。


 


Shaw仍对医学有着浓厚的兴趣,两个人都没事可忙的时候,她会邀请Root跟她一起靠在沙发上,一人一杯酒,裹着毯子慢慢地看各种医学纪录片。


 


Shaw看得很专注,而往往等纪录片结束的时候,她才发觉Root已经抱着她的胳膊,蜷缩着睡着了。


 


Root虽然心脏功能和右耳的听力都已经恢复,但是在体能上,她与Shaw之间还有很远的距离。Shaw终于嫌弃Root太瘦,就连原本有一点点肉的肚子也瘪了下去,她拉着Root一起做训练,加速Root的新陈代谢,让她尽可能吃各种菜食。


 


Root逃了几次,耍赖了几次,最终发现Shaw决定的这件事情她怎么都逃不过,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她会和Shaw一样,拥有流畅优美的肌肉线条。


 


但Shaw并无意于把Root变成第二个自己,她只是希望Root的身体素质变好一些而已,所以在训练强度上并没有太严格要求。


 


是Root自己对格斗渐渐着迷的,她甚至不在她们训练的时候试着和Shaw调情,一心一意,认认真真,努力做Shaw格斗方面最出色的弟子。


 


在她们的婚礼之前,Root还抓紧闲余时间认真地学习波斯语,即便Shaw声明自己的母亲英文水平一点都不差,但Root坚持用一个人的母语与对方对话是起码的真诚。


 


Shaw翻个白眼,理解不了Root紧张兮兮的是为了什么,一个连Smanritan都不放在眼里的人竟然害怕面对一个毫无攻击力的老妇人。


 


在毁了好几套婚纱之后,Shaw终于勉强答应不逼着Root在她们家里穿给她看,新拿来的婚纱挂了起来。而不论Root怎么要求,Shaw就是不愿意把属于她的那一套穿上给Root看。


 


“总之婚礼的时候我不穿婚纱,说真的,如果我们两个都穿,像是两个好姐妹手拉手一起出嫁,那蠢毙了。”


 


“那你穿什么?”


 


Root穿着皮衣站在窗前咬苹果,询问的眼神扫过来。


 


“白衬衫黑西服,或者医师袍,或者其他的,反正不穿婚纱就行。”


 


Root头一歪,笑得诡秘。


 


“那么公开的婚礼我穿婚纱你穿西服,但是你得答应,私下里你要为我穿一次婚纱,而我穿西服,一人一次,这样才公平。”


 


Shaw勉强点头,反正她知道自己最终大概也是会妥协的,Root提出的方案,起码让她不必在人前展示。


 


纽约终于迎来了今冬的第一场雪,纷扬的雪花簌簌而落,Shaw开车带Root到中央公园散步,Root终于肯承认自己怕冷,裹着厚厚的黑色羽绒服,戴着同色毛线帽,Shaw也被她逼着做了相同的打扮。


 


Root在洁白的雪地里笑得像个孩子,Shaw安静地看着她,看着她,耳边似乎有Root两年前的声音飘落。


 


“我现在可是好人了呢,Harold.”


 


那个时候其他人或许尚有疑虑,但Shaw双手插袋,眼看着Root单薄的身影渐渐消散在一片白茫茫当中,她是信她的,可她那个时候没有说。


 


现在。


 


现在一切已经不同了,他们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机器的执行人分布各地,他们再也不是孤军作战了,而每一个人,都接纳了Root。


 


每一个人,都开始了下一段旅程。


 


Harold准备去找Grace,他想着怎样坦白才能不吓到她,而怎样的措辞才能让她原谅他;John尝试着跟警队的心理医生约会,尝试着跟对方的父母相处;Lionel尽心尽力照顾着自己的儿子,同时他也在鼓足勇气找寻合适的约会对象;小Sam很多时候都跟Bear一起玩儿,当获得许可的时候,她也会到各位执行人的家里做客,但她最喜欢到Root和Shaw的家,她喜欢跟她们两个呆在一起。


 


她们的婚期定在春天,在春天到来之前,Root和Shaw决定去热带的海岛度假。


 


Shaw接过Root笑意盈盈递给她的护照,打开一看:Sameen Groves.


 


而Root的那一本仍然是:Samantha Shaw.


 


“这样正好,Sweetie,你姓我的,我姓你的。”


 


Shaw摇摇头,直接放弃与小疯子理论。


 


热带岛屿馥郁芬芳,葱茏的植物到处都是,新鲜的水果汁液充沛,当场调的酒也值得回味,除了过分出众的外貌和身材,她们没有招惹太多的关注,房间也是独立开来的。


 


Shaw仍旧话不多,表情也很淡,大口吃肉的时候才会格外生动起来,但Root能轻而易举地捕捉到Shaw的惬意。


 


她们两个,都很享受。


 


Shaw在烧烤架前面,肉串滋滋作响,裹着香味的烟飘散开来,Root在泳池里玩水,游了几圈有点累,她趴在泳池边上专注地看Shaw在那里忙碌。


 


肉的香气扩散,Shaw忍不住咽了下唾沫,余光瞥见Root黏在她身上的腻歪眼神,Shaw勾了勾唇角,大概体会到了Root口中的归属感。


 


“上来吃东西,Root。”


 


Root视线上下左右环顾一圈儿,小虎牙咬了咬嘴唇,竟然有些不好意思。


 


“Sameen, 月亮在天上,我在水里,而你哪儿都在。我看着你,就是看着一切。”


 


Shaw怔了怔,倒也没太诧异,她把手里烤好的最后几个肉串放到盘子里,自己走到泳池边,蹲下来,向Root伸出一只手,漆黑深邃的眸子带着温度看过去。


 


“那么,我来接你上岸,我的一切。”


 


——全剧终——


 


没有写婚礼的原因是不想以童话故事的形式做结尾,也不愿意给她们一个结尾,她们的故事还将继续:斗嘴,打架,互不相让……她们拥抱着在时光的绿山坡上面打滚,历尽鲜血和眼泪,她们值得岁月温柔相待。


 


这篇文章前面写得太草率,主要是我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看,大家这么捧场,前面会再好好调整完善的。


 


至于新的故事,我会写的,但是日更估计保证不了了,欢迎大家继续和我一起经历她们的故事。


 


也祝大家岁月沉酣,活出自我。


 


那么,下一篇见了,爱你们。



评论

热度(259)

  1. Echo•L•Chen 转载了此文字
    看这个作者的肖根文,是一种享受~
  2. The FifthEcho•L•Che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