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aritan

人工智能(十一)

有气无力的小猫:



第十一章




Root如溺水般挣扎,可是她越挣扎,脖子上的手就越紧。


她奋力抵抗着,理智却依然冷静——有人发现了她隐藏的压缩文件。


这是她最后的防线,无论如何不容有失。


-------------------------------------


Reese有点纳闷的看着这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图片,“有蹊跷吗?”


只得到了一声模棱两可的“唔。”


Reese气的咬牙切齿,这要是我带出来的特工敢这么回答我,我一定给她顿千年不遇的好揍长长记性,可惜Shaw是另一个狠人的徒弟,真动手的话鹿死谁手都是说不准的事儿。


只得耐着性子继续问,“需不需要拷出来?”


指尖迟疑的划过触控板,小个子的黑发特工垂下眼睛,想起某个漆黑的,连空气都粘稠的夜晚,那个懒懒的躺在她怀里的小机器人一边玩着她的手指头一边用憧憬的语气提起大海,说那儿就像人类在母亲的怀抱中那样温暖。


那些轻柔的触摸,怯生生的依赖,怅然的口气,都是设定好的程序吧。


他妈的!Shaw突然有想按住腹部的冲动,突如其来的饥饿感好像一只凶猛的兽,在撕扯着她的胃。


还好她仍然面无表情。


“不用了。”淡淡的声音,“只读文档。再说一个图片而已,没什么意义。”


“那现在怎么办?”Reese有点犯难,“信息只要存在过就一定有痕迹。我倒是有个黑客朋友能帮忙,但是我现在还没联系上他.....”


Shaw依旧沉默。


“其实,还有个办法。”Reese继续想辙,“既然他们没发现她暴露了,这个机器人自己肯定知道任务是什么的。唯一的问题是........”


两名特工对视一眼,同时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人类可以威逼利诱严刑逼供,可你要怎么把这些手段用在机器人身上呢?


Reese迟疑,“也许你们......”他看了一眼Root身上那片暧昧的痕迹,意有所指。


Shaw噌的一下子站起来,“那只是程序,不代表任何事。不过,”Reese有点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战友咬着牙,嘴角却上翘出一个冷笑的弧度,“还是有办法的。”


------------------------------------------------------------------------


Root猛然睁开了眼睛,钻心的剧痛又回到了身体上,她微微颤抖着。被强制开机的感觉从来都是这么糟糕。


眨眨眼,瞳孔处接收的图像愈加清晰。“Sameen......”Root下意识的开口。 


“闭嘴。”


黑发的特工居高临下的看着毫无反击能力的小机器人,用带着医用手套的手从工具箱里抽出了一根大概十公分左右长的钢针。


“你知道么?”Shaw稍微弯了下腰,冷酷深邃的五官逐渐靠近略显慌乱的Root,“我很少刑讯人,不是因为我手艺差,而是我嫌脏。”


痛到极点,人类不会再有尊严这种东西。口水眼泪鼻涕等所有能制造液体的器官统统失灵,括约肌不会因为你意志强大心灵坚韧就不松弛。当你泡在自己的排泄物中看着你的伤口慢慢红肿溃烂并开始养育各种小生物时,生命,或者说你宁愿赔上生命也要保密的东西,通常就不那么重要了。


“但这次,我相信我不会遇到同样烦恼了,是不是?”Shaw死死捂住企图挣扎的Root的嘴,缓慢地把针刺进她右手肘内侧的位置搅动着,仔细的根据Root挣扎颤抖的幅度来判断模拟神经束的位置,“毕竟,不管是泄.欲工具,还是暗杀机器,都不需要有排泄器官的,对吗?”


----------------------------------------------------------


一个小时后。


听到脚步声,坐在客厅的Reese抬起头,看见战友的黑脸。不用询问就知道没啥好结果。


“不说?”


Shaw沉默的点点头。那个机器人哭泣哀求呻.吟颤抖,但是有用的信息一个字都没吐露。


她甚至不肯承认自己杀手的身份。


Shaw沉思,不是不奇怪的。按说人工智能不会说谎,除非你给她编好了程序。可是那样的程序总是有蛛丝马迹的。


至少,在身份已经暴露的情况下,她可以选择不提供任务的详尽情报,可一般不会否认任务的存在。


除非她是清白的.......


不!Shaw猛地摇了摇头。她的思维有一丝混乱。


如果是人类,不会有人能在那样的剧痛折磨下仍然只字不吐;如果是机器人,不会规避危险不会恐惧不会畏惧死亡的机器人又不该在没有任何可疑程序的情况下坚持谎言。


那么,只有一条路了。


Shaw有点发呆的站在那里,不说话。


Reese等了几分钟还不见Shaw开口,只好自己来当恶人,“天亮前销毁她吧,然后我们离开。”


Shaw 对自己说,一切只是程序,没必要想太多。是啊,行踪暴露,又不能从杀手身上得到情报,当然只能销毁证据然后逃走。我明敌暗,不走难道留下来给人家当靶子吗?


Reese已经看到了战友微微鼓起的太阳穴,咬牙?他在心里叹了口气,越发坚定了把这个祸害机器人处理掉的决心。


-------------------------------------------------------------------


Root在发抖。


她的体温已经无法保持人类正常体温。


法拉第笼隔绝的不光是她跟外界联系操纵一切的能力,也杜绝了她无线充电以及自我修复的功能。


寒冷,疼痛,恶心,无力。


低电量使她下意识想进入睡眠状态,可是被破坏的神经束每隔0.2秒就向她传输能把人逼疯的剧痛。


Shaw真不愧是特级优秀特工,她没用多少时间就准确的找到了Root身体最脆弱的地方,然后肆意折磨。


Root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感觉,但是某本文献上“烧红的针尖在被拔掉指甲的肉芽上划刺”的体验可能比较接近自己的感受。


耳侧,指尖,手肘,膝盖......


酷刑千百年来都存在还长盛不衰肯定是有原因的。


唯一不同的地方是,人类达到忍耐极限时可以晕过去,而她连这个权利都没有。


只能清醒着忍受一波又一波连绵不断的疼痛。


Root终于开始恐惧了。从离开实验室后就不再有的恐惧又回来了。


自己会不会消亡?会不会活活疼死?


她不知道。


她小看了人类。她一直觉得他们愚蠢,脆弱,自私。


可是她两次都栽到了人类手上。


第一次,她失去了核心代码,失去了自由。


第二次,是不是连存在都要被抹去?


她修过心理学,知道人类在承受疼痛后会有一个脆弱期,这段时期他们的心理会很不稳定,理智会受到影响,也更容易屈服。


可她从没想到在有神经束的机器人身上也能体现同等效果。


以前遭受的种种,程度上比不过这次,也并无恐惧相伴。因为她很清楚的知道,一切折磨只是她达成目的过程中不得不付出的代价。


可是这次.......


剧痛又一次袭来,Root痛的再次咬住已经红肿流血的嘴唇。


她不想死。


无论如何。


-------------------------第十一章 完---------------------------





评论

热度(142)

  1. 佚名啊深沉的一只猫 转载了此文字
  2. FAQ深沉的一只猫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OI百合病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