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aritan

【短-正剧】Beyond Reality

S君:

When two stupid drunkards decided to...
—————————
Shaw有点后悔了。
她后悔她答应了Root要比一比谁的伤疤更多这件蠢事。
至于这场幼稚的“比赛”是怎么开始的,Shaw现在因为酒精而发懵的脑子有些记不清了,但她知道这都是因为那所谓的生日派对,只有她和Root两个人的“派对”。
Shaw从没和任何人提过自己的生日,但如果Team Machine中任何一位想要得知她的生日也并不是什么难事,尤其如果那个人是交互界面。
Shaw忙了一整天都没有见到Root的时候就猜到了那黑客一定有着什么可笑的计划。也许她在Steak House订了位置,也许是从号码那里“借”来了一辆跑车,一定少不了的是她那一大堆geek式情话。
她猜对了其中一部分,“那一部分”包括一顿丰盛的晚餐,几把新枪,还有一个公共场合里的亲吻——Shaw发誓她是被动的,毕竟,她没法在大庭广众的注视下一拳打晕那个要向她索吻的女人——所以她搂过了Root回应她的吻。如果有当时在场的人说是她吻地更火热的话,她就废了那人的膝盖。
她们都喝了不少,在Root彻底睡过去之前,Shaw扶着已经摇摇晃晃的黑客艰难地离开酒吧。清醒时的Root很轻,但喝高了的Root沉地像个蛮牛,她过于纤细修长的四肢歪歪斜斜地晃悠着,像是给玩具娃娃装上了不合适的手脚。
总之勉强还能睁开眼的Shaw最终还是搀着快要散架的Root回到了安全屋,后者在摔到沙发上的时候醒了过来,用一种过于夸张的声调说着生日快乐。
Shaw把自己也摔进沙发,结果砸到了Root的小腿,Root埋怨地踢了她一下。被鞋跟戳痛的Shaw还算麻利地脱掉了Root和自己的鞋,把它们随意地扔到地板上。
此时她们都陷入了一种恍惚的飘飘然的状态,似乎她们可以就一直这样陷在舒适的皮沙发里,四肢纠缠在一起。
而稍微清醒过来的Root有点难得地亢奋——这并不是说她平时有多淡定,只是酒后的Root会显得格外的......直率,而且脸上还带着一种宅客式的傻笑。
“生日快乐,Sameen.”
这大概是她第无数次这么说了,Shaw想要告诉她这一点,但那小黑客一脸得意的表情让Shaw打消了这个念头。
“I...know.”Shaw拽了拽Root的衣角,“Come here.”她又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她很少这样主动和Root示好,Root用手肘撑起上半身,一下子滑进她怀里——没错,滑进去,像一条灵活的鱼。
她扭了扭身子,凑到Shaw的下巴旁边,在Shaw开口询问她要做什么之前,Root伸出舌头,开始舔她的下巴,Shaw这才想起来那里还粘着一点奶油泡沫,那是之前在酒吧时弄上去的。不过具体是怎么一回事,Shaw有点想不起来了。
但无论如何......
这感觉真好。Shaw满心愉悦地勾起嘴角,把Root那条快要从沙发上掉下去的腿揪上来,顺便隔着粗粝的布料抚摸起她的臀-部的曲线。
Root从鼻腔里发出一声愉悦的轻哼,更用力地舔着Shaw的皮肤。
“不准舔我......你又不是Bear.”她用下巴顶了下Root的头。
“你尝起来像是混着奶油的粉底液。”Root咂了咂嘴,然后又用鼻尖戳上了Shaw的脸颊。Shaw顺势歪过头吻住了Root的脖子。
“你脖子上有遮瑕膏的味道。”她用手指抹开了那一层被她弄花了的遮瑕膏,却看到了一道歪斜的疤痕。
她的酒在那一瞬间醒了不少。
“这是什么时候弄上去的?”
Root撅了撅嘴,无所谓地扽了下衣领,把脸埋在了Shaw的肩膀上。“碎玻璃而已。”她长长地叹了口气,Shaw依然很在意地抚摸着那道新添上去的伤疤。
“我受的伤可不比你少呢,Sameen.”她的头发把Shaw弄得有些痒痒,Shaw抱着她一起坐起来,充满质疑地抬头瞅着她。
“你想看看嘛?”跨坐在她腿上的Root挑了下眉毛,小幅度地晃了下腰,“看看谁的伤疤更多?”
Shaw欣然接受了“挑战”,她开始解衬衫扣子,脱掉背心,然后再弹开牛仔裤的扣子,拉开拉索。她把裤子褪到了Root正坐着的那个位置,而Root也已经脱的只剩内衣。
也就是在她们再次正视对方布满伤痕的身体时,Shaw有点后悔了。
那不是她们第一次见到对方的身体,也不是第一次当着对方的面脱衣服,但至少她们在从前做这些事情的理由是能从客厅一路跌跌撞撞走向卧室,而不是特地为了去数那些带着回忆和过去的疤痕。
她们应该让这个晚上更快活一点的。
但Root已经开始指着自己身上的某条疤痕开始讲它是怎么留下的。
那其中很多道伤都是Shaw亲手为她包扎的,当然,她左肩的擦伤也同样是Shaw的杰作。其他一些伤基本都是Samaritan特工留下的,要不就是在救无关号码的时候。
然而有一些,那个清醒的Root从没和她提过。
“这个是我继父用藤条打的......”她指了指肋骨上的一道细长的疤,“这个也是。”她又把大腿外侧的一道口子展示给Shaw.
“这个是我自己弄上去的。”她拉着Shaw的手抚摸自己大臂内侧的伤痕,“因为Hannah.”
“Roo...”
“Hannah.”这个名字让Root似乎一下子清醒过来,她棕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Shaw不曾见过的颜色。
“Root.”Shaw扶住Root瘦弱的腰部,用几乎恳求的眼神望着她,“你没必要去想那些......”
然而Shaw自己也已经回想起她肩膀上的伤是那场让她失去父亲的车祸中留下的,她背上的伤是她为ISA卖命的证明,而她右臂外侧的擦伤是那个差点杀死Root的狙击手弄出来的。
她伸出手摸了摸Root左胸的触目惊心的弹孔和刀疤,Root呼吸因此变得粗重而不规律。
她们之间形成了一种悲伤又绝望的气氛,那让Shaw感到窒息。
“Root...”她用膝盖往上顶了顶,试图把陷入呆滞一样的黑客从漩涡中拉出来。
“Sameen.”她的眼睛再次变得清澈,但Shaw知道她们现在还依然陷在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之中。
那些已经过去的事情和现在正发生的事情。
也许她们不该喝那么多酒。
“这是真实的吗,Sameen?”
Shaw一直以为这种问题只有她自己会发问。
“我都不知道你是不是我的小Sam了。”黑客忽然捧住Shaw的脸颊,仔细端详着她,像是在给一副名画辨真伪。
小Sam?好吧,这倒是让Shaw百分之百确定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也就只有喝醉的Root会这么叫她。
“你是真的,我也是真的,Root.”她攥住Root的手腕,感受着她的脉搏。
Root却委屈般地撅起了嘴,把全身的重量都彻底压在了Shaw的大腿上。
Shaw很确定自己已经完全——至少是基本上清醒了,虽然那些闪过的关于模拟的画面让她心烦意乱。
“我见过七千多个不一样的你,”Shaw拉住Root的食指和中指,“Eh,我是说,他们以为是'你'的'你'。”
Shaw意识到她的语言组织能力似乎还是在被酒精影响着,于是她把她能想到的东西不假思索地直接说出来。而Root那聪明的脑子现在估计也变成了一串乱码,所以如果Root压根不理解她在说什么的话,Shaw也不会觉得沮丧或怎样。
“但我知道只有这个'你'才是真实的。”她继续说,“当那些混蛋试图模仿你的时候,我知道那不是你,Root,我就是知道。你不是他们想的那样。”
Root挺了下腰,把手放在Shaw的腹部。
“你认为我应该是什么样子呢,Sameen?”
Shaw唔了一声,她似乎从来都没想过这个问题,又或者说,她无时无刻不在想。她听着彼此的呼吸声,胸膛随着呼吸缓慢地起伏。
“Root...”这是Shaw最常做的事情之一:在她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一件事时,她的第一反应是叫那黑客的名字。
Root却露出一个笑容,然后把上半身放松地贴在Shaw胸口上。
“There's something you have but they don't. "Shaw终于找回了语言能力,“The feeling you bring me..."
“It's beyond reality. "
她感受到怀里的黑客轻轻颤抖了一下,如释重负般地叹息,然后咬住了Shaw的脖子,她咬的很用力,Shaw能感觉到皮肤被刺穿。
“我不需要疼痛来帮我辨别现实,Root.”她好笑地拍了下Root裸露的脊背。
“我在帮你作弊呢,Sameen.”她把手伸到Shaw背后,揭开那最后一层布料的搭扣,“我们的比赛还没结束。”

——————Fin——————




同人目录点这里:目录

评论

热度(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