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aritan

[治愈-正剧向]20 Kisses

S君:

由于lo主的大脑已经被名为肖根的病毒彻底hack in,现在看什么都要写成肖根版的,所以这次给大家带来二次元同人图经常会有的梗:不同的亲吻位置所代表的含义,其实应该是22种的,但有几个太相似了就去掉了2个(这些含义lo主也不知道是谁定的,不过看过的版本都差不多是这样)


这几天炖肉写太频繁了有点上火,还是来点餐后甜点吧~


(老福特又抽了,这篇文在tag里时有时无……迷醉)


设定:


510的那颗子弹怎么可能要了根总的命,阿根当然是假死促使宅总黑化而她其实在瓦西里大叔的帮助下被送到立陶宛的医院里疗伤。513结尾大锤接到TM的电话,得知阿根还活着,于是冲街角的摄像头露出一个迷之微笑然后把Bear以协助犬的身份交给了在爆炸中失去手臂的四叔,一个人劫了架私人飞机去了立陶宛照顾媳妇。


没错这就是疑犯追踪第六季的肖根线剧情,不服来战


here we go


——————————————


1.Hair: Longing(发丝:渴望)


当Shaw终于找到Vasily的时候,她只说了一句话:“带我去见Root.”


Root被安置在一家私人疗养院的单人间。她身上插满了各种输液管,呼吸机遮住了她半张面孔,床头的心电图机发出滴、滴声。


Shaw来到床边,盯着Root毫无血色的脸看了好久,直到两腿酸痛她才小心翼翼地坐在床角。她伸出手想触碰她,但眼前的人脆弱得似乎容不得任何来自外界的触摸。Shaw的手在半空中悬了一会儿,最终收了回去,取而代之的是她埋进Root棕发里的面孔。她贪婪地呼吸着Root的味道,那7054次模拟怎么也模仿不了的味道。有些干涩的唇吻了吻Root的发丝,她对着那只完好的左耳说:“你的医生来找你了,Root……”




2.Forehead: Blessing (前额:祝福)


Shaw发现Vasily每天都会给Root床头柜的花瓶里换上各种鲜花。


“谢谢你救了她。”从不对人道谢的Shaw破例对这个立陶宛人表达了谢意。


“我本来打算等她醒来就向她求婚的。事实上我第一次见她就跟她求婚了,不过她没有答应。”Vasily无奈地笑笑,“我想,她可能是在等什么特别的人。”


Shaw默默地听着,目光始终没离开昏迷中的Root.


“还好她等到了。”Vasily拍了拍她的肩,转身离开了病房。


窗外洒进来的夕阳正好隐隐照着Root的前额,给她惨白的面孔上添了一丝生气。Shaw极轻地亲了下她的额头,突然觉得有点想念自己一度嫌弃过的那些抬头纹。




3.Back of hand: Respect (手背:尊重)


“她不想因为自己拖累你的生活,Sameen,所以直到最后一刻之前我都没有通知你。我答应她的。”Root已经不需要呼吸机后的某天早上,机器突然把这件事告诉了Shaw.


“这只能证明你和她一样蠢。”Shaw用湿毛巾擦拭着Root的身体。


机器没再说话。


Shaw对于自己终于用一句话噎住机器而得意。她拉住Root的右手,抬起她比以前还要消瘦的胳膊,仔细清理。在她擦到某个位置时,Root的手指似乎动了一下。


Shaw整个人僵住了,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一动不动。几秒钟后,那五根细长的手指突然收紧,握住了Shaw的手。


“Sameen……”她的双唇微微张开。


Shaw的气息一下就乱了,她把毛巾扔在一边,坐回椅子上,等待着黑客睁开眼睛。然而黑客似乎又昏睡过去,手上的力道也渐渐减轻。Shaw则更用力攥着她的右手,在露着青色血管的手背上反复亲吻。


“你和机器都太逊了……”




4.Cheek: Satisfaction (脸颊:满足)


趴在Root床边睡着了的Shaw被头顶传来的瘙痒唤醒。她迷迷糊糊地抬起头,那股瘙痒顺着她的动作来到她脸颊上。


那是Root的手。


Shaw瞬间清醒过来,目光和床上一脸倦容的黑客相遇。


“Root……”她全身的肌肉都在微微战栗。


“早安,Sameen.”黑客的声音沙哑,笑容同样疲倦。


Shaw想不出改用怎样的方式回应。不过她知道,Root的下一句话一定是“你想我了吗”。如果是那样的话,她应该……


“我想你了,sweetie.”Root拉着Shaw的手,让她靠近自己。


Shaw有点发愣,温顺得像只对主人的话说一不二的小狗般靠了过去。Root用凉凉的唇在她脸颊上吻了一下。“我真的想你了。”Root的声音在颤抖,夹杂着一点哭腔。


Shaw用另一只手安抚地拍拍她的背:“你那该死的机器告诉我你跟一个立陶宛男人跑了之后我就像箭一样飞过来了。”




5.Bridge of nose: Cherish (鼻梁:珍视)


Root在得知撒玛利亚人已经被一路追到卫星上的机器彻底击败后,欣慰地冲着Shaw耳朵里的机器说她一直就知道撒玛利亚人比不上它的千分之一。不过在Shaw告诉她John因为天台的爆炸失去了右臂,而Harold以为他死了于是一个人去意大利和Grace一起生活之后,她又皱起了眉头。


“John那家伙就算缺胳膊少腿,想照顾他的姑娘也能挤满地铁站。”Shaw用小刀削下一片苹果喂给她,“Lionel继续在NYPD当警察,他吃饭的时候还是会把酱料弄在领带上。”


“机器不再给你们号码了吗?”Root下意识地摸了摸右耳,她的人工耳蜗因为手术的缘故已经被拆除。


“华盛顿有三个执行人,其他城市应该也有吧。”Shaw听着她Root咀嚼苹果的声音,她以前从来没有注意到牙齿碾碎果肉的声音原来也可以这么令人愉悦,“也许她想让我们退休了,呃,我是说,它。”自从机器用了Root的声音之后,Shaw也会下意识地用“她”来称呼机器。


Shaw看到黑客眼中闪过一丝失落,于是把另一片苹果递到她嘴边。Root却推开她的手,做了个让她趴下身子的手势。Shaw放下刀和苹果,凑到她面前,甚至做好了Root要索吻的准备。而Root用软绵绵的手抓住她的衣领,吻住她的鼻梁,还用牙齿轻轻咬了一下。


“我已经提前体会到退休生活了,Sameen,有点无聊,但唯一的好处就是,有个前医生和前特工能陪着我。” 




6.Chest: Possession (胸:所属)


Shaw照例给Root做各项检查,从头到脚由内到外。Root胸口的伤还没有愈合,由于被子弹击穿的缘故,她的半个肺叶被摘除了,留下一个巨大的刀口。即便等她痊愈,也不可能有从前的体能和肺活量了。


Shaw撕开她胸口的纱布,确保了伤口没有溃烂或感染之后帮她涂上新的药膏。她的手指滑过Root缓慢起伏的胸口,她能感受到Root平稳的呼吸和心跳。


“人家最喜欢你扮医生了。”Root突然说出了她很久之前用来调戏Shaw的一句话。


“这次可不是每72小时换药了。”Shaw笑着看了她一眼,继续把药膏抹匀。


“反正你会帮我换的。”Root得意地闭上眼睛。


Shaw摇摇头,用新的纱布包住伤口。她的手放在Root的胸骨上,不轻不重地点了几下,然后俯下身子吻了吻她心脏的位置。


“你以前吻这里的时候可不像现在这么温柔,Sam.”黑客伸出一只手摸摸她的马尾。


“我可不想让你在病床上就来感觉。”




7.Nape of neck: Attachment (颈背:依恋)


这不是Root第一次偷吻Shaw. 


在几年前她们还只是床伴和搭档关系的时候Root就总是喜欢偷偷亲她。她总是抓紧她们在床上或者什么地方折腾了几个小时之后Shaw已经累得只想闭目养神懒得揍她的那几分钟,搂住Shaw然后吻她的脸颊或发旋。心情好的时候,Shaw可能会稍微回应一下她的吻;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直接把她推到一边,然后自己占领三分之二的床。


这是Shaw第一次很享受Root的偷吻。


Root以为她趴在床边睡着了,于是费了很大劲坐起来,然后低下身子在Shaw的后颈上亲吻。她感觉到Root的唇紧紧贴合着自己的皮肤,root的手指穿过她的发梢。


“Sameen.” 这一次她意外的没有拖长音,只是短促地念了一遍她的名字,短促但坚定。




8.Face: Adoration (面容:仰慕)


Root已经可以下床走路了。


午饭之后Shaw搀扶着她第一次走出病房,来到疗养院的花园里。大片的荟香散发的气味让燥热的空气有了丝清新。


“这里不像我想象的那样到处都是Shaw(杂木丛生)。”Root抚摸着金色的花瓣。


“你有一个Shaw就足够使唤了。”她掐了掐Root的腰。


Root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目光停留在荟香的花茎上。


“她不再跟你说话了?”


机器最后一次联络Shaw是在一周前,它用Root的声音跟她讨论了声音主人的病情。那之后Shaw就没有主动叫它,它也没有再联系它的执行人。


“嗯。”Shaw看着Root的侧脸,高挺的鼻尖没有以前看上去那么凸显她的傲气了,那双眼眸里的落寞让Shaw眼角发酸。


“Samantha.”她把Root搂地更紧。


Root惊讶地转过头,Shaw从没这样称呼过她。她几次试图开口说些什么,但在Root带着泪光的注视下她无法集中精神理清思绪。最终她踮起脚来,胡乱地亲吻她的脸;眉毛,眼皮,鼻尖,颧骨,下巴,但特意绕开了她的嘴唇。她尝到了Root咸咸的眼泪。


“我们回去吧,Sameen.”Root吸了下鼻子。


Shaw点点头,攥住Root的手。




9.Lip: Love (唇:爱情)


Shaw最终还是没忍住吻她的冲动,那种真正意义上的接吻。


如果说Shaw是Root在这段时间里最想念的,那么电脑一定是排在第二位的。


Shaw不知道她每天在笔记本上敲敲打打到底在做什么,但她就是喜欢坐在旁边看她灵活的手指敲击键盘的样子。


今天黑客用电脑的时间比往常还要久,Shaw觉得自己已经在椅子上坐了一个世纪,Root却没有一点要停下来的意思。


“你完事了没有?”她已经喝完了第三杯果汁。


“嗯……还差一点。”Root紧盯着屏幕。


“你都一上午没有……没有休息了。”Shaw及时改了口,差点把心里想的“你都一上午没有理我了”说出来。


不过Root当然可以听出她口气中的醋意。“你这是在嫉妒一台笔记本电脑吗,darling?”她笑着扣上电脑屏幕。


Shaw翻了个白眼。


“我也可以给你按摩一下。”她调皮地做出敲键盘的动作,一脸期待地盯着Shaw.


Shaw揪住她的领子把她拉向自己,她们撞上对方的下巴,但那股阵痛很快就融化在唇舌交融的快感中。




10.Throat: Lust (喉:淫欲)


“我记得你说……嗯……你不想让我在病床上来感觉……”Root抱着Shaw的后脑,任由她舔吻着自己的脖颈。


Shaw没有理会,几乎蛮横地在她喉头咬了一口,黑客的轻喘让她也的确多少来了感觉。“你现在有感觉也没用,Root.”她从Root颈窝里抬起头,看着她已经染上绯红的脸,“你的心脏还承受不了剧烈运动。”


Root舔了下嘴角:“那得看有多剧烈。”


“总之现在不行。”Shaw整理了一下衣服。


黑客撇撇嘴,坐起身子,把Shaw拉过来意犹未尽地吻了吻。


“我不想等太久。”她的气息涌入Shaw的耳朵。




11.Palm: Entreaty (手掌:恳求)


“Sameen!”机器的声音差点震聋了Shaw的左耳。


“我还以为你失声了呢……”她不满地揉揉耳朵,从水果摊老板手里接过一兜苹果。


“回疗养院!马上!”Shaw当时就愣住了。


苹果撒了一地。


当她疯了一样跑回疗养院时,Vasily正站在病房外面,焦急地咬着大拇指。她从前门的小窗户向里面望去,三名医生正围着Root给她做抢救之后的常规检查。心电图上规律的波动让她松了口气。


“她在病房里昏倒,大概在那么两三分钟里连脉搏都没有了。”Vasily告诉她。


Shaw几乎是数着秒等待,身为一个前外科医生,她从没想过自己会想那些病人家属一样拦住医生问Root的病情。也就是在那时,她突然明白了当年的院长为什么在再三考虑之后开除了她。如果有医生在抢救完Root之后叼着能量棒走出来,Shaw可能会一拳打断他的鼻梁。


好在Root只是在短时间内心律不齐,只要好好休息并无大碍。


她和Vasily一起照看了Root一整个下午。Vassili没有忘记带来鲜花,这次还特意把小刺和叶子修剪掉了。Shaw则寸步不离地守在她床边,握着她的右手腕,嘴唇贴着她的掌心。


“这样吓我一点也不好玩,Root.”她用另一只手抚摸Root微烫的前额。




12.Arm: Peace (手臂:安心)


“你需要补水。”看到Root睁开眼睛,Shaw直接把一杯柠檬水递到她面前。


“如果我不是因为和你在床上做了剧烈运动而昏过去,那我还是一觉不醒算了。”Root的眼圈微微泛红,向床的另一侧翻了个身。


Shaw知道她的小疯子为什么要赌气,原因无疑和她一开始不愿告诉Shaw自己还活着的理由一样。她认为这副样子的自己简直就是没用、无趣甚至平凡的结合体,她认为这样的自己不配和Shaw在一起。


“把水喝了,”Shaw叹着气坐到床上,胳膊绕过她的后背再次把水递到她面前,“不然一周之内别想碰你的电脑。”


床上的人还是没动静。


“Root……”她无奈地低下身子,清楚地看到眼泪在她眼睛里打转,“求你了。”


紧接着小臂传来的一阵刺痛让她差点没拿住杯子:Root抱住她的胳膊狠狠咬了一口。Shaw默默忍受她的啃咬,她等了很久,直到最后Root柔软的唇瓣代替了她的牙齿。


“我还等着射中靶心的那一天呐。”Shaw顺势躺在她旁边,从后面把她圈在怀里。




13.Fingertip: Admiration (指尖:崇拜)


即便她们一起经历了一场AI天启,Shaw依然不能理解Root对于机器的极度崇拜。很明显,Root比孩子们期待圣诞节礼物还要迫切地期待着机器再一次联络她。Shaw和机器达成了协议,就像Root之前和机器一起制造假死那次一样。没经过她的同意机器不能用任何方式联络Root,至少在她的身体彻底恢复之前绝对不行。


“你说机器有联系Harry吗?”Root修剪着手指甲。


Shaw耸耸肩,咬了一口三明治。“我不认为它会再打扰Harold的生活了。”她大口地咀嚼,“安稳的生活是他和Grace应得的。John和Lionel也是。”


Root停下了剪指甲的动作,抬起头看着她:“那我们呢?”


Shaw过了好久才把那口混着金枪鱼酱和生菜的面包咽下去。Root探过身子,用食指抹去她嘴角的酱料,然后把手指抵在她下唇上:“我们应该过什么样的生活?”


Shaw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记Finch的号码跳出来的那一天,大概是Root中枪的几个小时之前,她告诉过Root,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她并不清楚那时她所指的自己想要的生活是什么,或者说在她从John的眼神里读出Root死讯的那一刻起就改变了想法。


“也许我们可以把这个问题留到以后讨论。”Root刚要收回手指,却被Shaw轻轻咬住,然后吻了吻她的指尖。


“或者说我们永远都不用讨论它。”




14.Back: Confirmation (背:确认)


Root背后的伤口有些化脓,不严重,但对于Shaw来说,哪怕Root身上多了个半厘米的小口子她都会仔细检查一番确保没有异样。


“也许只是因为天气太热了。”Root舒展了一下脊椎,骨节发出轻微的声响。


“别乱动。”Shaw拿出小型手术刀和镊子,“忍着点。”


她用小手术刀把伤口边缘的有些糜烂的肉割掉,挤出伤口深处的脓水。赤裸着上身的黑客倒吸一口凉气身子不住地颤抖。


“你总是弄疼我,Sameen.”她委屈地抱紧遮在胸前的被子。


“别动!”Shaw尽量稳住双手,在心里感慨这疯女人什么时候都不忘了三句话带一个性暗示。


“你又凶我。”Root更委屈地哼了一声,不过在Shaw给她消毒和换纱布的时候一直乖乖地一言不发。


等到Shaw处理好伤口,却发现黑客已经打了个哈欠开始犯困了。Shaw抚着她的肩膀想让她躺下。


“让我靠一会儿,Sameen.”Root的声音听上去比平时还要甜腻,“枕头没有你的肩膀舒服。”


Shaw挪开椅子坐在了床边,从后面抱住她消瘦的身子。她撩开Root散落的长发,露出骨节分明的脊背,随着Root向后靠去的动作她不由得将一个吻落在她背上。


“这次别把我的胳膊都压得没知觉了。” 


半个小时后,Shaw的右臂已经彻底僵硬,但她没有叫醒怀里的黑客,只是轻手轻脚地抽出一张纸擦了擦流到她衣领上的口水。




15.Ear: Temptation (耳:诱惑)


“Root,停下。”Shaw不敢把目光从手机屏幕上移开,她担心Root会看出来自己眼中和她一样的渴望。Root继续亲吻着她的耳垂,直到Shaw的耳根发红。


“没人告诉过你听着别人咽口水的声音很恶心吗?”她掩饰住声音里的颤抖,但手指的轻颤早已出卖了她。


“还真的没有哦,Sameen.”Root搂过她的脖子,舌尖描绘着她的耳廓,“你以为我会给那些任务目标这样的福利吗?”


“那你现在最好把我暂时当成一个任务目标。”Shaw后悔说了这句话。


“但有时候任务里也包括和目标上床。”


她推开了Root,起身去开窗户,试图说服自己刚才愚蠢的回答才不是因为Root的行为让她的思路变慢。




16.Abdomen: Revolution (腹:反抗)


“我什么时候才能出院,sweetie?”对于Root发问,Shaw一点也不觉得意外。


大概在一周前Root就开始刻意表现自己体能上的恢复,比如没事的时候打扫一下房间,跑遍了整个疗养院只为了找到一个会说英语或法语的病友聊天,她甚至想出门买东西,但被Shaw拦下了。


“我说行的时候才行。”Shaw在她旁边做着俯卧撑,声音里夹杂着粗重的喘息。


Root不满地嘟起嘴,蹲下来欣赏她手臂的肌肉线条。“我已经答应你最近不能亲热了,而你却还想着把我关在这儿。”


Shaw翻了个白眼,在完成了她第二百个俯卧撑之后把身子翻了过来,黑色的背心已经被汗水浸湿,她用手肘撑着地休息。Root挑了下眉毛,直接掀开了她的背心,让她结实的腹肌暴露在空气里。


“你又要干什么?”


“干你啊。”说着Root低下头在她小腹上亲吻。


Shaw揪住她的头发把她从自己身上拎起来:“你刚才还说了这几天不和我亲热。”


“告诉我什么时候出院我就不再碰你。”Root的眼角微微抽动了一下,那久违的邪气的微笑出现在她脸上。




17.Wrist: Desire (手腕:欲望)


当Vasily得知她们一周后就要离开疗养院的时候,他尽力不把那股悲伤表现出来,只是说他很高兴Root康复了,也很感谢Shaw的照顾他的朋友,而Shaw有点凶巴巴地说谢谢他救了她的女人。她不知道Vasily为什么吓了一跳,毕竟这感谢可确实是她发自内心的。


那天晚上她们和Vasily共进了晚餐,Shaw还耐着性子配他俩看了芭蕾舞演出。唯一让她感兴趣的就是Root是如何穿着这种别扭的衣服救下Vasily的,她不由得开始想象Root跳芭蕾的滑稽样子,在黑客转过头来的时候都没忍住笑容。


“如果你喜欢,我可以穿给你看。”Root拉起她的手,在她手腕的静脉处轻吻。


Shaw对天发誓,如果不是Vasily在,她会直接捧住她的脸吻上去。




18.Waist: Restrain (腰:压制)


机器帮她们弄来两个假身份,她们以投资的名义在马德里买了套公寓。除去换洗的衣物她们几乎没有任何行李;新装修的房子里也没什么家具,连所谓的床也只是一张床垫而已。


然而哪怕只有床垫,Root也不会放过她等待已久了的和Shaw上床的机会。她们尽量温柔地进行,Shaw一如既往地把她压在身下,Root从不拒绝,但这次她把Shaw翻了过来,骑在她腿上,唇舌缓慢地滑过她的侧腰。


“你可不准去巴塞罗那偷偷去见那个翘臀Thomas.”


Shaw被她奇怪的脑回路彻底逗笑了。


“他叫Tomas,重音在后面。”她的手顺着Root的大腿来到她被牛仔裤紧绷住的臀部,“而且说到翘臀……这个就很好。”




19.Thigh: Control (大腿:掌控)


机器似乎没有再联系它曾经的交互界面,即便Shaw觉得Root的身体已经不会再出大问题。


“没有上帝在你耳朵里下指令感觉如何?”在某次温存结束之后,Shaw突然想起了这件事。


“嗯……没有想象中那么糟。”Root摸了摸耳后的伤疤。


“我还以为你会想念那种被它控制的感觉。”Shaw挑起一边的眉毛。


Root把Shaw的手放到自己膝头,引导着她的一路来到她两腿之间的地带。


“你知道我更喜欢被你掌控的感觉。”Root在她耳边用气声说。


Shaw掀开被子,重新顺着白皙的大腿一路轻吻,最终来到关键部位。


“你总是要不够。”




20.Toe: Worship (脚趾:尊崇)


“你喜欢吗,sweetie?”Root专心地为自己的脚趾涂着黑色指甲油。


“还好。”坐在床边的Shaw耸耸肩,突然意识到自己上一次见她涂指甲油已经是将近两年前的事了。


Root抬起眉毛,委屈着嘟着嘴:“那就是你不喜欢喽?”


“我只是很久没见你涂黑色的指甲油了。”她看着Root涂完了小指的指甲盖,把刷子收回小瓶子里,然后对着脚趾轻轻地吹了几下。


“我还记得在CIA安全屋的那十小时,你把我捆在椅子上……”Root仰起头陷入了回忆模式,“我们的第一次很激烈,指甲油都被椅子磨掉了一小块儿……”


Shaw低下身子,仔细端详着她的脚趾,白皙的皮肉和黑得发亮的指甲形成鲜明的对比。“等你恢复了体能,我会在十小时之内让它们都磨的不成样子。”说着她用手指挠挠Root的脚心,Root痒得发笑。


“而且……”Shaw按住她的脚腕,在拇指上留下近乎虔诚的一吻,“我不希望机器像上次一样全程监听……”


Root的脚趾头微微向内蜷曲。


“你可能一直是她的交互界面,但你是我的人。”Shaw的唇一一滑过她的脚趾。


毕竟,如果说机器是Root的上帝,那么Root则是她唯一宠信的存在。


______________________


感觉自己一下子写完了一整年的kiss量……



评论

热度(681)

  1. S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