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aritan

Hey。

Telepathy • Chapter 4

Echo•L•Chen:


莫比乌斯环

Chapter 4 碎片:记忆中的天真与放荡

1998年7月5日23:41

洛杉矶,国王港码头。

Shaw坐在副驾,金直发女孩开车载她离开Genesis酒吧,车篷敞着,夜风吹起长发,Shaw鼻端嗅到一缕淡淡的泛着冷意的独特香味。

女孩喝了一点酒,两只眼睛又大又亮,Shaw错觉自己看到两汪月亮。

车子泊在一栋海滨别墅前,安静的夜里,能听见海浪温柔的拍打裹挟。

女孩转头看她,两汪月亮里流光溢彩,唇畔噙着一抹笑:“进Genesis,是因为从今天开始,我19岁了。”

Genesis,《圣经》旧约第一卷,〈创世纪〉,酒吧取其起源,创始之意。

表面上,女孩对自己的生日极为看重,但Shaw在酒吧里看到的,分明是一个浸在坏情绪里的人,女孩掩饰得毫无破绽,但她就是知道。

Shaw在校成绩优异,最近在考虑进医学院,派对和酒吧,她之前没有特别接触过,不感兴趣,母亲对她管得严,21岁前不让她碰酒。

母亲在非洲出差,Shaw一个人在家无聊,出来闲逛,她发育得早,身材很不错,路过酒吧,她一时兴起,试试自己能不能蒙混过关。

冷静是她与生俱来的特质,Shaw进了酒吧,倒是没有想象中的吵闹,音乐也舒缓,她冷眼旁观,过了会儿去吧台点了杯橙汁。

服务生多打量她两眼,最终还是鲜榨了一杯给她。

Shaw端着自己的橙汁转身,金发女孩闯入她的视线。那女孩装扮的风格很酷,但一张脸却清纯中带着妩媚,反差强烈又不违和。

Shaw莫名被吸引,第一次以审美的眼光认真打量一个人,从发丝到脚跟,认认真真,一丝都不放过。

女孩歪头,笑着拒绝搭讪的人,一个又一个,终于清静。她抬起酒杯,凑到鼻端轻嗅,挺直的鼻梁皱出点点纹路,犹豫片刻,伸出舌尖舔一下,小脑瓜左摇右晃,最后下定决心般一饮而尽。

放下空酒杯,女孩双手托腮,开始发呆,她大概把拥挤的酒吧当无人的海滩,整个人空空荡荡,像是随时会化成一缕青烟凭空散去。

Shaw不记得自己站了多久,小金毛发呆发得乌云遮住了两汪月亮,修长的十指插入发丝,小脑瓜低下去。

Shaw心里狠狠一绞,碎掉了一样,但那心疼不属于她,Shaw怔在那里,缓慢地眨眼睛,不相信自己正在想的,她如何能感觉到小金毛的情绪?

这感觉太过突兀,Shaw向来简洁的世界遭遇最强烈的地质运动,地表晃荡,群星摇摇欲坠。

行动先于意识,Shaw痴痴地向那女孩走过去,像海水卷进漩涡,像星辰跌进夜的怀抱,她近乎无礼地未经邀请便已落座。

正对着她的,是女孩的头顶,小小的金色发旋,是文森特画笔下那浓郁到忧伤的金黄。

女孩终于抬头,怔怔地盯着她这个不速之客,眼角眉梢并没有Shaw“感觉”到的郁结,相反的,她目光清澈透亮,神采奕奕,不经意笑一下,玩味十足。

“嘿,我一直拿刀,一直杀人,你别误会了,我可不是什么好人。”

女孩贴近她,Shaw能看清她根根分明的睫毛,女孩噙着笑,把字句拍打在自己的呼吸间。

小金毛看着她,等着她被惊到,等着她落荒而逃,Shaw在心底哼了一声。

“这就是你拒绝人的方式?我是说,刚刚找你搭讪的那些人,你就是这么糊弄他们的?”

“不,你并没有对我发出邀请,这是我跟人搭讪的方式,你没被吓跑,没觉得我是疯子,如果你还想喝橙汁的话~”,女孩视线扫了下Shaw的杯子,唇角的弧度扩大,“可以算在我账上。”

有那么一瞬,Shaw感觉到愤怒,但她面无表情,神奇的地方在于,对方似乎感觉到了她的情绪变化,拉开距离,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一副得逞的模样。

Shaw翻个白眼,她不觉得在酒吧喝橙汁是什么可以用来被羞辱的笑料。

“我对再喝一杯或几杯橙汁没有兴趣。”

Shaw冷冷的,而女孩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那么,什么样的邀请能够引起你的兴趣?”

女孩真正地笑了出来,于是Shaw“感觉”到了愉悦,和放松,痛苦还在,但它正在被稀释,Shaw知道它终会消散,也会卷土重来。

“一起过夜?”Shaw很认真地提议。

“Wow,想不到你会这么说呢,可是你知道一起过夜要做什么吗?”

Shaw撇了撇嘴,耸肩:“我可以学。”

小金毛收了笑,歪头认真打量她。

七秒钟。

七秒钟后,染了灯光的笑意重新晕染、破碎在女孩的棕色瞳仁里。

“我们会有一周的时间一起学习。”

女孩站起来,打了个响指,示意Shaw跟她一起离开。

车子熄火,女孩说今天是她19岁生日,比自己大21个月,Shaw略微诧异于自己第一个冒出的念头,这不应该是她的关注点才对。

“你不是想听我说生日快乐才告诉我的吧,我猜。”

“当然不是,”女孩近距离凝望她,Shaw忽然觉得这浩瀚的星空背景在收缩,而车子的空间太小了,“只是想说明一下,你是我第一个从酒吧里带走的人,毕竟是堕入这混乱世界的纪念日。”

别墅里很干净,事实上,太过干净了,不像是有人居住的样子,而女孩不经意流露出对内部空间布置的陌生感证实了Shaw的猜测。

女孩从冰箱里往出取切好的果盘,Shaw探头瞄了一眼,全熟半成品原材料,分门别类,应有尽有,她在对方关门前抢了一盒海鲜披萨出来,送到微波炉加热。

小金毛撕掉保鲜膜,叼了一颗草莓吃,看着她笑。

Shaw瞥了她一眼,理直气壮:“我饿了。”

女孩嫣然,草莓汁溢出唇角,修长的手指一抹,对方探过来,沾着果汁的指腹在Shaw的唇上点了点。

一种奇怪的感觉窜出来,酥麻,想逃开,又欲接近,Shaw屏住呼吸,对方拉开距离之后她忍不住抿了抿唇,咽了咽喉咙。

Shaw犹豫着要不要拉对方过来接吻,做点什么,那本来就是她们这两个陌生人半夜从酒吧出来的共同目的。

叮。

微波炉加热的提示音解救了她的犹豫,Shaw转开视线,决定先填饱肚子再填饱其他。

长沙发对着墙壁上的电视,Root坐下来,把果盘放到沙发前面的玻璃长桌上,遥控器打开电视,又抱了一台看起来很先进的笔记本电脑在那里运指如飞。

Shaw切好披萨,从橱柜里找了个盘子装进去,端着过来挨着Root坐下,当然,是有安全距离的那种挨着。

Shaw吃得津津有味,她瞪着电视画面,并没有节目在播放,一片空白的沙点,她扭过头去看金毛,电脑屏幕上一个个窗口飞快切换,过了几秒,对方勾起嘴角,自得地冲Shaw眨眼。

很快地,Shaw明白了那是为什么,电视上出现了香艳的画面和勾魂的声音,两个衣着清凉的女孩子在床上,跪坐着接吻。

所以,这是学习资料。

Shaw盯着电视屏幕,同时往自己嘴里送披萨,只是比起刚才,显然少了点滋味。

小金毛不一样,Shaw注意到她重新端起果盘来吃,几乎是皱着眉头观摩,不可思议处撇嘴。

“Ewwwwwww.”

屏幕上的女孩们藤蔓一样纠缠在一起,起伏间发出暧昧的水声,小金毛受不了,夸张地发出一声怪叫。

她看起来,天真,也可口。

Shaw蠢蠢欲动,已经失掉先填饱肚子的耐心,看了半天,她基本掌握了要领,迫不及待想实践。

Shaw是个行动派,说干就干,她拿起遥控关了电视,一把拎起小金毛就要走。

“去哪儿?”

颤颤巍巍的声线,Shaw近似愉悦地弯了弯唇角,看来尽力装淡定的不止自己一个。

“卧室在哪里?”

“楼上…吧。”

Shaw不关心这别墅到底是谁的,她攥着女孩的手腕,登登登上楼梯。

Shaw推开进入视线的第一道门,暗金属色泽床单的大床很合她的心意。

“嘿,你、你弄疼我了。”

女孩找着借口,佯装镇定。

Shaw急切地想做点什么,她看到女孩泛红的耳廓,晶亮的眼睛,起伏而略平的胸口,本能般地把对方推倒在床,压上去。

“你知道这是躲不掉的吧。”

Shaw在亲下去之前确认。

女孩认真端详她,忽然笑了出来,纯真与惹火诡异地缠绕在一起。

“你抢了我的台词,亲爱的。”

Shaw不再浪费时间,迅速地贴过去,吻住。

柔软,舒服,水果的味道。

清冷,幽香,女孩的味道。

女孩与她浅吻,女孩与她深吻;女孩抗拒她,女孩引诱她……

陌生的感觉迅速积攒,Shaw哼了声,近乎粗鲁地撕扯两人的衣物。

小金毛急促地喘息,双手胡乱摸索附着点,终于停在了Shaw的腰上。

“我们应该先洗个澡。”

Shaw想反对,反对不了。

从午夜到凌晨,天雷地火,致命的激情。

Shaw第一次知道,激情的极致,离死亡很近。

如星般遥远,如月般清亮的小金毛一夜开窍,她把冻葡萄当冰块浸酒,又含着带有香槟味和果香的葡萄在Shaw的身上游走,清新又放荡。

Shaw终于明白小金毛为什么对着教学资料皱眉头,她深谙创新之术,不怀好意地拉着Shaw纵身跃进欲望的深渊。

毫不犹豫。

——TBC——

评论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