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aritan

Hey。

【Wondersteve】Αγαπώ να μιλήσω 吾爱不语

Sipher_Thornhill:


Αγαπώ να μιλήσω
吾爱不语


(@没假放の大橙纸 并不是真的会希腊语,不要理我,起名废知道我的痛)
灵魂伴侣梗

设定:灵魂伴侣不是命中注定的,不会在幼年的时候凭空出现,而是在或多或少结识了对方之后才会有一定几率出现,一般成年后会出现。亚马逊人的灵魂印记一般会是灵魂伴侣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且在对方说完之后出现,印记是双向的。人一生有可能有很多个灵魂伴侣,并不罕见,只是印记的数量问题。

时间设定依然是现代,整合了动画和电影的设定?大概,毕竟电影在我写的时候没上映。麻麻的名字保留原文,神的名字我用音译的翻译的好了不然念不出来。有女王和Artemis(红头发的将军?)暗示,不适者可跳过,应该不影响剧情。


正文:

“为什么我要带这个,妈妈?”年幼的公主第一次戴上护腕时问道,柔软的皮革附在皮肤上,外层是一层轻薄的金属。

“为了保护你,我的女儿。”Hippolyta温和地回答,“这能抵御外界的刀剑,也能保护你的内心。”

那是Diana第一次知道灵魂伴侣的概念。这个词在天堂岛是个悲伤而备受尊重的词,在那场与战争之神的对决之后,亚马逊女人脚下是敌人和姐妹染成红褐色的土地,那些字也出现在了很多幸存者的小臂上,清晰的笔记在她们的永恒的生命里时刻提醒着她们的遗憾,而新生的战士则没经历过或是目睹过死亡,她无法亲身体会那些迷茫与缺失感但又对此充满了好奇。最初的女战士们的悲伤随着几个世纪的时间冲刷渐渐淡去,她们一直都是直率的民族,她们用盛宴美酒纪念死者,用满腔热情歌颂曾经拥有的时光,精炼的护腕经过改良加长,尽量覆盖住了小臂大部分的皮肤,尽量保护着印记不被伤疤影响完整性——那些字总是出现在她们惯用手的那一侧。

作为唯一的新生儿,Diana对印记充满了好奇与担忧,她希望知道自己的灵魂伴侣会在岛上的哪个角落等着她,她会不会与她胸怀同样的热忱,她的剑术会不会与她自己不相上下。或许,只是或许,Diana叛逆地幻想,或许我的灵魂伴侣属于外面的世界,众神啊如果真的是,TA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赫菲斯托斯铸造的银镜能窥视外界的一角,Diana曾不止一次偷溜到这里坐在镜子前面,痴痴地看着镜面里映出缓缓移动的云团,偶尔快速掠过的飞行器能让她兴奋好一阵子,但是随着年龄渐长,她注意到了那些飞行器喷射出的火光,飞行器有着不一样的造型,带着不一样的标志从那一小块天空掠过,但是那些火光从来是不变的,于是那些引擎发出的轰鸣声不再让她对此有所期待了。火总是伴随着对抗,而对抗则意味着战争。外面的世界是充满未知的,也是充满混乱的。Diana开始理解自己母亲的担忧与排斥,但是那片未知的天地依然吸引着她。

那个美国飞行员的出现改变了一切,首先,Diana学到的第一个新词是个脏话,她并不喜欢但是后来她也用了起来,而后为了阻止阿瑞斯而在人类世界的短暂停留是意外地惊喜,Diana在几天之内就迷上了人类,拥有复杂的情感,短暂的寿命却有一个智慧的头脑。公主热爱那些裁剪简洁的衣服还有金属的代步工具,她尤其喜欢他们冰凉香甜的造物——冰奶油,而这些小东西保存不了太长时间所以没办法带回天堂岛让Diana有些失望。

爱上Steve并没有像两人成为朋友那段经历一样崎岖坎坷火花四射,它就那样发生了,就像万物的运作规律一样自然而然,于是在反省池里的那个吻也发生得理所当然,公主抬起手背草草地擦掉干掉的鼻血,一只手捧着几乎和她一般高的美国大兵的脸,另一只手扶住对方的后颈将他拉向自己。Steve的嘴唇带着略高的温度,干燥开裂的表面刺痛了Diana,而随即环在亚马逊女战士腰上的双臂让她的心脏有种被毛茸茸的东西填满的错觉,她几乎笃定她吻的这个人类就是她的灵魂伴侣。

然而回程的道别没有在Diana的右手小臂上留下任何痕迹,这让她的情绪更加低落,不过这没有影响她与Artemis约战棍术时占尽优势。她的失落没有持续太久,女王的应允终让她回到了那座她向往的城市。

Diana驾着隐形飞机直接降落在了Steve的公寓屋顶,平坦的屋顶除了通风管和那一小块罩住楼梯的小方块很是空旷,足够大到能完美地放置她的飞机,这是Diana能想到的有关这些丑陋的建筑物的极少数优点之一。当她从机舱里爬下来时,小方块的铁门被猛力推开,再次惊起了那群刚落下来惊魂未定的鸽子,穿着带有汗渍的灰色运动服的Steve喘着粗气看向阳光下的亚马逊公主:“……天使?”【……Angel?】

Diana面向背光的角度,她能在清晨的阳光下清晰地注视着她最喜爱的人类,对方的脸庞有一部分被公主投下的阴影覆盖,他的眼睛因惊讶瞪得大大的,温和的婴儿蓝一览无遗:“嗨,Steve,我回来了。”【Hi, Steve, I’m back.】

##########################################

在神奇女侠融入了人类的世界后,她学到了许多,也交到了很多朋友,和她遇到的第一个人类一样,和他们相处一开始都不会太容易,而他们之中甚至并不完全都是人类。那些信任来之不易,在经历了数不清的战斗之后,他们终于能够从仅仅是严肃地围坐在瞭望塔的圆桌周围,进展到能在食堂里谈笑风生,就连Bruce在Thanagar族人入侵后都有几次经过食堂时朝他们看一眼,而Diana认为这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当然另外一个证明就是她能进蝙蝠洞而不会被它的主人轰出去。

重新想起灵魂伴侣的事是不可避免的,就像之前提到的,她学到了许多有关人类的知识,而他们对灵魂伴侣和他们的标记的定义与在天堂岛的存在着太多差别,未知的领域总是能提起她的兴趣。在她瞥了一眼自己戴的日常护腕,她知道在那下面的皮肤依然是空白的。

亚马逊人的护腕除了它最初的用途就是为了完好地保护着那些标记,而实际上她们活在一个世外桃源的地方,除了平时的训练以及阿瑞斯制造出的混乱之外她们并不需要提防来自外来的伤害。加之他们从不忌讳讨论自己的情感,于是在用于悼念的宴会里,她们会解开训练时的护腕,用欢快的音调讨论着她们的命定之人,极力展示着那些印记如同那是一枚荣誉勋章。于是最开始Diana并没有想过要遮掩住那一块皮肤,直到Steve看见她光裸的手臂时对她怪叫,她才知道在他们的社会里印记和私处分享几乎同样的意义,而那个护腕在那一天的晚上Steve回家后出现在她的床头,尽管护腕的触感让Diana拥有归属感但是这依然让她感到不是很舒服。

人类比Diana预料的更为复杂,他们的灵魂标记和亚马逊人有些类似但又不同。他们的印记会在经过成人礼后陆续出现,而出现的位置各有千秋而不像她家乡的勇士们那样永远在同样的位置;并且那些带着他们灵魂伴侣特有的象征颜色的字迹也不像天堂岛里的那样,在那里,标记是她们的心爱之人对她们说的最后一句话,那会是一句战前的鼓舞,或是亲密的爱语,也有可能是句没能继续的争执,但是那些话永远都会只是说给她们的。

而人类的则更加模糊,他们的印记因本性的多情而出现在多个不同的部位上,而那些话虽有迹可循却不是专门说给他们听的,那会是他们的灵魂伴侣说的最后一句话,它可能是一句心脏病突发时的一句破碎的诅咒,一句车祸前脱口而出的“卧槽”,也可能是背着对方的唠叨,这其中的荒诞意味让每一年社交网络上出现的年度搞笑排名榜首从来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除了Steve告诉她的那些人类社会的社交常识之外,Diana自己学到了点别的东西——从一个她的男友客厅的电视轮播的一部喜剧电影里。

在一个葬礼的场景里,男主角的祖父站在死去的伴侣的棺材前,注视着自己布满皱纹粗壮的手,在无名指上有一行字——要今晚他再打呼噜明天就没有苹果派。

剧情的设定是去世的老人年轻时期热情奔放身上有好几个灵魂伴侣,标记的内容则乱七八糟,然而只有一个是她自己的名字的陌生笔迹在六十岁时印在她的无名指上,那时他们两人已经结婚了三十六年了。

这部电影正式结束时Diana意识到作为一个人们传达情感的载体,他们内在真的是纠结得不行——故事里的男主角成长在一个保守的家庭,爱上了一个热爱自由的女主角,纠结于对方身上那些印记没有与自己有关的,忍痛分手后在经历了葬礼,决定回到女主角的身边,最后两人去世后别人才发现两人在背上相配的标记,而电影之前的镜头都暗示了在他们最后在一起之前后心的位置是没有痕迹的。

尽管灵魂伴侣不是一早就命中注定的,但是人们的浪漫情怀还是倾向于将印记当作一个命运的安排,一个标准。主人公没有等印记出来后就回到了彼此身边,这是Diana最喜欢的部分,是出于勇气与否,他们选择了停留。来自天堂岛的公主痴迷于未知但是她并不盲目,她爱着现在正于大陆的另一端执行任务的金发男人,她不会知道这个男人会不会是她的那一个直到Steve对自己说出那最后一句话,但是这并不妨碍她在一场恶战后赢得一个无与伦比的吻,或是享受那些细致的包扎还有充满泡沫的鸳鸯浴。她的足迹现已超出了这个蓝色星球的范围,甚至已经到了另外的星系,她已经见识得足够多到哪怕真的有所谓的注定的安排为你选择契合的伴侣,那也无法干涉她内心的选择。一个印记不能代表纯粹的是与否,而她的心可以,而Diana Prince的心属于Steve Trevor。

###########################################

在Steve回家前的倒数第二天Diana窝在沙发上柔软的一角里,又舀了一勺冰淇淋放进嘴里,享受地看着一部恐怖片结束后屏幕上滚动的字幕,又是一部和灵魂伴侣有关题材的复仇故事,人类的创造力再次刷新了Diana的认知。

其中一个没有灵魂伴侣的金发配角让她联想到了Steve,她漂亮的的伯劳鸟身上除了她亲自留下的红印和淤青以外可是一点痕迹都没有,她每次在床上还有浴室里都会反反复复里里外外地确认了好多次,这极大程度上满足了亚马逊人的占有欲。她叼着勺子,牙齿稍稍用力让勺柄有节奏地上下晃动,她的左手手指则无意识地在她的右手臂上同样轻轻打着节拍。

她在思考。

等到Steve回家后她在他临走前留下的痕迹肯定已经消失了,要把这些空缺再添补上,还要再想些别的衣服能遮住的地方。她的小鸟不愿意让她在明显的地方留下痕迹,Diana不理解他的尴尬但是还是如他所愿,把在脖子上盖戳的计划换成了落在颊上的吻。

“不给个真正地吻吗,天使?真令人心碎。”

“这就是惩罚的意义所在。”

相反,女战士并不介意伴侣留在她身上的吻痕,实际上,如果不是大兵不允许她带着显眼的痕迹出门,鉴于她的“前科”——一次娱乐头条的照片正好拍到了藏在黑发下的吻痕,借助降落的动作和一阵偶然刮过的风,它就位于神奇女侠的后颈部位,她本不会多在意。

那场小小的闹剧导致了公寓里她抱着最喜欢的抱枕,吃着饼干听自己的男朋友对自己长达两个半小时的抱怨和告诫,而她用了五十六分钟就顺利地完成了顺毛,算是吧,毕竟到最后Steve已经被她%操%得神志不清了。

就在公主计划着后天的安排时,她的通讯器发出尖锐的警报声。

信号来自瞭望塔。

####################################

两天后在回家前Diana多耗了点时间, 基本上每次战后他们已经发展出了一个程序,而基本每次他们都在按照惯例有序地进行着,她最要好的两个朋友会在蝙蝠洞里互相指责对方在之前的作战里没有考虑自己的安危,然后慢慢内容就会引向他们对对方的担忧,当然Bruce不会真的当着他们两人的面承认但是他细微的肢体语言足够了,接着万能的Pennyworth先生就会带着三人份的茶点缓和气氛,在分享热茶和司康饼的同时他们两人就会缓和刚才的气氛,尽量冷静地吐露心声,最后这会以轻松的闲聊结束。

但是这一天不一样,在最后终于化解掉Darkseid制造出的麻烦时,除去那些大大小小的伤口,Bruce断了四根肋骨还有一只胳膊,同时右腿有明显的骨裂,Clark不允许他在这个状态下回蝙蝠洞,他们都知道这不是蝙蝠侠遇到最糟糕的情况,但是难得他没执意反对,于是现在他们三人呆在医疗翼。Diana扶住Clark的肩膀,用力地握了一下:“他会好起来的。他总是会好起来的”她看向躺在病床上昏睡过去的蝙蝠侠,没有了面罩和装甲的遮掩,他的憔悴和虚弱一览无遗。

“当然。”Clark叹了口气,“他总会没事的。你知道吗,他刚刚还想带伤去研究那些孢子。”

“你知道Bruce的,他只是那么的,Bruce。”

他们是灵魂伴侣,氪星人的印记甚至没有地球人那样精确到一句话,运气好的会是一个词,但大多数的氪星人貌似只能从一个模糊的图案猜测,Clark是那些运气好的人之一。他的蝴蝶骨中间的位置有个用氪星语写的单词——保护者【Protector】,Clark并不介意分享自己印记的含义,而Bruce,所有人都知道哥谭王子是没有灵魂伴侣的,那些极限运动留下的伤疤之外他的身上什么也没有,人们调侃他和大都市的超人才是灵伴只是谁也没当真,却不会想到著名的花花公子真的会属于来自外星的英雄。

微妙的沉默慢慢延长,直到Clark将它打破。

“你害怕吗?”害怕失去他们吗?【“Were you afraid ?”of losing them.】

“每一次”Diana停顿了一下,“这会让你不再爱他们吗?”【“Every time.”Diana stopped for a moment. “Does it stop you from loving them ?”】

“绝不。”【“Never.”】

#################################

Diana降落在家门口的白色石阶上,推开家门,Steve正在客厅里焦虑地绕圈子,他的军装还整齐地穿在身上,帽子却被扔在沙发上。他循着声响看向门口,随即快步走向亚马逊人,双臂迅速环在他女朋友的腰上。

“嘶——”急促的吸气声让Steve立刻松开了手。

“操,我忘记了,天使,你还好吗?”Diana在瞭望塔的几个小时足够愈合她脸上的伤了,她的鼻子不再出血,右颧骨上的淤青也不见了,但是她的肋骨还需要点时间。男人的手虚触Diana的皮肤,婴儿蓝的眼睛紧张地搜寻着他漏下的伤痕,他刚刚经历了煎熬又漫长的担忧,而亲眼看着他的天使却不能拥抱她并没让他好受多少。

Diana在Steve吐出更多的抱歉之前伸出一根手指抵在男人的唇上:“我很好,亲爱的,休息一下我就能恢复了。”

男人皱着眉头伸手抓住那只手:“你总是这么说。”

“你知道的,等我泡个热水澡我会好得更快些。”Diana在Steve的额头上,脸上,嘴角落下一个又一个轻吻,直到男人没办法再对她生气下去。

“……当然。”Steve泄气地长叹一口气,他吻了一下Diana便走进浴室去放热水。

之后,Diana的身体在浴缸里放松地伸展开来,热水缓解了筋骨的疲惫和肌肉的酸痛,更妙的是,换上便装的Steve坐在她旁边的瓷砖地板上,执着她的手为她破皮的关节擦药,尽管两人都心知肚明在夜晚降临之前这些伤口就能结痂。

“……”Diana嘟囔了几句Steve没听清的话,这会儿他正忙着在涂好药的部位轻轻吹气。

“嗯?你刚才说什么,天使?”他头也不抬地问。

“如果能让你好受点的话,我给你准备了惊喜。”暖棕色的眼睛注视着微微移动的金色发顶。

“那要看是什么样的惊喜了。”Steve哼了一声,“如果包括了真言套索的话就不算是给我的惊喜。”

“比那更好,吾爱。”Diana吃吃地笑出声,一点也不惊讶被对方拆穿。

“呵呵,是吼,等你恢复精力了再说吧。”满意地审视自己的劳动成果,Steve回给Diana一个大大的白眼。

很快他就后悔他刚刚那么说了。

“嘿嘿嘿!药!药!药!”

在被他的女朋友拉进水里时他只能喊出这句话,亚马逊人善于接受挑战,而Steve就是忍不住逞那一时口快。

最后他们两人双腿交缠窝在柔软的床上,享受余韵的喘息已经趋于平缓,Steve又开始不承认自己实际上喜欢她用真言套索,Diana则在黑暗中看着对方笑而不语,只有在这个时候人类的谎言才会让她觉得可爱,接着在真正入睡前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你知道吗,当初在你进行比赛选拔护送我回来的时候,你们的将军威胁过我要阉了我,如果我靠近你五码范围之内的话。”

“Artimis是我母亲最好的朋友,她有时还是会对我过度保护。”记忆里母亲的身边总是站着这位一脸严肃的红发女人,一想到Steve被坐在一旁眉毛都不抖一下的将军威胁的画面Diana便抿嘴哼笑。

“在那个时候这可不好笑,天使,我现在有时还是会做恶梦呢。”

Diana终于在Steve的控诉声里喷笑出来,男人懊恼地撅起嘴,活像一只赌气的仓鼠,而亚马逊人将手覆在他长出扎手胡茬的侧脸:“我相信她不会对公主的伴侣做什么的,伤了公主的心就会伤了女王的心。”她骄傲地说道。

“等会,你妈和你们的将军是一对?”

“嗯哼,她们是灵魂伴侣。”

“我以为她们是没有印记的。”Diana以前和他说过。

“是没有,但我们就是知道。”Diana将头蹭进Steve胸膛和肩膀凑成的小窝,她依旧保持着刚才自信的语气,“就像我知道你属于我一样。”

Steve的下巴在神奇女侠顺滑的发丝上磨蹭,就差发出呼噜声了:“我爱你,天使。”

Diana搭在他腰上的手向前伸,直到能够搂住男人的后背:“我也爱你,我的小鸟。”

过了一会。

“你知道,其实你一开始说我的胸很好看,最后被威胁也挺情有可原。”

“天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之后的日子又回到了原有的节奏,家乡的美酒换来了肯萨斯州的苹果派还有哥谭的蔓越莓饼干,偶尔的放纵让客厅的茶几上堆满披萨和中餐的外卖盒,除此之外,就连豹女都收敛了一些,于是Diana决定回天堂岛一趟。

“一路顺利,天使。”Steve微笑着看着Diana不慌不忙地抿着热茶。

“哪次不是呢,吾爱。”公主抿掉最后一口后发出满足的呻吟声,这让Steve的嘴角提得更高了,“天哪,你泡的茶是最好的,别告诉Pennyworth先生。”

“Trevor家的当然是最好的。”Steve的尾巴要翘上了天,他接过公主手里空的马克杯,吻上还带着茶香的双唇,“早点回来,我爱你。”

“我也爱你。”

接着Diana就离开了。

她不该离开的。

当穿着制服的超人从超级速度中急刹在天堂岛宫殿的大理石阶上时Diana才意识到了异样,她与瞭望塔系统相连接的通讯器没有发出过一点信号,于是她也就在家乡多呆了几天。那些侵略者的攻击来得毫无征兆,蝙蝠侠之前坚持研究的孢子是他们种下的检测器,那些小东西检测着地球的参数,为它们的进攻提供了很好的参考——它们干扰了通信,而身处世外岛屿的Diana对此一无所知。

Clark带着Diana朝大洋的彼岸飞去,用超级速度会更快些,他是在战局重新开始回归他们的掌控时才冒险过来找她的。

抵达之后Clark松开她之后立刻加入了其他人,Diana也很快收起对外来生物巨大的破坏力的惊讶,投入了战斗。入侵者只选择了哥谭,大都会还有中心城作为入口,通讯被干扰了,于是正义联盟只好让火星猎人连接起各个人的思维,而蝙蝠侠之前的研究出了结果,他们要做的就是在他制作出能瘫痪它们活动的药剂之前制住这些带着锋利爪子还会飞的八爪怪——“他们有九个用于活动的触角,超人”“我知道我知道,B。”

等到战斗彻底结束时大家都筋疲力尽,但是胜利终究是属于人类的,经过自己城市里的恶棍们的磨练,市民们多多少少都学会了点套路,Diana战斗之余甚至看到军队没有来得及踏足的地方都有发射子弹的火花。被打得千疮百孔的写字楼底下满地都是水泥石块,坠落爆裂的电梯能看到熏黑的门面,裸露的电线随风一晃又一晃。救援队伍的笛声响彻各个大道,居民楼下的咖啡厅的玻璃碎了一地,而桌子却被清理得干干净净,拼在一起用来安放伤者。大大小小的诊所医院很快挤满了人,附近的人都在贡献出干净的床单垫子来填补床位的空缺。

战斗结束了,而他们还需要时间来恢复。

Diana去了一趟瞭望塔,正好附近有一个入口而她真的需要好好清理一下身上九爪怪泛着紫色,黏糊糊的血污。她在水中站了一会才解开她的护腕,当她看向她的右手臂时,她定住了。

水流不间断地落在她身上,在她的脸上汇成一条条粗线,有些清水淌进了Diana的眼睛,短暂地模糊了她的视线但是本该空白的手臂现在带上了文字——她的标记出现了。那个字体她绝不会认错,那属于她的Steve。

早点回来,我爱你。

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站在地球的表面了,而她的通讯器正发出刺耳的尖叫。是蝙蝠侠。

“在,神奇女侠。”Diana平静地回答。

“找到他了,他在霍普金斯医院,在动手术,离你六个街区,坐标已经给你发过去了。”

“谢谢,Bats。”

Diana很快到了医院,前台忙得焦头烂额的护士看了一眼她身上的制服投给她一个疑惑的眼神,接着他告诉Diana这个前不久推进手术室的男人还没有度过危险期,而她能做的只有等待,随后他马上拿起电话和另一头的人交涉内脏移植资源的问题。

Diana的焦急无济于事,她摊坐在一旁的空地上。行动病床的轮子在Diana的视线内滚过,留下一串血珠连成的轨迹,有人在沮丧无奈的音调说着什么来不及的话这吸引了她的注意力。亚马逊人站了起来,重新回到前台前。

“我能做什么?”

一旁的女人惊得抖了一下:“有个病人需要肝脏,但是从别的院调过来太久了。”

“那个肝脏,现在在哪里?”

“圣,圣玛丽亚医院?”

“告诉我在哪个位置。”

这一天余下的时间里Diana都在辗转于各个医院,她出现在任何需要人手的地方,不管是举起输液的药袋还是压住创口,每隔一段时间她总会回到霍普金斯医院的前台,无时无刻不再害怕得到手术已经结束,而那个飞行员没能挺过来的消息。

当夜,换班过来前台的小姑娘递给Diana一杯水,现在大多数伤者都已经安顿下来了,除了需要例行检查还有正在手术的人,他们终于得到了一段喘息整顿的时间。

“手术室在八楼,那里有位置你可以休息一下,也离他近一点。”

疲惫地对小女孩道了谢,Diana一口饮下之杯里的水,然后她进了楼梯间,用最快的速度飞到八楼。看到亮起红灯的“手术中”Diana艰难地挪动脚步,她坐在离手术室最近的椅子上,双肘架在大腿上支撑着她弯下来的身躯。亚马逊人解下护腕,颤抖的手指摩挲着有字的那一面。

求你了,求你了。

众神啊,别带他走。

拜托别带他走。


###################################

“亲爱的,你觉得这个怎么样?”新换了一身晚礼服的Diana问坐在单人沙发上的男人。

对方抬头看了看,无意识地用手里的笔在黑框眼镜镜架上敲了敲,接着摇了摇头:“我更喜欢你蓝色那件。”

“你就死认那一条。”Diana摆出不容拒绝的姿态,“我不会穿那件的,挑件别的。”

“哎,好吧。”男人大叹一口气,他用一只手磨蹭了几下颈侧,抬高两只脚做助力蹦出沙发,钻进衣柜,“讲真,太难选了,每一件都很好看啊。”

“好吧,但是如果你挑不出来的话我们可就没办法准时出发咯。”

“没再帮忙,蜜糖。”

最后他还是在准备超出时间预算之前选出了一条樱桃红的裙子,接着顺便挑了一对镶嵌蓝宝石的耳坠作为报复。

两人抵达会场时Bruce刚刚占到话筒前,两人融入人群前亿万富翁就发现他们了,不过这没有打断他的那句“女士们先生们。”

韦恩科技新研发的仿生发声辅助器一个月前刚刚投入市场便赢得大量好评,虽然没有当初小丑笑解毒剂刚推出时那样的业绩却也是不错的成绩,而且哥谭的宠儿需要派对。

Diana一手握着一杯香槟,另一只手与男人的相握。她听着Bruce的演讲,看着他背后的海报上印着的一个精巧的装置,这个装置现在就有一个在她身边的男人的喉咙里,不过表面上只能看见他脖子上一块愈合得乱七八糟的疤。

“一般地来说,你应该挽着我的胳膊才对。”

“那你希望我这么做吗,甜心?”亚马逊人转头投给男人一个挑逗的眼神。

“不了,你的手感觉更好。”而且你穿了高跟鞋比我还高,挽手臂还不如把我拎起来。

Diana笑着动动手指,让两只手十指相扣:“我猜也是。”

“没想到Bruce能让这个小玩意儿模仿我的声音,没有百分之百啦但是,你懂的,哇唔。”他说话的同时小心地端着香槟打着手势。

“因为他是,你知道是谁。”说完两人就像分享了一个内部笑话一样额头几乎相抵窃笑道。

两人又重新将注意力转向做演讲的蝙蝠侠,直到对方结束向在场的来宾举起香槟杯。他的杯子划过一个半弧,最后看向两人,Bruce向他们稍稍抬高杯子致意接着就宣布派对的开始。

“你觉得Bruce会注意到我们带回偷溜出去吗?”

“而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Diana?”

“我需要冰淇凌。”

“理由充足,我相信肯定会被发现的,不过他不会介意的,他只会注意大都会来的记者,而不是一个古董商还有一个飞行员的。”于是Diana多了一个同谋.

两人找到了时机偷偷溜出了会场,玻璃门在身后掩上之后两人走出了有一定距离后看向彼此,突然爆出大笑,接着便轻快地小跑起来,像两个小孩子一样在哥谭的大街上推搡打闹,Steve用发胶固定的金发因出的薄汗变得松散 ,在路灯的照耀下洒下不同深浅的阴影,系好的领带被他自己松了松,他着迷地看着快笑出眼泪的Diana,她总是那么美。

“我们走吧,这有个小巷,正好。”

Steve依言跟在Diana身后走进那条小巷:“去哪一家?”他伸手本想帮他的伴侣提高跟鞋但是她摇摇头。

Diana将男人打了个横抱,还轻巧地掂了掂:“我一直想试试Bruce说的那家。”

“那我们还等什么,天使?”



#########The End##########



谁能想象我为了写大兵变哑巴,编出来了这么多废话……然后我一开始把女神设定成了大使,后来就想用古董商,有姑娘找到了BUG的话一定要告诉我!还有本人不是学医的,所以不知道医院运作的流程,有些错的可以指出来我会修改的,明天去看女神所以今天着急忙慌的完结了这篇,怕被虐到。于是我还是写了很多废话,如果大家有一种看了动物世界的客观科普感觉不要怀疑,文笔就是这个样子谁都救不回来。

评论

热度(120)

  1. SueSipher_Thornhill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