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aritan

【wondersteve+盾冬】史蒂夫

semiquaver:

美国队长和神奇女侠的男朋友相处的几天……写的挺没有意思的,但就是很想玩这个梗啊。


背景在布加勒斯特时期但后续没有队3。


片段式瞎写写。cp的戏份好像并不是很多……有机会还是再写个卖萌向的好了,可我本来写这个也是想写个卖萌甜饼的来着




1


 


史蒂夫以为自己死定了。


一般来说,他的这个想法很有道理,鉴于一般没有人能从一架爆炸了的该死的飞机里逃出来。可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并没有置身于什么云层之上,而是躺在脏兮兮的泥潭里。一股恶臭冲进他的口鼻,然后他开始控制不住地干呕起来。


天堂糟透了。史蒂夫想,如果没有软绵绵的白云,至少也应该像是那个小岛一样。他用手抹开自己眼前的泥水,才把眼前的景象看清楚。这是条窄窄的巷子,地上有些坑坑洼洼的,都积满了水。墙角堆着些垃圾,散发出腐臭的味道,天空夹在两边高高的墙壁间,显得无比阴沉。


这不可能是天堂,史蒂夫确信,因为他的身上酸痛无比,像是被什么人当做沙袋狠狠捶了一夜。同时,他的头无比眩晕,太阳穴突突地发疼,更糟糕的是他的腿,他甚至能看到自己的血液从那条该死的可不薄的裤子里渗了出来。


天气冷极了。史蒂夫艰难地挪动了一下。他想,噢大概他被爆炸的气流甩了出来,掉到了这里,这听起来像是个笑话。他的脑子或许坏了。但目前他已经没有余地去想太多,因为他或许不是疼死就是冻死在这条小巷了。这听上去比炸死还要惨。


所以,当那个戴着奇怪帽子,抱着一堆东西的男人急匆匆地低着头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他像是看到上帝一般叫了起来。


 


2


 


他得抓住这个男人,史蒂夫想。他在这坐了得有半个钟头,这是头一个从这儿路过的人。


“嘿,你好?”史蒂夫试探地问,那男人的脚步顿了一下,但连看都没看他一眼,立马又往前走去。史蒂夫有些急了,他提高了音调,“我能问问这里是哪儿吗?”


他的语气尽量显得很有礼貌,并且故意放慢了语速,好让对方听得清楚。那男人又停了飞快地瞟了他一眼,但又像是打定了决心,回过头去准备离开。


这很正常,普通人看到自己这样的人大概也想别惹事一走了之。史蒂夫思考到,他必须得让这个人相信他。他得透露一点他的身份和经历,不用全是真的,但能获得一些信任。


“嘿!我没有恶意!我叫史蒂夫……”


他还想继续说下去,那男人却突然停住了。然后他转过头来,盯着史蒂夫的眼睛看了很久。史蒂夫这才看清他的脸,那是个年轻的男人,即使他留了不少胡茬,更要命的是他的脸圆乎乎的,大眼睛甚至显得有些无辜可爱,那对绿色的眼球很漂亮,可是他看人的眼神,可一点儿也不温柔。


“能走吗?”男人恶狠狠地说。


“呃……或许不能?”他指着自己沾满血迹的裤子。


男人皱着眉头,嘴唇微微撅起,然后他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然后胃部顶到什么东西的感觉让他一阵恶心。等他仔细反应过来时才发现,那是男人的肩膀。


该死的,他居然被一个男人像是小鸡一样拎起来,然后轻轻松松地扛在肩膀上?!


 


3


 


男人不爱说话,史蒂夫确信。他被男人带回了自己的家,说实话,这儿可够奇怪的。小小的屋子,放着些奇怪的东西,比如说那个放着冷气的白色柜子,比如说他现在坐着的这个软软的床垫。房子的所有窗户都被报纸糊得死死的,房屋里的空间逼仄,有种说不出的压抑感。


这个人像是个间谍或者是逃犯。那些报纸上全是些他看不懂的文字和图画,这里到底是哪儿,为什么那些照片里的人都穿得那么奇怪?


“嗨?”史蒂夫再次试图和他打招呼,“非常感谢你能带我回来……”


男人扔给他一堆东西,虽然瓶瓶罐罐上的文字他大能阅读,但他还是靠那些纱布和棉花明白这些是药品。


“自己处理。”他闷闷地说了一句。


然后开始坐在另一边,沉默不语。


 


4


 


史蒂夫很快处理了自己的外伤,很奇怪的是,虽然他浑身不舒服,但他的皮外伤并没有那么严重。虽然他的腿一塌糊涂,但在处理后已经好了很多。他更像是摔了一下或者被人狠狠撞了一次,不像是刚刚经历过一次惊心动魄的爆炸。史蒂夫真觉得那是自己做的一次梦。他其实这几天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比如说天堂岛,比如说戴安娜,有时候他觉得这一切不像是真的,但又真实得可怕。


男人每天出去几趟,有时候带回来些东西,甚至还带来了注射剂给他打了几针。史蒂夫还是头晕得厉害,几乎整日整夜地昏睡,但他也发现这里的一切好像有什么不同。


先不提这房子怪异的装饰风格,那家伙怪异的衣服,还有那些怪异的炉灶和柜子。天啊,还有那些吃的,可比军队里的那些配给要好吃一万倍。


史蒂夫试图跟男人聊天,可他几乎没有得到过什么回应。他通常只用他大大的绿眼睛看他一眼,然后低下头去默默地吃东西,或者在一个本子上记下什么东西。


“我非常感谢你收留我,不过你可不可以告诉我这是哪儿?我有事得必须回到战场上去,你也看出来了,我是个飞行员。”


当史蒂夫这么说的时候,男人抬起头来,皱着眉头:“什么战争?”


又是个天堂岛?又是个戴安娜?史蒂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


“呃,我是说,世界大战。这场战争卷入了无数人,许多国家。而该死的德国人可不甘心于只是这样……”


“结束了。”


“什么?”


“战争都结束了。”男人皱着眉头,“你是谁?”


 


5


“我是史蒂夫。”史蒂夫第八遍重复这句话,“一个美军飞行员。所以说这是一百年以后?”


刚刚可真是生死一线,史蒂夫想,在他发誓自己和什么叫九头蛇玩意儿一点关系也没有,也不知道什么复仇者联盟以后,这个男人用他的手臂几乎把他整个拎起来再摔回地上,掐着他脖子的力道真的令他差点窒息,在他觉得自己差不多快要死亡的时候,男人终于松开了手。


他得知自己正在东欧的一个小国家的首都,男人不肯透露他是谁,史蒂夫也不打算问,他可不想真的命丧黄泉。他从阳台看到了这个城市的小部分模样,这里看上去有些贫穷和破旧,但却和平安逸。人们的穿着与以前大不相同,甚至男人和女人的衣服样式也没那么区分得明显。汽车变得快极了,还有那些房子,有些真的高得可怕。


既然战争已经结束了,那么他的那些神秘身份也仿佛不值一提。他不知道戴安娜是否还在,又或许她已经回到了天堂岛。


史蒂夫伸了个懒腰,开始为眼前这素不相识的人讲述,他之前那些蠢事。或许他们这些一百年以后的人,根本听不懂自己在说什么。


“嘿哥们儿,你知道吗?我本来以为我已经死了。我开着架该死的飞机,准备自杀。”


史蒂夫听到男人的手骤然捏紧,然后,铁制的栏杆顿时被捏出了一个手印。


“呃,我不是真的准备自杀。我别无选择,我只能那么做,嘿,哥们儿,别那么紧张。”


“你们是不是都这样?”


“什么都这样?”


 


6


 


这几天内他已经和男人成为了好朋友,至少他单方面是这么认为的。男人是个很好的倾听者,史蒂夫给他讲自己在军中的那些事,他那些不靠谱的朋友,当然还有戴安娜。男人总是听得很认真,他皱着眉头,偶尔在笔记本上写下什么。


“你不会在做笔记吧?”史蒂夫说完他们在小酒馆喝酒跳舞那一次后,有些夸张地朝着男人眨了眨眼睛。男人脾气很古怪,又总是抱着那个笔记本发呆,史蒂夫有时候会猜他是个作家,特地来体验生活。不过一百年后的作家力气都这么大?


听到他说话的男人愣了一下,第一次在他面前表现得有些惊慌。他猛地关掉自己的笔记本,一张纸却从他的本子里飞了出来,正好飞进史蒂夫的怀里。那是张明信片之类的玩意儿,上面画着个男人,金发蓝眼,穿着套奇怪的制服。他下意识地把那张纸翻了过来,纸张的一角写着史蒂夫·罗杰斯的名字。


“史蒂夫?”即使明白这个名字很常见,但看到与自己同名的人还是忍不住读了出来。


男人一把夺过史蒂夫手里的那张纸,咬着嘴唇把它塞回了本子里。


“这是电影明星,还是什么?”史蒂夫好奇地问。


男人皱着眉头,过了一会儿才回答:“史蒂夫。”


“嗯?”


“他是史蒂夫。”


 


7


 


史蒂夫的腿伤终于好得差不多了。他终于可以不被男人拎来拎去,也能大致无碍地正常行走。这让他终于得以从那个小屋子里解放,可以自由出门了,唯一条件是别让别人知道男人和男人的住址,这对于一个优秀的间谍来说,并不是那么难,除非百年以后量产的真言套索,并且人人都想给他来上一次。


男人也带他出过几次门,这世界的吃的玩意儿还真是多到可怕。男人用流利的罗马尼亚语与人交流的时候,史蒂夫只能跟在他的后面,不停地把那些玩意儿塞到男人面前的购物筐里。


“住手。”男人瞪了一眼史蒂夫。说实话,他的眼神现在已经对自己几乎没有用了。史蒂夫知道他并不会伤害自己,特别当自己盯着他的眼睛。


史蒂夫轻声凑在他的耳边,“说实话,难道你刚刚来到未来的时候不会好奇吗?我敢打赌你一定把这些东西都试了个遍。”


男人想把东西塞回去的手顿了顿,然后叹了口气,“这个不好吃。”


 


8


 


他们最终还是带回了一些男人认为“好吃的”食物。大多食物是即食,也有水果,比如男人钟爱的黑布林,他们甚至还买了一扎啤酒。


晚餐出乎意料的丰盛。实际上,他们没有真正一起吃过一顿饭。在史蒂夫不能走动时,他们总是坐得很远,各自默然吃着自己的东西。男人从不主动跟他交流,跟别提什么分享。今天是他们第一次坐在一起吃饭,即使桌子上那些食物与之前那些天没什么不同,但至少种类变得多了起来。


男人依旧不怎么说话,默默地喝着啤酒。史蒂夫很久没喝过这玩意儿,一百年后的啤酒,倒是比之前的口感更加精醇。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喝到了第三瓶。


“虽然我觉得我问过很多次了,但我还是想知道你叫什么?”史蒂夫借着酒劲,又问了他在第一天就被拒绝回答的问题。他想这一次他应该也同样得不到什么回答。


“巴基。”


史蒂夫有些惊讶地望向男人。男人抿起嘴巴,像是鼓起了很大勇气一般回答:“我叫巴基。”


 


9


 


史蒂夫觉得那个“史蒂夫”对于巴基来说不一般。当他醉得迷迷糊糊的,但还是看到男人看着那张他的画像发呆。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曾经说过什么了,其实他想说的那些故事就那么多,但他也知道他绝对控制不住自己,又一遍说起那个小酒馆和雪夜。


那对他来说像是发生在几天前,可又像真的隔了一个世纪。


“史蒂夫,我是说,史蒂夫·罗杰斯是谁?”史蒂夫记得自己趴在桌子上的时候问道。巴基喝得也绝对不少,可该死的,他好像什么都没喝过一样,依然坐得笔直,目光炯炯。


巴基皱起眉头,仿佛在做什么复杂的数学计算又像是在思考什么艰深的哲学问题。他又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回答:“我不知道。”


史蒂夫耸了耸肩膀,他已经习惯了这一切。他往嘴里塞了个黑布林,酸甜的味道让竟然稍微清醒了点。他的眼前依然有些模糊,但巴基的眼眶似乎真的有些发红。


过了一会儿,巴基突然用手碰了碰将要睡过去的史蒂夫。


“你会去找戴安娜吗?”


“当然。”史蒂夫回答,“虽然我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她,该死的,可过去了一百年了!但无论如何,我会找她。”


 


 


10


 


见到另一个史蒂夫时,史蒂夫只说出了一句“哇哦”。巴基被他护在身后,而他看自己的目光就像是立马要把自己撕碎。


“史蒂夫。”


换来两个人的回应后,巴基咳嗽一声,用更小的声音喊了一句“史蒂薇”。


史蒂夫耸耸肩膀,向巴基眨了眨眼睛。


显然,那不是在叫他,因为另一个史蒂夫已经用拥抱和亲吻证明了。


 


11


 


史蒂夫见到了戴安娜,当他又一次从那位史塔克先生的机器里天旋地转地走出来时。


戴安娜穿着一百年后女性的衣服,史蒂夫在那个世界可没少见到,它们很轻便也很美丽,他总是忍不住去想戴安娜穿上它们的模样。她的头发挽起来,面容依旧动人,正有些发愣地看着他。


随后,她站了起来,像个普通姑娘似的微微颤抖,奔跑着扎进了他的怀里。


“我爱你。”她说,“抱歉,这句话迟了一百年。”


“还不算太晚。”史蒂夫笑着亲吻她的头发,“我们时间还多。”





评论

热度(812)